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
留言板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加为友情博客
镜中
water_moon.blog.tianya.cn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惭。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 2020 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11-4 ( 1 )
·2011-2 ( 1 )
·2010-11 ( 1 )
·2010-10 ( 2 )
·2010-8 ( 2 )
·2010-7 ( 1 )
·2010-6 ( 1 )
·2010-5 ( 3 )
·2010-3 ( 1 )
·2010-2 ( 2 )
·2010-1 ( 2 )
·2009-12 ( 4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761232 次
今日访问:4次
日志:76篇
评论:1010 个
留言:3 个
建站时间:2004-2-23
博客成员
季米 普通成员
心生051 普通成员
镜中花水中月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28 04:02
天天葫芦小金刚
2019-10-25 09:28



2010-2-19 星期五(Friday) 晴

从年三十那天开始下雨,一直下到现在都淅淅沥沥从未停过。原本的一些外游计划也因而取消,表姐一家四口从台南来,第一天去了林栅动物园看团团圆圆,第二天本来要去淡水,看雨势便在家里玩了一天的WII。我往年经常在一个人过春节,也不觉得有什么,但今年可能是地域的缘故,有一种独在异乡的孤独,很难过。网上铺天盖地的骂春晚,可以花了很大力气找网络电视看春晚,并且宽容所有的烂节目,只为它给了我仍然与大家在一起的那种气氛。

台湾人很喜欢拜神,逢年过节尤盛。普通民众如此,电视里很多频道都说在讲新年风水,摆位,星座运程。婆婆依然住院中。看董桥的【辩证法的黄昏】,看【老友记】。

昨晚做梦,梦到尚书吧开了三间分店,人手不够,有些混乱,我便帮手做招呼客人,忙了一晚,往事历历。醒来跟W说,W哦一声。我翻身,脚抽筋,唉哟哟,W说:你还以为你昨晚真的上了一晚上的班?......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10-02-19 15:48 | 正常 分类:揾食艰难 | 评论: 6 | 浏览:324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2-15 星期二(Tuesday) 晴


乍到台北,两眼一抹黑。幸好有工具书可以按图索骥,一本是官方出的方便游客的《飞行台北逛书店》,对于在台湾只有几天行程的游客来说,按这本书上的路线,足可对台北旧书店蜻蜓点水,浮光掠影一下。如果时间充足,就一定要看傅月庵的《蠹鱼头的旧书店地图》,从旧书店的地址电话到书店内部格局老板脾性,到台湾出版社的梳理,看完基本上有概念了,可惜的是,这本书2004年由台湾远流出版,现在已经绝版,能不能买到要看运气了。

在台湾,有趣的是,买书不仅可以在类似于书城那样的大卖场买,也可以旧书店,竟然还可以在跳蚤市场买。按傅先生在书里的讲法,光华商场一位旧书店老板,就是靠几十年如一日地,每个周六周日清晨骑半个小时的摩托车到跳蚤市场去淘书,坚持了几十年,终于淘成了一个专卖好书贵书的旧书店老板。于是,我便慕名而去,当然不是去看那个贵书好书,而是去跳蚤市场。可是起不了早,待睡到自然醒再去时,估计跳蚤市场已经被那位仁兄洗劫过了,所以我至今没在那个跳蚤市场买到什么好书,但基于家庭主妇的本色,倒是在那买过菜,买过盆栽。而让我大开眼界的是,这个跳蚤市场竟然有摊位是专卖A片的,摆得相当整齐讲究,很大的一个摊位,台湾真是又传统又OPEN啊。

台北的旧书店基本上都集中在台湾大学和师范大学附近。只是旧书店这样的东东,如同世间万物,此消彼长。我按图索骥去到著名的牯岭街,临街一家开了十多年的旧书店闭户紧锁,问斜对面的同行,人冷冷答道:“早就不开了。”,可招牌仍在,名声仍在。这家同行的书,价格不算便宜,有些没定价的,则主人看客下菜,令人泄气。店里可能有跳蚤或是蚊子之类的东西,挑拣一番,双手便奇痒难耐,不便久留。另一家开了许多年的老书店,大约是店主老先生聊以度日打发时光而已,因为书多到无法翻找。店里多年前曾遭火灾,主人也懒得整理,就任那半壁焦书与黑墙成为一体杵在那里。整个店面竟然只容人侧身进去,胖子估计只能望缝兴叹,坐外面和主人聊聊天算了。我虽然得以侧身进去,可完全没办法看书,因为书脊就是在你鼻子边,我只能斜视上方的书名。能想象那样的情景吗?老先生则坐在门口的躲椅上,摇着蒲扇,喝着茶,大声笑着邀你坐,喝茶。我后来看书上介绍说这位先生唯一的女儿在国外,大约老先生也不指望靠这间店赚钱吧。

