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乐美和

 活乐美和
 H L M H 一种信念


  2005年5月27日 星期五(Friday) 晴
 

 
# posted by helloemh @ 2005-05-27 14:28 评论(7)

  2005年5月23日 星期一(Monday) 晴
 
你是小舅舅转世而来的吗,宝贝?
 
# posted by helloemh @ 2005-05-23 01:31 评论(2)

  2005年5月23日 星期一(Monday) 晴
 
11月20日,是你的周年祭日。
去年夏天,我们还一起去了海边,你兴奋得衣服都没脱就跳下了海,望着你在海里越走越远,恐惧阵阵揪住我的心,发疯一样在后面呼喊你的名字,天刚下过雨,海水是那么凉,波浪那么大,你要是被卷走了怎么办。
去年秋天,我怀孕了,你大老远跑到乡下老家弄回一大袋我想吃的柑橘。
去年10月底,我们分别。
一别,竟成了永别。而你西去的消息,因为我的怀孕,大家半年后才告诉我。这半年来,我把我的心捂出水捂出血,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恶作剧,只是一个假设,然而当我提起笔来,我还是不得不在手边放上一大叠纸巾,欲语泪先流,这个话题是我心上的一块生痂,每一起就疼得心都发木。痛!痛!痛啊!
弟弟啊,一年了,西去的路上你该有多么孤单。也许,你根本就没有走远,时时在那低垂的云端眺望,你对生命最大的不舍就是亲人的悲伤啊。每当云朵遮住了阳光,我都以为你在观望,姐姐无语望苍天,不敢让你看到我的悲伤。可是,姐姐真的压抑啊,郁郁的闷气都放在胸口,化成了恶劣的乳腺炎,久久不散。生,对你已是不堪,对活着的你的亲人,生的痛又何堪哪,我的弟弟啊!
29岁,水木年华,你的同龄人都在娶妻生子奋斗享受生命的甜美,而你却在郁郁中落落寡欢,生病时承受疾病幻觉药物的折磨,清醒时又倍受心灵的折磨,你不愿意成为大家的“负担”,你时常犹豫不决,时常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不如意让你对生活突然间失去了兴趣,变得那么胆小脆弱,可你对生命生活的追问常常令我们所谓的正常人措手不及无法回答,于是你在你的幻想里去寻找答案,你要去追寻你看到的美好世界,所以当他们把你绑在床上时,你是那么愤怒和绝望。是啊,为什么他们都认为你有病呢,为什么不是周围的世界都病了呢。终于有一天,当你也接受了自己生病的现实,并安静地接受大家的安排和治疗,善良的你是那么弱小,长年的药物控制和睡眠已然剥夺了你的生存能力和社会能力。虽然从外表上看来你依然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不错的小伙子,但只有我们知道,你的身心其实已是不堪重负,经不起任何的挫折和打击。
