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荐客

三荐客
阿拉丁、叶三和阿乙推荐激动过的文艺。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博客日历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博客信息
博主:阿乙 
博客登录
  • 用户:
  • 密码: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672770 次
  • 今日访问:17次
  • 日志: 37篇
  • 评论: 193 个
  • 留言: 6 个
  • 建站时间: 2008-2-2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2009-4-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三按]:读《小城畸人》读到一半,被这篇俘虏了。俗世传奇,遍地悲剧。被舍伍德一写,就是小城里的小报。舍伍德的核心文本构成中有个高大黝黑的姑娘,无谓地为爱情死了好几次。

我手里的是吴岩译本,比这个电子版好。


 纸 团
  ——舍伍德.安德森《小镇畸人》选译

  
  悠 哉/译
  

  他是个老头儿,白胡须,大鼻子,大手。远在我们了解他之前,他就是个大夫,骑着一匹白色的驽马,次第经过温尼斯堡街道的一栋栋屋舍。后来他娶了个有钱的姑娘。她父亲过世时,遗传给她一个肥沃的大农庄。那姑娘文静、高大、黝黑,在许多人心目中她十分美丽。温尼斯堡的每个人都纳闷为什么她嫁给这位大夫。婚后不过一年她过世了。

  这位大夫的指关节大得出奇。两手攥握时,它们看上去像一嘟噜没上漆的木球,大似胡桃,拿钢针串接在一起。他吸的是科柏烟斗;打从老婆过世,他整日家坐在空寂寂的诊所里,傍着一扇结满蜘蛛网的窗户。他从不打开这扇窗户。八月的某个炎热天,他曾试图打开,竟发现它卡......

叶3 发表于 2009-04-08 20:11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2 | 浏览:1701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3-1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1971年冬天,我们部队在浙江富阳招了一批兵,计划120人,实际招收128人。多出来的8个都是女兵,是参谋长临时在电话上下达的名额,决定当接线员用的。按照规定,新兵入伍后,部队要对他们作一次身体和政治面貌的复审。因为这些人入伍前都是经过严格的体检和政审的,所以一般不会有什么问题。但那批兵当中,我们审出了两个有问题的人,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男的是脚板的问题:这个人的脚板是平的,俗话叫“鸭脚板”。据说这种脚板行军超不过五公里就会撕开来的痛,而部队拉练常常一天要走几十公里。显然,这个人是不适合当兵的,要退。女的问题更大,往大的说,是作风问题,小的说,是处女膜的问题:她处女膜是破的。处女膜一般是不会破的。处女膜一般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会破。她才19岁,没有结婚(这是肯定的),连男朋友都没有谈过(她自己说的),那么处女膜怎么会破?看来,她在表上填的和嘴上说的都有问题。这个问题比作风问题还大,是欺骗组织的的问题。欺骗组织,就是对组织、对党、对人民不忠诚。总之,她的问题比鸭脚板的问题要大得多,大到了简直吓人的地步。那个年代,我们关于这方面的神经都很脆弱,而且还绷得紧紧的,风吹一下都可能拦腰而断,不......

阿乙 发表于 2009-03-11 22:23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3 | 浏览:1236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30 星期五(Friday) 晴
乙按:
1.粘帖复制过来,或有疏漏,原拷贝地址是http://www.eywedu.com/Shouhuo/content/shou20050103.html
2.这篇小说是我在《新世纪优秀短篇小说选》里看到的。这个选集几十篇文章或许只有《西瓜船》和麦家的《两个富阳姑娘》、金仁顺的《水边的阿狄丽雅》出来了一些味道。这个比例其实很吓人,它让我意识到很多写作者、评论者已经丧失了敬畏之心,而写作是个没有尊严的活计。
3.苏童(还有余华)的特殊在于他写法上是精英的,看他们的字句和结构,再看别人的,高下立判。但是我也很害怕他在思想上的下媚,他的《古巴刀》和这个《西瓜船》都有这个问题,最后出来一个让人无法不脱帽致敬的母亲,这就有些拿自己当《读者文摘》了。余华写《兄弟》就更让人难受了,他用一大群二逼读者谋杀了一群精英读者。不过即使是煽情,这二位还是超越更多作家。中国作家太多地投入了虚伪的情感,这些情感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但是他们写的津津有味。


《西瓜船》
苏童

西瓜船大多来自松坑一带,河边住惯的人都认......