师大与台大周边,是著名的温州街与罗斯福路,是董桥与余光中的作品里都经常出现的地名。台北多巷子,容易迷路,但巷子里可能时不时就有家旧书店冒出来。就在某天下午的那二三个小时里,我在不同的几家旧书店里,见到了同一本书:1986年4月由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陈从周与潘洪萱编著的《绍兴石桥》,这个书二十多年的定价是50元人民币,在二十年后的彼岸,折成人民币,价格已直接在后面添了一个零。更奇特的是,这本书当年只印了2000册,2000册啊,隔了这漫长的二十年,我竟然一个下午就见到了其中三册,这些年里,他们从上海来,我从深圳来,他们或是在天花板下最高的那层书架上,或是杂乱地扔在书堆,我都毫不例外地一眼就看到了他们,如同他们在呼唤我,让我去到那千陌纵横的小巷子里,带他们回家。

我就在这些千陌纵横的小巷子里,意外地发现了殷海光故居。低矮窄小的院门里,是一个青藤缠树,幽静阔落的大院子。据说房子是殷海光自己挖沟开渠自己建的,想必满院的参天大树,满庭芳香硕美的野姜花也是他亲手栽的吧?据说殷的学生很喜欢来他家烤肉,殷先生家那个二百多平方米的大院子里光石桌椅就有二台,真是烤肉的好去处啊。院子很阔落,平房也大而舒服,阳光透过玻璃窗,静静地照在书桌上。只有一位温婉美丽的中年妇人在接待游客,她剪了灿烂的大朵的姜花插在水瓶里,满室清香。她问我们可是台大交换生,我不敢掠美,只称是游客来逛旧书店的,她便热情地介绍附近的书店以及景点起来。同行人问我殷海光是做甚么的,我便想起何兆武在《上学记》里说殷当年在西南联大不过一鲁莽青涩后生,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何到了台湾后他倒是成了自由主义的开创者,不禁哑然失笑。同时参观的游客啧啧称赞,想不到如此昂贵的地段竟然还保有这么大的一片故居,说至少值十亿新台币吧?那位美丽热情的工作人员说这里并不是不可拆的历史遗迹,以后拆不拆也很难说。但我看她安稳平和,很笃定的样子,便宽下心来。





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12-15 21:40 | 正常 分类:揾食艰难 | 评论: 5 | 浏览:320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0-17 星期六(Saturday) 晴

  那就大大方方地广告一下下:
  俺的书店:錦 書 堂
    
  取名字的时候,我说不如叫镜花堂,结果被死眼(啊,不,苏歌同学,或者事了同学)嘲笑,说你不如学周董的叫菊花台啊,吐血,叫水月什么好像更不合适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个尼姑庵,我随便到一个山里去玩,就会看到有水月庵,于是,在众人群策之下,取了这个中规中矩地名字。
  前几天,苏歌同学(同上)又说当初应该叫水月堂,说他在西安碑林见过康熙的字,里面有因写过“水月堂”,如果叫这个名字的话,我就可以用康熙的字来做店里的招牌了,挖塞,也太牛了吧!可惜啊,年费已经交撩。
  
  俺因利就便,平装新书我竞争不过别人,拼低价这种只能以本伤人,古藉线装书水太深,俺不懂兼没财力,俺本小利微,只好卖别人不卖地书。所以嘞,准备专攻张爱玲,台湾可是张爱玲的大本营啊,请祖师奶奶赏口饭吃喂。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10-17 21:44 | 正常 分类:揾食艰难 | 评论: 9 | 浏览:117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0-11 星期日(Sunday) 晴

