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纳西白郎
老纳西白郎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662496 次
  • 日志: 4篇
  • 评论: 691 个
  • 留言: 108 个
  • 建站时间: 2005-5-25
博客成员



2006-12-4 星期一(Monday) 晴


碧塔海的湖心岛一直没有名字,觉得可以叫"翡翠岛"


(《闲云孤鹤》 刘星)


(1991年旧作,后有修订。标题为新加。以后还会写到这个湖,但肯定不会像这样写了。)


 在《瓦尔登湖》中,梭罗说:“湖是大地的眼睛,望着它,可以测出自己天份的深浅。” 瓦尔登湖让我想到碧塔海。
 碧塔海,在中甸(今云南香格里拉县)。藏语意为天湖。......

明月童子 发表于 2006-12-04 23:48 | 正常 | 分类:香格里拉教堂 | 评论: 2 | 浏览:539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5-26 星期四(Thursday) 晴
有几次我在木垛旁碰到了农场的老王,这个总是挎着黄军包套着长筒雨鞋的东北佬,每天都会拿着猎枪抽空到草原上转悠,尽管他状若苯驴,却是野兽和飞鸟的革命者,射杀过大量的动物,连当地藏民视若神鸟的秃鹰和乌鸦都不放过,一个明月如昼的夜晚,我曾看到他老婆在自家的木屋里用乌鸦肉饱饺子。一大群雪雀飞过来,像一片乌云滑过木垛,老王驴一样向前疾走,举起灌满铁砂的猎枪朝天上放了一枪,顷刻间,几十只雪雀哀叫着掉下来,美丽的精灵们收拢自由之翅颓然倒在地上,单纯的身躯上重叠着纯光、天影、惊愕的灵魂和红玫色的血。第二天一早,我听见老王用浓重的东北话向领导诉苦说,昨天鸟吃多了,嘴巴肿得不行,牙齿全在摇。
草原深处稀稀拉拉地住着些藏族人,高大宽敞的土筑楼房像飘在鲜花绿波上。藏式土楼的楼顶盖着木板或草饼,上面压了些石块,最高处插有阴白的经幡,牛血色的红漆木门上描绘着雕花图饰。农场以南有一个叫“春雅地”的藏族小村庄,其标志是几株盘阴数亩的红杉;数十米高的树干包着褐红的鳞片,遍披幽绿针叶的树梢上栖息着一些喜鹊,站在树下,能看到高处陶碗似的鹊巢。白肩黑身的喜鹊绕树徊旋,整个夏天,这种信使鸟都在“喳喳喳”地叫,只要推开家门,我就能听到清欢嘈杂的鹊之合颂。小村庄不远处有一个残破不堪的嘛呢堆,上面放着刻有“唵嘛呢叭咪吽”六字真言的祈祷石(六字真言据说是上古时代佛教莲花部关于宇宙的“根本真言”),祈祷石上倒着几张白旧的幡旗,常有藏人偷偷地按顺时针方向绕行数圈以积功德。每天,都会有一个十几岁的哑巴牧童从嘛呢堆旁赶着羊群去放牧,我不时在农场旁的草楼上看到他。哑巴牧童的右脚有点跛,身后总是背着个长而大的皮囊,占据了身体很大一部分面积,中午时分,他喜欢在农场附近的山泉河畔歇脚,从皮囊里掏出一截毛毡和一个杜鹃木制成的糌粑盒,接着捡来3个石头堆成火塘,用一个小陶罐煨茶喝。有时候,他怀抱一只小白羊,赶着雪片般的羊群慢慢消失在苍茫的草原深处。