阿乙 发表于 2009-01-30 15:39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2 | 浏览:1464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30 星期五(Friday) 晴
找到了,这个译本不如大教堂里的,译者英文中文功底都太浅,有些地方译笔非常生硬,韵味严重不足,标点也太他妈的滥用。不过大概这篇是卡佛最流露自己的了。



夏弗的房子

[美]雷蒙德•卡佛著
单数译 Ivy校

 那年夏天,韦斯在北尤利卡租到一套房子,房东叫夏弗,过去是酒鬼。接着他打电话给我,叫我忘掉以前的事,搬到他这里来一起住。他说他正在戒酒。我知道这事。他非让我答应不可。他打了好几次电话,说,伊蒂娜,从这房子的前窗,你能看见海。你还能闻见咸咸的海风。我听着。他说得很明白。我说我会考虑的。也考虑了。过了一个星期,他又打来电话问,你会过来吗?准备动身了,我说,等我到了,你还得替我做一件事。什么事,韦斯问。我说,你得试着做回以前的你,就像过去我认识的韦斯那样。那个老韦斯。我嫁的韦斯那样。他哭起来。可是我把这当作他想改好的表示。后来我说,好的,我过来。
 韦斯离开了他的女友,要么是她离开了他——我既不知道,也不在乎。我既然决定要跟韦斯在一起了,我也得跟我朋友道别。我朋......

叶3 发表于 2009-01-30 14:38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1 | 浏览:1151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15 星期四(Thursday) 晴
沉郁的梅冷城

一
为着一个愚蠢的守卫兵被暗算,也许是再微小些的原因吧,以致梅冷在防御上偶然失手的事,是一点儿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保卫队有着克服一切骚乱的能力,经过了一场恶战之后,暴徒们趁着夜里来,又趁着夜里走了。
但是,保卫队还有着不能不严重地加以研办的事。
保卫队宣布了一连三天的戒严令,把梅冷的四关口都封锁住了。人们只可以从外面走进城里,却不准从城里放出一个,——这唯一的任务,是搜捕在城里作着潜伏工作的叛党。
注意力的集中点,在于×军袭城的时候,城里发现的一颗炸弹。
炸弹在一间理发店的门口爆炸了。
爆炸,除却在那街道上深深地挖成了一个窟窿之外,它似乎着重于一种无谓的忿恨的发泄,理发店的玻璃窗,给震裂得像不懂得爱惜精力的小孩子拿着铁锤儿细心地一片片去锤成的一样。
于是,一切成为臆测中的事了。
那最简单,最易于给抓在手心里的线索是:
第一,对于这炸弹爆发后的更严重的事态的继起之假定。
其次呢:
投掷炸弹的人之必为×军的内应,那是毫无疑义的了。
并......

阿乙 发表于 2009-01-15 17:55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1 | 浏览:1206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1-12 星期一(Monday) 晴
《大教堂》里最喜欢的一篇。孤独,绝望,万般不适,一步不退。
http://carver.blogbus.com/ 这个网站上还有许多。



软座包厢

作者:雷蒙德·卡佛
翻译:肖铁

  
  迈尔斯坐在头等火车车厢里,横穿法国,去斯特拉斯堡看望正在那里上大学的儿子,那个自己已经有八年没见过面的儿子。八年了,自从迈尔斯和孩子的妈妈分道扬镳以后,他和男孩之间没通过一次电话,甚至连张明信片都没有寄过。迈尔斯一直相信,是儿子不怀好意的干涉才使他们夫妻的关系一步步恶化,直至最后的分手。

  迈尔斯最后那次见到儿子,是在一次激烈的争吵当中,男孩猛地向他扑过来。他老婆一直站在餐具柜的旁边,把瓷碟子一张接一张地摔在餐厅地板上,当她把手伸向杯子的时候,迈尔斯说,“够了!”就在那时,男孩向他冲了过来。迈尔斯横着错过一步躲开了他,把他的头夹在了胳膊底下。男孩边哭,边用拳头不停地打在迈尔斯的后背和后腰上。迈尔斯制服了他,制服了他以后,迈尔斯仍不依不饶。他把他推到墙上,威......

