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书
我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必须承受自已的命运。我们所能做的,仅仅是为了做一件自以为有意义的事,以对抗巨大的虚无感。我们所写的一切都不如我们还没有写的更有价值。 博客域名 : http://langzichn.tianyablog.com 联络方式 : QQ│498328293 MSN│langzichn@hotmail.com EMAIL│langzichn@gmail.com TWITTER│@langzichn
<< 2018 二月 >>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1 2 3
·浮生记往 (4)
·诗歌 (68)
·评论 (32)
·随笔 (35)
·档案 (81)
·论坛 (40)
·收藏 (155)
·备忘 (16)
·联系 (3)
·句子地方志-未定稿 (9)
·江湖见闻录-未定稿 (3)
·在twitter上 (1)
·己丑流水 (18)
·戊子流水 (69)
·丁亥流水 (125)
·中山流水 (206)
·知识分子访谈录 (1)

· 2011-09-11,启事(2011-9-11)
· 林贤治:知识分子就应该挑战强势者(2010-12-24)
· 重回天涯(2010-9-9)
· 推特,互联网时代的民主墙(2010-3-8)
· 一个日子:10月8日(2009-10-10)
· 回到这里(2009-8-13)
· 小广告:人山人海十年唱聚(第一场)(2009-7-2)
· 看图无话06(2009-6-4)
更多 >>>

· 以前的时候,我懒得注册,所以一直不能留言...(2010-2-24)
· 浪子,你好象很久没上你的博客了呢,没东西...(2009-11-14)
· 明天,我将要远行

当...(2009-6-24)
· 星孩是个人才啊...(2009-5-6)
· 兄弟,《当代作家笔下的增城》没等到你的文...(2009-4-14)
· 浪子兄新年快乐!
小弟晓忠给你拜年...(2009-1-27)

· 东荡子
· 蒋立波
· 迈克
· 林贤治
· 余丛
· 树才
· 笑蜀
· 鄢烈山
· 高兴
· 俞心樵
· 黄礼孩
· 夏可君
· 李少君
· 拖把
· 朵鱼
· 张立宪
· 贺延光
· 陈小虎
· 罗迪
· 戴新伟
· 江湖海
· 余丛2
· 李晖
· 胡洪侠
· 潘漠子
· 巫国明
· 陈初越
· 高亚
· 公路
· 许许
· xi2008
· 谢宏
· 莫非
· 游子衿
· 荆歌
· 撒韬
· 沈东子
· 陈旭军
· 杨山
· 郁雯
· 张执浩
· 黄茵
· 陆新之
· 安石榴
· 吴震寰
· 非亚
· 邱立本
· 晴朗
· 胡德夫2
· 谢泳
· 萧悟了
· 童月
· 刘原
· 田炳信
· 张晓舟
· 刘春
· 娜斯
· 驸马
· 费勇
· 大文
· 杨早
· Sunset House
· 兴安
· 谢有顺
· 黄文辉
· 林玉鳳
· 谢晓
· 余世存
· 马策
· 马莉
· 马永波
· 张洁平
· 龙焚
· 谭军波
· 陈先发
· science
· 风子
· 龚晓跃
· 姚风
· 江南黎果
· 徐秀萍
· 赵荔红
· 韩寒
· 韩国强
· 孙仲旭
· 陈洁尘
· 黄集伟
· 令狐磊
· 温志峰
· Alex
· 胡思客
· 徐江屏
· 上官秋清
· 耿国彪
· 胥弋
· 林辉
· 沙东
· 西篱
· 王心洁
· 唐兴玲
· 陈宁
· 木木
· 鲍贝
· 魏寒枫
· 麦小麦
· 甘薇
· 杜绿绿
· 青蛇
· 阮勇
· 蕭沉
· 梦亦非
· 陈晓卿
· 孙甘露
· 徐星
· 京不特
· 孟静
· 袁蕾
· 阿翔
· yougota
· 杨瑞春
· Manning
· 黄耀明
· 应月
· Roger
· 王小峰
· 杨葵
· 鲍昆
· 陈尧
· 欧宁
· 赵径文
· 木木日记
· 贝小戎
· 洪启
· 饶原生
· 杨克
· 朱学东
· 许琳琳
· 风端
· 北野
· 育邦
· 徐齐
· 老貓
· 扬炼
· 邹汉明
· 旻旻
· 高晶
· 铃兰
· 冷梅
· 五两轻骨
· 道一
· 谭畅
· 杨莉
· 陈珂
· 艾尼瓦尔
· 陈进
· 世宾
· 许煜
· 秀實
· 王顺健
· 吴向阳
· 黄丹丹
· 唐卡
· 林海
· 瘦谷天堂
· 林雨
· 沈木槿
· 杜青
· 徐慢
· 黄昌成
· 黑骏马
· 闫文志
· 比目鱼
· 陈朝华
· 祥子
· 曾丽
· 翟明磊
· 爱地人
· 左岸咖啡
· 玉雪洲
· btr
· 严晓霖
· 许苍竹
· 吴虹飞
· 王思鲁
· 木木读书
· 王一娜
· 译言
· 藏ECM阁
· 马克思主义中文库
· 驿钊传媒学习小组
· 我的阅读
· 我的作品
· 我的豆瓣
· 我在饭否