距离农场较近的另一个藏族村庄是“春雅地”以西的坞杰村,它属于团结大队,这个村的藏族汉子常赶着栗色、骝色、黑色的马匹到山上驮运木材,马儿大都矮小精悍,脖子上套着吊钟海棠状的铜铃,背上横放着雪亮的斧头,两边用间杂红蓝两色的布绳绑着木料。每个坞杰藏家女都非常勤劳,总能看到她们背着倒金字塔型的竹篮荷锄而出荷锄而归,许多人身上穿着衩口处镶黑金绒的深色衣裳,外罩绣花硬领银扣坎肩,头戴红绒护耳帽或黑绒护耳帽,下系白围裙,脚踏红哔叽云头靴。每次路过坞杰村,我总是充满了不安与颤栗,这里的藏家养着几只威猛如虎的藏獒,当这种具有王者之姿的大狗直勾勾地望着我或是发出声闻数里的吼声时,我往往被吓得抱头鼠窜。一般情况下,成年藏獒都由很长的铁链拴起来,脖子一端系有用牦牛毛织成的轮圈,这种约束让它变得狂燥,当力大无比的藏獒恼怒地前奔,一下子就被铁链蹦得腾空而起。从外形上藏獒分为狮型和虎型,中甸獒犬属于狮型,狮型藏獒头大而方,额面宽,眼睛黑黄,嘴粗短,全身披满浓密的长毛,体重达120斤左右,在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冰雪中仍能安然入睡。据研究,藏獒起源于中亚,西洋人认为它是由老虎和狗杂交形成的,称其为西藏马士提夫犬。无所畏惧的藏獒剽悍而高贵,对主人极为忠诚,对陌生人具有强烈敌意,它是世界上唯一敢和猛兽搏斗的犬类,足以斗败一只金钱豹或三只恶狼。后来,在武侠小说中读到“狮子吼”一词时,我立刻就想起坞杰村的藏獒来,它憨厚的眼珠含蓄深邃,呈现出半透明的褐色,但是一旦发怒,眼珠便会变成暗淡的桔红色。小中甸藏人饲养藏獒已有很久的历史了,晚清时,一个叫杨丽拙的剑川贡生写过首《宿小中甸》:“断岭丛阴集,云埋板屋寒。番旗风拉破,梵塔雪堆残。新月低侵榻,惊宠猛吠栏。古宗闲探客,楼外自盘桓。”诗中的“惊宠”,想必就是藏獒。
197年之夏留在记忆的谷囤中的,还有徘徊在天空与颅骨间亡者的身影。农场有两个叫农布的年轻人,高个的是大农布,矮个的是小农布。大农布相貌丰伟,完全像一个尊雅的古罗马贵族,由于工作踏实并且乐于助人,他成了年轻人的楷模;小农布则是个腼腆的人,总是默默地出现在劳动场所。有一天,大农布拿着链式电锯在林场伐木时,不慎被轰然倒下的杉木压死了,噩耗传来,整个农场都惊呆了,所有的人都哭成了泪人。不久,更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小农布坐着一辆翻斗货车押送一批物资前往小中甸社公所,到达目的地后,不知道为什么,司机以为小农布已撤离了车厢,他突然翻动车厢开始卸货,结果,仍在车厢中的小农布猝不及防被抛了出来,当即气绝身亡。美好的生命梦幻般转瞬即逝,大小农布之死令我震撼。怀着惊恐的担忧,像在一束幽光中猛然受到惊吓的雏鸟,死神坚硬的触角不小心碰了我一下。
那是圆满的夏天,万象在旁,真力弥满,日月临身的自然之相紧紧裹住了一个自然之子。