叶3 发表于 2009-01-12 21:34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1 | 浏览:1218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3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贴一篇严勇的散文。个人感觉比《距离》更好。

对于严勇总有人说读不下去,我却是喜欢。也许他的漫不经心,他的温存和破落贵族情致,与我内心深处隐秘的某些疼痛契合。

不喜欢的不必回帖告诉我,我不想知道,我不关心。

2008过去了,诸位新年快乐。


我是怎么认识你的

严 勇

《手稿》这些人怎么还没散?不止一次有人这么问过。情况大概是,《手稿》这些朋友彼此认识的时间太长了,实在是太长了,想起当年都有点恍惚。我问过:“我是怎么认识你的?”结果发现大家都记不太清楚了,或者就是有不同的记忆。于是我花费了很多时间翻看以前的日记。小时候写了不少日记,主要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但还是顺便记录了一些身边发生的事情。看了日记里提到的那些事,我发现回忆相当不可靠。回忆经常和文字记录不符。怪不得我们朋友之间对同一件事有不同的回忆。可是我把日记锁回到角落里之后,渐渐地,我又觉得我记忆中的场景可能反映了更大或更深的真实。于是,我不再苛求“真实”的正式定义,跟着回忆的轨迹走了。......

叶3 发表于 2008-12-31 14:49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2 | 浏览:1504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7 星期日(Sunday) 晴
家 书
  
  这是我们收发室那个叫库尔丘科夫的男孩子向我口授,由我代书的一封家书。这封信是不应该遗忘的。我全文抄录了下来,一字未改,完全保留了本来面目。
  
  “亲爱的妈妈叶甫多基娅·费奥多罗芙娜:本函首先急于要告诉您的是托上帝的福,我还活着,而且身体健康,我希望从您那儿也能听到同样的话。我向您深深地鞠躬,而且是一躬到底,此外,还向……”下面他开列了一大堆亲戚、教亲和干亲的名字。我们就从略了。全文从第二段起照抄不误。
  “亲爱的妈妈叶甫多基娅·费奥多罗芙娜·库尔丘科娃,我急于要函告您,我现在加入了布琼尼同志的红色骑兵军,您的干亲家尼康·瓦西里耶奇也在这里。如今他已当上红军英雄了。他把我调到他手下,我们在政治部收发室负责向前沿阵地分发书籍和报刊——中央执行委员会的《莫斯科消息报》、《莫斯科真理报》和我军的军报《红色骑兵报》,这是张嫉恶如仇的报纸,前沿阵地的每个战士都盼着看这张报纸,看过后就会雄赳赳气昂昂地去砍杀卑鄙的波兰小贵族。我在尼康·瓦西里耶奇手下,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的。
  “亲爱的妈妈叶甫多基娅·费奥多罗芙娜......

阿拉丁512 发表于 2008-12-07 15:43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1 | 浏览:1068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2-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标题:蚕丝
作者:阿历桑德罗-巴里科【意】
翻译:吴正仪

一
尽管父亲替他在军队里设计了辉煌的前程,埃尔维-荣库尔最终以一种不寻常的职业谋生。这对于他并非不相宜,由于独特的浪漫主义玩世不恭,这种职业一度令他爱到不惜背叛一个有着甜美嗓音的女性。
为了生存,埃尔维-荣库尔贩卖蚕种。
那是一八六一年。福楼拜正在写《萨朗波》,电灯照明还只是一种设想,而亚伯拉罕-林肯正在大西洋的彼岸打一场他将看不到结局的战争。
埃尔维-荣库尔时年三十二岁。
他买进又卖出。
造丝的蚕。
二
确切地说,埃尔维-荣库尔买卖的是蚕种,蚕种的形态呈微小的卵状,颜色或黄或灰,静止不动,看起来像没有生命。仅用一只手掌就可以托起几千颗蚕籽。
“常言道,手捧黄金。”
五月初,蚕籽破壳,爬出蚕虫。蚕虫狂吃三个月桑叶之后,吐丝作茧自缚,以便两个星期后最终化蝶而去,留下一笔财富。它是上千米的生丝,是金钱,是为数可观的法国法郞——如果一切都循规蹈矩地进行的话,就像在法国南方某地区埃尔维-荣库尔......

