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
留言板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加为友情博客
镜中
water_moon.blog.tianya.cn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惭。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 2020 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11-4 ( 1 )
·2011-2 ( 1 )
·2010-11 ( 1 )
·2010-10 ( 2 )
·2010-8 ( 2 )
·2010-7 ( 1 )
·2010-6 ( 1 )
·2010-5 ( 3 )
·2010-3 ( 1 )
·2010-2 ( 2 )
·2010-1 ( 2 )
·2009-12 ( 4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761358 次
今日访问:3次
日志:11篇
评论:1010 个
留言:3 个
建站时间:2004-2-23
博客成员
季米 普通成员
心生051 普通成员
镜中花水中月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25 12:15
小奋青滤pe
2019-11-28 04:02



2006-11-26 星期日(Sunday) 晴

昨天见到了韩少功。主办方的时间安排得太早,十点就开始签名售书,十点时,接到电话:“Z小姐,你不是要找韩少功签名?赶紧过来啊。”,我:“不是等下要来我们这吗?”,人说:“现在没甚么人,你赶紧过来么......”,哦,原来是想让我去捧场--自是义不容辞!把《暗示》、《惶然录》、《韩少功自选集》等捧上,吸取上次黄永玉老先生签名售书的教训,一并把新书《山南水北》带上了。一路飞奔过去,刚开始,正是售书前的小采访。人确实很少,人站在围栏外观望,一位认得的主办方工作人员示意我坐到VIP区去,我便一撩围带,钻了进去。坐下一回头,见到主办方那个打电话叫我来捧场的胖GG也坐在里面充观众。韩似乎有些局促,下面观众也不大配合,比较冷淡,主持人见没人发言便连忙宣布现在开始签名售书,我这才发现我坐的是第一个VIP观众席位,但我打定主意要最后一个签,要和他合影。签完后,又陆续有人来签,来合影。我便在边上和主办工作人员闲聊,责备他们时间排得太早,这么牛的人,也太怠慢了。周六早上十点钟,人大都还在睡懒觉呢。主办方也有些不忍心,说没怎么做宣传,韩不是读书月的主邀嘉宾,也因为《山南水北》只调到一百多本,数量少,就没怎么宣传。

签完后,因为有石钟山在店里,不好两个同时出现,主办方便带韩去另一个工作室稍等,有个商报的记者一路采访,我担心主办方带他参观完后有可能走丢,便亦步亦趋跟着。被人笑为盯人战术。我用一天时间把《山南水北》全部看完了,采访的那个记者显然没有看过,后来我便与韩聊起他新书里的描述的生活,他房子后的那所学校,学校里那个教俄罗斯音乐的女教师。D4又问为何《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一直没有再版,好多人找这个版本都难找到,我们前不久颇花了些力气才找到了百花文艺出的本子,但那本子比较差。韩解释说因为他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时候,中国还未加入世界版权条约,可以随便译。但现在昆德拉这本书的版权已经被上海译文买下来了,许钧译的。他的本子没有版权,不可以再版。不过香港台湾应该还可以找到那个版本。但他译的版本是交给作家出版社出的,百花没出过,如果有,那就是盗版。D4哈哈大笑,说难怪那本书错别字很多---但也是在书城买的。

在参观的过程,居然在卖场里遇到了蒋子丹,她正一个人闲逛呢,嫌书城太大了。

下午三点在关山月美术馆有个韩少功的讲座:《“文学”的梦游与苏醒》。不点名批评木子美的流水帐日记,点名批评郭敬明同学的抄袭与FANS们的盲目支持。有趣的是最后观众提问时,有个高中生模样的逃课来听讲座的漂亮女生,说:韩教师,我喜欢您的文章。在很多个孤独的夜里,我一直在反复地读您的作品......既然您已经入山了,为何还要出山呢?要回到这个污浊的世界,让面对那些懂或者不懂您的人......这个小女生说着说着,几近哽咽,声声质问,闻者愀然。韩少功似乎有愕然,回答说自己是个矛盾的人,很喜欢孤独,但有时也很害怕孤独,需要回到人群中去。那小女生深沉的爱显然感动了侠义温情的主持人,主持人感慨说:这个逃课来的小女生不是来听讲座的,是来看望一下韩少功老师的......