明月童子 发表于 2005-05-26 12:45 | | 分类:香格里拉教堂 | 评论: 0 | 浏览:493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5-26 星期四(Thursday) 晴
1975年那严肃而真挚的夏天到来了,红色滚滚,红日尽染,激进的高原像一头猎豹伸着锐利的时代之爪,绿水青山满含着人定胜天的辰光。这年夏天,中甸县当选云南省农业学大寨先进县,生产大队以上的党政领导被集体组织到山西昔阳县真正的大寨去取经;两个月后,作为“雪域大寨县”代表,县委书记孙诺吉才激动不已地前往天安门出席建国26周年国庆观礼,向党中央国务院递交决心书,并赴国宴。夏天结束时,人们高举红宝书掀起了“割资本主义尾巴”风潮,许多自留地自留畜被清除。
这年夏天,有一只在小中甸草原上奔跑的赤狐在看到落霞与孤雁齐飞的同时,看到了一辆顶部插着两幅红旗的卡车——车厢里是我、妹妹和母亲,我们正前往距县城三十多公里的中甸林业局,要在那儿呆上一些日子。
拥有数千森工队伍的林业局涌动着大破大立的万丈豪情,每天都可看到一群群伐木工人迈着战天斗地的步伐朝着苍茫的青山挺进,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自东北(从大中华的鸡头转战至鸡臀处),作为在大小兴安岭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这些螺丝钉式的革命群众继续革山河之命,来此扫荡中甸的原始森林。直属云南省林业厅的中甸林业局组建于1972年,当时上级曾试图把三个林业局同时开进迪庆,以对迪庆高原的森林进行大规模采伐,在省委扩大会议上,迪庆州党委领导人李玉芳忍不住痛哭起来,她意识到这是一场严重的灾难,如此庞大的森工队伍必将迅速剃光每一处山头,结果,这位藏族女干部的涟涟泪水引发了同情,进入迪庆的采伐人数比原计划减少了三分之二。
林业局由一大堆设有炕头的东北式低矮砖房拼凑而成,许多又红又专的东北佬常蹲在大路边喝比老家的老白干更为醇美的青稞酒,而当地藏民见识了以前从未见过的煎饼卷大葱、马肉包饺子、生菜蘸酱油等等东北风味,在一次狂热的联欢活动上,我看到两个手捏红布的男女扭着大屁股摆弄起了歌颂伟大领袖的二人转。我母亲所在的林业局农场位于一条山泉河旁,农场负责管理苗圃,以及种植土豆、青稞、蔓菁等作物。周围苍黛的青山有若长龙,澄寂的大草原浩若绿海,华丽得不可思议。绿色茫茫的草原富丽而广大,就像一件神话中花绿的巨大羽衣,低垂的薄云袅娜地透着青气,硕大的绿松石似的的绿树玉树临风,芳草、花群、甘露、欢鸟、舞蝶、牦牛、白羊、骏马,日线柔韧至纯,激荡着琥珀色的黄光,眼花缭乱地笼盖着万物。