阿乙 发表于 2008-12-03 14:22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4 | 浏览:1487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28 星期五(Friday) 晴
  除了独自一人时脸上的那副呆板的神情外,弗里曼太太还有两副嘴脸:热忱的与冷落的,这是她待人接物时惯常用上的。她的热忱的嘴脸既扎实又有力,象一辆重型卡车向前驶行。她的眼睛从不左顾右盼,只是随着人家的叙说转动,仿佛正盯着一行耸人听闻的报道一路看下去似的。她很少用另一副嘴脸,因为她并不时常需要收回一篇讲话,可是遇到需要那么办的时候,她的脸上就纹丝不动,乌黑的眼睛里几乎也看不出有什么动静。在这种时刻,她的两眼就好象在收敛进去。接下来,注视着的人就会看到,尽管弗里曼太太可能站在那儿,跟堆叠起的几口袋谷物一样真实,但是精神却已经不在那儿了。遇到这种情形,霍普韦尔太太就放弃了想把随便什么事向它说明白的努力。她也许会说个没完。弗里曼太太决不会给人家说得自行承认在哪一点上错了。她总站在那儿;要是你能使她说句什么话的话,那也是一句象这样的话。“唔,我不会说过是这样,也不会说过不是这样。”再不然,她也许会把目光掠过厨房最上层的架子(那儿放着各式各样覆满灰尘的瓶子),说道:“瞧你去年夏天贮藏起来的无花果你并没有吃掉多少。”
  她们总在厨房里吃早饭时,处理最重要的事务。每天早晨,霍普韦尔太太总......

阿乙 发表于 2008-11-28 22:40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2 | 浏览:1285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28 星期五(Friday) 晴
那天早晨和别的早晨没有两样,那天早晨正下着小雨。因为这雨断断续续下了一个多星期,所以在山岗和山峰兄弟俩的印象中,晴天十分遥远,仿佛远在他们的童年里。
天刚亮的时候,他们就听到母亲在抱怨什么骨头发霉了。母亲的抱怨声就像那雨一样滴滴答答。那时候他们还躺在床上,他们听着母亲向厨房走去的脚步声。
她折断了几根筷子,对两个儿媳妇说:“我夜里常常听到身体里有这种筷子被折断的声音。”两个媳妇没有回答,她们正在做早饭。她继续说:“我知道那是骨头正在一根一根断了。”兄弟俩是这时候起床的,他们从各自的卧室里走出来,都在嘴里嘟哝了一句:“讨厌。”像是在讨厌不停的雨,同时又是母亲雨一样的抱怨。现在他们像往常一样围坐在一起吃早饭了,早饭由米粥和油条组成。老太太常年吃素,所以在桌旁放着一小碟咸菜,咸菜是她自己腌制的。她现在不再抱怨骨头发霉,她开始说:“我胃里好像在长出青苔来。”于是兄弟俩便想起蚯蚓爬过的那种青苔,生长在井沿和破旧的墙角,那种有些发光的绿色。他们的妻子似乎没有听到母亲的话,因为她们脸上的神色像泥土一样。
山岗四岁的儿子皮皮没和大人同桌,他坐在一把塑料小凳上,他在那里......

阿乙 发表于 2008-11-28 00:50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10 | 浏览:1410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2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唐太宗三藏圣教序,称风灾鬼难之域,似即今辟展土鲁番地。其他沙碛中独行之人,往往闻呼姓名,一应则随去不复返。又有风穴在南山,其大如井,风不时从中出,每出则数十里外,先闻波涛声,迟一二刻风乃至。所横径之路阔不过三四里,可急行而避,避不及,则众车以巨绳连缀为一,尚鼓动颠簸如大江浪涌之舟。或一车独遇,则人马辎重,皆轻若片叶,飘然莫知所往矣。风皆自南而北,越数日自北而南,如呼吸之往返也。余在乌鲁木齐,接辟展移文,云军校雷庭,于某日人马皆风吹过岭北,有无踪迹。又昌吉通判报,某日午刻有一人自天而下,乃特纳格尔遣犯徐吉,为风吹至。俄特纳格尔县丞报,徐吉是日逃,计其时刻,自巳至正午,已飞腾二百余里。此在彼不为怪,在他处则异闻矣。徐吉云,被吹时如醉如梦,身旋转如车轮,目不能开,耳如万鼓乱鸣,口鼻如有物拥蔽,气不得出,努力良久,始能一呼吸耳。按庄子称:大块噫气,其名为风。气无所不之,不应有穴。盖气所偶聚,因成斯异。犹火气偶聚于巴蜀,遂为火井;水脉偶聚于阗,遂为河源云。【静如井、动如涛,往返如呼吸;人轻若片叶,人自天而下,人旋转如轮,耳如万鼓乱捣,鼻如有物拥蔽。传奇。】

说明:我在大约一百多......

