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
留言板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加为友情博客
镜中
water_moon.blog.tianya.cn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惭。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 2020 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11-4 ( 1 )
·2011-2 ( 1 )
·2010-11 ( 1 )
·2010-10 ( 2 )
·2010-8 ( 2 )
·2010-7 ( 1 )
·2010-6 ( 1 )
·2010-5 ( 3 )
·2010-3 ( 1 )
·2010-2 ( 2 )
·2010-1 ( 2 )
·2009-12 ( 4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761258 次
今日访问:1次
日志:13篇
评论:1010 个
留言:3 个
建站时间:2004-2-23
博客成员
季米 普通成员
心生051 普通成员
镜中花水中月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28 04:02
天天葫芦小金刚
2019-10-25 09:28



2008-10-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某日,一位大约五十来岁的香港先生侧身用白话问我:“这里是不是收旧书?”
“是的,收文史哲类旧书。”
“你知唔知XXX?”
“啊?”没听清是哪三个字。
“XXX。”
“普通话点讲咁?”
老先生有点失望,转问:
“夏济安呢?你知唔知夏济安咁?”(夏济安呢?你知不知道夏济安?)
“夏济安?知,济安哥啊嘛,夏志清咁的阿哥嘛。”(夏济安?知道,济安哥嘛,夏志清的哥哥嘛。)
老先生大喜,赞赏道:“唔错,唔错,宜家的后生仔好少人知道佢咁啦。”(不错,不错,现在的年轻人好少人知道他的啦。)
我不知怎的下意识地叫了“济安哥”出来,羞,是人家夏老先生的阿哥,又不我的阿哥。皆因夏志清在他的许多文章不断地提到夏济安时都是称的“济安哥”。夏济安像父亲,夏志清与妹妹长得像母亲,下巴微微有点翘,两兄弟年轻时都是斯文英俊,一身书卷味,但夏济安更显俊朗,要比弟弟更帅一些。可惜夏济安一生未婚,孤独终老。夏济安在西南联大当老师时,爱上了班里一个眉清目秀的长沙藉女学生,可不敢表白,自己一人纠结。如果他像沈从文那样大胆一些就好了。同样的事,处理的手法不同,结局便截然不同,沈从文娶了张兆和,从此传为佳话,而夏济安则保留一张似极那女孩的明星照,一人独在美国终老。

夏志清实则是有些孩子气的,比如揣测胡适的推荐信,比如说他旁观那位长沙女学生跟夏济安救急借钱,后来他就没有再见过她。有暗示女孩侍宠诈钱之嫌。

俺实在是不应该说夏志清的什么(男人孩子气才可爱嘛,俺还是很爱夏志清的说),相对于当时或现在那些声名显赫的学者来说,夏的观点有启迪心智开拓视野的作用,而比如唐弢,一代宗师,《晦庵书话》只剩下了史料价值,里面的个人观点都已经陈腐过时了。


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8-10-23 11:24 | 正常 分类:翻书过眼 | 评论: 0 | 浏览:100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1-20 星期二(Tuesday) 晴

那天参加活动,被迫自称是梅林一村社区居民(至少莲花社区是肯定的),摆档,拿了近二十本言情小说与武侠小说去,俺竟然成了活动的大热门。皆因其他退休了的婆婆爷爷们,拿出来的大多是许多年的炒股书,或者比俺的言情小说更差的言情小说,数量与质量都输俺九条街。我开始还以为5元购书是给的5元的抵扣券,后来经工作人员介绍纠正,才发现竟然是凭券只付5元就可以买一本折后40元以下的书。哗,好大的手笔。
买了一堆平时舍不得买的书,40元的限制,让俺好一番踌躇。
最终成果:
《晦庵书话》、《洵美文存》、《念楼学短》、《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我是猫》。本来还想凑数买林达的那本西班牙旅行,或者切格瓦拉之死,二本都是当下的热门书,但自己没什么兴趣,可买可不买,便把剩下的券给了路路。第一次挑中的是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的蒲宁全集,一套5本,128元,咬了咬牙才抱到收银台,一结算,券竟然不能补差价,只好放弃。安慰自己说这本未必会有兴趣看得完。

前三本算来是学习用书。后面这本是水版有朋友在谈起,看见了,便顺便捞起,其实应该不是俺的阅读方向。《我是猫》是窝头同学推荐的夏目的作品,窝头同学重点让看《心》与《三四郎》,这二本在孔网买了,书店有全新的译文的《我是猫》,价钱也不贵,便买了回来,近日正在看,确是有趣。

