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默的博客

萧默的博客

萧默:关于中共党“指导思想”的断想

萧默 发表于 2013-01-07 10:40 | 分类:政论 | 评论: 32
  本文原名:《关于“指导思想”的断想》,完成于2012年12月20日,现经作者重写并改用现名,完成于2013年1月4日,已刊于五柳村等几家网站,半个月来,现仍存。改写遵循了两条原则,一是只谈党的指导思想,二是突出学术、思想和理论建设,弱化政治论述。
  五柳村编者的话:萧默先生在重病中,仍不忘忧国救党,力疾命笔,见解高远,抑或尚有缺失,拳拳之心,天日可鉴。即发布于此,欢迎评论。--2012年12月22日。
  
  一个人,如果失去了信仰或是信仰扭曲,必会走向堕落或平庸;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如果失去了信仰或者信仰扭曲,也必然没有前途。我们已看到了太多的例证,正面的反面的都有......

萧默:恭请“毛泽东思想”退出指导思想

萧默 发表于 2012-11-01 17:43 | 分类:政论 | 评论: 0
  萧默:恭请“毛泽东思想”退出指导思想
  http://xiaomo.overblog.com/508392dd-ee6a 请打开此链接......

萧默:“马列主义”请退 恭请“马克思主义”升座

萧默 发表于 2012-10-29 17:52 | 分类:政论 | 评论: 1
  (2012年10月26日)
  目前,我党的指导思想包括五个方面,即马克思列宁主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唯独没有“马克思主义”,显然,这是一个历史的误会。1949年,毛泽东在总结中国共产党28年的历程时提出:“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在1950年一次会议开幕式的讲话重申:“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从此“马克思列宁主义”就荣登了中共指导思想的宝座,而很少在指导思想的高度单独提出“马克思主义”。其错误即在于把“马克思列宁主义”误认为是“马克思主义”加“列宁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已包......

萧默:从韩德强打人谈起——希望重新启动拨乱反正

萧默 发表于 2012-09-29 09:14 | 分类:政论 | 评论: 3
  (以下是在五柳村网站和本博贴出的短文,本博的不知何故被屏,五柳村则大受欢迎,四天点击率超过10000,并被七八家网站转载。现将文名修改并连附件重贴于本博,希望网监保留,感谢!
  热度 7已有 11583 次阅读2012-9-24 08:24 |个人分类:中国社会|系统分类:杂谈)
  
  完全支持八十八位老先生谴责毛左余孽韩德强殴打八旬老人的正义行动,有理有据合情合法。
  事实证明:
  1,当年启动的拨乱反正运动一开始不久就中止了,远远没有完成任务,它的被中止,是完全错误的。
  2,对于影响了几代中国人的毛的路线及其严重错误和罪行,远远没有达到......

人性与人生——杨伟东采访建筑史家萧默

萧默 发表于 2012-07-20 18:57 | 分类:政论 | 评论: 4
  杨伟东:自由制片人
  萧 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杨:首先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的采访提纲您看了吧,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采访的?
  
  萧默:我觉得这个采访很好。刚才我的两个学生在,我给他们看这个提纲,我说你们想不出来,你们的老师也未必提得出来。提出这几个问题本身就需要智慧,我觉得这些都是很根本的问题,不是技术层面的问题,是一种人性的思考,也是我关心的。
  
  杨:在我们采访的诸多学者中,有学者认为,这些问题比较宏大和空泛,也有学者认为,这些问题已经不在他们的思考范围之内。我们也在不断修正提问的方向。从根本上讲,我们提出......

(转帖)伍国栋:幽默与深意

萧默 发表于 2012-06-06 17:15 | 分类:政论 | 评论: 1
  一、幽黙人生——昔日采风
  ——兼说卓别林幽黙和笑料的主题
  幽黙和笑料,也是分层次的。作为大师级风范,卓别林的幽黙和笑料,隐含着社会重大问题、宣扬着世界人民公认的普世价值。他的作品,对劳苦大众表示深切同情,对社会弊端和独裁者进行无情鞭笞(如《大独裁者》),让人在忍俊不禁之时,使其认知和思想得以升华。他说自己是“一千倍地更喜欢用一种俏皮的姿态、而不愿用粗鄙和庸俗的行为去赢得笑声”的人。他还用“杀了一个人就说这人是罪犯,杀了几百万人却说他是英雄。”(《凡尔杜先生》)的调侃,传达出他的幽黙深意!
  我们经历和生活的时代,依然充满幽黙和笑料,依然不缺少主题含蓄的某种深刻,......