圣地浪子 管 理 员
langzichn 管 理 员
良人堂主 管 理 员


博客来访: 3401763次
博客生活:68篇
博客评论:274篇
博客留言:42篇
博客建站:2005-6-1

已惯天涯莫浪愁,无恙年年汴水流
我是人间惆怅客,独背残阳上小楼
天涯岂是无归意,争奈归期未可期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私家留言处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逢人问道归何处,笑指船儿此是家
从此见天涯

博客存档处
· 2010-12 ( 1 )
· 2010-9 ( 2 )
· 2010-3 ( 2 )
· 2009-10 ( 1 )
· 2009-8 ( 1 )
· 2009-7 ( 1 )
· 2009-6 ( 7 )
· 2009-5 ( 3 )
· 2009-4 ( 1 )
· 2009-2 ( 3 )
· 2009-1 ( 1 )
· 2008-12 ( 1 )

饭否

有情博客生活

我对世界七大洲的任何地方既没有兴趣,也没有真正去看过。我游历我自己的第 八大洲。我的航程比所有人的都要遥远。我见过的高山多于地球上所有存在的高 山。我走过的城市多于已经建起来的城市。
在这里将浪子加为有情 博客 >>>
没有熬不过的黑夜 ,没有等不来的黎明。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止得住时间。只要我们敬畏时间,我们 就能够赢得历史;只要我们敬畏民意,我们就能够赢得空间;只要我们敬畏科学 ,我们就能够赢得真理!
程益中语。此去天下传媒

扩大公众知情权、提高政治能见度这是中国 新闻从业人员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无权势者的力量”。你有不说话的权力, 但没有讲假话的权力。讲真话不是新闻从业人员的最高准则,而是底线。
程益中语。回到记者的家

但 但是 但是啊 我不 生谁生
那么多人都死去了 只有我不怕活着
不怕苦难 不怕诗歌和光荣 我
只是怕死 我是个死后仍然怕死的人
我要活着 做永生的人 做一个好人
我是天才 正冒险来到人间
俞心樵语。露天的露天吧

邵洵美创办的时代图书公 司和杂志曾影响一代人。按他自己的说法:“你认为我是什么人?是个浪子,是 个财迷,是个书生,是个想做官的,或是不怕死的英雄?你错了,你全错了;我 是个天生的诗人。”
邵洵美语。信望爱的圣经

念我的痴情一无所终,
请你 们宽宏大量
尽管如今我已年近四十又九
我还没有子女,只有一本诗集
除此之外,我无以证明
我的血你们的种
叶 芝语。此为在线翻译

见证和记忆:历史上今天
不恨天涯行役苦,任将蠡测笑江湖
最忆西窗同翦烛,欲眠还展旧时书

COPYRIGHT 版权@浪子所有
2005-2035 博客:无知之书


诸候二年-世家-浪子作品:地方志-第一卷
2008-12- 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空窗

那位老男人的空窗期事实上已太长,早忘记女人长什么样子。
她离开那年,他不在这座城市。
也许需要更长的时间,他才能把自已忘记。


浮世

她说:木子美的文字就干净。
他突然想到一个词:浮世绘。
他说的不是那种由春宫图演变来的画,而是世相与人心。


露水

一片叶子从阳光中落下来。
它带着天空和昨夜的露水
仿佛是全部的天空和露水,源于恐惧与未知。


地主

还要走多远的路,才能找到一个地主?
哦,再也不会有地主,现在都改叫新乡绅了。
他一辈子的理想是做一个乡绅,可惜他做不到。


永恒

在流逝还是在错过?是本心还是幻觉?
那不为人知的短暂
他相信,但不知道它所居何处。


徒劳

探寻和追问并不慷慨,给予他一切:大海
不可逾越,高山不可接近,迷途者仍然迷途。
当爱恋与纯真相逢:放逐终止,黄昏莅临。


等待

她说:他所等待我的地方,是别人来不了的地方。
事实上,他从未见过她、也从未出现过。
他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