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7-11-20 18:34 | 正常 分类:翻书过眼 | 评论: 4 | 浏览:96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1-16 星期五(Friday) 晴

翻了一下沈昌文的《书商的旧梦》。又后一个半下午的时间,认认真真看完了手里这本1985年4月三联书店出的《二罗一柳忆朱湘》,薄薄的一本小册子,前后才148页。这本是店里本就有的,但以前从没留意过,前几天整理书架才翻出来,当时有点小惊喜:原来我们有这本书啊。汗......
下午被姐教训长达15分钟,5555,我有一个灰常强势的姐姐,有一个灰常强势的母亲。俺那强势的母亲在家里遥控指挥,然后由这个灰常强势的姐姐来执行,这股力量,是灰常灰常可怕的!
当然我迅速就忘记了这个不愉快。因为路路同学刚才说有位北京的朋友来过电话找俺。翻了一下来电显示,是窝头同学。窝头同学还很浪漫地很惊喜地问你怎么知道我找你捏,你北京那么多女朋友.......女朋友多有甚么用捏?摸油一个能给俺做饭洗衣服,请诸爱妃好好反省.......
窝头同学很高兴,说是公司三周年庆,她是优秀员工,有红包拿,又说要和同事上台表演马三立的相声,表演得好的话,又有红包拉,哗......
又说看我最近老看鲁迅那个时期的作品,推荐俺看夏目漱石的作品,说“你一定会喜欢”,这个对白听着耳熟的紧,貌似以前朱同学也给推荐过一些书,也斩钉截铁地说“水月一定会喜欢”,5555,现在这堆哲学书全堆在俺台面。

还有奇怪的是,我总觉得今天是周六。想要去银行,一想,哦,今天周六,不去了。有客人问电影的事,俺顺口就说今晚就有啊,旁边的同事赶紧纠正说:明天!明天!周六才有!难道,是被俺姐逼疯了不成?
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7-11-16 19:27 | 正常 分类:翻书过眼 | 评论: 0 | 浏览:95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1-1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朱湘的书籍
---罗皑岚
抗战初期,我住在湖南湘潭原籍。书籍在天津南开大学丧失殆尽,尤其是外文书一本也没有。当地熟人告诉我,湘潭邮局局长洪君格喜英文,藏书颇多,建议我去试一试。
大约是一九三八年夏天,我去邮局访问洪君格,一个见如故。谈起来,才知抗战前他在长沙邮局任职,同我的一位中不这老同学认识,并且还为我那老同学编写的中学英文教材写过序。那序我是见过的,写得很不错。并且知道洪君格没有进过大学,英文完全是自学的。他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只喜欢买书。尚未结婚,邮局当时待遇颇高,钱都花在书上面了。
我谈到想借一点英文小说之类看看,他慨然应允,带我到他住房(就在邮局后面)去看。他的住房不大,很朴素,满屋都是书。他指着两个大玻璃书柜对我说:“这里全是英文文学书,诗歌、文学评论和文学史最多,而且有全集的,小说较少,多半还是选集,不完整。”
因为是初次会面,不好一一仔细翻阅,只隔玻璃门大致“瞄”了一下。确实不少,而且多系旧书。我大为惊奇,便说:“这是哪些撤走的英美外国人的?亏你都收集来了。现在迁到后方的大学,要我开英小说方面课程时,设法从海关借了几本书,才打开门面哩。”
他不禁笑着说:“在长沙的外国商人和传教士有几个懂得文学的,他们连雪莱、哈代的名字都没听说过。这些书全部是一位留美专治文学的诗人的遗产,年前我在长沙整个买下来的了。”
“留美专治文学的”,我差不多都认识,这是谁?难道是子沅(朱湘)?我心头不禁嘣嘣跳起来。他见我不做声,打开柜门,顺手抽出一本书给我,说道:“他看这上面还有他的名字。”我的天,果然是子沅的遗书,我几乎惊呆了,忙说,“这人我也认识,怎么他的‘流’到长沙来了?”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抗战前,洪还在长沙邮局工作时,子沅的妻子刘霓君带着两个孤儿,住在长沙,生活很艰苦,中文书藉已售卖殆尽,惟英文书籍,无人肯要。洪君格得知此事,便全部买了下来。他调湘潭邮局,都随身带来了。还特地买了两个大的旧书柜(带玻璃门的)专放这批书,颇为重视。说等时局平静后,慢慢阅读,增进文学方面的知识和修养。
谈了很久,外面突然叫起空袭警报,我匆匆告别。出门时,我不 他:“湘潭地方虽小,究不安全,你这些书怎样办?”他说:“我打算先转移到湘乡。照计划,这里邮局遇到紧急时,全部撤到湘乡。我们的私人东西,都可先行搬走。”
时局一天比一天紧张,湘北第一次会战在即,谣传要实行“焦土”,我仓卒避往乡下,未再见到洪君格。长沙大火后,局势略趋稳定。我从乡间回到湘潭城市,第一件事,就是打听洪的下落,他果然调到湘乡去了。此后,我忙于跑警报,又害了一场疟疾,再也不知他的下落了。
去年我同一位老同学闲谈,偶然问及洪君格,他说解放后,听说洪在南京邮电局工作,后来的情况就不知道了。
                一九八二年五月,岳麓山下
              (原载《新文学史料》一九八二年第三期。)