草原上长着大片黄花累累的狼毒,大片的草莓,红草莓、白草莓。还有一种灌木刺草莓树,上面结着一串串明艳的黄果,果肉纯黄柔细,这是一种少见的黄草莓,美味无比;我经常听着一两声青稞摇曳时发出的空明之响,在草莓堆中度过,小小的身子,填满了典雅的果肉。向阳的坡上,开满了矮桩的白杯杜鹃、紫色的鸢尾花、宽叶马蹄莲、一簇簇的格桑,其中一些刺上,结着浅红或大红的小果,食之清甜,另外一种刺上,繁复地开着玉米粒大小的粉黄小花,味道极酸回味无穷。壮丽的森林在松风中喊叫,蓝喉太阳鸟和白眉朱雀在半空中唱着甜腻的长调,野百合在一洼积水里照见了自己绰约的美貌。我永远也无法形容小中甸草原夏天那种芳醇的流光:浓郁、清明、鲜稠、高静、一尘不染,大地流芳,青天高高在上。我认为,只有叶赛宁描写家乡的诗歌,才可以表现出小中甸草原的风光。那是在俄罗斯中部地带,梁赞省,处处是森林,处处是草原,诗人以天赐的才情,无可比拟地描写了自然那隐蔽在物像背后的真身。
呵,多少年过去后,当我读到波德莱尔的《应和》时,才发现历史于1975年之夏把百花齐放、人欢马叫的大地作为盛筵赐给了一个6岁的纳西人,让他站在一座无极无限的庙宇中央,授以安身立命的灵钥——
自然是座庙宇,那里活的柱子
有时说出了模模糊糊的话音;
人从那里过,穿越象征的森林,
森林用熟识的目光将他注视。
如同悠长的回声遥遥地回合
在一个混沌深邃的统一体中
广大浩漫好像黑夜连着光明——
芳香、颜色和声音在相互应和。
有的芳香新鲜若儿童的肌肤,
柔和如双簧管,青翠如绿草场,
——别的则朽腐、浓郁,涵盖了万物,
像无极无限的东西四散飞扬,
如同龙涎香、麝香、安息香、乳香
那样歌唱精神与感觉的激昂。
草原上有的地方堆放着原木垛,冷杉、云杉和红杉粗大的“尸体”被叠加成三角体,剖面圈满了幽香的轮纹,散发出一种阴气很重的树脂味;有的杉木上挂着一两缕鹅黄的松萝,有的衫木上粘着一两坨浅金的松香,偶尔还可看到长着鲜白滑皮的桦木,背光处不时爬着些细木耳、锦丝藓、凤尾蕨、以及状若灵芝的木菌。当我坐在木垛最高处的一根原木上像长着双翅的天使极目四望,可看到农场的苗圃被围在长长的围栏里,树苗浩荡的青碧影像混入了土豆无边华白的花朵,田垅上高高地立着个用木板和青稞杆搭成的了望塔,我母亲和一帮农场的工人在周围劳作,暴烈的日光打在他们身上,幻化出一种微暗的彩斑。木垛附近常有伐木工人走过,套着劳动服的肩头扛着钢铁制成的电锯,漆黑的铰链静若处子的项链,这一极具现代感的革命利器是林业局的王牌之物和象征之物,几分钟就可令一棵千年古树毙命,一天就可让一片林子轰然倒下。电锯那类似于警报的激越之音在远处响起来了,坚定地上扬然后阴冷地下切,暴躁中含着决绝,犀利中透出咏叹,又像一只子夜的鸠鸟在怪叫。


