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量  
2014-5-19 星期一(Monday)

我以为我已经丧失了写字的能力。在自我暴露风靡天下的时候,我觉得那些可怜的小小的隐私尤为变得那么重要。也许也是因为我真的熟了,少年不识愁滋味,那些雀跃的矫情的感慨与嗷叫在今天看来是如此肤浅单薄。将酸甜苦辣一一反弹给生活,不能凝练成属于自己的力量。做人有太多种,可惜我选择的是智慧与灵魂,在暗流汹涌的世道人际间游走起舞,拼尽一切力量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他人,也许是最最困难的选择。一番苦心的无为之道会经历多少误解,一颗无私的赤诚心肠会遭遇多少欺负。在默默的忍受中泛着泪光微笑,唯用宽容来抚慰焦灼刺骨的伤痛。我很想对人说,我唯一的懦弱是伤到尽头,会似乎毫无缘由的转身走掉。不再关心是我能给人最大的报复,而你不要在失去那刻才领悟这份温暖有多重要。我其实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我会在一个决定间徘徊好久,直到将自己所有情感与依恋都消磨殆尽。寒风凌冽中,若不再用心护着,火花灭了便是一堆灰烬,哪怕有余温也会很快的凉掉。我想自己往往不管他人想要与否而固执倾心付出是我最大的自私,因为若在余生有悔,那个人绝不是我。从前所欠的恩情我的心里永远记得,哪怕我永远无法偿还,哪怕他永远不会知道。一时痛胜于一世哀,也许人人都需要错失这么一份情才会真正懂得珍惜。若我能在你的生命中扮演这么一个角色,那也算是不小的缘分。只是我不会知道,也不想知道,我想我是越来越喜欢糊涂了。我不再喜欢把人赤裸裸的剥出来摆给他们自己看,智慧与成熟不是靠说教得来的。我只是耐心的等着你,希望能有足够的缘分与你相知在同时。有果无果,成事在天而人力只能到此为止。只是无论如何,我一遍又一遍的告诫自己,和一字又一字的写在这里,不让任何得失起落,污了做人内心的纯净。

......
[全 部]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4-05-19 12:03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19079≯ || 評論 ≮5≯


2014-1-11 星期六(Saturday)

  

我觉得我很快就要把人生这一关打通了。我终于明白我的所有变异都是源于不高兴。出去走了走换换心情,还真的觉得一切云淡风轻不少。想想看我已有多久没有笑看风景或执着的为什么而感动。年轻时的潇洒轻狂像被现实泼了一层墨,沉得抬不起头来。所以我需要的只是勇气而已。不能再惫懒下去混赖习惯的生活,日日被动的应招世情幽默。想想看,放手二字确实说来比做起来容易。可是一局棋下到死路,迟早会有一个重新开始。回想这一年波澜起伏,也许就是那个华丽的高潮,燃烧着结束这一切。我还是喜欢那个高傲的我,倔强的不肯向这个利欲熏心的世界低头。是我不够好,该认输的时候我想我也不能再躲了。我想起在沙漠里,坐在沉积千年的断壁残垣上仰望夜空。在那个繁星满天的满月之夜,我问谁曾在百千年前,也坐在这里跟我看过同一个月亮?流星缓慢而清晰的在空中滑过,最终消失在无穷无尽的宇宙。我眼中的这段路程,会否遥远得早已发生在千年以前?我眼中的流星是一道风景,可活在那边的人们又是怎样的经历了一场世界末日?我无可救药的平静,一切都很好,没有什么大不了。我为什么要为这个现实的任何一切不高兴,又为什么要贪恋什么?如果明天又该是我背包上路的日子,我为什么不能潇洒的笑笑就走。我知道我的问题总是源于太真诚,十多岁的时候就能明白宽容是疗伤的最好方式,为什么反而现在却心中久久放不下。我毕竟没有想象中那样坚强,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伤心捏扁了又搓圆。我重新戴上耳机,我想,是该努力的时候了。

