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兴奋 完全沉醉
完全兴奋 完全沉醉·我的世界 不能看 只能听
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 天晴
[如往日,会回头。]
抱歉各位,我还是把BLOG挪到了新浪。
blog.sina.com/neverland739
可以去看。
但是,我还是会回来这里。
好几年了,我不会放弃这里。
这里,如果还有人看的话。......
--涧-- | 崇明虎 | 2009-09-18 00:09 | 4/1487的概率被想念
2005年10月26日 星期三 天晴
[剧本]
第一幕
像花儿那样死去

空旷的花园。没有绝望的舞蹈,没有哭泣的高歌。
幕开。
只有静立的树。有着被蹂躏过的倒影。慌乱的枝桠。
长凳寂寥。人影疏离。看不见人们的表情,嘴里各有各的密语。

树木茂密之处,零上场,花尾随。

花:这哪叫花园,哪有花。
零:满地的零花,哪会没有?
花:看着心里难受,还能是花么?花应是让人愉快的。
零:是。可花季已经过去。

走近长凳。坐。无语。

清上场。手持布袋。
将花瓣装进布袋,小心的一层层叠放。

花:看那人,在拾花瓣。奇怪。
零:花季已去,无意葬花,拾花瓣有何不妥?
花:残物都有邪念。这样岂不晦气。
零:不是的。花。不是。残花只有思念。花香想酿成腐臭,还是需要勇气的。
花:不由它。你说的。是时间雕琢。季节更迭。谁都无能为力。
零:那所有的花都可以生在四季如春的南国。谁愿意这样快的靠近冰冷。
花:那么,你说的就都是借口。

清走近。将表情隐起。

清:买花么。
花:残花遍地都是,怎用你卖?
清对零:买花么。
零:想必这样的残花有邪念。你不怕灵魂受到沾染?
清:花香自是沁脾,用布袋将它封住,不腐不臭,何来邪念。
花:笑话。你那布袋是用金刚炼成?
清:重在花魂,不在布袋。花魂若不消亡,花香怎会殆尽。
花:你是在装神弄鬼了。

顿。零眼神略有慌张。

零:花。你住嘴。
清:世无神鬼,可花亦有魂。

清解开布袋。一股怨气升腾而起。

清:你闻。
零:不!

花已凑上头去。昏迷。
怨气丝丝屡屡钻进鼻孔。
不停的。花的面容发生变化。褶皱。干涸。双鬓斑白蔓延。
零低头。默念。

零:花魂神圣,不可亵渎。
清:花,只开一季。总不能季季等待轮回。无边浪费总不是办法。朝花夕拾也算反省。花魂不可出卖。既有这样的机会怎能不屑。

花清醒。目光游离。
恍惚望穿两张面容。

清:不要后悔。其实我们都一样。像花儿一样死去。不经意回头,就这样
轰然老去。

清面留笑容。隐喻。退场。
零花伫立。
花瓣涌起。旋转。支离。
一地碎末。

落幕。......
--涧-- | 崇明虎 | 2005-10-26 19:50 | 7/559的概率被想念
2005年10月10日 星期一 天晴
[给RAIN讲的一个故事。]
昨天夜里RAIN让我给他讲故事。
故事很多,可能让我清晰叙述的,就只有着一个。

这是一个俗的不能再俗的故事。
可是我总是一讲再讲。
原谅我无能为力时的彷徨和无措。

很久以前有个孩子。是的。只能说他是个孩子。因为他不懂得用微笑诠释落寞,不懂得用表情掩饰想法。孩子都很自信,他也一样。倔强的像一块石头,从骨子里透着硬气。他以为自己可以用自己坚固的头脑撞碎所有禁锢。他还以为自己可以理所当然的把所有谬误磨平殆尽。这些都是人们描述过无数次的情节,而结果当然是他错了。

可是,他没有选择妥协,也没有继续顽抗。他开始努力让自己堕落。没错。非常努力。他不会用中庸的方式来弥补自己的过错。他买醉。出卖身体。蓬乱着头发招摇过世。盲了眼闭了口封了喉,只用眼神咆哮出他的不屑和彻头彻尾的放弃。

然而他依旧还只是个孩子。有着孩子般直接的思维。他不懂得如何在这个浮生乱世中求得安稳。也许遍体鳞伤已不足以形容他所受到的伤害。他带着一身的罪恶在这世上苟且。当他疼到不行的时候只是蜷起身子保持在母亲子宫里的姿态,直到痛楚渐渐消隐。然后继续摆出狰狞的面容和极不和谐的单纯的眼神。然后继续醉酒,碎片划开手指和胸膛,鲜血淌出像是花开。他用血在赤裸的墙壁上写:

 我早晚要走,即使会死在路上。

 他真的就走了。不知道是什么方向,甚至不知道脚下到底是不是路。这途中荒芜的连荆棘都成为慰藉。他的皮肉开始消散,骨头开始粉碎。只看见一颗心在跳。在跳。他在那颗心里看见他曾经摘过的一朵花,看见自己葬下心爱的小鼠.....他捧着那颗心,竟沁出了泪。

说着累了,累了,就再没了知觉。

 ——谨以此从给我日夜想念的靡儿和那些曾经盛放的花朵。
还有我。
--涧-- | 崇明虎 | 2005-10-10 16:24 | 18/747的概率被想念
2005年9月16日 星期五 天晴
[我看见了空气中的炽热。]
又吹到了南京的风。
感觉竟完全不同。
潮湿油腻蛮横的占据了我所有的感觉。
不停的出汗。
出汗。

到处蒸腾着白色的雾气。晃眼。刺鼻。
浑身的湿疹让我心烦意乱。血液沸腾汗水淤塞毛孔。
竟是这样迫切的期望冬天到来。

当初跟阳阳设想千遍的幻觉原来是如此鲜血淋漓的。
不能买醉。不能哭喊。
不能笑。不能听。不能看。

人们很友善。我却开始不停怀念。这座庞大的城市让我感觉如此陌生。
再不愿多走一步,多看一眼。

我看见空气中的炽热。
像一把染了油光的利刃,剐了我。
剐了我。




--涧-- | 崇明虎 | 2005-09-16 19:42 | 2/518的概率被想念
2005年9月9日 星期五 天晴
[走。走。]
呵。
就要走了。
亲爱的,我会想念你们。
--涧-- | 崇明虎 | 2005-09-09 00:13 | 2/447的概率被想念
2005年8月25日 星期四 天晴
[极地。]
坐在藤椅上,感觉疲惫。游泳过后浑身的肌肉都舒展开来,能量好象烟雾一样一丝一缕的蒸腾出去。
桌上的烟灰缸很别致。以至于我都没认出那是烟灰缸。于是叫服务员又拿来一个。他看我的目光很诧异。现在才明白为什么。

极地。
酒吧。
很喜欢这个名字。
一切摆设都很自由的舒展。木质基调。我甚至能感觉到从木头纹理中散发出的清香。
很怀旧的风格。播放的音乐长久不变。Say you say me。I swear。Yesterday once more。Casablanca。
进门的地方摆放的大木牌上写满红色的字迹。英文诗句。内容记不得了。
这里的啤酒很好喝,浓郁,丝毫不刺激喉咙。而且不贵。

门口挂厚厚的布帘。每当天色渐晚但天边还残存刺眼白光的时候,屋内一点一点昏黄的灯光已经让这里提前进入了黑夜。
所以这里的黑夜特别长。




藤椅跟玻璃金属搭配的倒很协调。坐上去感觉很舒服





那个让我迷惑的烟灰缸。后来仔细看了看,感觉就算知道也不忍心往里面弹烟灰。




酒吧里常见的场景。从这个角度看感觉格外清澈。




吧台内酒柜周围的灯光格外暧昧。很想来张几张各种酒的特写,可惜服务员不让进。只好眼巴巴的在外面看。还好灯光很配合,全景的效果也很不错。算是因祸得福。


去的时候里面都是些喧嚣的人们。大声谈话。开放肆的开玩笑。
只有在夜里才能看到些落寞真实的表情。
老板是个言辞不多的男人。落拓。很不规矩的着装。表情严肃。对下级暴戾。开改装过的破Jeep。从不与客人搭讪。喜欢长时间站立。或者不停的走来走去。见到熟人或者款爷立即夸张的寒暄然后迅速隐去笑容。有些乖张。
这里白天生意萧条但安静。老板不在时服务员庸懒闲散。站在门口眯着眼看阳光。

退出来,已经可以看见星星。这个酒吧不在闹市区。蜗居在一个角落。低调的存在好象不是为了生存。

谁的双手划过荆棘/谁的创口鲜血淋漓
谁的鸢尾开的鲜艳/谁的荼靡高歌不弃

蓝色的血液漫过谁的山冈
黑色的挽歌唱响谁的记忆

又是谁 日日夜夜
把天空涂抹的妖艳 孤寂


--涧-- | 崇明虎 | 2005-08-26 00:24 | 18/591的概率被想念
2005年8月13日 星期六 天晴
[光影瞬间。]
买了新手机,好喜欢的。^-^
拍照照上来大家看看喽!

