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园



二分园
●平常的屋顶种植●平淡的平民生话●平凡的人生足跡
http://erfenyuan.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首页 |留言板|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博客家园 |免费注册|帮助
 欢 迎 光 临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博客信息
博主:二分园主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 访问:6974035 次
  • ◇ 今日访问:374 次
  • ◇ 日志: 29篇
  • ◇ 评论: 10090 个
  • ◇ 留言: 1009 个
  • ◇ 建站时间: 2009-2-2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12-3-13 星期二(Tuesday) 晴
  
   从“路厕总司令”到“卖炭翁”
  
   两点过十多分,验收审计会又开始了。目的就是一个:让万科长同意签字,把整改项目费用列进去一起报銷。这时廖克思不转圈子,抓紧时间首先发了言。
   “我刚调来不久,了解情况不够详细,上次现场办公会议上沒有把这些急需整改的项目提出来一起讨论,这是我的工作过失,在此向各位检讨并道歉。我们工区生活区內道路该整治的沒有整治,这几年来已多次发生过职工、家属摔倒的事故,幸好沒有造成重伤。几个厕所全是当初因陋就简匆匆建成,搭个木板平台四周油毡一围,上无顶篷下无粪池。夏天粪水横流,恶臭一片,无法遮挡烈日、雨淋,冬天又不能遮挡风雪,人人叫苦连天。这些现状的造成,是因为当初搞前期规划的人不是内行,加上盲目追求节省临建费用,‘先生产后生活’,形成了历史遗留问题。这些问题在原来请求处理屋顶的两次报告中也有提及,仅仅是不十分具体,但一直沒有得到指挥部的批复,拖了两年。今天万科长首先提出了道路需要整治,李主任看到了厕所的严重问题,于科长发现了消防问题的重大隐患,说明这些历史遗留问题已经不能再拖下去,必须一鼓作气予以解决。否......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3-13 13:06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1 | 浏览:9501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3-10 星期六(Saturday) 晴
  
   “这个炮灰不能白当”
  
   早上起床出门一看,见是阴天比较凉快,暗自庆幸早上可以不用浇水,下午下了班再来浇也不迟。于是提个篮子先到菜地去转了一圈,摘了一篮新鲜菜,带到办公室去交给了廖克思,这是他昨天晚上安排的。这一周忙于接待上山来突击的修缮队职工,要准备一天两顿饭,机关食堂的蔬菜只剩下一点老腳子,拉菜的车又没有回来,而今天的“总结签字饭”又特别重要,光有点肉还不够,“你摘点新鲜菜来支援一下,就算帮我个忙”。
   不到十点,两辆吉普车到了,一群人走下来,他们是临时工作组的組长潘处长;組员、指挥部家委会兼爱卫会的李主任;組员、行政处房管科蒲科长;組员、政治处保卫科于科长;关键人物、财务处审计科万科长,他是廖克思今天必须重点说服的人物;另外还有保卫科和家委会各一个干事。
   按照预先安排,所有客人随着临时工作组副組长廖克思的引领,开始在生活区视察验收。我作为“工区方临时工作人员”,与行政科两个办事员一起跟在后面。其实屋顶換油毡沒什么可验收的,換顶施工到哪一间,那一间的住户就在现场守着,干得不彻底不滿意能通过?看不看也......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3-10 12:23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2 | 浏览:10053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3-8 星期四(Thursday) 晴
  
   “洗”了一回上司的脑壳
  
   我跟着廖克思来到他的办公室,坐下来各沏一杯茶,他开始向我交底:“換完屋顶还剩一批材料,油毡、方木、圧条都有,其中油毡还有好几十卷,木材也有好几方。这些都是控制物资,按要求该退库。但老主任说这些物资退库容易,退了库以后再去要就不知道有多难了,得想个办法留下来用,给职工办点事。我问他有哪些该办,他说你比他更清楚,叫你给我仔細参谋一下。”呵呵,果然如此,我还得再跑一圈!
   原来,去年我首先在石滩上开荒造地种菜,引得其他人也跟着开荒种菜,老主任沒事曾闲逛过来看过,还说“行啊,自己动手解决困难,年青人有干劲!我是老了干不动了,要不我也弄一块来种种。”今年春节后老革命去问他,说自己是老党员,要是也来开荒造地种菜会不会影响不好?他回答“党员也要吃菜,……你家那么困难,早就该去干了,还用来问我?”老革命这才放心干了起来。今年五一前后,我曾与他和行政科长一起闲逛走遍了全工区每一个角落,说了一通可以适当整改、以便为职工的生产生活提供必要方便的建议。老主任听完了只是发出一阵阵的苦笑,行政科长说我是“说得再多也白说”......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3-08 18:26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1 | 浏览:9505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3-3 星期六(Saturday) 晴
  