 

......
[全 部]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4-01-11 14:03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15673≯ || 評論 ≮8≯


2013-10-14 星期一(Monday)

下雨,任凭《月光》 在电脑里弹了一下午。我一个人坐在黑漆漆的屋子里泪流满面。那些不经意跳入脑中的回忆碎片,一个个把我的心压满。我看见遥远的青涩岁月里,某少年的白色衬衫在灰蒙蒙的楼道前飞舞。咖啡馆里有双眼睛对我说,十年后若你还能这样的看我。离家出走看见桥边的夕阳是否真如记忆中一般血红。那一年跨出了中国海关,还以为一走就十年二十年的回不了故乡。我扶着一个又一个男人走过命运的嬉笑与无奈,走到天地洞开处却再也不知该走向何处。我想给的你却不想要,浮华世界里毕竟还是买卖交易更重要。做人一遭,究竟是靠真诚还是靠原则。我知道我长大了,因为我再也不问这个问题了。

 

青春最后的热情躁动被吹灭到透凉,怔怔间,我宁愿点上一枝香,听沉静的音乐唤醒心中残存的点滴感触。若每个当时的所思所感都能再重新体味一次有多好。人生若只如初见,我多想每段爱恋都定格在你傻傻的紧张我傻傻的羞怯那一刻。再体念一遍整个世界都消失的激动,再体念一遍受伤时崩塌的心痛。我曾经告诉过无数的你,爱一个人的幸福远胜于被爱。我宁愿活着,哭笑闹骂都不枉度。你们跟我一起摸索着学习长大,回头春去秋来,错过了也就是错过。这辈子,太认真了毕竟什么也得不到。我望着对面的你向你微笑,咫尺千里或亲密无间都只是一个微笑。我明白了世间最动人的不是人能给予的一切,而是做人本身的艺术。

......
[全 部]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3-10-14 05:26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15231≯ || 評論 ≮7≯


2013-6-30 星期日(Sunday)

因为心情郁闷就跑出来遛狗。好不容易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不愿意躲在家里拉黑窗帘不分昼夜的看片子。家对面有个小公园,穿过公园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三岔口。我却不知道这地方原来能有这么多的蒲公英漫天飞舞。路口有棵大树,树上有阳光,树下有个我。毛绒绒的蒲公英雪花般填满了整个天空,我站在风景中间,我也是风景中的一个。生活还是它原本的色彩,添一层朦胧又发现它依然美得像童话一般。突然觉得这么诗意的一个瞬间是一辈子都难得再有了,于是就在这个路口站了三十分钟。Toto见我迟迟不走急得在草地上滚来滚去,这就是浪漫能表达出来的唯一后果。

 

这次遛狗之行收获匪浅,捡了Toto四坨大便,途径一户杂草丛生的前院。前一阵子跟同学做作业,靠摘野花做了个小花束拿来当道具。一朵朵一文不值的小稚菊,黄色的,白色的,摘些绿叶和其他东西来搭配,完全也是可以当主角的。最近思考了很多关于偏见的问题,是小众群体对主流社会的狭隘。如果刻意试图去关爱那些弱势无助的人们,是否比之同情心来讲,更多像一种傲慢。当然我一直知道我是个傲慢的人,不可救药的想清高,一直到现在都是。我在这户人家前面看见金黄色的野花密密麻麻窜成半人高,不羁的无章的怒放。我突然对“野花”这个单词有了崭新的认识。我觉得固执本性而活着的女人有着最勇敢的自信。你们不需要追捧,不需要弯折,你们本是最美的。

......
[全 部]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3-06-30 05:18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15398≯ || 評論 ≮2≯


2013-5-5 星期日(Sunday)

最近有太多不能说的事情了,没办法。我越是情绪高涨,就越觉得自己是个傻逼。但傻逼是多么有福气的一个词啊,他们活得一点都没有压力。我最近改头换面重新做了人,其显著特征就是上facebook的次数明显多了,我以前是一年上两次。这几天在facebook上看到的最好思路是某恶搞爸妈的玩笑,假装发错短信泄露自己是毒贩子。叙述完这个要点后我再加一句,这几天在facebook上看到的另一个最好思路是一张照片,上面写:

 

Great minds discuss ideas.