爱情

为了爱情的人遗失了爱情。
他愿意奉献,把所有都给她。
在黑夜渐凉的旅途,星辰为爱情让路。


女子

至美的女子来自月亮。
她善良、朴实又纯真,他能讨她的欢心
若他所知道的比现在更少。


说出

生命应当被说出,而不是辜负
时光之河与内心隐秘的声音。
当他想到开始,从此再没有终结。


飞行

且饮下杯中美酒,且在早晨思念
一个人和他不倦的飞行。
他怀抱灯笼,与镜中的自己热烈拥抱。


乌有

在地图中旅行,在电影里悲欣交集。
当他回到绵延的黑夜,仅余下一声低语:
“多拿些酒来,因为生命只是乌有。”*

 *费尔南多•佩索阿的诗句。


重构

他盲目、畏怯,他是真理的流亡者。
在嬉戏中,他试图聚集虚幻与碎屑的梦想
重构他曾经生活过的村庄。


阅读

郊野的车声间或穿透雨雾而来。音乐
唤醒他重新阅读:一只紫色的鸟
和一本失踪在大海中的词典。


秋分----写给晓霖

一封信写给一个人,尚未寄出
就已遗失在秋分时节,夜色疏落的街道。
是柴可夫斯基和他的作品23号,领他回家。



2008-12-3,广州天河上社居。初定稿。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8-12-27 14:44 评论 (1)


诸候二年-世家-三首诗及其解读
2008-11- 24 星期一(Monday) 晴

诗人宋琳兄 2008-04,苏州


自注:马永波兄在编书,嘱我寄上。要每首自写百字解读,吾假林梦夏兄手成之,存此备忘。谢谢梦夏兄。

我看见

我看见梅花,开了十七朵;
我看见爱人,去后就不再回来。
我看见航程,而失却方向;
我看见无限的秋季,宽容我的恐惧和泪水。
我与大家在一起,但不知
我们在哪里,疾走或栖息。


阅读提示:
当时间定格在某一刻,一种与生俱来的迷惘和惊恐突然浮现。十七朵梅花属于此刻,爱人属于过去,航程属于未来。所发生过的、未发生的和此刻的景象一起进入诗人的视野。“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由哲思而来的抑郁悲凉,古今皆然。此诗中“我”看见了以前和未来,却仍然只有无限的秋季,不知身在何处。

玫瑰

它绽放,它枯萎,它让人伤神
消融过许多拥抱。看见了
错失掉,居住于花蕊的人
借助视线的一星火光。到处
都是对它说话的男人。
它并不存在,花园也是。

阅读提示:
真实的玫瑰,想像的玫瑰。现实与梦幻交织,构成无限宽广的空间,引人遐思。玫瑰是美好事物的象征,曾触手可及,然而最终错失。诗人在末句故意以否定的形式,来呈现玫瑰——美让人神伤、捉摸不定的各种形态。

浪子

身份证上不存在的名字。在人群中
不断后退与转身的背影
孤单地唱着自己的歌。当森林
霎那间呈现在眼前,雨张开了
它全部的翅膀,少女们
回到烟火缭绕的家,彻夜难眠。

阅读提示:
浪子没有归属感,浪子不属于人群,不适合穿上任何一种身份。他的歌声带来容纳自由和孤独的巨大场景——森林,这时候,每一滴雨都是自由的,“张开了它全部的翅膀”。少女们属于人群,虽然回到了“烟火缭绕的家”,却同样怀着对自由的渴望。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8-11-24 17:58 评论 (0)


诸候元年-浪子作品:明信片Ⅱ
2007-10- 11 星期四(Thursday) 晴

图志:藏书票。

列车上

列车继续向前。后退的
是城市、不知名的村庄、荒芜的土地
在春意盎然的时刻没入夜。
我醒着,依稀是另一列火车
行驶在另一个方向,它的终点
我通常称之为徒然。


如是

孤独者自困于孤独,飞行者
死于飞行。漂泊者注定漂泊
在道路上他又名未知。
春天的春意,秋日的秋色
从来不能使他的心灵盛大。
雨后的山溪,复燃的激情再度苍凉。


莲花山庄

松树的高枝摇动,是深秋
丰美的嘴唇。一些人,一些事
一些新,一些旧:零碎又无序
散落在远足的郊野公园。
他们中的一个,松树也不能描述
他的性情、品格,和手指间焦黄的味道。


