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书
我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必须承受自已的命运。我们所能做的,仅仅是为了做一件自以为有意义的事,以对抗巨大的虚无感。我们所写的一切都不如我们还没有写的更有价值。 博客域名 : http://langzichn.tianyablog.com 联络方式 : QQ│498328293 MSN│langzichn@hotmail.com EMAIL│langzichn@gmail.com TWITTER│@langzichn
<< 2018 二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1 2 3
·浮生记往 (4)
·诗歌 (68)
·评论 (32)
·随笔 (35)
·档案 (81)
·论坛 (40)
·收藏 (155)
·备忘 (16)
·联系 (3)
·句子地方志-未定稿 (9)
·江湖见闻录-未定稿 (3)
·在twitter上 (1)
·己丑流水 (18)
·戊子流水 (69)
·丁亥流水 (125)
·中山流水 (206)
·知识分子访谈录 (1)

· 2011-09-11,启事(2011-9-11)
· 林贤治:知识分子就应该挑战强势者(2010-12-24)
· 重回天涯(2010-9-9)
· 推特,互联网时代的民主墙(2010-3-8)
· 一个日子:10月8日(2009-10-10)
· 回到这里(2009-8-13)
· 小广告:人山人海十年唱聚(第一场)(2009-7-2)
· 看图无话06(2009-6-4)
更多 >>>

· 以前的时候,我懒得注册,所以一直不能留言...(2010-2-24)
· 浪子,你好象很久没上你的博客了呢,没东西...(2009-11-14)
· 明天,我将要远行

当...(2009-6-24)
· 星孩是个人才啊...(2009-5-6)
· 兄弟,《当代作家笔下的增城》没等到你的文...(2009-4-14)
· 浪子兄新年快乐!
小弟晓忠给你拜年...(2009-1-27)

· 东荡子
· 蒋立波
· 迈克
· 林贤治
· 余丛
· 树才
· 笑蜀
· 鄢烈山
· 高兴
· 俞心樵
· 黄礼孩
· 夏可君
· 李少君
· 拖把
· 朵鱼
· 张立宪
· 贺延光
· 陈小虎
· 罗迪
· 戴新伟
· 江湖海
· 余丛2
· 李晖
· 胡洪侠
· 潘漠子
· 巫国明
· 陈初越
· 高亚
· 公路
· 许许
· xi2008
· 谢宏
· 莫非
· 游子衿
· 荆歌
· 撒韬
· 沈东子
· 陈旭军
· 杨山
· 郁雯
· 张执浩
· 黄茵
· 陆新之
· 安石榴
· 吴震寰
· 非亚
· 邱立本
· 晴朗
· 胡德夫2
· 谢泳
· 萧悟了
· 童月
· 刘原
· 田炳信
· 张晓舟
· 刘春
· 娜斯
· 驸马
· 费勇
· 大文
· 杨早
· Sunset House
· 兴安
· 谢有顺
· 黄文辉
· 林玉鳳
· 谢晓
· 余世存
· 马策
· 马莉
· 马永波
· 张洁平
· 龙焚
· 谭军波
· 陈先发
· science
· 风子
· 龚晓跃
· 姚风
· 江南黎果
· 徐秀萍
· 赵荔红
· 韩寒
· 韩国强
· 孙仲旭
· 陈洁尘
· 黄集伟
· 令狐磊
· 温志峰
· Alex
· 胡思客
· 徐江屏
· 上官秋清
· 耿国彪
· 胥弋
· 林辉
· 沙东
· 西篱
· 王心洁
· 唐兴玲
· 陈宁
· 木木
· 鲍贝
· 魏寒枫
· 麦小麦
· 甘薇
· 杜绿绿
· 青蛇
· 阮勇
· 蕭沉
· 梦亦非
· 陈晓卿
· 孙甘露
· 徐星
· 京不特
· 孟静
· 袁蕾
· 阿翔
· yougota
· 杨瑞春
· Manning
· 黄耀明
· 应月
· Roger
· 王小峰
· 杨葵
· 鲍昆
· 陈尧
· 欧宁
· 赵径文
· 木木日记
· 贝小戎
· 洪启
· 饶原生
· 杨克
· 朱学东
· 许琳琳
· 风端
· 北野
· 育邦
· 徐齐
· 老貓
· 扬炼
· 邹汉明
· 旻旻
· 高晶
· 铃兰
· 冷梅
· 五两轻骨
· 道一
· 谭畅
· 杨莉
· 陈珂
· 艾尼瓦尔
· 陈进
· 世宾
· 许煜
· 秀實
· 王顺健
· 吴向阳
· 黄丹丹
· 唐卡
· 林海
· 瘦谷天堂
· 林雨
· 沈木槿
· 杜青
· 徐慢
· 黄昌成
· 黑骏马
· 闫文志
· 比目鱼
· 陈朝华
· 祥子
· 曾丽
· 翟明磊
· 爱地人
· 左岸咖啡
· 玉雪洲
· btr
· 严晓霖
· 许苍竹
· 吴虹飞
· 王思鲁
· 木木读书
· 王一娜
· 译言
· 藏ECM阁
· 马克思主义中文库
· 驿钊传媒学习小组
· 我的阅读
· 我的作品
· 我的豆瓣
· 我在饭否