那天晚上,因为和侄子争遥控器,也因为侄子的顽劣,惹得你出手打了他。我想,你是被他脸上的手指印给吓坏了,善良的你被自责包围,第二天一天都没吃饭,在外面跑了一天回来,就吞下了过量的氯淡平(他平时吃的药)。未曾留下只言片语。我们都不相信,这是胆小的你能做下的事,你怎么敢死啊,弟弟啊。我们都小瞧你了。在你脆弱的外表下原来还有如此巨大的力量和勇气来独自一人面对如此重大的决定。我不知道,当你决定如此,是否把你的亲人都想了一个遍,是否流了泪,是否想起过往的种种,是否……是否……
小时侯,你聪明可爱好动。喂过一条聪明可爱的大黄狗,下河摸鱼上树掏鸟窝,上课爱搞小动作,也因此没少挨老爸的教训。我不敢说是父亲的武力教育错了,但到了中学时,明显感觉到你已是那么害羞和胆小,胆小到出去买瓶酱油都害怕。可你又是那么懂事和孝顺。在这一点上我无比羞愧。那年高考,家里很困难,房改要交钱,姊妹几个上学,父亲母亲生病,为了不复读,你选择了把握较大的技校。考是考上了,可我知道你并不开心,你想和哥哥们一样上大学。你在技校既不愿意和他们同流合污又没有更好的出路,于是万般郁闷起来。渐渐宿命起来。可是我们都没有给予你太多的重视,以至于你在绝望里越陷越深。终于出现幻觉。住院、治病,一折腾就是好几年,好一点的时候,你也想重新走入社会,你也努力了,卖过盒饭,但别人吃了饭不给钱,被城管追逐让你灰头土脸干不下去;你去学习修车,不习惯和那些人打交道半途而废了;你去工厂上班因为药物的原因承受不了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劳动强度最后偷跑回家了。失败又深深打击你,让你感觉自己是个废人。你越来越痛苦。到现在我们才知道你为什么不接受大家的一些安排,除非不得已就敷衍一下。比如找工作、说媳妇,你都不愿意尝试了。原来你在心里已经做好苟活的打算,只等生活里有那么一个契机来给你点上一把火,你就从容地踏上你西归的路。原来大家的一片好心其实在把你往绝路上赶。
你走了。走在你最清醒最自然的状态之中。再也不用让灵魂和生存痛苦地搏斗,也好,解脱了。你也不再“拖累”我们了,可是,弟弟啊,我们要怎样才对得起你的离去啊,总以为生命很长,有的是时间去表达和表示,可是如今,人呢?人呢?那个活生生的你呢?在哪里啊,在哪里?为什么我总是那么愚笨和迟钝,每次打电话回家问你,妈总闪烁其辞,而我居然都没有怀疑。谁都知道的事实却只有我蒙在鼓里。当我在迎接宝宝生的喜悦里迎来的却是你的噩耗,爱,真的好痛啊!
人生如东去大海的水,然而,西归的路呢。所以你选择中途西去。因为有你在这条路上,所以我愿意相信——路的尽头就是天堂!可是天堂的路有多远啊,路两旁可有鸟语花香,可有伊人朋友相伴?但愿我今夜的泪不要打湿了天使的翅膀,只为你洗亮身旁的花草。你就放心地去吧,只是,让姐姐再放声大哭一场,让我的泪光把你善良照亮.2004/11/20