杯

窗外暴雨,杯子里的水没心没肺的清澈着。
我拿着手机的手酸痛的很,剧烈的颤抖。
很遗憾我实在不能清晰的拍下倒映在窗外的巨大华丽的莲花灯。


车


寂寞的手。寂寞的照片。
寂寞的季节已经过去。我们,在这片光影中,
重生。
--涧-- | 崇明虎 | 2005-08-14 00:00 | 3/450的概率被想念
2005年6月25日 星期六 天阴
[千疮百孔的世界。]
世界

“我们正以我们的方式,努力消除这上下的差距。”

世界

母亲1:“儿子,看看,别人为你擦鞋,你多幸福!”
母亲2:“孩子啊,娘给别人擦鞋,为的是你以后的幸福……”



世界

“我真的跪不住了,我好累……”

世界

“唔……真好吃……他们为什么要丢掉呢……”


是的,这就是我们的千疮百孔的世界。
当面对这面目创痍时,你的心,能不能为此微微颤动。

--涧-- | 崇明虎 | 2005-06-25 02:03 | 10/995的概率被想念
2005年6月21日 星期二 天晴
[烟蒂]
烟蒂

曾几何时,有否。以焚毁自己为代价去毒害别人。
我们我们,燃烧到最后,究竟变成什么。
--涧-- | 崇明虎 | 2005-06-21 00:46 | 0/593的概率被想念
2005年6月12日 星期日 天晴
[沉香·落梦]
天蒙亮,一切幻觉都在最舒适的状态下自由的舒展。
汗液点点滴滴渗进柔软的枕头,丝丝作响。
夜半的迷梦,已不清晰,但梦中的只言片语却在疯狂的咬噬着大脑。
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
人生啊!
大脑的感觉就是被天狗啃过的月亮,碎的掉渣。
我他妈哪有那么多的坚持那么多坚强。
我卑微的好象随时都会死掉一样。我简单到只想永远都活着。
我知道这个想法其实很混蛋,就像我对别人说我是神一样。
还总想拯救别人呢,根本就是连自己都无法保全。

 给我一个温暖的怀抱/让我不再害怕。死亡。

真没想到这么弱智的话是我说出来的。乍一看还他妈是病句,仔细琢磨就是不了,琢磨透了还是病句。
思考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饶舌,就像一个得了性病的老太太,快入土了还来一次春光乍泻。

 ——.-..-....-------我亦自制,我亦恐惧------..--__._____.--.--___

你啊,你看见我的适可而止,却没看见这适可而止背后崩紧仓皇的眼神。
好象轻轻的一下触碰都会引发雪崩。

我也是很脆弱的,好好对我。
否则我就会有这么多的废话。
关于一个迷梦的废话。

还有,我发现句号真的是一个很美的符号。
。。。。。。。。。。。

--涧-- | 崇明虎 | 2005-06-12 12:01 | 0/649的概率被想念
2005年6月11日 星期六 天冰雹
[用什么理由忏悔。]
你走之前我们一起埋下种子/在春天发了芽夏天开了花/记忆在秋天结满果实/在微冷空气中有隐隐熟悉的味道/风吹过的时候带来笑声回荡四处/又再回想起遥远的记忆/其实你一直停留在这里/在我心里在我心里最深的角落里/抬头就是同一片天空/闭眼就是你的轮廓/把你留在我的日子里陪我走过四季


无意间又听到这首歌,真的是无意。我对自己说对不起。
宝贝告诉我,到底多长时间是一个轮回。
请原谅我一再的说物是人非。

“你爱的到底是哪个我?三年以前?也许,不是现在……”

我们都长大了。我懂得了承担,而你,应该懂得抉择。
不要再孤注一掷的靠感觉去相爱,不要再一无所有的靠积累去透支。
想想,我们,还能看多少个日出……


--涧-- | 崇明虎 | 2005-06-11 02:05 | 0/453的概率被想念
2005年6月9日 星期四 天晴
[瞬间衰老]
就在今天
掐指算算
如果我的生命只有60年
那么
我已经度过了人生的三分之一……
--涧-- | 崇明虎 | 2005-06-09 21:29 | 4/497的概率被想念
1/1 [1] at --涧--
新鲜话题 新鲜生活 友情出场 成员列表 博客统计 热闹链接
  生快... (2011-11-24)
我来看……
最近瘦了不少吧,注意身... (2009-9-28)
长大了 。。。... (2009-9-24)
习惯了这里的色彩 不会迷路... (2009-9-18)
到底是不是你啊?真诡异... (2009-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