圣地浪子 管 理 员
langzichn 管 理 员
良人堂主 管 理 员


博客来访: 3401749次
博客生活:9篇
博客评论:274篇
博客留言:42篇
博客建站:2005-6-1

已惯天涯莫浪愁,无恙年年汴水流
我是人间惆怅客,独背残阳上小楼
天涯岂是无归意,争奈归期未可期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私家留言处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逢人问道归何处,笑指船儿此是家
从此见天涯

博客存档处
· 2010-12 ( 1 )
· 2010-9 ( 2 )
· 2010-3 ( 2 )
· 2009-10 ( 1 )
· 2009-8 ( 1 )
· 2009-7 ( 1 )
· 2009-6 ( 7 )
· 2009-5 ( 3 )
· 2009-4 ( 1 )
· 2009-2 ( 3 )
· 2009-1 ( 1 )
· 2008-12 ( 1 )

饭否

有情博客生活

我对世界七大洲的任何地方既没有兴趣,也没有真正去看过。我游历我自己的第 八大洲。我的航程比所有人的都要遥远。我见过的高山多于地球上所有存在的高 山。我走过的城市多于已经建起来的城市。
在这里将浪子加为有情 博客 >>>
没有熬不过的黑夜 ,没有等不来的黎明。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止得住时间。只要我们敬畏时间,我们 就能够赢得历史;只要我们敬畏民意,我们就能够赢得空间;只要我们敬畏科学 ,我们就能够赢得真理!
程益中语。此去天下传媒

扩大公众知情权、提高政治能见度这是中国 新闻从业人员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无权势者的力量”。你有不说话的权力, 但没有讲假话的权力。讲真话不是新闻从业人员的最高准则,而是底线。
程益中语。回到记者的家

但 但是 但是啊 我不 生谁生
那么多人都死去了 只有我不怕活着
不怕苦难 不怕诗歌和光荣 我
只是怕死 我是个死后仍然怕死的人
我要活着 做永生的人 做一个好人
我是天才 正冒险来到人间
俞心樵语。露天的露天吧

邵洵美创办的时代图书公 司和杂志曾影响一代人。按他自己的说法:“你认为我是什么人?是个浪子,是 个财迷,是个书生,是个想做官的,或是不怕死的英雄?你错了,你全错了;我 是个天生的诗人。”
邵洵美语。信望爱的圣经

念我的痴情一无所终,
请你 们宽宏大量
尽管如今我已年近四十又九
我还没有子女,只有一本诗集
除此之外,我无以证明
我的血你们的种
叶 芝语。此为在线翻译

见证和记忆:历史上今天
不恨天涯行役苦,任将蠡测笑江湖
最忆西窗同翦烛,欲眠还展旧时书

COPYRIGHT 版权@浪子所有
2005-2035 博客:无知之书


诸候二年-世家-句子地方志:徒劳
2008-11- 5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与野火乐集熊姐儒贤胡德夫-2007-05-30


探寻和追问并不慷慨,给予他一切:大海
不可逾越,高山不可接近,迷途者仍然迷途。
当爱恋与纯真相逢的时刻:放逐终止,黄昏莅临。
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8-11-05 17:54 评论 (0)


诸候二年-世家-句子地方志:永恒
2008-11- 3 星期一(Monday) 晴

诗人朵渔 2007-01-27,出生地研讨会(欧阳露摄)


