异地书

博客日历

<< 2019 十二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李小建 

博客登录

友情博客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访问:256879 次

今日访问:2次

日志: 7篇

评论: 53 个

留言: 29 个

建站时间: 2005-10-22

博客成员

杨黔川 普通成员

李小建 管 理 员

一个打死七个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本站域名:
http://lixiaojian.blog.tianya.cn/

Are you such a dreamer?

李小建 发表于 2008-03-22 02:24 | 正常 | 星期六(Saturday) 晴

我所叙说的假象。三月,雨水淹没头顶、房屋和桥梁。谎言滋生的季节里,我的羞耻粘住湿润的舌头。我所虚构的爱情和恋人,那些满篇的谎话如同这个多雨的日子散发出糜烂陈旧的气味。不断重复的幻想和语言使我内生无限厌倦。我以一种公众所知的可耻行径堕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而这些,都是我不情愿的。那个始终败给内心之敌的男人是个失败的男人,是个不断迎接嘲笑和讥讽的男人,是个受伤都找不到舌头去舔的男人。
这样的夜晚使我想起了卡夫卡,那个瘦得只剩下灵魂的男人,那个终其一生都在营造地洞的男人,那个在流放地无望地将自己放逐的男人,那个没有安全感,敏感脆弱的男人。无人给予庇护。“我们躺着,唱着,年复一年”。年复一年,多好。他还说:“目的虽有,但无处可寻;我们称作路的东西,不过是彷徨而已。”绝望后的深刻自醒。“所有的障碍都在粉碎我”。
我们所能用语言表达的就是我们的现实。生活本身就是一场虚构。我还在虚构的表里继续冒险的叙述和狂欢的虚构。我要虚构生活和内心,我要虚构外貌和灵魂。没有爱情,我就虚构爱情。没有爱人,我就虚构爱人。没有未来,我就虚构未来。我所缺的,我都用虚构和白日梦来代替。感谢上帝的仁慈赐予。他所赐予我的想象力和幻想可以弥补我所被褫夺的。2+2=5吗?哦,你永远不知道Radiohead的伟大。你永远无法抵达那种颓废残酷绝望的美。“你就是如此一个梦想家,把世界变成你所臆想的样子...现在是魔鬼当道,我们无处可逃,你可以大喊你可以大叫。但是为时已晚,因为你一直没有注意到...”。所有绝望的喊叫都在痉挛的撕扯中逐渐迷幻。我们生来就为了失去。“We are born to lose”。不是吗?不是吗?我所处心积虑完成的虚构最终归无。哦,我所虚构的少女,我爱你的空虚和寂寞。让我来给你朗诵一首绝望而光明的情诗吧:

我所热爱的少女
河流的少女
头发变成了树叶
两臂变成了树干
你既然不能做我的妻子
你一定要成为我的王冠
我将和人间的伟大诗人一同配戴
用你美丽的叶子缠绕我的竖琴和箭袋

秋天的屋顶、时间的重量
秋天又苦又香
使石头开花 象一顶王冠

秋天的屋顶又苦又香
空中弥漫着一顶王冠
被劈开的月桂和扁桃和苦香
 -----海子《十四行:王冠》
让我忘记这个南方多雨的夜晚,让我忘记内心的忧伤,忘记自怨自艾的无限悔恨和自责。让我的回忆在此刻浮现故乡的稻田和麦地,柳絮如烟的江北小城。让我继续写下一个人未完成的诗篇,让我想想故乡那个死去多年的诗人。我所写下的一切不足为道。我所有的文字不过是囚禁我的语言的牢笼。此刻,我心生谦卑。我的所谓的痛苦和哀伤在另一个人面前相形见绌。我用笨拙的方式践行另一个人的遗训。我的青春在多雨的季节逐渐沤烂,我的激情不过是虚弱苍白的影子,而我的怀念也不过是重复更多人的怀念。
我已无话可说。

......