在中国当代的这批中作家中,我最看好的人是韩少功与阿城。大约三年前,我知道韩少功已回湖南乡下种田务农,遗憾的同时,又抱着极大的期待。虽然《山南水北》确是不错,但还是有些略微的失望---我想他应该可以写得更好一些的。我父母至今仍然生活在他所描述的湖南乡下里,但广阔的湖南农村生活来说,我更觉得是哀苦。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6-11-26 19:01 | 正常 分类:书友轶事 | 评论: 1 | 浏览:204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8-31 星期四(Thursday) 晴

昨晚吃泰国菜,等上菜时,D4左看看我,右看看扫红,然后很肯定地一脸凝重地说:“你俩都胖了!”,我与扫红对视一下,陡觉眼前一黑,齐齐哀号一声,杀D4的心都有了。扫红急急分辩,说是裙子的缘故:只要她穿身上那条裙子,就人人都说她胖了,其实真的只是裙子显胖而已。我顿足长叹,可怜巴巴地承认说我确实是胖了,而且是明显地感觉到了自己胖了--恨不能当即便离席而去。
早年有人向我献殷勤时,指天发誓说要把我养得白白胖胖的。娘的,如今人早不知道S到哪里去了,我倒是自己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丝毫不必假手于他人。
接下的话题自然便产讨论减肥,我是切实地知道必须运动,可是,我怎么可能大清早就爬起来出去跑几圈然后又气喘吁吁满身大汗爬上8楼?这个对俺来说,实在是太难了。同时我的实践也证明了仅仅只是控制饮食是远远不够的。那天看网上有人告诫说女人一过25岁便自然而然会胖,因为新陈代谢放慢。现在才知道原来我的发胖期不在25岁。马刀建议做瑜珈,切,那是有钱有闲的女人才做的么。但估计最后别无他法时也只能学人家有钱女子那样了。
真是郁闷喛,现在连去药店称体重的勇气都没有撩。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6-08-31 18:08 | 分类:书友轶事 | 评论: 0 | 浏览:76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8-11 星期五(Friday) 晴

昨晚吃饭时,大侠拍着马刀肩膀夸他是全亚洲有名苏轼收藏专家,吓得我大跌眼镜,我一直以为马刀和包子他们一样,只是玩收藏而已。还好,看大侠表情多少有些开玩笑的味道。马刀说是因为见到苏轼那首:“花褪残红青杏小”,以前上学都是学的大江东去,乍一见到这么温婉的词,便从此喜欢上了苏轼,从此便开始收藏苏轼的东西。大侠亦深以为然。我隐约记得这首词小学时便学过啊,大侠大手一挥说:我们那时的教材跟你们教材不一样。
我后来细想起,这首《堞恋花》应该是我十八九岁的时候,一个四川南充的女性朋友告诉我的,而不是从教材里得知的。当时,这位朋友就非常喜欢这首《堞恋花》,为怀念这位我已经忘记姓名的朋友,把这首录在此: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
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
多情却被无情恼。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6-08-11 19:56 | 分类:书友轶事 | 评论: 2 | 浏览:89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7-28 星期五(Friday) 晴

我觉得似乎有必要改变一下自己的阅读路线,扩大阅读范围。D4帅哥近日在海外颇买了许多平靓正的好书,在我面前晒命,还不辞劳苦把书影发过来,可怜我大部份都没听说过。所以,现在反省,出于工作需要,必需加深藏书方面的知识,于是,今天在书城买了黄裳的书,还有一本《藏书之爱》,台湾陈建铭的编译,杨照的序,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呐。很好的书,漂亮,内容很好,性价比高,遗憾的是,这种在大部头,似乎在物流过程比普通的图书更容易损坏,七八本书,竟然找不到一本品相完好的,真是可惜。这本书以前见过大侠有,也曾在河南图书馆见过,赫赫,只是他们的似乎是台版的。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6-07-28 17:23 | 分类:书友轶事 | 评论: 3 | 浏览:88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6-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一、五月的婚礼
青天和他的新娘花花准备在缘网举行婚礼,好玩得紧。昨晚还特意通知我要记得去抢花,“因为抢到的人就是下一个新娘”,笑翻,看来青天认为我已经是老大难,需要老大哥帮忙了。
平时偶尔会在网上看到有人网婚,总觉得是时髦网友闹着玩的。现在看着自己的朋友切切实实的在网上网下结婚,觉得青天真是不同凡响,时尚的狠呐。相比起来,青天还真的很与时俱时,紧跟着时代的潮流。比如文白至今都不会发短信(能看就已经很不错了),但青天不仅会用这个功能,还打字飞快(很可能是异地恋爱锻炼出来的),而且短信品德非常好--每当有事请教时,永远都找得到人,永远不会玩失踪。在此点名批评朱月坡同学,我时常觉得这个家伙无处不在,可每当有事找他时,就永远都找不着人,短信不回,电话不接,市话通欠费。大半天过后,伊才慢条斯理地告诉我欠费了或者是在睡觉,可彼时我的问题可能早已解决了。哦,扯远了,殴打一吨朱月坡,然后继续数新郎的时尚:青天时常会在饭桌上说一些网上的流行语,比如:酱紫,彪悍,人不能XX到这个地步......,我通常识于网而止于网,而且总是说不好陈凯歌那句名言,而青天一冷幽默,就会笑翻一大片。