 
# posted by helloemh @ 2005-05-23 00:58 评论(2)

  2005年5月23日 星期一(Monday) 晴
 
2004年5月3日,我的宝宝出生一个月整了。我一个月的月子也宣告坐磬。上午他爷爷奶奶出门了,宝宝爸爸带着宝宝和保姆上医院给宝宝换药了。我一个人在家,用我自己的方式来结束月子——那就是先放肆地放声大哭一场,然后开了浴霸狠狠洗个澡,再写下以下的文字,以纪念我不堪回首的月子生涯。宝宝出生前,怀着美好的愿望,老公专门请人弄了一棵我喜欢的红蔷薇种在了院子的铁栅栏边,期待在5月蔷薇花开的季节为宝宝庆祝满月。蔷薇种上了,老公天天早上浇水,不知能否活起来。 4月3日凌晨2点25分,我们的宝宝比预产期提前3天来到这个世界。因为宝宝个头大,而我又出现了胎盘老化、羊水偏少等问题,所以不得已行剖腹产。宝宝出生7斤9两,很胖。第三天发现斜颈,原因是子宫太小,在里面压的。所以马上开始为他做理疗。医生说好在发现得早,做个20来天就恢复了。而我,剖腹产后恢复得也很好很快,第二天就拔了尿管下床了。开始吃东西,奶孩子。但毕竟有个十多寸的伤口,行动很是不便。而做新手妈妈又没有经验,很是笨拙,也很是狼狈。老公更是紧张无比,抱个孩子都动用了全身手脚,换个尿布就折腾得腰酸背疼。要命的是他心疼孩子听不得孩子哭,所以孩子在我怀里一哭,他准和我急,好象我不是孩子亲妈似的故意折腾他。我委屈得很,月子刚一开始,还在医院里,我还打着吊瓶,我们就吵架了。气得我哭个一塌糊涂。我多希望有人鼓励我,说我真象个妈妈呢。可是他的责怪让我沮丧极了。觉得他眼里只有孩子,根本都不问问我的伤口怎样,不关心我的感受。吵架是每天的,一直到一周后,我终于可以带着孩子出院回家了。一星期没洗澡我十分难受,实在受不了,回家的第二天,我洗了个头。结果到第二天,加上奶水不通乳腺发炎、晚上弄孩子没休息好,竟发起烧来。一家人将我一顿好怪,不得已回医院看病。吃了点消炎药,捂了捂发发汗,烧是退了。可是可能感染了宝宝。社区大夫来检查时发现宝宝呼吸音粗,到医院检查,没有外在症状,只有拍片,结果是支气管肺炎,医生说新生儿肺炎必须打吊针才行。想想刚出生才十来天,就得被针管插头皮,而且都担心这么小的孩子就用抗生素太不妥当了,怕影响他将来的免疫力,所以全家都很反对。输了两天液,在朋友的推荐下改成中药治疗,药由我喝,宝宝吃奶就行,这样他可以少受点罪。赶紧抓来中药熬了喝。谁知道到第二天我和宝宝都拉起肚子来,本来好好的宝宝因为拉肚子哭个不停。不得已停药。去医院复查,反而有加重的趋势,医生大骂我们无知,怎么可以随便换药,弄得前两天的打针都白费了。又得重新输液,而且还要重新做皮试,宝宝受更多的罪了。得接着再打五天针。我心疼得直哭,奶奶更是心疼得不行,老毛病都要犯了。这样一来,宝宝除了每天雷打不动要上医院做理疗外,还得去打针,天天上医院,一去就是一上午,终于,把尿布疹给捂出来了。小屁股上的皮肤溃烂了一大片,宝宝哭得我心都碎了。总觉得本来好好的没病,到弄出不少毛病来。而灾难性的打击却是宝宝治病之间的一个噩耗。我的亲弟弟去世了!而且已半年有余。大家都没有告诉我,是因为我那时正在怀孕,又天遥地远的。到是嫂子说漏了嘴让我知道了。我的善良、纯真的亲弟弟啊,我竟没有见上最后一面。在病魔和痛苦中挣扎的他是怀着怎样决绝的勇气选择离开挚爱心疼他的亲人的啊?他还没有来得及享受生活的甜美和生命的欢愉,疾病无情地剥夺了他的生存能力和社会能力,也极大地削弱了他的意志,可他这次却真的有勇气选择死亡。