分类:非诗歌 | 评论: 1 | 浏览:89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雨是悲欢离合,雨是一生过错

李小建 发表于 2008-03-16 15:13 | 正常 | 星期日(Sunday) 晴

静物,花卉。白色的瓷瓶上细密的纹路,时间留下的足迹。蓝色的路牌,红色的门牌。我开始以一种自足的方式叙述,以一种难为人知的方式叙述隐秘。那耽于幻想的男人在雨天开始潜入回忆的深处。水底的游鱼、水草和白色的鹅卵石。那个女人死于一种致命的自负。那个女人,头发变成水草,身体变成珊瑚。那个女人死于内心的绝望。哦,这发硬的时光被雨水泡软。一种阴湿的气味使我回想起十多年前某个遥远的夜晚。那个女人的哭声像湿嫩的青苔至今饱含水分。哦,妈妈,弟弟死了。我听见那些树木吐出青翠色的舌头。那满树摇晃的树叶。胃液里的气味被某种致命的手搅动,在这个雨天,这个颓死的春天四处漫溢。我逐渐在这种氛围里枯坐,直到老去。那些水汽漂浮在我的四周,像某个喃喃自语的人幽怨的目光。
你手心里紧攫时间的玫瑰。我在梦里听见你的声音。你从那遥远的彼岸呼唤我的名字。哦,弟弟,你死了。那种我无法知喻的死在延续。时间变的漫长,像月光下发亮的道路一样漫长。我在心底埋藏你的名字,你的话语和笑容,你的哭声,你的稚嫩的双手。你那么小,像缩成一团冬眠的小动物。哦,弟弟。我的童年的阴郁、幻觉和绝望。我一生都无法安息的目光和内心的自责。过往的记忆被时光漂的发白。你站在低矮的屋檐下拉紧我的双手,你手心里细细的汗珠袒露了你内心的恐惧。你在阳光下拖着小木车慢慢走着。正午的阳光那么强烈,像一把鞭子抽打我。无论多么乏味的游戏都使你忘记时间的流失,妈妈的呼喊。我要以怎样的方式将你铭记于心,以抵抗时间的侵蚀。我要以怎样的方式默默和你相会,以免于悲伤的侵扰。我不愿将死亡称为死亡,不愿将离去称为离去。这些都是我所不情愿的。时间在继续。无限的永恒使我战栗。
那耽于幻想的男人,茫然四顾,停滞不前,偏于思考而短于行动。那耽于幻想的男人,忘记前世和今身,忘记欢喜与悲哀。那耽于幻想的男人,在时光的挤兑中变的多疑、易怒、少言。那耽于幻想的男人,被所有的人遗忘也遗忘了所有的人。内心的疑问将我拷打。时间,时间,被钉住的阴影,不再移动。那耽于幻想的男人,枉活一世。他偏爱于文字而不是言语,偏爱于思考而不是行动,偏爱于孤独而不是喧嚣。那耽于幻想的男人混淆了梦与现实的界限。那耽于幻想的男人,醒来如同死去,熟睡时继续延续苟且的生命。
我想着,有一天你会撑着雨伞来到我面前,叫我声哥哥。我想着,你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平静地生活,娶妻生子。我想着,有一天,你会想到爸爸、妈妈和我。即使是短暂的一瞬间。我想着,你是否用一个陌生的名字,用一种陌生的语言给我写信。是的,你在给我写信,给你那漂泊不定的哥哥写信。他在不停地更换地址以使你寄出去的信都被原封退回,上面盖着“查无此人”。哦,弟弟,让我们在梦中相会吧。梦境连接生死,超越界限。哦,弟弟,如果我能够,我要梦出你的模样,你的声音,你说话的方式,你处世的习惯。但是,你不能像你哥哥那样。不能像他那样无知却又自负。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我在此刻想起你。我在此处想起你。午后的时光苍白如流水,我听见它缓缓流动的声音。我听见多年前母亲痛苦的声音,如同在月光下被撕裂的帛布。你在彼岸安息,我隔着河水向你打望。流动的河水载不动我的声音。河水茫茫处我看不见你的身影。
雨是悲欢离合
雨是一生过错
......