           《二罗一柳忆朱湘》罗皑岚 柳无忌 罗念生 著 罗念生编 
                  三联书店 1985年4月初版初印   
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7-11-14 18:36 | 正常 分类:翻书过眼 | 评论: 0 | 浏览:115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9-20 星期四(Thursday) 晴

朱湘,籍贯安徽太湖,1904年出生于湖南沅陵,故,字子沅,妻子原名刘采云,婚后朱湘为其改名为季霞,后定名为刘霓君。

朱湘父亲朱延熙,历任江西学台、湖北盐运使、湖南按察使等官职,续弦为湖广张之洞总督胞侄女,育有两女四男,朱湘最小。朱湘三岁丧母,十岁随告老还乡的父亲返回安徽祖居。六岁启蒙,聪颖倔强。父亲去世后,幼失怙恃,手足不亲。根据父亲遗愿,朱湘随同父异母的大哥(一说是伯父的儿子过继)到南京读书,1919年考入清华。成绩突出,开始展露新诗才华,与杨世恩、饶孟侃、孙大雨并列为清华四子。朱湘个性狷狂,为抵制清华早餐点名等不合理制度,被记三个大过后开除。后回南京与指腹为婚的刘采云结婚,婚礼在时任南京政府官职的大哥朱文焯家举行,长兄为父,朱湘坚持不按旧俗跪地叩头,只肯鞠躬,大哥气极砸场,朱湘连夜携新娘子离去,借住寡居的二嫂薛琪瑛家。兄弟自此反目再不来往。

1926年秋天,在朋友们的奔走下,朱湘复学清华。

1927年8月,清华公费派遣朱湘至美国劳伦斯大学留学。我手里的这本书,《孤高的真情 朱湘书信集》,就是朱湘在1928年2月至1929年8月从美国寄到湖南长沙刘霓君手里的家信兼情书。

另一位同时在看的朋友抱怨,说朱湘行文太罗嗦,明明三话句话可以说完,偏偏要讲上十句。她看得不耐烦,看了三两篇就没看了。罗嗦倒也是事实,可这样的罗嗦的家信情书,我却看得津津有味,又倍感朱湘夫妻的贫贱夫妻百事哀与朱湘远隔重洋人在异乡的哀苦与思念。