而我们,他的兄弟姐妹,都还有多少善良的愿望没来得及替他实现啊,总以为他的一生还长,我们有的是时间去表达……那一个活生生的人竟会在我的眼前消失,再也看不见了,那是他健在时我都会无端心疼的弟弟啊。我宁愿那是一个悲伤的假设,我只是在这假设里悲伤。可是我又知道,这不是假设,我的心就那么生生地痛、痛、痛!而我却不敢放声,孩子出生才十多天呐,我的悲痛会传递给他吗?可是,每一个独处的空间,哪怕上卫生间的空挡,给孩子换尿布的瞬间,困极的深夜,我的泪总是禁不住地直直往下淌。我被有生以来最大的悲痛给生生击伤了。我对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伤痛、初为人母的不适、孩子的病,我的心理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加上老公的不理解甚至责怪,更有公公婆婆对我的误解,使得我和老公的战争不断升级。终于有一天晚上,我们之间再度爆发战争,我无力再吵,只是撒开了喉咙放声地痛哭。而他依然不依不饶,我的神经几乎崩溃了,疯狂地抓起手边的不知什么东西就猛击自己的头,我甚至想冲出去,我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让我好受些。他被吓着了。紧紧抱住我。而我,仿佛我已经不存在了。我的脑子昏蒙蒙的找不到自己。也许,上天就是要在这个月子里考验我。忍住悲痛和委屈,天天盼着宝宝的病好起来,谁知道他尿布疹还没好利索,肛门上又长了个大疖子。又得上医院,大夫说是肛瘘的前身,得做手术挤脓,长大了才能做手术。五六岁之前都很容易反复感染。二十多天的小人儿,又得动刀子做手术——望着小床上这个陪伴了我这些日子的宝宝,从当初的茫然无措到如今俨然已是命中注定,病在他的身上疼在我的心上,并不亚于失去亲人的痛。宝宝的手术做了。因为伤口在肛门附近,怕感染,要保持干净干燥,不能再用纸尿裤,每次尿后便后都得精心护理。尤其晚上不能让他尿湿了。宝宝的伤口使得原本赖在失去弟弟的悲痛里不肯出来的我不得不迅速整理心态。那一刻,我突然明白,爱,真的就是心上的一块伤疤,真爱就是痛的,月子里,我为了我爱的人承受了两份痛。为了眼前的爱,我得暂时放开那份痛。那一天,我和老公都格外心平气和,也许,他也明白,爱我们的宝宝,光有热情是不够的,我们还得有足够的耐心和勇气,尤其宝宝病痛之时。我毅然决定拿出全身心来照顾我的宝宝,与他一起度过生命之初的不易。接下来的日日夜夜,衣不解带,精心护理,到满月这一天,终于盼得医生说好了,伤口已经塞不进纱布条了。慢慢就会完全恢复了。我的悬吊的心应该放下了。可还是惶惶的,不敢乐观。我在满月这一天选择大哭一场,就是发泄一下被忙碌和担忧压抑了的心。可是我知道,即便我痛哭过后,心上的伤疤已然存在,不可能消失了。在将来,偶然的偶然间,它又会不经意地疼起来。活到三十多岁我才体会到,骨肉之爱,真的刻骨铭心不由自主。洗完澡,一月来我第一次走出门到院子里凉东西,猛然间看到栅栏上灿然开着两朵红蔷薇,就在那唯一活着的一只枝桠上。我的眼睛又湿了。也许,这是对我的暗示吧。我应该象这被挪位的蔷薇一样坚强一些。两朵红蔷薇,是我月子里最痛的两份爱,一份已在天堂,一份刚来到身边,不管在哪里,他们都开在我的生命里,就象开在我的窗前我的院子里一样近,永远!