画院

人来人往,还有热带与亚热带间的风
还有秘不示人的颜色。那时
天空是蔚蓝的,海水是蔚蓝的
少女的裙裾是惟一的红。
当黄昏的画院收拢水荫路的静
剩下的,是一隅深灰色的叹息。


我看见

我看见梅花,开了十七朵;
我看见爱人,去后就不再回来。
我看见航程,而失却方向;
我看见无限的秋季,宽容我的恐惧和泪水。
我与大家在一起,但不知
我们在哪里,疾走或栖息。


湖
——致游子衿

仪式已经够长,相聚依然短暂。
通往海边的路,尚在修建之中。
你带着瓦尔登湖,她带着
茵梦湖,带走了大地上所有的湖。
“创造自已的天赋”,齐奥朗静默中写下
时光书简,它隐秘而不为人知。


后窗
——致余 丛

从中山到广州的路很短,他说
从广州回中山的路很长。就像
他写下一册《多疑的早晨》,又写下一册《疑心录》。
在人生旅途的中途,他已经有了答案
正在赶往答案的途中。潮水的情怀
也不能填满欲望城市,这无端破落的村庄。


红树林
——致杜 青

天色暗下来,大片大片的红树林
暗下来。她在说:我的生活暗下来
许多事物再也回不到从前。
而你还睡得那么甜。
在红海湾岸的汕尾,我已决定
在天黑之前动身。


桃花
——致方 舟

在长安,这流离的故乡
在记忆中渐行渐远渐无声。
情窦初开的少女,来过
转瞬间失去踪迹。
池塘边眺望的异乡人,纵拥
不及一叶虚构的桃花。


梦境
——致蒋立波

自梦境开始。那时我们天真烂漫
相亲相爱,世界仿佛全属于我们
而别无选择。当青春悄然缺席
我们遗失的,不止旧日的地址
和一个个电话号码,还有虚妄的墨水。
从那里开始,就会在那里结束。


蓝
——致司 童

你那么安静,在人群中
微笑、倾听,接近蓝。
天空早已被涂改,还有大地和你的心。
“必须修改背景,才能返回故乡”
我不知道你的悲伤。
我只是剩下心,剩下脆弱和爱。


孤独者
——致潘 维

当你写下太湖,你便带走了镜子中的太湖;
当你写下西湖,你又带走了作为婚床的西湖。
当你说:孤独啊孤独!我知道并不是
过于喧嚣的孤独,它封建而宿命。
如果没有你,会有更多的雨水的孤独;
如果不是你,江南不会行走得广博而遥远。


2007.10,广州上社良人堂。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7-10-11 13:23 评论 (0)


诸候元年-世家-明信片系列两首:湖/蓝
2007-6- 22 星期五(Friday) 晴
  
  图志:这里也在那里,在一个极地伫立,如我的面临。
  
  湖
  ----致游子衿
  
  仪式已经够长,而相聚依然短暂。
  通往海边的路,尚在修建之中。
  你带着瓦尔登湖,她带着
  茵梦湖,带走了大地上所有的湖。
  "创造自已的天赋",齐奥朗默默写下
  不为人知,如同D.M.com隐秘而不为人知。
  
  
  蓝
  ----致司童
  
  你那么安静,在人群中
  微笑、倾听,接近蓝。
  天空早已被涂改,还有大地和你的心。
  "必须修改背景,你才能返回故乡"
  我不知道你的悲伤。
  我只是剩下心,剩下脆弱和爱。
  
  2007-06-17,佛山金湖酒店,下午会议间即兴写下。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7-06-22 16:13 评论 (0)


诸候元年-世家-荔枝诗一首:贡园
2007-6- 1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图志:仍是阿姆斯特丹,那天邓艳艳同学说,最想去这地方。
自按:此乃赵红尘兄的命题作业,存此以念。

它从未带来我的记忆,它只是
我的遗忘。我的心
走失在一骑红尘的驿道
风枝露叶,在千里之外的长安
红霓丽裳的殿堂:我被抚摸
被剥开、吞没
记录下的,仅仅是一个人的嫣然一笑

它从未带来我的记忆,它只是
我的遗忘,也是我消失的秘密
我的被视而不见的命运。

2007年6月8日,于茂名国际大酒店822房。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7-06-13 15:58 评论 (0)