   老主任打起了“小算盘”
  
   更換屋顶油毡施工那几天,我大多数时间在洞里忙,因为大雨虽然过了,山体裂隙造成洞内渗水加剧的“滞后效应”却要延长好几天,施工难度又要加大,必须加强安全监测。好不容易熬过去恢复正常可以喘口气了,科长却又通知我去主任办公室,原来是老主任又找到科长打招呼,要把我“抓”到办公室去“用几天”,理由是“屋顶整治完了,工作組要编写总结报告上交指挥部审计通过才能结帐,办公室那几块料不行,还是小Q来帮几天忙吧,这是工区的大事。”
   到了主任办公室,廖克思正在等我。这一个星期“跑堂”下来,不但人晒黑了,脸也窄了不少,不过精神还不錯,不再象十来天前坐在我家时那付焦头烂额的模样。
   “你廖克思这回把我卖得够彻底的,净给我找些虱子身上爬!”
   “嘿嘿,要善始善终嘛,能者多劳是惯例,你会不清楚?不是我上次开会前临阵检举揭发,老主任还不知道他工区里暗藏着一个大笔桿子,今后就别藏了,你也藏不住了。”他一边得意地坏笑着,一边递过来他的“上海”。
   我点燃烟坐下,“看来你不抓住我给你......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3-03 19:14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0 | 浏览:9485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廖克思”琐记之5: “哭油毡”
  
   第三天早晨上班不久,四辆吉普车鱼贯开到了工区办公室面前。除了廖克思之外,新任指挥长、副指挥长兼政治处主任、指挥部办公室主任、财务处长、物资处长、行政处长、家委会主任以及其他几个各处的职能科长陆续下了车。老主任在门口迎接作陪,然后就和廖克思一起带路,领着这群头头脑脑们一起走向了各施工队单身职工宿舍与家属房,查看漏雨情况及后果。最后转完了工区机关家属区以后,回到了会议室。老主任过来通知我立即跟他过去,说是“马上要开现场办公会,要作会议记录,会后立即要整理出《会议纪要》。你文字功夫不錯,今天这事就交给你。你就辛苦点吧,走!”(我一听就知道是廖克思把我“出卖”了。我来了一年多从来沒有捣鼓过笔墨,老主任怎么会知道我“文字功夫不錯”?) 沒办法,只好跟着他走进会议室。
  
   原来,廖克思这两天在指挥部进行了“紧张而频繁的活动”。他分别私下找到各有关部门的头头,讲述本工区宿舍严重漏雨的情形,讲述几百名职工无法安心休息带来的苦恼以及对正常施工、安全生产带来的影响,最后归结到一点:请帮忙解决油......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27 21:02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5 | 浏览:9175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廖克思”琐记之4: “大姑娘上轿”
  
   一阵暴雨之后,转为大、中、小雨交替,整整下了两天一夜。据叶大汉说,这是几年来八月中旬里最厉害的一次。菜地不用浇了,但住房出大问题了。家属区、单身宿舍区过半数房间屋顶漏雨,严重的简直犹如杜诗配画:“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廖克思上任不到十天,“地皮都还沒踩热”,就碰上了他“史无前遇”的问题。
   整个工区的房屋都是临时建筑。除了老革命管的仓库和少数工作车间是浆砌片石墙、石棉水泥瓦顶外,工区各科室办公区及下属各施工队办公室以及各食堂都是单砖墙石棉水泥瓦顶。所有的住房(包括工区机关家属区宿舍、各施工队的家属宿舍、全部单身职工宿舍)都是简易木构架竹篱抹泥墙、竹蓆油毡顶。这是当年在“先生产、后生活”、“革命加拼命、拼命干革命”的方針指导下出现的普遍现象,初建时各工区差别虽然不大,但这几年来有条件的工区都进行过维护修缮,有的进行过部分改造,指挥部所在那一大片,则最差的也是单砖墙石棉水泥瓦顶。本工区条件最差,一大片乱石荒滩上光秃秃,当年安营扎寨,连抹竹篱泥墙的泥都是翻斗去十几公里以外运......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26 21:50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4 | 浏览:9360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25 星期六(Saturday) 晴
  