阿乙 发表于 2008-11-26 01:41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4 | 浏览:1315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2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有书生嬖一娈童,相爱如夫妇【一】,童病将殁,凄恋万状【二】,气已绝,犹手把书生腕【三】,擘之乃开【四】。后梦寐见之【五】,灯月下见之【六】,渐至白昼亦见之【七】。相去恒七八尺,问之不语【八】,呼之不前【九】,即之则却退。缘是惘惘成心疾,符箓劾治无验【十,此十句入魔处紧锣密鼓】。其父姑令借榻丛林,冀鬼不敢入佛地。至则见如故【无奈】,一老僧曰:种种魔障,皆起于心。果此童耶?是心所招非此童耶?是心所幻,但空尔心,一切俱灭矣【放空炮】。又一老僧曰:师对下等人说上等法【然】,渠无定力,心安得空【然】?正如但说病证,不疏药物耳。因语生曰:邪念纠结,如草生根,当如物在孔中,出之以楔,楔满孔则物自出【然】。尔当思惟此童殁后,其身渐至僵冷【一】,渐至洪胀【二】,渐至臭秽【三】,渐至腐溃【四】,渐至尸虫蠕动【五】,渐至脏腑碎裂【六】。血肉狼藉,作种种色,其面目渐至变貌【七】,渐至变色【八】,渐至变相如罗刹【九,此九句揭死之本原】,则恐怖之念生矣;再思惟此童如在,日长一日,渐至壮伟,无复媚态,渐至癕癕有须【一】,渐至修髯如戟【二】,渐至面苍黧【三】,渐至发斑白【四】,渐至两鬓如雪【五】,渐至头童齿豁【六......

阿乙 发表于 2008-11-26 01:27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2 | 浏览:1190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2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老仆魏哲闻其父言,顺治初有某生者,距余家八九十里,忘其姓名。与妻先后卒。越三四年,其妾亦卒。适其家佣工人,夜行避雨,宿东岳祠廊下,若梦非梦,见某生荷校立庭前,妻妾随焉。有神衣冠类城隍,磬折对岳神语曰:某生污二人,有罪;活二命,亦有功,合相抵。岳神怫然曰:二人畏死忍耻,尚可贷。某生活二人,正为欲污二人,但宜科罪,何云功罪相抵也?挥之出。某生及妻妾亦随出。悸不敢语,天曙归告家人,皆不能解。有旧仆泣曰:异哉,竟以此事被录乎!此事惟吾父子知之,缘受恩深重,誓不敢言。今已隔两朝,始敢追述。两主母皆实非妇人也。前明天启中,魏忠贤杀裕妃,其位下宫女内监,皆密捕送东厂,死甚惨。有二内监,一曰福来,一曰双桂,亡命逃匿。缘与主人曾相识,主人方商于京师,夜投焉。主人引入密室,吾穴隙私窥。主人语二人曰:君等声音笑貌,在男女之间,与常人稍异,一出必见获;若改女装,则物色不及。然两无夫之妇,寄宿人家,形迹可疑,亦必败。二君身已净,本无异妇人,肯屈意为我妻妾,则万无一失矣。二人进退无计,沉思良久,并曲从。遂为办女饰,钳其耳,渐可受珥。并市软骨药,阴为缠足,越数月,居然两好妇矣。乃车载还家,诡言在京所娶。二人久在......

阿乙 发表于 2008-11-26 00:46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2 | 浏览:1178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8-11-2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景城西偏,有数荒冢,将平矣。小时过之,老仆施祥指曰:是即周某子孙,以一善延三世者也。盖前明崇祯末,河南山东大旱蝗,草根木皮皆尽【尚能抵挡】,乃以人为粮【不堪】。官吏弗能禁,妇女幼孩,反接鬻于市,谓之菜人【可怖】。屠者买去,如癈羊豕。周氏之祖,自东昌商贩归,至肆午餐,屠者曰:肉尽,请少待【语气平常,愈恐怖】。俄见曳二女子入厨下,呼曰:客待久,可先取一蹄来【汗如雨下】。急出止之,闻长号一声,则一女已生断右臂,宛转地上,一女战栗无人色,见周并哀呼【抢呼】,一求速死,一求救。周恻然心动,并出资赎之。一无生理,急刺其心死【人道】;一携归【人道】,因无子,纳为妾,竟生一男,右臂有红丝,自腋下绕肩胛,宛然断臂女也【可怖】。后传三世乃绝。皆言周本无子,此三世乃一善所延云。......

阿乙 发表于 2008-11-26 00:26 | 正常 | 分类:小说推荐 | 评论: 17 | 浏览:1795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小说推荐
页码:1/3  [1][2][3]    ↑回到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