 
# posted by helloemh @ 2005-05-23 00:57 评论(3)

  2005年5月23日 星期一(Monday) 晴
 
季先:
今早我才知道代林已经告诉你了。她不知道这事对于我们家人的伤痛。她给你说了也没有告诉我。我们一直在想什么时候告诉你,我是想等孩子满月,等你恢复得差不多再告诉你。
少先的离去,开始时对告不告诉你,大家都慎重想过的,你不要怪我们。怎么做对我们都很难。就为尚未出生的孩子多想了一些。11月20日离现在好几个月了,时时想起心中的痛,就难以抑制。早就想把这一切都写下来,到时作为对你的一个交代,也是对少先对大家的交代,总是无法拿起笔。太难。直到今天。怀念和回想都在我们各自的心里,痛也在各自的心里,怕一提起就引起大家的伤痛,大家都在尽量避免提起,尤其是对父母,或有父母在时。过去想到把你一个人留到后面去悲伤,心里真的很难受。今天终于来临。要你不悲伤没有意义,直到今天面对电脑屏幕,我也仍然止不住眼泪长流。
不要再去问父母,不要再引起他们的伤心,一点也不要问。不要告诉他们你已经知道了,你的痛他们要一起痛的。就当你还不知道。振作一下,留到以后慢慢怀想和悲伤。
他是11月20日晚过量服了录氮平的,他下这个决心,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也没有留下任何文字的东西。出事前一天和斯斯抢过电视看,情绪不是很好。晚饭后爸妈散步回来,春美一起来的,春美听见屋里少先的呼噜声音异常,发现门是反锁的,叫来姑姑和郭忠学大哥,从后窗进去,就已经深昏迷了。区医院邛崃医院抢救也没有办法了,21日零时38分去了。8、9点钟我们得到消息,叔先在家,送到县医院医生说不行了,我们连夜赶回去,是仲先单位的司机开着我的车送我们回去的。回去1点过了,他已经在太平间了。叔先一直守在他身边。我们在那里守了他一个多钟头,把他送到里殡仪馆。我们在邛崃的车站上熬到天明。那晚上我们到邛崃不久就下雨了,那个夜晚不堪回首。很早阿爹打电话来问情况,我们最早告诉了阿爹,他天亮后告诉了爸妈。
后事办得都好,以我们兄弟姐妹的名义立里碑,写里简单的墓志。把他火化后安葬在大草坪。和祖先在一起。火化那天哥哥姐姐弟弟妹妹,还有侄儿侄女去了很多。我们一直把他护送到最后,你不要内疚,我们一直都在心里以你的名字来做这一切。也以你们的名字做了花圈。归归、乾斯、鹏丹护送他的灵柩和骨灰,是归归一直把幺爸儿从邛崃抱回大草坪的。在他住的那间屋,把床拆了设了小灵堂。生乎逝乎斯生永矣,命兮运兮乃命恒哉-华年永续,这是在无尽的悲痛和杂事缠绕中我为他的灵堂写的挽联,用白色大理石刻出来,镶嵌在他的墓前。少先在他这短短的29年的生命中,经历常人无法感受的痛苦,脆弱的精神、善良的心最后积聚起所有的勇气,选择离去,离开心疼他的父母兄弟姐妹独自而去。我的眼泪流在那个黑色的夜晚直到天明,在平乐坝在他灵前没有人的时候,在那几天内我个人独处的时候,在火葬场接他送他的时候,回家后一个人常常想起的时候。其他时候都要振作起来做事情啊。在家避免独处,节制住心情。对恢复和孩子不好。怀念是永远的事情,不在一朝一夕。
以前他常说说,想自杀又没有勇气,都以为他真的没有勇气。都想真不想活的人是不会说的。大家都小看他了。他走在他状态最好,最清醒的时候。都觉得他恢复得不错,下半年再找个事情做做。妈骨折是他在家料理。国庆节回家看到他写的一篇文章《想阿婆》,写得很好,我告诉他和阿爸,说阿爸写一辈子文章,没有一篇有这篇好。还带回来给他打出来了。
想人生多灾多难多痛苦,我们尽管再悲伤,活得最痛苦的是少先。从98年开始,每每回忆他病中的样子,带给我的伤痛不亚于他的离去给我的伤痛。他决定要弃我们而去,可以想见生于他有多么不堪。想起他下决心的刹那,一切他所经历的疾病的苦难和不幸,都在那一瞬间让我们感受到了。那是我们所没有承受过的。这么多年的感情和照料,你以为他真的忍心离我们而去吗?从98年起,其实从97年的上半年的春天出现幻觉开始,他每病一场就是我也病一场。很多事情你们不知道。一个痛苦的灵魂如何在生存中搏斗。那时不知道幻觉竟然是这种疾病的前兆。
走吧,他解脱了,也好。
但是想到我们也许还没有尽力,他啊才这样,心里又很难受。他下这个决心还有是不想成为我们的拖累。拖累到是没有了,少先,我们要怎样才对得起你的离去啊?我们都福分甚浅,不能与你一直走下去。病和药物已经严重摧残他的注意力、意志力和社会能力。活着痛苦。他还有好多我们常人无法知道也无法懂得的痛苦,而即使懂得了又晚了的痛苦。
好在他离去前还出去走了一圈,还到了海边。回来后也长得很胖了。最后一次和他通话是出事前两天,那天中午我叫归归打电话回去,归归半期得了第一名,要他告诉爷爷奶奶,爷爷奶奶不在,是少先接的电话,说完了,我又和他说过几句。那时没有任何征兆。我只告诉他最近我出了车祸,但已经处理好了。他情绪也还可以。
爸爸妈妈一辈子承受的痛够多了,他们会承担得起的。你不要问他们了。他们不知道你知道,就是福了,以后再告诉他们吧。过两天我接他们下来。