Average minds discuss events.

Small minds discuss people.

 

拍照的是个很有品的女人,政治经济文艺工作全都貌似做得相当不错。我跟她在华盛顿短暂相交,但她一直让我印象深刻。后来她去了北京,我却还在思念华盛顿。我不知道我思念华盛顿的什么,包子说我把华盛顿当娘家,可我在那边什么都没有。我觉得有可能是我在那边活得很孤独,所以一点也不吵,我有时间把自己的闷骚发挥到最大限度。熙攘纷扰的日子让我头疼,又疼又想要。是是非非突如其来,龙卷风一样把我揽起来。我在一个极度短暂的腾云驾雾状态,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往上飞还是往下摔。而且我发觉我抱有一种大家都能理解我的错觉,换句话说就是特别容易轻信人。我的辩解是选择相信比选择不相信要勇敢得多。而且我终于意识到自己长久对物质男女的唾弃是自己极端狭隘的偏执——论人应该只以人品而定,爱不爱钱归根结底只是个喜好问题。这个世界很华丽,人人都在忙着玩。他们像陀螺一样自个疯狂的原地打转, 让我又怜悯又钦佩。我不能指望大家都想要自由,事实上大部分人都是心甘情愿的选择了不自由。我昨天又只看了半部电影,里面有句台词让我印象深刻:一个选择当奴隶的人还是奴隶么?

 

......
[全 部]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3-05-05 14:48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3694≯ || 評論 ≮2≯


2013-2-22 星期五(Friday)

  For the very first time, since this Morning, I’m beginning to understand terrorism. I’m beginning to realize how all the “we do not compromise with terrorists” are really a bunch of brainwash. I do not agree with their violence, but I understand them. They are fighters of a revolution, who believe in the strategy of violence. They need to learn from Gandhi, but they are noble. They are nobler than the ones who accuse them.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3-02-22 09:42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7383≯ || 評論 ≮1≯


2013-2-19 星期二(Tuesday)

  很久都没上来写东西了,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写的。我还是间歇性的有感叹从心底油然而生,但是它们都以各种各样的英文词汇冒上来,就像你一不小心打个泛着酸味的饱嗝,这是没法控制的事,还是先避开人再说。
  
  我还发现我没话说是因为想说的话都说不出来,爱你在心口难开。我真心喜欢电影,喜欢文艺,但这个嗜好在当代似乎是件令人耻辱的事情。如果我提起电影理论,提起一些有人觉得惊天动地有人却一无所知的各种名字,这就会变成一件令人讨厌的举动。我就像红旗飘飘下的一个小朋友,好不容易来到天安门。我满腔热诚瞻仰一片东方红,但领导们早都洗洗睡了。如果你在白天不高歌会挨揍,如果你在夜里还高歌会被揍得更惨。群众们在暗夜里开始扔石头,你需要找齐装备,盔甲,烂草席也行。趁没下雨在桥洞下过过夜,第二天早晨多半发现包子稀饭比梦想香许多。你开始考虑裹起行囊走遍天下,傲骨志气从丹田冲上脑子,循环一圈又回归尾椎骨。人为什么没有尾巴呀?能摇一摇多好。这后半段话,当然是跟文艺完全不相干的一股感叹。
  
  三十多岁还固执要做想做的事情,感觉除了恐惧感更多外,别的没什么长进。我常常觉得知识的累积是对创造力的损害,当你开始分析这个分析那个时,你就开始从一个有机体,变成了一个机器。我当然不排除知识,我渴望知识,但我感觉很是遗憾。文化丰盈,百花盛开的时代百年难得一遇,六七十年代不会再来了,共产主义不会再来了。毁灭万物的史前冰川时代来临时,寒流瞬间冰冻了正在行走的大象。我在大街小巷里穿梭,在电梯里等上下班,在地铁上看报。银子一口吞没了世界,至少,一口吞没了世界观。那金光闪烁,泛着血色泡沫,深不见底又腥味刺鼻的河流。我们每天快乐的生活,像不像在石油里洗澡?
  