在流逝还是在错过?它是本心还是幻觉?
那不为人知的短暂
他相信,但不知道它所居何处。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8-11-03 17:16 评论 (0)


诸候二年-世家-句子地方志:地主
2008-10- 28 星期二(Tuesday) 晴

基督教东山堂 2007平安夜


还要走多远的路,才能找到一个地主。
哦,再也不会有地主,现在都改名叫新乡绅了。
他一生的理想是做一个乡绅,可惜他做不到。

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8-10-28 18:06 评论 (0)


诸候二年-世家-句子地方志:露水
2008-10- 24 星期五(Friday) 晴

基督教东山堂 2007平安夜


一片叶子从阳光中落下来。
它带着天空和昨夜的露水
仿佛是全部的天空和露水,源于恐惧与未知。
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8-10-24 15:42 评论 (0)


诸候二年-世家-句子地方志:浮世绘
2008-10- 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
基督教东山堂 2007平安夜


闲菜们在闲聊,聊到言情小说和木子美。老魏说:小木的文字就干净。
他突然想到一个词:浮世绘。
他说的若不是指那种由春宫演变来的画,就说的是世相与人心。

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8-10-23 19:02 评论 (0)


诸候二年-世家-句子地方志:空窗
2008-10- 23 星期四(Thursday) 晴

影集 例外


那个老男人的空窗期事实上已经太长,仿佛已忘记女人都长什么样了。
她离开那年,他不在这座城市。
也许需更长的时间,他才能把自已忘记。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8-10-23 18:19 评论 (0)


诸候元年-句子:悲观主义者
2007-8- 24 星期五(Friday) 晴

图志:Leonard Cohen的音乐传记电影封面,这个NB人,我喜欢。

"我根本不认为我是一名悲观主义者,悲观主义者是那些老是等着下雨的家伙。
而我,则早已浑身湿透。"

Leonard Cohen的原话,在一个采访的现场所言。
我收集了他所有的共15张唱片,而他34岁才开口唱。

Leonard Cohen来自加拿大,他首先是个诗人。
然后,几乎你想得到的,他都做过,而且做得好。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7-08-24 16:36 评论 (0)


诸候元年-句子:常识。
2007-8- 6 星期一(Monday) 晴

图志:为巫国明兄散文集<<远行>>做的装帧设计,内文设计亦是我做的。今年纯设计的东西不多,满意的是世宾兄的诗集<<迟疑>>的内文设计。重头的几本还没出来,中有<<镜像,2007>>,自然包括自己诗集的全套设计。 2007年7月,广州。

对一个人来说,有两点东西非常重要:一是常识,一是见识。
现代的许多人不缺乏见识,但严重缺乏常识。
常识是什么?简单地说,是一座座摩天大厦的地基,是做人处事的底线。
可以无限向上的东西,并不能无限向下。
一个人,总要有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
其实,就是那一点最后的信和坚守。
常识,需要重新发现。

*2007年8月4日傍晚,与纪志明兄于车上聊天谈到。从华师育人之家出发,自石牌东路往珠江新城潇湘粤语。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7-08-06 18:51 评论 (1)