分类:非诗歌 | 评论: 2 | 浏览:22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内心之死

李小建 发表于 2008-03-15 14:32 | 正常 | 星期六(Saturday) 晴

法老坐在圆锥体的尖顶上。当物体的阴影向内聚拢,街上的人们撑起黑色的雨伞。你的赞礼我的葬礼。三月从潮湿多雨的沼泽里爬出来。三月,带刀男人在阳光下亮出明晃晃的刀子。那个女人的眼神在向你延伸,在某个快餐店的门口拐过去。哦,月亮,月亮,你那扁塌的乳房,你那肿胀的左脸,你那布满灰尘的镜子。我在扶起一个布偶。你的嘴像被撕裂的拉链口,露出肥肿的舌头。那些无聊的人,在报纸上谈论天气、物价、党代表,死去。阴郁的男人,他在屋子里抽烟,喝水,拉上窗帘。
内心,内心,空的杯子。鸟的喉咙。那个男人竖起梯子,坐在树干上。坐在屋顶上。粉墙黛瓦。你在给那些死去的小鬼烧纸。烟雾缭绕。女人在烟上舞蹈。真美。祈祷吧。占卜。发黄的旧历书。民国某年的雨水。梦中某个兵荒马乱的日子。雨水在淅淅沥沥地下。人们谈话时喉咙里响动着水的声音。你在阴暗的角落里祭祖,制定家法。法律。包藏祸心的庄严面孔。海水,海水,你所说的阳光真有意义,真有趣。它照在你身上像那个人在给你挠痒痒。那个贱男人,他的嘴上涂满蜂蜜,涂满口红,涂满无耻的口涎。啊。你这不能单独成立的句子,无法潜行的谎言。我用最黑最恶毒的话语诅咒你。
再次统计一下你剩下的年华,你逐渐贬值的美貌,就像美元。再次统计一下爱情的市场价格,再次预测下一个男人是潜力股还是暴长股。再次掩饰你的姓名和年龄,你的身世和低级趣味。那个撑的挪不动身子的蟑螂终于被自己的肚子绊倒了。你的婚纱真好看。像被裁剪好的白云。白云飘走了,飘走了,飘到我的头顶,变成雨落下来。落满整个三月的躯体。三月摇晃的躯体。我听见体内雨水晃动的声音。哦。三月和四月,四月是最残忍的季节。盛筵还须继续。我在翻动旧书卷,考证历史上某个名人的行踪以及他的私生活。时光黯淡下来。家谱失火于某年的一场隐秘的兴奋中。内心之死。你在不停地看表。时间熔化在你焦灼的眼光里。你在烤着玉米,烤着牛肉,烤着鸡翅。你的手真白,像白手套。哦。我的爱人,她喜欢躲藏,喜欢隐蔽,喜欢害羞,喜欢猜谜,喜欢幻想,喜欢呓语,喜欢将抑郁的黑衣服穿在身上,喜欢仰望天空中倒影的流水,喜欢蔬菜、马、中国象棋、线装书以及镜子。
让我再向你唱首情歌吧,让我在给你写首情诗吧。我的灵魂卑微,不足以映衬你的高尚。哦,你在天空中行走,轻盈、优雅。你是最好的女人了。我总还是期待更好的人到来。那个男人瞎了眼了,那个男人瞎了眼了。我要以旧照片、酒和中南海以及回忆装饰即将到来的生活。发光的路和灰暗的路。来者登坡,去者下坡。苏姗娜,我要这钟声响彻山谷。我要以一座村庄的灭亡来将你祭奠。我要以我的爱,我的悔恨将过去清洗。我要将分裂的灵魂再次聚拢,再次熨帖。那属于我的,你的,没人能夺去,包括死亡。死亡是我们最好的安宿之地。不是吗?不是吗?
无比美妙的,无比执拗的爱情。我在朝阳路上走着。路过水果摊、包子铺和报刊厅,路过苹果、橘子和香蕉以及甘蔗,路过吃包子的孩子和看报的老人,路过晃动着鲜嫩头颅的情侣,路过长满竹笋的女人的眼光,路过往日一首诗的节奏和氛围。我无比忧伤你看着你离去。离去。晃动的镜头,晃动的天空和晃动的流水。焦虑以及内心的感伤。那个男人在雨天关闭窗户。那个男人在雨天反锁上门。那个男人在雨天躺在床上。那个男人在雨天脱下衣服。那个男人在雨天露出干瘦的身体。那个男人在雨天写诗。那个男人在雨天给她的女人写信。那个男人在雨天忘记了信的地址。那个男人在雨天走到街上。那个男人在雨天,像移动的树。那个男人在雨天站在绿色的邮筒旁。那个男人在雨天撕碎了蝴蝶。那个男人在雨天,在雨天,在雨天。
你的坚持逐渐变质,成为虚妄的言辞。你坐在我身体里,我面对着你谈话。我们交换彼此的见解和看法。你的看法总是比我高明。这让你颇为得意。当然,你躲在我的背后,却比我看的更透彻。明亮的氛围,枯坐的木头。你总在我清洗内心时现身。让这些变的更缓慢些,时间、流水以及音乐。还有年华。在雨天潮湿的心。滋生的怪异情绪和幻觉。离那些浮尘更远些,离那些谎言更远些。你的遁逸需要一个词来包容,需要另一个词来掩饰。时间明亮。我当沉默。因为。对于那些不可说的,我们只能保持沉默。别无它法。......