好自为之。
2004/4/18 中午




宝宝去医院了,本想趁机休息一下,可是睡不着。少先啊,他成了我心里的一个肿瘤,不碰不行,一碰就痛。旁的人无法倾听我,和你们说,又无疑让大家痛。我不知道要怎样来缓释这种情感。这几天,夜夜梦见他,可是没有悲伤,全是一起生活、说笑的细节,我甚至还在梦里笑出声来,他在讲笑话呢。对于他的离去,那似乎就是一个假设,可即便是假设,我也真真地伤心。要我把这当成事实真的太难了。他们对我的伤心似乎还有恼怒和不理解,我也尽量理智和调整,忙碌和疲惫也许才是最好的解脱方式。最初的两天,哪怕上厕所、换尿布的一个人的空隙,都会偷偷哭上一阵。现在平静多了。有空时,才可以这么说说。
95年,我还没有毕业,他也没有犯病,只是常常对生命、未来、时空这些大命题进行杞人忧天的思索和疑惑。我带他到我学校去玩,他觉着什么都没意思,在车上,我和他聊了很多,似乎也解了他心头的好多疑惑。半路在新津停车时,他兴奋地跑下车,大声叫我看,说今天的太阳似乎很亮很特别呢,我也很高兴,觉得我的话对他是有用的。到了彭县,我们去了公园,照了像,晚上他在男生宿舍老乡那里睡了。可是第二天一早,我发现他重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非常萎靡,哪里也不想去,对什么都没兴趣,似乎经过一夜的思索,又推翻了我昨天的那些所谓道理。他要回去,无奈,送他上车,我心里非常失望,第一次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也许,就是这种失望与力不从心让我在日后对他的拯救中显得消极了。所以,我根本没有尽心尽力地帮他,我是对不起他的。
去年,他和爸妈来济南玩。我们出去玩,在海边,他很兴奋,尽管天下过雨,很凉,他依然冲进了水里,感受了海、海水。我们去了泰山、孔庙。可是每一个地方都让我留下许多遗憾。我应该让时间更充裕些,应该玩得更好些。如果能在海边住上一个星期该多好啊。他老是担心着花了多少钱。他被早些年的贫穷吓坏了,始终被这些问题折磨着。
我们曾建议他去吴洪杰公司上班,象玩一样,不拿工资,只是跟着工程部的人跑跑学学,然后再说,他在内心挣扎后没去。但我想这事成了他心里的负担,他自己跑出去看了些招工启事,说想去送水,可我们都觉得他不熟悉地形,大热天很辛苦,他也没有坚持。他从来都这样。他从来都没有为自己活过,都活在别人的想法里,活在考虑别人的习惯里。
我去年怀孕回家时,他还专门跑回杨湾去给我买荠柑。一大口袋呢。我们都觉得他在一天天好起来。所以都在想着劝他相亲过正常人的日子。我走了不到一个月,他怎么就突然走了呢。
莫不是我在家时又惹他想到了什么或我说过什么伤他心的话?
我想我们想拯救他,想象常人一样要求他,其实是犯错误了。正如你所说,病和药物已经严重摧毁了他的注意力、意志和社会能力。我们也可以并且已经把他当成个病人看,痛苦的是他自己很多时候是清醒的,他还有自己的认识、分辨和分析能力。从这一点上来说,选择离去对他真的是一种解脱。我们的痛苦和悲痛才是他选择时最大的不忍。
可是,不管我们如何去体会他的感受和痛苦,除了增加我们自己的痛苦外,又还能有什么呢?这,又是他最不愿意的吧。我这么絮絮叨叨的,也只是宣泄自己的情绪而已。我还能做些什么呢?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拖体同山阿。(2004/4/21)