城市志
2006-7- 7 星期五(Friday) 晴


广州

一个人就是一座城市
你从未进入 现在
你就要在南风中相遇
一个灵魂 一个从未见过的女孩
在梦境的黎明相遇 南风
带来的种种情欲 像大雾
已散尽 而你的忧伤更深
对孤单的广州和更孤单的虹
你仅仅想像着它 安居其中
沉溺者 天机的泄露者
第五季的一朵玫瑰 几乎不是玫瑰
你犹犹豫豫 不知道该送给谁
城市秘密入住 秋天的阴影徘徊不去


一个人的城市

是黑暗把故乡安置
在黎明的遗忘里
是我露水中出没
写下虚妄笨拙的札记

拒绝一盏灯的莅临
风带来了沉默的黄金
却带走了归途的食粮
在漫长中是我仰望星辰

只有我的劳作颗粒无收
只有我泪如泉涌
大地最后一座城市 一个人的
秋天已拍马而过


图书馆

且让图书馆成为城市的见证人
已经失去大钟的城市 不能再失去它
这是需要 其实就是要得到满足
总需要有人倾听
尘世的梦游者 当他们在匿名的梦境
看见我在各式各样的字里行间穿行 那时
我是大地图书馆正在消失的一部善本
诉说让我忘掉瞌睡 微风也能把我打开
并带来馥郁的香气 光明的开端
而我终必重返中间 在消失之后
我是一个身份不明的人 在人头攒动的地方
没有我 我习惯与冷清在一起
在沉静的书籍中找回自身的沉静


虚妄的城市

泪水从未获得赞美
在仿若拼图散乱的城市 到处是梦呓
饥渴和速食面的爱情 泪水
凭什么获得赞美 
通向欲望之境的漫长旅途 凭什么
在匿名的时光中呈现
生存的真理水落石出 沽名
钓誉的风尘香客
找不到安逸 看不到万物茁壮
当虚妄征服了他 
当他喘息间念念有词
将远方许配给群星
将虚妄转嫁给城市 真实的城市
正在消失 看守着一滴泪水


沉寂

夜晚就要离弃深埋的情景
秋天就要降落大地
梦幻就要沉寂 在城市的边缘
那些漂移的人群 仿佛行到天边
才能找到自己 并用嘴说出事实
或像蜗牛似的汽车来回爬走
相伴求生在生活的最表层
或倏息掠过黑暗的栖息地
激起内心沉重的忧思 目睹
微弱的呼吸和哭泣声
突然向北方消失
在搬迁自己的年岁趋近悲欣的尽头
与镜中睡眠的床交换未知的词
而你宛若往常地承受 这样的夜晚
归于沉寂 你和你的梦幻
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6-07-07 13:09 评论 (1)


浪子诗志:《夜色》集<2001,P011>
2006-7- 6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蓝夜

Ⅰ
几乎致命的蓝 当幻像
不为谁而停留 它就开始浸淫
囚禁和释放
梦中的橄榄来到树的边缘 泪水
天命之鹰苦苦的馈赠
照亮众生 劳苦
激情的坚持 还原旧有与梦
打碎城市街道高耸的灯盏
绝不把光阴虚掷 纵如尘土
并将复归同样的尘土
请从唇舌间向我透露
几乎致命的蓝
把我占领 命令我歌唱——


Ⅱ
水性扬花的皎月 在蓝夜里
含着望天的微笑 这幽暗的胜利
仿似虚伪的囚徒安宁
那停留在琴弦上的灵魂
让位于一双手 庄重与轻佻的抚弄
了结的面孔 童年的风车
大海般瓦蓝的屋顶
诱惑孤苦的外乡人
远离他的牛羊 为一个寓言燃烧
鼓动 天生的敌人
同谋 含辛茹苦的
母亲
理所当然的见证者


Ⅲ
对于蓝夜的光临 欢迎
拒绝 都不是回答
时间的雨水已漫过头颅
飞越城市的鸟群 比阴影更大
比乡间赤脚的河水流动得更慢
像五月大地的一道缝 它犹豫
它驱散少年的苍白梦想
村庄与城市已经分手 在等待之中
我必定要张开沉默
在一言不发中交谈 把一生托付
给暖昧的女人 虚幻的女人
我们的相爱是多么漫长 一次的爱
令我死去活来 漫不经心
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6-07-06 15:45 评论 (0)