分类:非诗歌 | 评论: 0 | 浏览:71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夜里的水从我梦里流过

李小建 发表于 2008-03-10 18:20 | 正常 | 星期一(Monday) 晴

我现在要开始抒情,一种虚伪俗套泛滥的抒情。像这个三月的雨,死人般的脸孔。那么多的雨像浸湿的羊毛一样飘落。周围的空气充满腥湿的气味。哦,那流亡的人,那被迫迁徙的人,那对自己厌倦无比的人,在这个三月望着雨水渐渐隐遁。我想起了乔伊斯,他在多雨的爱尔兰的都柏林的被雨淋湿的街道上,撑着伞走着的身影。他说,流亡是我的美学,无论它是社会、教会或是祖国。
那些背叛自己的叛徒、贩卖自己的忧伤的浪子,在雨水中洗净身体和内心。夜里的水从我的梦里流过。一个女人在河的对岸呼喊我的名字。更多的人在黄昏的时刻在隐秘的角落呼喊我的名字。我将他们遗忘了,他们的面容如此模糊。我忘了,如此彻底的遗忘了一个人的名字。你像狭窄仄道里穿行的风将我猛推向前,踉踉跄跄。我看不见你,正如我看不见自己。我需要一面镜子,一面能映照我满面尘垢的镜子。过往的岁月如同流水。我看见干涸的河床在阳光下发出白色的光。像月光下的白盐。哦,你们是世上的盐,你们是世上的光。我看见你的年华被削去肉体,露出白色磷磷的骨头。我看见你的青春被腐蚀,流出锈黄的铁水。你曾经预言的一切现在都以一种无可挽回的态势实现。
我在重复一个梦境,上一个梦境如此令人诧异地再次复现。那个人的手从我的梦中挣扎伸出,揪紧我的头发。黑夜被揪出滴滴的浓浓的黑墨水。一次被重复的被预演的死亡。哦,甜蜜的死亡。普拉斯是个女人,她在空白的纸上写诗。她在以一种致命的方式写诗。在发出死亡气味的煤气中写诗。她写诗,给那个抛弃她的男人。迷恋或者眷恋,总会以一种致命的方式结束。不是吗?不是吗?你如此恍若无知。在夜里或者清晨,你喜欢听瓷器破裂的声音。哦,那飞翔的面孔,痉挛的手以及沾染铜绿的面孔,总要以一种未知的方式结束。生命的旋转没有尽头,仰望的远方没有尽头。我在此岸打望你。你不说话,我也没有多余的言语。那个瘦削的人,维特根斯坦,想象一种语言就是想象一种生活方式。你在园子里修剪花草,在咖啡室里修剪指甲。你的方式我的方式。想象的能力被局限,就像收紧的袋口。你能指望那匍匐在地的会飞起来吗?你能指望那流失的水会在下一刻聚拢吗?哦,我在说写什么。早逝的人,我用一首诗埋葬你。我用原野的鲜花给你编织话环。我用向西流去的河水。你笑的像个孩子。在七年前的春天里,在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地里,你的笑容被千万多花映照。阳光被空气托举。哦,此刻陈旧的时光。那个爱你的男人在酒坛边老去。匆匆的少年已经过望。岁水将镜子打照的发亮。你的青春在时光的隧道中愈趋陈旧,像剥落的门板上的漆。不是吗?不是吗?那个虚伪尖酸的男人,那个世俗小气的男人,那个猥琐可厌的男人。你以你的青春和轻信作赌注,输的最干净的人却是我。哦,对不起。流水鲜花白云终会远去。一次偶然的邂逅我就不再想走。你的遗忘就是一次死去。我的死亡没有地址,没有墓碑,没有预告。......