 
# posted by helloemh @ 2005-05-23 00:53 评论(1)

  2005年5月23日 星期一(Monday) 晴
 
冉泽良

冉泽良是我表妹夫,和他认识不到五年。还未结婚时,表妹把他带到我家时,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不论我们说啥,他都安静如襁褓中的小孩。他走后,总爱高谈阔论的家人都说,他怎么片言只语都没有。
结婚以后,他们经常来家坐坐,我也有更多时间与他接触,慢慢地他会谈点生活习惯,生活琐事。他说小时也爱下河摸鱼捉蟹,读书时爱打乒乓球,打篮球。他不爱说,做事手脚很麻利,他不愿夸夸其谈表现自己。我们谈到做家务事时,他说最不愿意杀鸡宰鱼,感觉它们很可怜,仁慈之心让我自惭。他平静地热爱生活,那么珍惜生命。
有一次,表妹和他吵了架,表妹跑到我家里,他一直跟着,刚坐下,我妈问是怎么回事时,还未说话就见他两眼泪花,他说也是小事,为此也会落泪,重感情才会潸然泪下啊。

少先
2003年写在平安保险的画册上,圆珠笔写字迹与印刷体自己跌在一起,改得一塌糊涂,但看清楚了,改得语言精练,层次清楚。是年11月20日夜,有意过量服药,抢救无效,次日零时38分,在邛崃第一人民医院辞世,享年29岁。
这年我和少先都多灾多难。他就这样决然而去。强烈的撕心之痛,在少先离开的那个晚上已经经历。过后生者要强打欢颜,继续活下去。难言的隐痛,常在心里浮现。泪水在一个人静静地回想的时候常常悄然而临。生如此不堪吗,少先?你一定要去。把我们留在这里,你究竟对我们有何期待?我们要怎样才对得起你的离去?你不堪苟且,我们可以苟且吗?此世没有足够的不苟,留驻你在红尘中的脚步吗?
今天是冬至,你离开我们一个月又两天,想起你,我又回到你离去的那个夜晚。在最寒冷的季节,你走了。盼望春天早点来到,你的墓地上也不至于太萧条冷清。你就在那里看着我们,在我们祖先一直看着我们的那个地方。只有托付祖先照看你了,我们已经不再有照看你的福分。在你生前,我们对你照看不周,尽管对你说请你原谅,你会过意不去,但我想我们真的未周呵。苟且,苟且,生者的苟且,让生者的苟且更加苟且,是你要离去的因缘之一吗?
尽管人都知道要节哀,哀之未达,何以为节啊?此世我不为哀,外人会为哀吗?外人觉得你的离去为大家去掉一个包袱了,好轻松啊。