明月童子 发表于 2005-05-26 12:43 | | 分类:香格里拉教堂 | 评论: 0 | 浏览:529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5-26 星期四(Thursday) 晴

历史的甲胄在细节中显形,又在细节中囤积下来。当我怀着缥缈的感叹,从记忆的仓廪中搬出一些20世纪70年代中期中甸(现在叫香格里拉县)的细节时,隐约听到历史的轱辘发出几声既尖锐又祥和的响声,它们像被流水遮隐的藕节子一样一节一节地混入苍茫的光影,最终示现为大地的香腮,喂血的刀刃,皓白的云衣,清寂的飘雪,高蹈的鸿鹄,荒废的喇嘛庙,以及大片吟风弄月的青稞......

三十年前,中甸尚处在某种雄阔的苍莽中,境内遍布着鸾峰雪岭,到处是森林。森林帝国的中央是海拔3300米的县城,它实际上被夹在两排山屏间的草原上,山屏由锥体状的山包连缀而成,每当披满红霞时,它们看上去像是一些巨大的鸟翎。当我到中甸时,县城周围这些山包上翠羽清华的茂林已不复存在,无休止的砍伐使它们变成了荒冷的秃山,只有南面的舞凤山免于浩劫被完整地保存下来,这座两翼高启的凤形青山是当地的神山,残留在人们心头的一点敬畏之情使它得以幸免。
中甸是成立于1957年的迪庆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迪庆”的命名者为首任州长、噶丹松赞林寺的大活佛松谋四世。这个面积达2.387万平方公里的自治州与西藏相比邻,处在青藏高原和横断山脉的交接地带,除中甸外,还包括维西、德钦二县。
我大概是在迪庆军分区的家属大院里学会说汉话的。这个粉墙乌瓦的大院是个一进两院的院落,位于军分区大门的内侧,我家在进大院后左边的第一家,我父亲时任军分区组织科副科长(他于1963年乘坐几匹系了红色络缨的高头大马拉着的马车当了兵)。
当时军分区刚成立不久,大门上经常插着几面猩红的红旗,葵花似的骄阳把大片激昂空明的阳光打在上面,使旗子现出富丽的血色,偶尔,有几只大嘴黑羽的乌鸦或晕染着细小黑纹的赤褐色云雀歇在一旁,歇上一阵子,就飞入了青天。大门的入口处终年站着两个荷枪实弹的哨兵,不断有穿着圆头大靴或圆头绿胶鞋的军人进出,每个人胸前都佩带着毛主席像章或最时髦的革命小胸章,远远看去就像是些巨大的绿头苍蝇。手臂上套着红卫兵袖套的大孩子们打着口哨在路上乱叫,一些腰杆上插着木头枪的小孩滚着铁环相互追逐,有时候,几个挥舞皮鞭的士兵赶着军马场雄健的军骡匆忙走过,钉着拱形铁掌的骡蹄发出一阵骨头、金属和石头相互撞击时的和声。
约翰.赫伊津哈在《中世纪的衰落》中说:“在繁忙生活的嘈杂声之上,有一个声音始终不绝于耳,将万物提升到秩序与宁静的境界,这就是钟声。这为人们所熟悉的钟声,像友好的精灵每天伴着人们哀伤,伴着人们高兴,提醒人们注意危险,催促人们虔诚。每个人均熟识钟声的含义,无论敲得如何频繁,人们依然能直觉地反应出各种钟声的意义。”这段话让我回想起军分区每天都会准时发出的两种声音,一种声音是军号声,另一种是《东方红》乐曲,它们均由浑厚的铅灰色大喇叭传出。这两种声音是汇合着政治和军事的经纬之声,它们把生活抓到了一个威严有序的横切面上,并将其洗刷得简单明了。每天黄昏六点,当落日垂下橘红之躯,政治布道歌般的《东方红》乐曲便会响起,它带着无限悦耳的庄重,警示人们一定要忠于中国的救主。
我家边框上涂着绿漆的窗口遥对着青霭四染的舞凤山,不远处的旷野上立着许多栗色青稞架,旷野的西边有一座堡垒似的红土山,上面耸着几株高大的古柏,藏人认为这座山是敬奉护法神的处所,每当遇到病痛灾患时,人们会到山头上的百鸡寺去虔诚地祈祷,并献上一只自家养的放生鸡。文革开始后,这座百鸡翩跹的庙宇便被拆毁了。