  W与小叔子在客厅兴高采烈地玩WIN,俺在房间里准备要狠狠地批评一下这个地方。
  住了四十多天了,觉得诸多不便,衣食住行,除了住以外,其他都要在这里好好抱怨一下,似乎抱怨完,这些问题就都会离开我似的。
  首先是衣服,这里的人都穿得很简朴,基本上都是T恤牛仔裤,这里姑娘大夏天都是穿裤子,热裤短裤中裤九分裤长裤。因为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是机车(就是摩托车啦),穿裤子最方便,一跨就上去了,穿裙子很麻烦,风一吹就走光。我不骑车,但出行就坐在W的车后面,自然也只好穿长裤。W也觉得可惜,便怂恿我穿裙子,说摩托车侧坐就可以了,我便高高兴兴地扯了件山寨宝姿出来穿,才发现侧坐实在是太不方便了,除了随时担心走光,还随时担心会掉下来。婆婆看见,大惊失色,说,台湾是不准侧座的,不安全。即使是准,我也不想侧坐,实在是太不方便撩。据我观察,也是有姑娘穿裙子的,但都是低调简朴的颜色与款式,相比之下,我的不管是山寨还是正牌的裙子,都太华丽了,太显眼了。比如今年春天在湖南时,有点冷,我就每天穿着件耐克的橙红色的外套,W笑言:“对面山上的人都看得见”。我其他的粉嫩的艳丽的裙子,在深圳那样穿很寻常很普通,但在台湾走在街上扎眼得很。于是,我便成天穿着三娘送我的那条LEE牌牛仔裤,这条在尚书吧被煮饭阿姨倍受夸赞的,被称为是我所有裤子里最好看的一条长裤。
  
  再说吃,全是甜的!酱油是甜的,调料都是甜的,不需要放酱油不需要放调料的可能就放糖了!我的妈啊。我不介意吃甜的东西,但我很讨厌用某一种味道来掩盖食物本身的味道。W成天带我去吃不同的东西,有天去吃这边很著名的一款绿色食品面,大约面是什么萝卜苗还是什么做成的,馄饨啊面全是绿色的(这个好像深圳也有嘛),配日式和风酱,这个酱也是甜的!我面无表情地吃完,W呼噜呼噜地吃完,回程路上,W问吃饱了没有,我很沮丧地说:“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吃饱,反正肚子里塞了点东西就是了。”W默然。于是带我去吃湘菜,有两家可以选择,一家叫彭园,一家叫天然台,在网上搜,说天然台是逯耀东生前最喜欢的餐厅,连七十大寿都摆在这里。逯耀东,偶像级人物呀,当然是要捧偶像的场了,即便人已经不在了。到那,一看门口的招牌菜海报,W便说糟糕,蝴蝶虾什么的,好几道都是台湾菜嘛,果然,菜都是甜的,被台化得很严重,可顾客络绎不绝哦,且大部份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我也没办法,跟死眼抱怨,死眼说:你可以自己煮嘛。大家都这么说,可我买不到食材啊,这里市场里连淡水鱼都没有,全是海鱼:三文鱼,香鱼,剥皮鱼,鱿鱼(无数种名字什么花枝、小卷、乌贼、透抽、章鱼、鱿鱼,在看来,通通都是鱿鱼而已),我简直恨死了吃鱿鱼,随时一不小心就会有这个东西摆在你面前,一咬,就变成橡皮筋来弹我的嘴。问比我先来的前辈,前辈说71有老干妈卖,挖,太兴奋了。一尝,娘啊,一点都不辣嘛,估计是为了迎合台湾人的口味,特地进口的不辣的,不辣也就罢了,还很大一股味精味,好命苦啊。好在亲爱的三娘同学救苦救难,准备空投跺椒给我,555,隔海遥抱一下~~~~
  前几天终于吃了一种觉得还不错的醉鸡,一端上来,好激动,终于吃了到正宗的熟悉的味道了,虽然是上海菜,可好吃了,是食材原始的味道没有被强行加糖的味道,我大赞,W很惭愧,说之前带我去吃的那些他很喜欢吃的东西,感觉好像野人献曝。唉,谁让俺是见过世面的人呢?搭帮三娘和路路的帮,我在来台之前,燕窝都吃了好几回。此外还觉得不错的是一道婆婆做的清煮鸡,好吃。婆婆还特地买了腊肉回来,味道肯定是不一样的,但尚可慰藉乡情。
  