  我把自己愚蠢的关起来,因为我固执,固执,固执的想保存我大白兔的本色。如果你剥夺我的自由,我就选择当一个疯子,谁怕谁。可是我不行,我怕。我怕,所以我不自由。我每天睡觉的时候必须带上眼罩和耳塞,哪怕这样还是要失眠。我觉得是时候白天也带眼罩了。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3-02-19 10:44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5150≯ || 評論 ≮3≯


2012-11-16 星期五(Friday)

  昨天兴致好好的写到一半博客,老板出现,赶快把浏览器关了。结果我本来想抒发一堆成都帮聚会感的,要么就是拍微电影的聚会感,过个夜,啥感觉都没了,我现在唯一有的感觉就是郁闷。
  
  郁闷到我现在居然一个劲的听古筝曲。渔舟唱晚,小学的时候在合唱团练了无数次,还从此爱上了一个姓谢的美女姐姐。美女姐姐当时高二,耍了个长得像叔叔的男朋友,我小学六年级。我只觉得在我的记忆里这个姐姐全身都散发着柔和的光环,相当于PS里面的柔光效果。在我的记忆里面我的弟娃儿也是有柔光的,昨天我跟他说,我以为他比实际白净很多。其实他已经很白净了,再白净就成卡通画了,这个话我没跟他说,让他自己好好养颜吧。这年头,找个富婆当小白脸才是正经事。
  
  说一通屁话,其实我还是不能掩盖我的郁闷。而且从很多年前开始,我的郁闷就已经是不能说的事了。我觉得我身上背负了别人和自己太多的秘密,而我是个很不喜欢秘密的人,所以我老爱装傻。装傻装久了就真傻了,这才是我追逐的境界。
  
  那天还有网友跟我提起说我在普通青年里算经历丰富的。普通青年是我自喻的,给自己脸上贴个金,其实我是二逼中年。说实话,每次回忆起来,感觉把自己人生蹂躏来蹂躏去的都是跟男人有关的事情。其他不管是打工,旅游,磕药,跌爬打滚等等事迹,只要心不痛,过了想起来都淡如云烟。说到这个词我又想起初中数学老师在我同学录上写的字:如烟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操,过了三十我才想起,九十年代,一中学老师能给十五岁小屁孩写这字儿,这是多么牛逼的事情。这数学老师是成都大学毕业的,成都大学。清华毕业的老师德性反而像个卖菜的。在我未成年的路程里还有两个中年男人给我说过话。一个是抓我回去的公安局长,他说我无法改变这世界,只有世界改变我。这公安局长是很温和跟我说话的,我都不认识他,他却试图开导我。其实我很感动,放到现在,可能没有公安局长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工作了。最后一个中年男人是我某前男友他爸,在我心中他是个大官,他也送了我一首古文,苏轼的《定风波》。我当时好像已经二十岁了,眼泪差点没掉下来。在我心中我一直默默祝福他步步高升当大官,也是这样我不相信中国所有当官的都没素养。尤其过了三十这道坎,越来越同情每一个得意或失意的凡人:你以为你是小攻,结果你是个小受。还是萝莉无敌啊,当处女真好。
  