   “廖克思”琐记之3: “也熟也不熟”
  
   廖克思曾两次劝我调到他主管的宣教科去,这就是我与他“也熟也不熟”的原因。在那个年代能钻进“最安全、最神气”的政工系统去上班,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而我坚辞不去的行为,在一些羡慕而求之不得的人眼里,简直就是“狗坐箢兜不识抬举”。
   我与廖克思第一次单独打交道是在为时一年的“再教育”结束之后不久。
   这一年在基层连队班组里,什么苦活累活都干遍了。普通的挖、抬、扛、背不说,手工搅拌混凝土浇设备基础、绑钢筋、除锈、刷油漆、绑杉杆脚手架(那年代山里还沒有金属架管脚手架),叫干什么就干什么,甚至还当了几天起重工,每天和吊钩钢丝绳打交道。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天天读”。除了“老三篇”,就是从“毛选四卷合订本”中自选,半小时雷打不动。干上一天活,吃了晚饭,每周一至五晚上七半点至九点还要政治学习,上面安排学什么就学什么。只有周六、周日晚上不学习,才有时间洗洗衣服。有时累了一天,学习完了赶快洗一把睡觉,但刚睡一会又被广播大喇叭叫醒,原来是“最新最高指示”发表了,得赶快爬起来去集合,......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25 00:56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1 | 浏览:9430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廖克思”琐记之2: “冤家碰头”
  
   这天主洞下游A-2段要开仓浇筑混凝土。一大早就赶到现场,先检查主洞衬砌段开仓前的模板加固支撑,发现模板内预布的钢筋有漏扎漏焊,于是紧急通知有关工种拆模返工。补扎补焊核查合格,再把模板关上支撑加固,检查结束通知开仓,时间已近中午(那个年代中国还沒有监理制度,施工质量都由施工技术部门现场监督把关,最后由设计部门为主組织验收)。待到出得洞来赶到工区会议室,昨天下班前通知的今天上午十点半在工区会议室开会欢迎新领导的过场已经走完,机关人员正拥出会议室大门,廖××与另两位正副主任及几个科长走在后面。生产技术科科长见到我劈头就问“你跑哪去了不来开会?”我就解释是发现了问题在现场监督返工耽误了时间。廖××一推眼鏡跨上前来一把抓住我的手:“你怎么也在这?”我也摇摇他的手:“嗬嗬,廖主任,昨天就知道你要上来,失礼了。”老主任在一旁不解发问:“你们很熟呀?”我答“也熟也不熟。你问廖主任,”他口中一边说着“一言难尽,一言难尽,”一边就松了手。老主任见状就顺口招呼我:“走,一起去食堂吃饭。”我一口拒绝:“谢了,谢谢主任。还......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23 01:59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4 | 浏览:9487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廖克思”琐记之1: 由盛到衰
  
   地球在转动,岁月在流淌。
   在“大规模的揭批林彪、‘四人帮’的群众运动”中,生产还是在慢慢向前拱,沒有什么大起色。“大锅饭”体制下的惯性依旧,不奖勤不罸懒,出了什么问题,都可以推到“四人帮的余毒”上去。反正还是“阶级斗争为纲”,只要能和政治扯上一点点关系,都可以找到为生产搞不上去辩护的借口。而工程局、指挥部的“官场”内,却发生着热火朝天的又一轮“整顿”。
   这些五十年代产生的“全民所有制”大型企业(现在称为“国企”,说穿了就是“官企”),从上到下历来就交织缠绕着复杂的人事关係脉络与权争。除了文革初期乱了两三年,78年成立革委会以后就陆续开始“回归”,到70年“一打三反”以后,工程局就恢复了文革前的一整套官僚体制,造反起家的“群众代表”被清洗干净,“老干部”纷纷填空补缺。尤其是是71年“9.13”以后,所有曾经一度“靠边站”的大小干部都“落实政策”官复原职,一时官多为患(因为就地转业安置的军代表们和“工转干”的先进劳模代表又占了一些领导位置,军管会主导下又提拔了一些中下层......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20 20:45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5 | 浏览:9414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16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一次难忘的“抬杠”
  