在这九十四封信里,通篇都是朱湘苦劝刘霓君,请她务必爱惜自己的身体,要给女儿小东请奶妈,要妻子搬离凄清的般若庵,另觅住所,兼报告自己的饮食起居与学业情况,不得已时亦诉说在美国学校遭受的屈辱,除了最后临近回国的几封欣喜若狂的信,其他几乎每封信都会告知这个月或者下个月会寄回三十或四十美金回长沙(清华每月定期付留学生们生活费)。彼时他们已育有一子,小沅,一女,小东。朱湘反复让霓君给缺奶的女儿请奶妈,不厌其烦告知如今的世界女子与男子一样好,不可重男轻女。朱夫人身在内地,仍不忘操心给朱湘娶姨太太的事,直至朱湘气急得赌咒发誓。事实上,那时男子娶姨太太是很正常的事,现今的男人估计是羡慕不上,只得偷偷摸摸了。朱夫人亦爱吃些飞来横醋。据书后附朱湘给友人的去信,大约是朱湘的某任女房东行踪诡异,时有不同的性异造访。朱湘好奇心大发,疑其为妓女,暗中观察,谁知反被女房东诬赖。此事传到朱夫人耳中,自然又是一番赌咒发誓好生安抚。
朱湘细心,体贴。在美国买女性用品寄回给朱夫人(好吧,俺就明说吧,是卫生棉),还问好不好用,如不好用,还有另外一种,下次趁优惠日去买来寄给你。这种事,想21世纪的男人们也未必会坦荡地去做吧。
在劳伦斯大学时,法文课上,朱湘都德游记里有形容中国人像猴子,同学哄笑,老师道歉,朱湘屈辱之下坚持退学,转读芝加哥大学。在芝大第二学期,朱湘不堪忍受老师对中国人歧视与侮辱,又转至俄亥俄大学。1929年,受闻一多邀请,朱湘回国,欲往武汉大学任教。

回国后,在饶孟侃等的劝说下,朱湘放弃去武汉,改到安徽大学任教,任英文系主任。这段时间,大约是朱湘一生中较为安稳愉快的日子。很快,物价飞涨,安大欠薪,派系纷争严重,加上与安大在教程上的不和,朱湘辞职。从此四处求职无门,穷困潦倒,颠沛流离。穷困到什么地步了呢?在安庆的时候,朱湘与霓君生下的第三个孩子被活活饿死(一说无钱治病而死)。亦曾试过没钱买票,在轮船上被茶房讥讽。12月4日,朱湘向二嫂薛琪瑛借20元钱,说要去南京一趟。回寓所与妻子吵了一架,当晚上了开往南京的轮船。第二天凌晨 6时许,船采石矶,朱湘一面高颂海涅的诗,一面纵身跃入江中,有人扔下救生圈,但朱湘拒绝了。 此时,是1933年12月5日,朱湘年仅29岁。
朱湘死后,传闻霓君进了尼姑庵,1974年去世。朱湘生前百般疼爱的儿子小沅(朱海士)四处流浪,闻一多曾让小沅考西南联大,去投靠他。可等小沅到达昆明的时候,闻家骅先生已经遇刺身亡了。小沅后来因历史问题,被送到煤矿劳教二十年,已于1978年死于职业矽肺病。九十年代初,有人看到只剩一条腿的已经六十多岁小东在昆明摆地摊卖短裤。朱湘的另一好友把朱湘诗学发扬继承的希望寄托在朱湘的孙子小沅的长子朱细林身上,称其“喜读泰戈尔、雪莱、波特莱尔”。

陈老师在埋头题赠此书,又抬起来头,笑言:这本书年轻人不要看,很肉麻的……海外寄霓君,情意缠绵总是难免的。但我在通篇的何日寄钱回家今天吃的什么小沅小东要照顾好这样的文字中,猛一看到下面这文字,确实是很有些难为情的:
“如今春天,外国有一种鸟处处看见,有麻雀那么大,嘴尖子漆黑,筒子是灰鼠色,惟独胸口通红,这鸟的名字是‘抱红鸟’,这名字是我替他起的,他原来的名字叫‘红胸’。四年以后,我们夫妻团圆,那时候我抱你进胸怀,又软和,又光滑,又温暖,像鸟儿的毛一样,那时候我便成了抱红鸟了。”
朱湘也是很孩子气的,比如有封信解释为何给她起名霓君,又附带讲了一个关于东方朔跟皇帝耍智慧,最后皇帝送了东方一条猪的事,朱湘又是抱怨又是撒娇地说:“这个故事,我的霓君,我的细君,;我的小皇帝,你看这有点趣味吗?我如今在外国省俭自己,寄钱给你,别的同学是不单不寄钱回家,有时还要家里寄钱,你看我比起东方朔先生来,也差不多吧?我想我寄回家的钱,总不止买一条猪罢……”大笑。