  人在得意的时候往往心底有一丝悲凉。反正我总是没事找事做,有事儿做了每每兴奋两秒钟又开始悲凉。我觉得每积累一份经历,就是爬高了一级空梯子。如果爬到三十多楼了往下看,又没有保护绳绑在身上,那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我就是这样的感觉,老喜欢往下面看,又下不去,就停下来郁闷。最郁闷的是郁闷的时候还停不下来,还得往上爬,这就很扯淡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老觉得我的生活很扯淡。中学时代每一学期我以我交了多少男朋友来计算,后来年级越来越大,男朋友数越来越少,筹码却越来越大,关系越来越微妙。微妙在于我又不是真正的玩家,连找个一夜情都会因为没有地方睡而黄掉。恋爱,放到现在来看几乎等于一局棋,两个高手来下肯定会很精彩。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个高手,我看所有的恋爱心得都觉得小儿科,所以也许我是,也有可能是我太呆。我那天甚至在手机上写:我们在浩瀚宇宙间是微乎其微的一枚粒子,于是我们在存在与无穷无尽的未知间,造了一圈坚固厚实的墙构成一个“自己“。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放另外一个人走进这道墙,来分享自己最隐秘,最真实,最丑陋的存在。为了一点点的温暖,我们愿意赌上一切。这就是爱。
  
  这算是我暂时回答我那九零后弟娃儿的问题。他问我的问题总让我结巴半天,最后只能呵呵含糊一句。他也许不会明白我叹气的心情,就像我总是企图告诉他,成熟是学会在丑中看到美。他说他在同龄人中被视为坏人,而我只觉得他无比单纯。然而我也想起我常常自诩不纯洁,但曾经某高管却一遍又一遍对我赞叹我的单纯。这可能就是代沟问题。我想单纯是只能从眼睛中看出来的,不在乎你做什么,更不在你的造型。我觉得我比天下很多男人都色,我也总是在找让我心动的女人,可大部分都只有屁股,大腿和胸。眼睛,我只在地铁上见到过一次,但MM很快就被我吓跑了。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11-16 07:11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7602≯ || 評論 ≮3≯


2012-10-5 星期五(Friday)

  我正式把头像换了,因为我已经不再想宣扬把世界操一把就爽的这种鸡皮蒜毛的事情了。我现在还有激情宣扬的是我对何去何来的哲学观。我相信所有源远流长的宗教,我相信所有古人眼里在天上飞来飞去的神都是会开飞机的外星人,我相信所有千篇一律的传说都有其真实历史背景。我相信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人类不是那把刀而是那条鱼。我相信人类是被造出来的,我相信人类文明是被外星人辅导出来的。我相信人类的每一步命运都是外星人的一步棋,而且我觉得自从达芬奇爱因斯坦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人物的出现以来,我们从棋手变成棋子的这个形势马上就要明朗了。我相信我们从来都是奴役物种,而且没有任何的可能性去反抗,去独立,去争取自主权。对这件事情的意识曾打破了我几十年来的逻辑思维和人生观,让我绝望痛苦了好几个月。努力,算计,养心,归隐,这些所谓的“选择”与“因果”都统统立马烟消云散。追求了一辈子的自由只不过是面前薄薄透明的一张纸,戳破了什么都没有。生平第一次我彻底相信有个比个体,比社会,比整个星球都强大的东西叫命运。人类整个物种在旦夕间只存活下两三千人不是没有曾经发生过的事。那些有信仰的人比我要幸福得多,因为他们至少相信无所不能的神是善意的。而我连这个起码的安全感都没有。我知道同一个星球的外星人起码分了两拨在作对,我甚至不知道有多少股外星人搅和在跟地球人有关的事务里。我唯一确定的事情是我绝对不敢确定他们对我们是善意的。你会对实验室里的小白鼠心怀尊敬么?慢慢下来我唯一学会的事情是接受这份天大的未知。他们的打算我真的是怎么样也想象不出来的。唯一能自我安慰的是天上一日,人间百年。在浩瀚宇宙里地球这颗弹丸小球算是转得很快的。或许在他们还没做出行动的时候我这辈子就已经混过了去。人生,辛辛苦苦营造一份人生,原来不过建立在天大未知间隙的侥幸里。就是这样,只能这样,每一分钟的喜怒哀乐无非落在了这一个侥幸里。是福是祸,谁也说不清楚。我坚持梦想,却不相信未来。我脚踏实地,却明白自己不过走在无知里。我知道我说外星人已经说过很多次,却似乎很少有人切切实实的去思考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这又会怎样彻底颠覆一个人的人生观。一点都不好玩,一点都不。我想再重申一遍我这篇唠叨不是对那些八卦性质的外星人绑架政府阴谋之类故事的浮想联翩,我一直更感兴趣的是人类史。我坚信只有了解历史才能评估未来,更何况考古和学术资料比花边新闻要可靠得多。我多希望有更多的人也能尽力去探索历史,相信这种可能性的人在当今世上还是太少。唉,我在网上找了这么久,连个正经点的组织都没找到,谁帮我?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10-05 03:15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6327≯ || 評論 ≮2≯