   就在“造地战役”刚结束不久,“要漲工资了”的消息象一阵风刮遍了工地。
   这是迟到的新闻。因为传说有的省市、有的行业在去年底就开始行动起来了,而且首先涨的是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现在,终于也轮到企业漲一回了。十三年工资沒动,人人都望穿了双眼,不就等着这一天吗?然而工地上仍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原来,这是部属大企业先走一步,给“长年战斗在三线艰苦山区、工龄较长、工资偏低的职工普调一级”。具体落实到本工程局,就是给拿原有工资十年以上、原工资低于50元的职工增加几块钱。当时的企业工资仍然在执行1956年的标准,就是依据各地的自然条件、物价和生活费用水平、交通以及生活条件艰苦程度,将全国按省级划分为十一个工资类别区,工资区类别越高,工资标准越高。如北京属六类地区、上海属八类地区、广东属十类地区、甘肃青海属十一类地区等。四川划为四类地区,工资之低可想而知。例如上海的二級工月工资为四十二元以上,已经顶上四川三級工的工资了,在四川的二級工视工种和企业不同,就只有三十六元到三十七元。不过,增加一......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16 18:27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14 | 浏览:10257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13 星期一(Monday) 晴
  
   “老革命”解决了“新问题”(下)
  
   还在老革命一家人突击筛細洞碴盖石田的过程中,不少为找土发愁的“志愿军战士”就络绎不绝去“采访”他了。老革命刚开始想应付过去,就只说是用这些石粉细碴来试一试能不能代替土种菜,众人半信半疑。但他后来运鋸末、掏大粪往里掺,就引发了大家怀疑:这很可能是“有预谋、有计划的行动”。老革命毕竟是老好人一个,在轮番“审问”下就把我“招供”出来了,坦白承认是我出的主意,还把两个人也带去看了那长草开野花的地方。结果是本来不想过早露面反而招来了更多的麻烦,缺土的人纷纷找上了门来,东问西问,最后归结到一点:“这种洞碴混锯末的人造土里能不能长出菜?”因为如果真行,他们就要仿效,这个种菜缺土的问题不是就解决了?我只好给他们尽量解释:“现在不是正在流行一句话,叫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吗?我认为从原理上来看,长草和种菜都是一样的。不过就是野草的生命力更强些,不需要人去管理嘛?我们找来的土,也是岩石自然风化破碎最后形成的,只是里面含各种有机质。洞碴是人工力量把岩石弄成了碎末,现在把锯末、粪肥这些有机质掺进去,就是让它的各种成份接......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13 16:09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11 | 浏览:10176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10 星期五(Friday) 晴
  
   “老革命”解决了“新问题”(中)
  
   我与老革命的关系应属正常,与大家和他的关系都差不多━━他也不会得罪任何人。去年刚开始动手在乱石滩上开荒,那根一米五左右长的钢釺(撬棍)就是找他要的。沒有这种用优质钢材軋出的六方风钻杆鍛打成一头尖一头扁的“武器”,谁也对付不了乱石滩上的众多“敌人”。当然,不可能用完好的新鉆杆去打成撬棍用,只能用报废(主要是中心风孔堵死掏不通)了的钻杆来加工。当时他听说我要在乱石滩上开荒造地种菜,只是小心地提醒我“会不会影响不好犯錯误呀”之后,还是从废料利用库里选了根最趁手的拿给了我。以后的鉄鍁也是从废料库里给我找出来修好的,借抬杠竹筐也从沒打过官腔卡过壳(不过决不会给新筐,而是挑旧筐里还能用的、拿用过回收的旧铁丝加固以后的给我用。那“革命原则性”之强,足以保证他“永远不犯錯误”)。至今已快一年了,也沒催过我去还。
   见到老革命找上门来,起初以为他是来收工具,他赶快声明不是,说是他也要开荒种菜了。我哈哈大笑盯着他问:“不怕树叶落下来打破头了?不怕老党员犯錯误了?”“不怕了。这个×主任都表态了说可以。该晓......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10 12:04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3 | 浏览:9566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老革命”解决了“新问题”(上)
  