萧默:三评温家宝记者招待会的讲话——政治体制改革是

萧默 发表于 2012-03-30 20:22 | 分类:政论 | 评论: 5
  2012年3月20日
  虽然,继续拨乱反正已经刻不容缓,但由于左的思想的影响尤其在上世纪50年代初至今60多年的长期占据统治地位,这个任务却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必须放在百年中国的大背景下来思考。
  当代中国,处在一个思想极度贫乏又极度分裂的状态之中。有人说中国现在有50个以上的政治集团正在缠斗,有人把当前的政治主张划分为10个派别。本人没有受过正规的政治学教育,看问题没那么细致,依我看,大致可划分为四派(其中一个在严格意义上还不能称之为“政治”派别)。前三派即极左派(毛派、毛左派、原教旨派,包括新左派)、中间派(或称中右派,包括民主社会主义派、救党派、新保守主义派、新民主主......

萧默:二评温家宝记者招待会讲话——刻不容缓地重启拨

萧默 发表于 2012-03-30 19:55 | 分类:政论 | 评论: 1
  2012年3月20日
  引起我今天写出这三篇文章的,却是温总下面的一句话:“政府需要人民的信任、支持和帮助。”
  笔者认为,无庸讳言,现在人民对中央的信任、支持和帮助离中央的需要还有很大距离,这正是温总指出的“我们也走过弯路,有过教训”的“弯路”和“教训”造成的。温总说要“认真吸取历史的经验教训,并且经受住历史和实践的考验”,但他没有来得及具体谈到这些“弯路”和“教训”是什么,不学如我,不妨试为一说。
  孔子说“民无信不立”,简单地说,就是现在人民对政府已经产生了很大的信任危机。政府需要人民的支持和帮助,人民会问,要我们支持、帮助你什么?温总在答问中当然已经指明,就......

萧默:一评温家宝记者招待会讲话——讲话的最大亮点是

萧默 发表于 2012-03-30 19:50 | 分类:政论 | 评论: 2
  2012年3月20日重庆出了大事,但直到3月14日人大闭幕后温总答记者问为止,仅就事件的情节而言,薄熙来、王立军的错误乃至罪行,仍都可以被辩解为是所谓行政性的或刑事性的,不是政治性的,并不具有太大的意义。不但在重庆,在全国许多地方,都天天在发生着。说我“唱红”不对?请问,有哪一条行政法规或法律规定了不许唱红歌,不是到处都在唱吗,今年春晚的开头曲还是《东方红》呢!说我“打黑”不对,难道纵容黑社会倒是对的了!说打黑中有冤假错案,搞了刑讯逼供,哪个地方办案不出现这类问题!说我贪腐,在现在的中国,这算得了多大的事,值得全世界都来吵吵吗!当然,带着重大机密私撞或包围美国领事馆,在重庆搞军演,种种谋反......

萧默:《一叶一菩提》再版前言

萧默 发表于 2011-09-23 12:27 | 分类:政论 | 评论: 2
  (前语:本书2010年4月初版,2011年3月下旬在香港再版,大陆再版正进行中,现将再版前言载此。)
  
  本书写作完成于2007年9月,2010年5月中旬一次偶然上网,读到《中华读书报》的“五月推荐榜”,意外发现本书赫然在焉,才知道历经三年,这本小书终于出版了。
  然后,除去单行本出版以前两年已有七八家报、刊、书和更多网上的摘载、连载外(包括花城出版社《2008年中国散文年选》),出版以后,仅6、7两个月,令我大感意外的是,全国竟有二十多家报纸作了大篇幅报导,十几家还是整版,乃至三个整版,《新京报》刊登了作者的整版头像。其中多有如上海文汇报、南方日报、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大河报、中华读书报等著名大报,登上了好几家书店的畅销榜,在敦煌学书籍中排名第一。网上报导就更多了,已读到颇有分量的书评十余篇。初印5000册几尽脱销。
  8月开始,根据书评和读者意见,作者对全书作了修订,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增加内容,充实了初版本过于简略之处。
  二,对于那个时代特有的流行词语和事件的内涵及来龙去脉,如“四清”、“资反路线”、“一月风暴”、......

萧默:声讨权贵资产阶级——为辛子陵一辩

萧默 发表于 2011-05-23 01:11 | 分类:政论 | 评论: 5
  (2011/05/14初贴于五柳村时署名观史公)
  从2011年4月29日“参与”网刊上得知,2月10日辛子陵的讲演《形势和前途》引起了麻烦,组织上认为辛子陵犯了三个错误,被宣布“进行立案审查,在审查期间不许离京,不许写文章,不许演讲,不许参加集会。在家写出检查交代。审查要持续三个月到半年。最后做出党纪处分。”
  请注意,这几个“不许”和“最后做出党纪处分”是“在审查期间”也就是事实还没有查明以前就必须执行和决定了的,已经不符合党纪国法的程序正义和无罪推定的原则了,而是未审先判,执行了再说,不怕你“不老实”。
  被指为辛氏的错误之一是引用了“DJY”网站上不实之词,......