2012-8-30 星期四(Thursday)

  我在阳台发愣时,包子开门走出来抽烟。我跟他说,刚刚我正在想一个问题:那些吸|毒忘掉了小孩宠物的人们,因为他们活在另一个世界里,在那个世界里他们有更强烈饱满的情绪感受,有更活感的人生。这,你能不能理解?包子居然点点头。我大喜,接着说,但他们的感觉都是不真实的,因为那是药物下去的幻觉。越有强烈感觉的地方,生命居然越不真实,这是不是说,在我们清醒活着的世界里,同样在越有感觉的地方,离生命的真意越远呢?倘若最踏实生活的方式是不被情感欲念所迷糊,换句说法就像是佛家里的空,你能听懂我的意思么?包子这次没搞怪,抽了一口烟,认真严肃的跟我说他觉得我有道理。我反而不知道怎么应对了,于是接着慢慢说,佛家的无嗔无欲,无喜无悲,无非就是像我们警戒人们不要掉进毒|品制造的幻觉那样,试图让我们同样不掉进现实世界这个幻境里。如何才能醒过来?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是佛门使用的那些不能吃荤,不能打pao这些条条款款。如果”空“是逃离现实这个”浊“的唯一门路,任何一种有形体表象的存在都不会是开启它的钥匙。戒本身就是种欲望。
  
  我刚刚说完包子就走了,因为他的烟抽完了。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病,他说我有病得厉害。
  
  我还可以一瞬间变成一只小兔子,立身翘起毛茸茸的两支爪子,屁股上像松鼠般长一条火红蓬松的狐狸尾巴,甩到自己胸前被两支爪子紧紧抱住。我就是这么一只小动物,朝你呲牙咧嘴的发威。

思阳_seonlady 寫于 2012-08-30 11:49 || 類別 ≮胡思亂想 ≯ || 瀏覽 ≮5829≯ || 評論 ≮3≯


頁碼:1/7  [1][2][3][4][5]:
 

COPYRIGHT SEONLADY 2007-2008 | SOME RIGHTS RESERVED


seonlady
seonlady,
真名思阳,
混迹北美十余年。

豬圈號碼 18944287

RSS订阅 打死不視頻
White Rabbit
| 關於本人 |
| 最新評論 |
| 最新留言 |
| 最新訪客 |
| 全部日誌 |
| 友情鏈接 |
努力的連載
 
彼岸的月亮彼岸的月亮 | 半自传小说

点击阅读: (1)


上次更新日期:2012年3月24日

鼠尾草鼠尾草 | 实验文字

点击阅读


上次更新日期:2011年8月4日
 
音乐盒
 



/ 每周更新,随机播放
/ 查看音乐介绍及下载方式  
口水微博
 

 
最近看的電影
 
 
最近聼的專輯
 
 
最近讀的書
 
 
最新日志
 
 
欄目分類
 
 
本人其他链接
 
 
搜索日志
 
 
統計數據
 
訪問統計:6182371
今日訪問:197
建站日期:2005-5-28
文章总數:73
評論总數:18097
留言总數:216
 
查看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