  因为这里的人都骑摩托车出门,所以公交系统不是很发达。我昨天一个人独自去了一趟著名的罗斯福路(就是董桥在作品里经常提到的,他以前在台湾住过的地方),先坐公交车到台北车站,竟然不报站,而且是下车刷卡,上下全是前门。好在之前路过无数次,标志性建筑物还是认识的,下车,再转车,娘的,他们的站牌是两趟公交车一个小牌子,光小牌子就一长排,途经的路线标在小牌上,字小,牌高,我脖子都酸了也没找到可以到台大的车。于是,转身坐地铁(他们叫捷运),地铁站里面很大,很乱,人很多,对于我来说,严重标识不清。好在我知道我要去哪里,于是,转了半个小时后,坐上了从新店开往淡水的捷运,然后在一个叫古亭的地方下车。回来的时候,又转了近半个小时才找到正确的地铁出口,在我出门的三四个小时里,婆婆打了无数通电话问我到了哪里,要不要她来接我,我说不用不用,我很快就回来了。等到我到了楼下掏钥匙时,发现婆婆高兴地飞奔而来,说吓死了,担心得不得了,怕我会走丢......我倒。上楼,昨天来玩的阿嬷也高兴得不得了,搂着我,脸贴脸,说好担心,回来了就好了......然后婆婆又骂W,说他怎么不陪我去。我哭笑不得,又有点感动,只得解释说我识字,语言也是通的,实在找不到车回来,就叫个计程车回来好了,不用怕的呀。婆婆就反复说你第一次一个人出去呀,万一迷路了怎么办,眼睛都红了,我,唉,这个......
  
  好在三娘空投的食物就要到了,我也同时在努力地发掘多种食物,昨天在新闻里看到台湾著名的一款猪脚,今天订了,明天就有得试了。好吃的话以后可以当手信带回去给大家吃哦,不然,送自己都不喜欢的东西给朋友,这不是俺的做风呀。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10-11 22:30 | 正常 分类:揾食艰难 | 评论: 19 | 浏览:115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6-25 星期四(Thursday) 晴

【甲骨事件】发生在1951年1、2月份,是由当时的加拿大大使馆临时代办切斯特朗宁(Chester Ronning)引起的。事件本身并不复杂:朗宁先生在奉命回国之前,将已故加拿大传教士明义士(Menzies)收藏的满满一箱价值连城的商朝甲骨片通过杨宪益转交给南京博物馆,使这批稀世珍宝失而复得。这明明是一件大好事,可杨宪益和朗宁先生却为做了这件好事而受到了牵连。杨宪益在自传中说:
  
我和朗宁很熟,他常请我吃饭,一起鉴赏他的中国古玩。这些古玩是从当地古董商那儿买来的,多数是赝品。由于中国政府不承认仍然留在南京的加拿大大使馆,所以切斯特朗宁只被当作普通外国公民。一天晚上,朗宁邀请乃迭和我去吃晚饭。饭后他说,由于加拿大政府决定跟美国站在一起,他很快就要离开中国了。在清点使馆财产和打包和储藏时,他发现一个旧柜子里有许多骨头碎片,是一个叫明义士的传教士留下来的。明义士早已去世。因为物主已经不在了,他可以随意处置这些东西。他觉得这些东西像是商朝的用作占卜的甲骨碎片,上面有甲骨文。他请我鉴别这些古董,看看古董商们是否愿意收购。我经过仔细鉴别后,告诉他这些无疑是商朝甲骨,至于它们是真是假,我不敢肯定。我说,如果是真的,它们应该送往博物馆,但是他与地方政府没有联系。他提议如果我真认为这些东西有价值,他想把这些东西给我,让我来处置。我答应了。第二天,这些东西连同那个柜子一块儿送到了我家,是一个年轻人力车夫送来的。一共有四千多块甲骨。我立刻给南京博物馆打电话。博物馆的女馆长曾昭燏(雷注:曾照燏,字子雍,湖南湘乡人,曾国藩的曾孙女)是我的老朋友 ,也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她在伦敦大学主修埃及学。她立即把甲骨运到博物馆。经过鉴定,她打电话给我,激动地说这些就是著名的【明义士商朝甲骨收藏】。外界以为这批甲骨早已被运往国外了。这批甲骨大部分是真品,只有少数赝品。这批收藏的发现对于古代商朝历史和语言的研究是个重大贡献。她马上报告北京。中央政府一定会为这一贡献而感谢我。
  
   (【白虎星照命】,页一七七、一七八)
  
 那一次,向来孤傲矜持的曾昭燏一反常态,兴奋地在电话中说:“这是了不起的一笔宝贝。我们以为明义士的东西早就丢了,你居然又给他收回来了。”她还说要让中央给杨宪益发“奖状”。当然,杨宪益没有得到中央的“奖状”,相反,他还挨了一顿批。一位听到电话的同事当即批评杨宪益对这事“处理不当”。杨宪益在回忆中说:
南京统战部的同志跑来跟我说:“副委员长,你这样做不妥当。我们跟外国现在没有联系,你手头的这批东西不应该通过你私下收授交给博物馆,应该通过官方,说加拿大使馆里有这么一批东西,我们就可以给们判罪,说他们私藏了我们的东西。”我说人家明明是愿意把这东西交出来,没法子交,托给我,让我转给博物馆的。我就是转一下手。他说那也不对。原则上不对。我们跟外国使馆没有这个关系。
  