分类:非诗歌 | 评论: 0 | 浏览:61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我是少年酒坛子

李小建 发表于 2008-03-05 16:28 | 正常 |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这已经是第四次了,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现错误的话。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从公寓城到欧家村再到王城。如同一封没有地址的信件一样,在盲目的迁徙和转手后依然不知寄往何处。邮戳上盖着“查无此人”。年华在一次次转徙中渐渐老去,那永不安宁的心依然向往别处。一次漂泊就是一次记忆的失去。不停的追忆如同在河流的渡口向着彼岸打望,迷朦的水色中我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前身。
而追忆是徒劳的,像用破碎的网打捞逝去的流水。我想起了博尔赫斯,他无比睿智地说起一个人的消失:就像水消失于水中。带着五卷本的《博尔赫斯全集》,我的漂泊没有终止的点。那个一生都埋首于书卷中的老人曾说,书籍是记忆和想象的延伸。幻想是抵御现实和时间局限最有利的途径。漂泊是突破自己记忆最有效的方法。枕着书籍安睡如同船行水上。我的记忆没有终点,而幻想亦是。
无法安顿的人在夜里触摸自己的身体,除了这块肉身什么也不能带走,包括那些过往的记忆。在风中燃烧纷纷飘落的记忆。我用我的青春和年华祭奠你。那腐朽的和糜烂的青春,我用无法止步的漂泊祭奠你。
我想起孙甘露,那个将小说当成诗来写的男人,他无比忧郁地说,我是少年酒坛子。
放筏的人们顺溜而下
傍水而坐的是翩翩少年是渔色的英雄。......

分类:非诗歌 | 评论: 1 | 浏览:103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在孔卅路,目睹车祸现场以及一个女人的死

李小建 发表于 2008-02-21 19:11 | 正常 | 星期四(Thursday) 晴

在孔卅路,一个女人的死如同一只鸟
轻盈 抖动的沥青路面 人们惶惑的面孔
像在阳光底下发亮的图钉
尖利的喊叫如此寂静 如此寂静
漫溢的血像肥肿的舌头
压住生者和死者的下颚 压弯平直的路面

近处是阳光打亮的路面 污泥和血
远处是未融的雪水 像白色的殓布覆盖群山
我听见人们的低语 一种满足的生和无常的死
细碎的锯末泛杂着陈腐的气息
那纷纷掉落的言辞和叹息
足以掩盖血 哀痛和无知
显得无足轻重 一个陌生女人的死
如同一只轻盈的鸟 紧贴着路面飞行
......

分类:非诗歌 | 评论: 1 | 浏览:92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昨日已往

李小建 发表于 2008-02-18 16:24 | 正常 | 星期一(Monday) 晴





Photo by 周勇......

分类:非诗歌 | 评论: 0 | 浏览:59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非诗歌
页码:0/0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