二、大哥大恋爱续篇
大哥大的肉麻正在升级,愈发变本加厉。昨天的MSN签名是:爱情,爱婷。我在显示器面前被肉麻得心灵阵阵抽搐,尖叫一声,一拍桌子,愤而找他算账,还让不让人活嘛?威胁要把他从我MSN上删除。可大哥大一味痴笑,还很甜蜜地告诉我他MM的MSN签名是:“爱情,爱秦。”,大哥大姓秦。天呐,我还能说甚么捏?我只能庆幸我不认识他的女友,只能庆幸他的女友不在我的MSN上。此刻,我是多么的同情大哥大与他女友的那个共同的朋友啊。

每当看到这些人甜蜜地生活着,就会一个人发自内心地微笑,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6-06-07 20:53 | 分类:书友轶事 | 评论: 0 | 浏览:10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5-23 星期二(Tuesday) 晴

十三、你看我像谁之台风与台布
  前不久,青天来深圳。晚上,佳人款款而来。文白突发浪漫思情,说要找个地方去看月亮(天呐,我打下这行字的时候都觉得有点肉麻)。于是,一帮人夜奔中信城市广场。那天正好是农历十六,又圆又白的月亮斜斜地挂在中信的楼上,天气预报说两天后台风珍珠会登陆,那天晚上,天上已经开始有斑白的台风云在涌动,风很大,人很冷。除了扫红,人人都喊冷,可月亮确实很好,又舍不得就这样离去,酒吧不像酒楼,没有披肩,附近商场也早已打烊熄灯,别无他法,只好招呼店家一人上一张干净台布披在身上。酒吧的台布很意思,是金与褐色相间的,同一张台布,文白说青天披上就从青年鲁迅变成了印度甘地,青天说草堂披上像西藏班禅,草堂说水月披上就有了时尚的感觉,嗯,D4么,喛,怎么描述好呢?那天D4不知何故,穿了件奇怪的拉链短袖外套,及膝短裤下面啪达啪达拖着双拖鞋,要命的是,还得意洋洋地背着个小腰包(俺的解释是小蛮腰上的包就叫小腰包,草堂的解释是小妖精的包),整个看起来就像我们乡下公交车上的售票员,所以,披上台布的D4,就是一个披上台布的公交车售票员。


十四、帅哥排行榜
  看月亮那晚,闲来无事,论及八卦,发现深圳书友里帅哥还真不少。青天提议给帅哥们排排坐次,经热烈讨论,放榜公告如下:D4(一个帅哥售票员)、包子、大侠、马刀、何家干(友情列入)、苦口。


十六、语文知识竞赛
  上周五晚,邯郸与马刀约了北京来的胖子。一干人等在喜年吃饭等扫红下班。酒楼大厅的背投在放CCTV的赵树理。我便问赵树理的代表作是什么,马刀迅速回答说:《小二黑结婚》。D4可能隐隐觉得赵先生还有另一部力作,可一时又想起来,很犹豫地说:“分马?”,然后迅速被我否决:“那是周立波的!”,马刀亦说那是《暴风骤雨》里的节选。我又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然后又迅速自己否定:“那是丁玲的。”,嗯,这几个人的作品很容易搞混,尤其是赵树理周立波贺敬之。一时想不起赵先生的代表作,D4开始坐立不安,食不知味,一脸魂不守舍,几次提议是不是打电话问一下楼下包房里的文白。我很犹豫地提醒:“好象,写过什么快板?”,“《李有才板话》!!”,D4激动得用力拍桌子,吓了我一跳。终于想起来,大家便纷纷松了口气。D4大约有些不服气,出题目考大家:“《大堰河--我的保姆》是谁写的?”,“艾青!”,这个我想都不用想就能答上来的,因为前两天才听人说起过艾青的儿子艾未未。那边马刀已经开始背诵了:“大 堰 河,是我的保姆 。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庄的名字 ......”,邯郸接着背:“......满含着的泪水...",都是能人啊。

镜中花水中月 发表于 2006-05-23 18:19 | 分类:书友轶事 | 评论: 4 | 浏览:86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书友轶事
页码:1/2  [1][2]    ↑回到项部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