浪子诗志:《夜色》集<2001,P010>
2006-7- 4 星期二(Tuesday) 晴


万绿湖

Ⅰ
让从未发生过的发生
万绿湖
结果什么也没发生
我们像初恋的男女
心地善良的火与水
不事张扬
各自匿藏 欲辨己无语
的心思 悬空的
万绿湖 依附在向前的躯体
我渴 却取不了一瓢饮
我渴 也许是命运早有安排
噢 姻缘无从
以一己愿望促成


Ⅱ
现在我什么都不需要
只想获得纯洁的爱情
天空璀璨的闪电 掠过
万绿湖畔 情人的低语
忧伤算得了什么
如果误伤了你 我的玫瑰
请原谅酒后的鲁莽 相信我的爱
和忠诚的心
像一只洁白的鸽子
从内心升起 飞过苦涩记忆的河
给我吧 玫瑰 玫瑰
我爱你甚于自己 不仅仅是现在
我什么都不要——


Ⅲ
当保持本质的火焰 在万绿湖
透明的绿林间闪现 预言
在此长成 都市
随即消失
那些混迹其间的男女随即消失
大地空旷 天空明净 像离群的
生灵回归自然界 途中的人
无家可归的人
有家归不得的人 他们所透露的
已成为现实的一部分
当预言被说出 万绿湖
仿佛就成为他们巨大的眠床
铺展开一床汪洋般的被单
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6-07-04 15:47 评论 (1)


浪子诗志:《夜色》集<2001,P009>
2006-7- 3 星期一(Monday) 晴


红豆

Ⅰ
叶子在张开 它在沉默
是五月的风在深入 探寻
它深处的隐秘
当我靠近 就像五十对鸟儿离开树
那样颤抖 为什么颤抖
好些年来我都不曾明白
为什么会这样 我已非情窦初开的少年
我爱过 如今仍爱着
只是倾听的耳朵不在这里
也不在那里 红豆
微启的眼睑
看见我 也被看见
却抓不住阳光中就要复燃的爱情


Ⅱ
为梦境所困 雨中的花园及其喷泉
那么多人急于委身 树
黄豆般的果实 还未长成
欲火已被点燃
在爱中前进 后退 转身
也不离开 并加入陌生队列的合唱
为梦境所戏 大地和树根的闪电
会显示你额头的皱纹 出自记忆
又迷乱记忆 敲打
雨 沉静的明镜继续沉静
从屋顶迅疾下坠 消失
通向果实的道路 接近未知
你想了那么多 也没想到
一个过夜的地方


Ⅲ
再多一点 作为情人的营养
而那并不是适宜公开馈赠的
礼物 在它的背后
当心灵的声音传递到目的地
再多一点也不够 浪费
我们是两条平行的铁轨
把选择推迟多年也等不到
共同生活的日子
就像未完成旅程的旅人 不知道
如何去爱 如何去承受自己的
身体 我们相互独自生活
以缓缓的 笨拙的方式
把眼泪掩埋 把梦想深藏
把祝福送给有情人 以及我们自己
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6-07-03 16:41 评论 (0)


浪子诗志:《夜色》集<2001,P007-008>
2006-6- 29 星期四(Thursday) 晴


急诊室

那些人 为了生存而进
更多的人 为了那些人而来
所有的人 其实都为了离开
这是事实 委身于医者
在输液中窥视生的脆弱
不是真相 当人
选择自己的生命 自己决定
这样的日子莅临 你的内心
为何充满惊粟与恐惧?
你 所有的人
那些人和更多的人 在喘息
在移植穿梭不止的白色
跟随它 就像跟随夜色
敞开的街道
闲人们视若不见 风吹起
期望着占据的脸
隐没在通往钟声的旅途中途

2001/09/14,9∶39


但我仍将独自生长

我在行走里的生长
不为人所见
滋养与怜悯 枯萎和再生
通过沉默告知 却从未看我一眼
但我仍将独自生长 当直觉
可以信赖 高楼大厦边上的呼吸
星辰秘密的唱辞 让我听见
我就无从用睡眠来消磨漫长的夏天
世事如梦如幻 良辰美景
转瞬间便露出虚设的面目
而异乡的路愈行愈难
而茫然的忧伤 那躲藏在深渊的眩晕
怎可用时间计量?
我在波浪上行走 我在行走里生长
夜色为我导航
我的思想是我未曾拥有过的全部
我视线迷离 内心清明

2001/09/16,18∶09

# posted by langzichn @ 2006-06-29 11:18 评论 (0)


博客域名 : http:// langzichn.tianya.cn
   所在栏目: 诗歌
页码:1/ 6  [1][2][3][4][5]: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