如果是八卦杂志的话,或许可以另起一个标题:好男人朱湘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这另一个女人,便是朱湘的二嫂薛琪瑛。薛女士是名门之后,早年留学法国。曾在《新青年》等刊物上发表译作,是名噪一时的翻译家。二嫂给朱湘设计了美好前程,送他学英文,鼓励他考清华,在他留学期间频繁书信鼓励他,曾多次在物质上资助他,给予了母亲般的关爱与照顾。只可惜,朱湘生性敏感,狷介,直言,辜负了二嫂对他的期望。在这本书里,朱湘多次对妻子说,待景况改善后,要接二嫂同住。“二嫂说薛姻伯下半年安葬,她还要帮着料理半年,明年春天想必她就不再住在娘家了。只望我这事情没有变动,作了半年,这半年里替二嫂当心找一个武昌的学校教书,那时接二嫂到武昌同住。不是最好吗?如意珠秋天听说要考杭州的艺术院,春假暑假,可以回武昌家里过……”(看上下行文,如意珠应该是二嫂的女儿,朱湘的侄女)。在朱湘自杀,霓君避世后,薛女士到孤儿院接出小沅。至此,朱湘生前的至交,开明书店的赵景深做主,把积欠朱湘稿费攒成的开明书店600元股款转至薛女士名下。

  在编者序言里,陈老师提到湘曾与徐志摩交恶。我翻遍网络,也不曾找到二人过节的原因,问及研究现当代史的朋友,人反问我:“他俩有过节么?”。似乎也不便为这点小事就去请教陈老师。朱湘在给徐霞村的信中,前句批评郭沫若的抄美国诗人,末尾说:“如今我的评语是:闻一多刘梦苇最好,汪静之郭沫若次之,徐志摩又次之。”,也或许二人的交恶只是不喜对方诗文而已,从这本《朱湘书信集》后附的友人书信集,他去信最多的是罗念生(二十四封)、赵景深(十九封)罗皑岚(十九封),这大抵就可以看出,朱湘与徐志摩交恶,想必也远离徐志摩林徽音他们那个的社交圈。赵景深与罗皑岚都是当时朱湘文学圈内的好友,赵景深更是开明书店的编辑,与朱湘时常有稿约往来。罗念生是朱湘1929年同期赴美留学的同窗,与朱湘不同的是,罗念生5年后学成归国(1990年去世),一生译著无数,成就卓著。如果朱湘活着,如罗生那样高寿,也必定会有番非凡的成就吧?

与朱湘的同期出国留学的柳无忌在给台湾痖弦编的《朱湘文选》时作序里提到《朱湘:诗人的诗人――为痖弦编《朱湘文选》作序》: “……他勤于家书,很惦念他的太太。……为省钱,他在房内自己煮饭,我去吃过一次,他的技术并不高明……”,这一切,都可以《孤高的真情》里一一呼应上。末尾,柳无忌说:“中西都有前例:早夭的诗人如李贺、济慈、朱湘,虽然他们的一生耿直寡交,死时也湮没无闻,仅为一些朋友所哀悼着;但是他们并不完全为时代所遗弃。适当的时间与机会来了,会有下一代的作者、批评家给予他们公正的评价,有力的提倡;那时,他们将开始为人们所注意与赏识,他们的作品也将获得了广大的读者群的爱好。”,我亦是如此想。


朱湘徐志摩过节补遗:
“强烈的自尊和与时代的背离使朱湘的孤傲乖僻、侍才放旷发展到了疯狂的顶点,转而化为了对现实的不满。他强烈地敌视那个时代,敌视周围的一切,一切人,一切事,一切物!他频频的发诗,发诗评,评论着别人,“自尊”着自己。他说郭沫若的诗“粗”,“一本诗集只四行可读”;说胡适的《尝试集》“内容粗浅,艺术幼稚”,八个字就概括完毕。他的《采莲曲》未被发于《诗镌》第一篇,于是就对主编徐志摩翻脸无情,骂徐“瞧他那一张尖嘴,就不像写诗的人”,骂徐是一个“瓷人”!又评徐志摩“爱情诗本色当行;哲理诗是枯瘠的荒径,此巷不通;散文诗是逼窄的小巷路经很短;土白话是末节的街道岔入陌生的胡同。总之,徐君没汪静之的灵感,郭沫若的奔放,闻一多的幽微……只有选用徐君的朋友批评他的话??浮浅。”


《朱湘书信集:孤高的真情》陈子善编 世纪出版集团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7年8月
《朱湘文选》痖弦编 1977年 台北洪范书店印行


全文文史引用均来源于书与网络。


附朱湘诗二首:

    葬我
  葬我在荷花池内,
  耳边有水蚓拖声,
  在绿荷叶的灯上,
  萤火虫时暗时明。

  葬我在马缨花下,
  永做着芬芳的梦;
  葬我在泰山之巅,
  风声呜咽过孤松。

  不然就烧我成灰,
  投入泛滥的春江,
  与落花一同漂去,
  无人知道的地方。

  

    采莲曲

  小 船 呀 轻 飘 ,
杨 柳 呀 风 里 颠 摇 ;
  荷 叶 呀 翠 盖 ,
荷 花 呀 人 样 娇 娆 。
    日 落 ,
    微 波 ,
金 丝 闪 动 过 小 河 。
    左 行 ,
    右 撑 ,
莲 舟 上 扬 起 歌 声 。
  菡 萏 呀 半 开 ,
蜂 蝶 呀 不 许 轻 来 ,
  绿 水 呀 相 伴 ,
清 净 呀 不 染 尘 埃 ,
    溪 间 ,
    采 莲 ,
水 珠 滑 走 过 荷 钱 。
    拍 紧
    拍 轻 ,
桨 声 应 答 着 歌 声 。
  藕 心 呀 丝 长 ,
羞 涩 呀 水 底 深 藏 ;
  不 见 呀 蚕 茧 ,
丝 多 呀 蛹 裹 在 中 央 ?
    溪 头
    采 藕 ,
女 郎 要 采 又 夷 犹 。
    波 沉 ,
    波 升 ,
波 上 抑 扬 着 歌 声 。
  莲 蓬 呀 子 多 :
两 岸 呀 榴 树 婆 娑 ,
喜 鹊 呀 喧 噪 ,
榴 花 呀 落 上 新 罗 。
    溪 中
    采 蓬 ,
耳 鬓 边 晕 着 微 红 。
    风 定
    风 生 ,
风  荡 漾 着 歌 声 。
  升 了 呀 月 钩 ,
明 了 呀 织 女 牵 牛 ;
薄 雾 呀 拂 水 ,
凉 风 呀 飘 去 莲 舟 。
    花 芳
    衣 香 ,
消 溶 入 一 片 苍 茫 ;
时 静 ,
时 闻 ,
虚 空 里 袅 着 歌 音 。


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7-09-20 20:22 | 正常 分类:翻书过眼 | 评论: 0 | 浏览:103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9-3 星期一(Monday) 晴

有天去加茶水,路过书架,看到添了本新书,关于旅行,便倚着翻了翻,这一翻,看得满心气愤:太差了。图片拍得很业余,本来关于旅行的书,凡是出去转过的人都知道,大部份景区基本上不用考虑构图啊光学啊之类的问题,端个数码相机卡嚓出来的照片通常不会太差,嗯,这本书照片,就是这样卡嚓出来的,拍得很业余。字也码得很糟糕,大部份介绍性的文字跟网上的一样,某座山,某个景点的地理位置,物产特点,随便一搜就会出来一大把,一本旅行书,图片差,照片差,那还剩点什么呢?哦,还有,排版排得很难看,字体很乱,字号大的大,小的小,排得毫无美感。更不饶恕的是,索价三十多元,我把这本书在手里翻得啪啪响,心里在骂娘,用金兵的话说,出这样的书,怎么对得起那些大树。太气愤了,一时半会无法平复,便随手抓了本待看的书,北岛的《失败之书》,一翻开,看自序,陡然心静:
写诗写久了总被人家斜眼,后来开始写散文似乎才得到宽恕。我堂妹先声明:“你的诗集就免了,等散文集出来再送我。”写诗的因诗歌的异端而受牵连,被认为是神经有毛病;写散文的知书达理秉公天下,活得堂堂正正。
......
我小学作文,常得到董静波老师的好评,并拿到班上宣读。记得当时我的心怦怦乱跳。那是一种公开发表的初级阶段,甚至可以说,董老师是我的第一位编辑与出版者。近半个世纪后,我去看望董老师,她身体尚好,但由于腿脚不便终日卧床。我带去了我的台湾版的散文集。她眼镜后面那慈祥的笑容如旧。我像一个夕阳中的孩子,惶恐而温暖。
.......
看着看着,刚才急躁气愤的心情,竟然觉得悲凉起来。

《失败之书》,北岛著,汕头大学出版社,2004年10月第1版第1次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7-09-03 21:34 | 正常 分类:翻书过眼 | 评论: 1 | 浏览:91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翻书过眼
页码:1/2  [1][2]    ↑回到项部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