由于刚刚学说汉话,还不能很好地和其它孩子交流,我总是一个人孤独地出现在弥散着淡淡鸡屎味和青草味的大院里, 一次,我和大院里的一个小孩发生了冲突,小孩的妈妈把他带走时恶狠狠地骂了我一声“大哑巴”,我母亲知道后,忍不住抱着我痛哭了一场。大院的角落里有一截爬满了绿藓的青石阶,石阶下有个月牙形的小洞,不时有几只全身披戴扁平黑甲的臭甲虫出现在洞口,在藏药的药典里,这种虫可以和紫茉莉、土香等东西调配成医治尿泌病的合剂,我蹲在地上,捉来一只长着复眼和细长触须的大蚂蚁放到虫子中间,想知道臭甲虫是如何围剿蚂蚁的,没想到刚进角斗场,像三个小卵串缀而成的蚂蚁便仓皇逃走了,而虫子们亦有些不屑,它们高傲地站着,懒洋洋地演完了这处《捉放曹》,过了一会儿,我从家里拿来盒火柴,划燃其中的一根去烧臭甲虫,这下一直在玩闲情逸致的虫子们慌了,发出一股难闻的臭气后便急忙溜进了洞中。记得有一天,我和妹妹找来些瓦块、芸香草、凤尾蕨及蒲公英在石阶上办姑姑筵,我让她到家里去拿只竹筷,她刚进家门就惨叫着哭喊起来,我跑过去一看,见父亲从乡下买回来的一只雄鸡正抖着大红肉冠跳起来啄她的脸,我奋力赶开雄鸡时,她的脸颊已被啄了一个血孔,我慌忙和闻声赶来的母亲将她带到卫生所去包扎。当天,这只雄鸡便被判处了死刑,吃鸡肉时,我父亲说,只有吃过蜈蚣的鸡才会啄人,这只雄鸡恐怕是吃了蜈蚣才这么凶。从此,妹妹的脸上有了一个笑窝,盈盈一笑间,脉脉送温情,多年后,当她长成丰神秀骨的丽人时,最迷人的地方,却是当年雄鸡为她雕琢的这处笑窝。
分区卫生所在家属大院的北侧,门前种着一大片牛蒡子。牛蒡子是一种清热解毒的中药,别名牛菜,日本人又把它叫做白肌人参,这种草本植物的主根肉质肥大,长着长柄的深绿叶片呈丰硕的牛心状,边缘有波形锯齿,花茎上挂着淡紫的管状花簇,顶端不时吊有一两个长卵形瘦果。在牛蒡子旁的泥路上,我常常会碰到一个年轻的女理发师,姓周,是从丽江来的纳西人,她留着时尚的齐耳短发,穿着件工作时用的白大褂,纯洁的眸子里满是清愁。不久前,她的未婚夫、一个纳西族军官去世了,这个军官有天去高山上打猎,不小心碰倒了猎人用来对付黑熊的扣子,结果与扣子相连的一排堆有石块的圆木将他压成了肉饼。清旷的阳光把理发师的白大褂照得雪白明晃,几粒反光将她身上的哀思投映到牛蒡子的紫花上,每次遇到我,她都会浅浅地笑笑,然后招呼我一下。
“多好的酬劳啊,经过一番深思,终于得以远眺神明的宁静。”不知道为什么,长大后读到瓦雷里的这句诗时,我总会顺着记忆的青藤去眺望迪庆军分区北边的一个湖。这个湖像一只巨大的眼睛,蜿蜒一里的深邃水体宛若青幽的墨玉,中甸人把它称做龙潭。夏秋之际,湖畔盛开着绿绒蒿、马先蒿、银莲、龙胆、点地梅、野百合等野花,芳菲的清气贴着稠衣般的湖面四处流散;柔蔓的水草在浅水里飘拂,一旁立着大丛芦苇,披针形的翠叶间高高挺着花轴上长满了白丝毛的紫色芦花,打着赤脚走进齐腰深的水里,可以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十个脚指头,小虾在双脚间跑来跑去,一群又一群的高山细鳞鱼在风鬟雾鬓的水草中嘻闹。湖水镜子似的倒影着来喝水的牛马、浣衣的藏家女、垂钓的蓑笠翁,以及底翔的鸿雁。如此清凉的净域是自杀者们重要的选择地,文革开始后,几个不堪批斗的人便在这里投湖自尽了。一次,我和几个小孩跟着分区的一个大孩子在湖边玩耍,他用一个石子击中了一只半空中的斑鸠,我们于是点燃一堆火,将这一野味烤熟后瓜分了。不远处,遍野种着青稞、蔓菁和马铃薯,每当收割后,荒凉的田野里会裸露出一些田鼠、土拨鼠的窝,许多肉色的小鼠在里面吱吱直叫,其中有一种遍体无毛的赤鼠,大概由于和刚降生的雏雕长得很像,大雕发现后会把它视为己出带到巢穴里精心喂养,哪知道赤鼠长大后会乘大雕不备将其咬死,吸食雕血,藏人常以这种鼠来象征负心之人。




明月童子 发表于 2005-05-26 12:30 | | 分类:香格里拉教堂 | 评论: 0 | 浏览:467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香格里拉教堂
页码:1/1  [1]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