   (杨宪益访谈,1994年5月14日,北京)
  
对人对事从来不设防的杨宪益是公开在统战部的办公室给曾昭燏打电话的。尽管朗宁曾叮嘱过他不要说出自己的名字,大大咧咧的杨宪益仍然把朗宁和盘托出。听到电话的那个同事立刻向统战部领导汇报了这件事,领导当即批评杨宪益“不懂政治”,让“外国帝国主义间谍钻了空子”,“离间了共产党政府和民主党派的关系”。
事态的发展变得十分严重。杨宪益突然被南京公安局传讯了一夜。戴乃迭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当朗宁去杨宪益家时,看见她为了杨突然被传讯一夜不归而“吓得发抖”。虽然最后杨宪益安然无恙地回了家,但在以后的历次运动中,“甲骨事件”和“紫石英号事件”都成了杨宪益“丧失阶级立场”和“丧失民族立场”的两个典型事件。
  
 而此事的另一位“肇事者”朗宁先生的遭遇更险。为这事,他受到了南京市公安局的反复盘查。公安局有关部门彻底搜查了大使馆官邸,但没有任何“罪证”。当朗宁先生离境时,他受了种种非难。非便他的行李受到彻底检查,还在深圳罗湖桥被边防警查搜身,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搜了个遍。作为外交官,他受了不应有侮辱。他的所有私人照片的底片都被没收,还差一点不让他出境。
  
  ......
  
  
 而曾昭燏,那位深知这批“明义士甲骨收藏”文化价值的南京博物馆馆长却于196@4年12月22日自杀身亡。她从南京灵谷寺塔顶上一跃而下,结束了年仅五十五岁的生命。曾昭燏终身未婚,友人程千帆说她“位高心寂,鲜友朋之乐,无室家之好,幽忧憔悴”,终至自戕。而据杨宪益说,她是被斗而死。在六@四年城市四清运动中,“上面”把四九年国民党运送故宫文物到台湾去的账算在她头上,她选择死。
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06-25 14:03 | 正常 分类:揾食艰难 | 评论: 1 | 浏览:97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6-13 星期六(Saturday) 晴

我们家端午时节新添了一个小侄女,前二天因为黄疸住院。哥嫂很担心,一面办入院手续,一面让我查相关资料。我翻了通网页后,问医生有没有判断是什么类型的黄疸,如果是生理性黄疸就没事,如果是病理性就要住院。嫂子说医生也没说,胆黄素是290,让住院照蓝光。我建议不要轻易照蓝光,会有负作用,影响眼睛也折腾BB。
照了一天后,胆黄色降到170,我在网上查到的正常值是205,照理已经可以出院了,但医生蒙骗说正常值是120,还要住院,不然会影响智力发育,我嫂子被吓到了,就只好继续住院。

第三天,医生竟然不再做黄胆素测试(当然不用测了,昨天就正常了),只说还不能出院,嫂子目测孩子黄疸已经降下来了,拿不定主意,便打电话问我,此时医生还没告知到底是生理性还病理性,嫂子追着问也不说,不知是确实不知道还是明知道但不愿意说以免住二三天就出院了少了住院费。我问医生有没有做母亲的血液测试,说没有,只知道BB的是A型,我让嫂子去做血型测试,做完就知道是不是最可怕的溶血性黄疸,一面极力主张出院,嫂子备受折磨,说照蓝光时BB一直在哭,BB在里面哭多久,她就在外面哭多久。

今天上午,嫂子打电话来,欢天喜地说她的血型也是A型,那就不存在AO溶血性黄疸。

昨晚与X吃饭,愤慨了一通。X说她知道一些单位的会计在付款前有意刁难人,多少都要给点好处才行,哪怕是个杯子或是一罐可乐。这些医生与会计,都是为私利而罔顾道德者,刮得一点是一点。我听罢,觉得这个社会没救了。
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9-06-13 17:32 | 正常 分类:揾食艰难 | 评论: 3 | 浏览:105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揾食艰难
页码:1/13  [1][2][3][4][5]:    ↑回到项部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