   78年春节以后,我们这支“开荒种菜游兵散勇自愿军”增加了一位新成员:工区仓库的“库头”彭×。此人年近50,是工区有名的“老革命”。此人不但在工区家喻户晓,在整个指挥部乃至全工程局都算一个知名人物。出名的原因不是别的,乃是他在1968年当了一回“高干”━━ 准确的说,是他的儿子享受了七天“高干待遇”。
   他自小家穷沒上过学,又因小时出过天花捡回一条命却落下滿脸麻子,又有人开玩笑叫过他为“彭麻婆”,但自68年以后,就只呼其“老革命”了。他于1950年底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高潮中跟同村五个青年一起参军,经过短期训练后于51年初分别补充进不同的部队,“雄纠纠,气昻昂,跨过鸭绿江”,进了朝鲜。他沒有上前线打过仗,跟“联合国军”连照面都沒打过。他所在的部队属于后勤仓库系统,专门负责转运物资,即把从东北后方通过火车、汽车运送到朝鲜境内物资集散中心的粮食、弹药等再用马拉大车及时转运到各基层部队去补充急需。“朝鲜山多路窄,好多地方汽车去不了,只能勉强走马车。有时候美国飞机把前面的路炸断,连马车也......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08 14:26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5 | 浏览:9549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5 星期日(Sunday) 晴
  
   “老牛鬼”的坎坷与幸福(下)
  
   从第二天起,两家地里的浇水就由齐大嫂佈置让两个孩子包干了,直到暑假结束。两个孩子很懂事,每天一早起来做完暑假作业,姐姐就搭手帮着妈妈一起洗衣服,弟弟就约上一两个小伙伴背着背篓一起上山捡柴。吃了午饭以后,到了下午才去和同学玩,但到了该浇水的时候就抬着桶来了。我和“老牛鬼”就成了“造地专业互助组”,換了副大筐粗抬杠,一有空就到处去搜寻可用之土抬回来,直到把双方造出的“石田”都垫完整好,而且整好一部分就先抢种一部分,确保秋菜能早收、多收一些。
   一次抬土回来,看见两个孩子也在拿着钢釺撬石头,原来他俩也想学大人,自己独力自主开出一块小小的地来种几棵菜。我鼓励了一番“有志气爱劳动是好事”之后,又提醒他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被石头砸着受伤,顺便也教了一下使用钢钎的技巧、如何使用才省力。那女孩马上就问:“Q叔叔你说的是不是老师讲的扛杆原理?我们把支点尽量往前靠,加长力臂,缩短重臂,用同样大的力气就能撬动更重的石头?”我说:“对,就是这个道理。书上的知识都是从实践......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05 17:25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6 | 浏览:9498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2012-2-4 星期六(Saturday) 晴
  
   “老牛鬼”的坎坷与幸福(中)
  
   从1962年国家经济状况开始好转以后,单位运转也逐渐恢复正常。局工会主办的职工夜校刚一恢复,他就报考了电工专业高级班,一直坚持了三年。在工业战线各厂矿企业单位开展学习1964年“全军大比武”经验基础上组织的“岗位大练兵”活动中,他曾三次参赛,一级级获胜闯进全工程局总决赛,拿到电工第二名。65年最后一次工人升级考核中,他以三级电工身份跳级报考七级电工,理论笔试和实际操作都名列该組前矛。但因那时“念念不忘阶级斗争”的弦已经绷得很紧,他这“政治落后只专不红不靠拢组织”的典型自然过不了关,审核下来只循常例升为四级,四十几元工资一直拿到现在(文革开始后,基层的一切升级升工资均隨着“革命需要”而冻结停止)。
   1966年5、6月文革刚开始,矛头首先是指向社会上那些“牛鬼蛇神”的。文化知识界是指向“反动文人”和“反动学术权威”,职工队伍中就是指向“反动技术权威”了。尤其是他这号技术冒尖不问政治的角色首当其冲,挨了不少大字报。有人又翻出前几年“同情右倾机会主义反党分子”、“对党的粮食政策不满”之类的老帐......
二分园主 发表于 2012-02-04 18:32 | 正常 | 分类:昔年旧事 | 评论: 2 | 浏览:9370 |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0

页码:1/2  [1][2]    ↑回到顶部
本站域名:http://erfenyuan.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