萧默致高尔泰先生第二封公开信(南方都市报)

萧默 发表于 2010-11-11 10:49 | 分类:政论 | 评论: 37
  致高尔泰先生 南方都市报2010年11月11日 “大家版”RB14
  尔泰高老先生:
   大约去年2月,您在网上发表了题为《昨日少年今白头》致我的公开信,随即,我也在网上发表了致您的公开信。事隔一年零九个月,2010年11月5日,您在《南方周末》上又发表了《哪敢论清白》,
  (http://nf.nfdaily.cn/nfzm/content/2010-11/05/content_17328882.htm)
  仍然是为己辩解的。拜读之下,因为没有多少新内容,“一个劲地炒冷饭”(网友跟帖语),原是不想再作回应了。但想想,还是遵从中国人有来有往的待客之道,略作响应,望我公见谅。
   首先想谈谈为什么我在我的回忆性散文集《一叶一菩提》中写到了您。
   听说,德国统一后,东德档案解密,许多家庭却解体了,甚至,许多人自杀了。因为他们无法容忍自己最亲密的人:妻子、丈夫、儿女、朋友,竟是自己身边的卧底。人们吃惊地发现,告密的事件非常多,真相要不要公布,便成了很大问题,最后做出了一个决定:为了不引起新的伤害,不公开这些档案。但为......

萧默:论“道统”——读乌有之乡转载毛远新近文有感

萧默 发表于 2010-05-19 12:24 | 分类:政论 | 评论: 2
  2010年4月10日,乌有之乡网站转载了一篇注明“作者:毛远新”的文章,题目颇有轰动效应,曰:“毛泽东谈历史:如果再请回孔子,说明共产党快完了”!毛远新刑满释放后改名李实,当了一名普通技术干部,年龄到了按时退了休,当然有他发表意见和转述他人意见的权利,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就是转述毛泽东氏1973年9月十大后某天对他说的话。
  毛氏的意见大致是以下三点:
  一、“历代农民起来造反,统治阶级内部争权夺利,改换皇帝,他们起兵造反的时候都是批孔,为什么呢?因为孔夫子讲的君君臣臣,臣是不能反君的”。
  二、“革命的时候都是从批孔开始,等到掌权的时候,都要把他请回来,干什么呢?把......

萧默:四月哀思录

萧默 发表于 2010-04-20 19:02 | 分类:政论 | 评论: 2
(已经四个多月没有写什么东西了,原因是有一本书要再版,不得不先忙完再版修订工作。三月,江西婺源的油菜花开了,几个学生大概是看我忙得可怜,力促我和他们一起来了一次旅游,回来继续赶修那本书。没有想到,刚刚交掉了书稿,写下的第一篇文章竟是下面这篇)

今天,4月19日,一大早,起来洗了个澡,打开电脑,想写点这些天来尤其是昨天一直萦绕在心头的有关沈元的一些事,意外地,收到了一位女士的信。信很简单,写道:“萧默先生:非常高兴,这次通过韩先生能结识您,因为我也曾拜读过您的文章。更要谢谢您传来了雷先生的信息,盼保持联系。”信的署名为“沈蓓”。
沈蓓?我并不认识,但她与沈元却......

萧默:印度札记(之三)——印度的贫困

萧默 发表于 2009-11-16 14:20 | 分类:政论 | 评论: 13
到了以后我才知道,总称新德里(New Delhi)的印度首都原来分成两大区,北部是老区,严格地说,“新德里”只指南部的新区。ICCR 总部就在新区,使馆区离这里不太远,涉外机构几乎都在附近。街道安静,建筑密度很低,也不高大,大多只是两三层,院墙也很低,不到一人高。绿化很好,草地和绿树很多。后来到了中央邦首府博帕尔(Popal),也分成南北两区,中间有一条狭长的湖把城市隔开。北半是旧城,较大,建筑密集;南部新城建筑较疏,空地和绿地很多,房屋质量也好。我们就下榻于南区湖边的一座高级宾馆湖滨饭店。自然,这种两区式的城市,贫富对比就更加鲜明了。富人都住在新区,有许多带车库的两三层独立别墅式小楼。
......
页码:1/2  [1][2]
博客简介

萧默:1937年-,湖南衡阳人,建筑艺术历史与理论学者,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建筑艺术研究所前所长,博导,清华大学博士。出版国家重点《中国建筑艺术史》(主编及主撰,中国图书奖、文化部第二届优秀成果一等奖)、《世界建筑艺术史》(丛书四册)、《敦煌建筑研究》(文化部首届优秀成果奖)等18种;主编及合作书著十余种,曾创办并主编《建筑意》辑刊。近年关注重点转向社会时政,写作回忆性散文集《一叶一菩提——我在敦煌十五年》。

今日心情
联系方式:xiaomo0762@vip.sina.com

友情博客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