诸候元年-句子:怀旧。
2007-3- 29 星期四(Thursday) 晴

图志:俞心焦和他的兄长俞长安一家,小女孩就是我说过的“中国公主”。

2007年1月20日晚上,在海珠北路光孝寺附近的膘膘家。
茶聊之间,膘膘突然说他最近清理旧硬盘,发现了几篇1994年间的《粤港信息日报-粤港周末》上的文字,找出来让我读,那些青春激情的文字,到了今天我想我们都已写不出来。
看现《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南都周刊》总编辑、诗人陈朝华写办民间诗刊《面影》的诗人、“风化警察”江城: 
"有一种人,总喜欢标榜自己的特殊性,时时刻刻将自己从一定的社群中区分出来。江城就常常扮演这样一个自诩为“物以稀为贵”的角色。在诗友们聚会时,他几乎闭口不谈诗歌而大讲自己又破了什么案抓了几个小偷大贼嫖客暗娼,但到了他所供职的派出所,他又会有意无意地暗示同志们及罪犯们他是一个写诗的,身上既有风雅也有风月,是个“能武又能文”的主儿。
"也许江城给自己的灵魂也披上了一套警服,他的行为倒是挺有节制的,并且常常在一些诗友于公共场所得意忘形动作幅度太大时,会愤然起立维持秩序。他从来就很清醒,但并不是智者!所以,有的人认为他不纯粹,是个投机分子,把自己当成犯人被诗歌囚禁起来而已。
"在广州的青年诗人中,江城的辈分比较高。他很早就写诗,自办民间诗报,也陆陆续续在报刊上发表了一些作品,好歹让中国“第二诗界”的自命不凡自立山门之歹徒知道在广州有他这号人。可惜的是,几年来他一直处于静止状态,没能获得更好的声名。他好像并不在乎这些,依然我行我素写着他的诗:“妈妈,不要把鸡养到每年的八月。”【粤港信息日报,1994.10.15 第二版】 "
看现在还呆在省口腔医院的小谢<谢远宗,早几天见到他,沈绍裘说谢远宗向来自称小谢,做一辈子的小谢,很是占了便宜。>写那时广州最好的民谣歌手王闻:
"少年的王闻,领着三四十人去打群架,当头目,狂妄不可一世,是父亲把他赶离了徐闻县的家。踏入广州,他的梦想是学一手好吉它,回去向朋友们示威。
"梦想很快就实现了,还被留在吉它学校当助教。如愿以偿地回到家,他却整天躲在家里,不愿意向别人讲述他的一切。一天,终于忍耐不住音乐诱惑的他,偷偷背起心爱的吉它,没有向任何人告别,回到广州,走进歌厅歌手的行列。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第一次正经地向远在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双亲表达自己的爱,他的泪水顺着信的开头一直流到结尾。
"他为父亲写了一首歌,却从来没有勇气对父亲说。“杨桃树下的儿歌,我三岁时的小鹅,武松杀虎的故事,去抓水猴的传说,爸爸,不要弄哭我,您从未这样做过;教我唱该唱的歌,教我看懂人情冷落,教我寻找人生的辉煌,我背上行囊,你不再多说,爸爸,不要弄哭我,虽然您从未这样想过;一个除夕的晚上,信中说您热念着我,人生的甜酸苦辣已尝遍,唯有爱只能唱,不能说,爸爸,不要弄哭我,虽然您从未这样想过。”
"王闻有一个心愿,是拥有一个录音棚,像家一样的,他会天天泡在里面,不出来,做他心爱的音乐,让人们了解他的音乐,不为钱。他还等待着缘份给他送来合作者。【粤港信息日报,1994.12.3 第二版】"
身在传媒圈,陈朝华可以想见的忙,已经许久没见到他;小谢倒是偶尔可以见着,他也成了广州诗坛的中年老炮。
诗人江城,1999年结婚后便躲进楼房成一统,老虎不出洞了。丙戌年末,我们在荔湾花市偶然遇见,才拿到他的新电话;早些时俞心焦广州会唔老友,我把他揪了出来,在江南藜果的水边吧坐了一夜,他临走时还抢着把帐单买了。我不知道,我们的诗歌兄弟江城还写不写,《面影》停刊转眼就10年<1997,12-2007,12>了。我只知道,我们的诗歌兄弟江城还保持了诗人的率性与情怀。
音乐人王闻,去年还经常见到他,现在他是广州与徐闻两地奔忙,签歌手、写词曲、监制唱片。我听过他做的雷语歌,非常有意思。现在的王闻践了心愿,拥有了一个像家一样的录音棚,在徐闻。什么时候找他合作一把,像李泰祥之于痖弦、余光中、郑愁予等。去年秋天我们在水边吧,与彼得、膘膘唱了一夜改编自民歌和流行歌的自填词"咸水歌",边唱边喝边唏嘘,自摸了一大把。
"我还未开始怀旧,我只是在准备怀旧。"正是那天对着膘膘脱口而出的,原来说的"我"是"我们",后来想想,把"们"删去了。
我所能指认的,不过是一个我所了解的单独的个体。至于那些动不动"我们""我们"的人,我想他们早已忘记了自己是谁。

2007-03-29,广州,五羊新城良人堂。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7-03-29 19:33 评论 (0)


博客域名 : http:// langzichn.tianya.cn
   所在栏目: 句子地方志-未定稿
页码:0/ 0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