 
# posted by helloemh @ 2005-05-23 00:47 评论(1)

  2005年5月22日 星期日(Sunday) 晴
 
阿婆
少先

阿婆离开我们已经十三年了,想起她今夜又无眠。
听妈妈讲,阿婆的爷爷是晚清的举人,年轻时阿婆是大家闺秀,像大多数妇女一样裹小脚,很少出门。由于良好的家庭氛围,阿婆养成了心如止水的性情,勤劳善良的品格,大度待人的心胸。
在农村,我们兄弟姐妹五人,童年时一直和阿婆生活在一起,她大多时间在家操持家务,含辛茹苦地带我们,那时阿婆常年在家周围种菜园,为我们洗衣做饭。菜园里一年四季青青葱葱,我们就在那花园似的小家中生活。阿婆每天为我们洗洗缝缝, 衣服虽破但都干干净净。上学前,经常看到阿婆端一大盆衣服在洗;放学后又看到她端着一大堆衣服在补。在种菜、洗补衣服之余,阿婆还按时为我们做饭,放学后总能吃到热漉漉的饭菜。阿婆还常常把饭捏成小小的饭团,我们的小手拿着刚好合适,这就是为我们精心准备的零食。虽然家里很穷,但没有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感觉,我们可以无忧无虑地读书、游戏,贫穷而健康、快乐地成长。那时的快乐真多啊,都成了现在的美好记忆,而生活的忧愁却藏在父母和阿婆他们的心里。
阿婆因为脚小,经常足不出户,空闲时就在门口望望,等待有人打声招呼,或寒暄几句。有一次,阿婆挎着一个兜上山摘菜,我远远地看到她的身影,那瘦小的身躯在巨大的山影下面,步履蹒跚,从小一向认为阿婆的坚实形象,瞬间变得那么孤单和弱不经风,顿时一丝悲凉袭来,不禁湿润了双眼。对阿婆长期的平静忽然有了些伤感。人总要走出家门,面对残酷的自然与社会。虽然阿婆解放后被批斗,被强制劳动,但没有扭曲她善良的本性,她依然慷慨待人,家里有了鸡蛋、饼子,她总舍不得吃,等有老年人来了,他便悄悄塞给一些。
阿婆在教育我们时从未打骂过,儿时父亲把我和三哥罚跪,正要打我们时,阿婆来了,挡着父亲,口里简单地说,孩子还小,打起啥作用。慈爱之心溢于言表,呵护和温暖着我们无邪的童心。我们小时侯阿婆虽然辛劳但并不孤独和寂寞,后来我们纷纷到较远的县城、省城去读书和工作去了,阿婆便盼望我们早些回去。成年后我们才体会到亲人分别对老年人的那份伤痛。回家与阿婆谈天,她说整天在家把嘴都闭酸了。是啊,对不爱串门的她来说,我们不在家,阿婆得忍受多大的寂寞。正如父亲的诗里写的“半百儿女不相见,一干夫妇常熬煎”。
大哥、二哥工作以后,我们后面的三姊妹还在读书,有一次放假回家,阿婆很高兴,唱了她记得的儿歌,还讲了好多故事。我们走后,她又在家为我们兄弟姊妹纳鞋垫。后来我和三哥回家去,走时,阿婆给了我们每人一双鞋垫,眼里还噙着泪花,我们叫她不要哭,她说没有哭,是风吹的。阿婆不愿把伤感带给我们,其实我们知道这分明是酸楚的泪水。
我父亲从民办教师转正为公办教师那年,我们三姊妹在父亲教书的中学读书,妈妈下来给我们做饭,家里就剩下阿婆和表哥,阿婆的日子更孤独了。就在那年,阿婆病逝了,我们回到家里,抚摩着还有余温的阿婆,眼泪飞涌而出。我呜咽着说,阿婆,我们回来了,才看到阿婆眼闭口闭。是啊,阿婆死也在等我们回去啊。在念阿婆祭文时我们都哭得很伤心。后来,二哥写了首诗纪念阿婆,题目就叫《阿婆》,记得有一句是“读你墓碑上的文字,那是川西史诗的滴滴泪珠。”


 
# posted by helloemh @ 2005-05-22 21:47 评论(6)

所在栏目:生命之重 页码:1/1  [1]   本站域名:http://helloemh.blog.tianya.cn/




<< 2020 二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生命如花 (2)
香火颠沛 (1)
生命之重 (7)
笑而不谈 (2)
谈而不笑 (2)
回故乡之路 (4)
新生命之途 (1)
《游子吟》(二)(2008-6-13)
归归——走进塔公草原的星空(2006-12-17)
更名公告(2006-8-29)
搬迁公告(2006-7-4)
87年旧作 悠悠岁月前岁月悠悠(2006-1-9)
?(2006-1-9)
还能用吗?(2006-1-5)
我的干爹和亲叔叔的一篇小自传(2005-10-13)
写得很好,支持你。...(2008-12-1)
没想到这篇文章这么长。
博主是基督...(2008-12-1)
仰望空星,所有的星子都在歌唱,落入喧嚣之...(2008-6-9)
当然。新年好。...(2006-1-6)
想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文章吗?想让大家轻轻...(2005-12-31)
沙漠的语言
临江仙
夜未央
会客厅
早霞
里小百
雨葭如斯
诺尔
蔷薇花
花香满径
回故乡之路
62774


helloemh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