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的语言

沙漠的语言
LTLT56.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浓玛信箱:LTLT56@Hotmail.com

每天经历的事并不就是每天发生的事。——杜拉斯

[顶]《沙漠的语言》一书的购买方式

[顶]搜狐新书连载中的《沙漠的语言》

[顶]《沙漠的语言》:记忆一种

2011-10-7 星期五(Friday) 晴
蓝蓝的译文《隐秘的快乐》

瑞典的蓝蓝,是文字里的朋友。文字里相交多年,今年夏天她回成都时得以相见。优雅的女人。有个喜爱丝竹,会吹箫的瑞典丈夫,还有可爱的孩子。今天收到她的邮件,她送来礼物,译文《隐秘的快乐》。......

浓玛 发表于 2011-10-07 14:32 分类:记事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1-8-12 星期五(Friday) 晴
祝贺荔红新著《情未央》出版

  祝贺荔红新书《情未央》出版。好美的一本书。
  
  书影/自序/目录/内文版式
  

  
  《情未央》,赵荔红著,广东出版集团新世纪出版社出版,2011年8月1日第一版,定价:28元,全彩图文本
  策划:洁尘、蔡静,制作:广东公元传播有限公司,责任编辑:宁伟,特约编辑:蔡静......

浓玛 发表于 2011-08-12 11:03 分类:记事 | 评论: 2 | 送小红花



2011-6-18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一天

  昨夜睡得好香。
  
  在一个漫长而完整的梦中醒来,看表,已经九点过了。睡梦的情节日常、诡异而有趣,激活了我的早晨。害怕忘记,赖在床上回想它。有许多的字也就这样被带出来了。用笔写在本子上,我知道,深宅于家中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十点过时,接到一个电话,才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恩,果然,好明艳的太阳。阳光照进房间的上午,真美好啊。在睡裙上套上短袖体恤,再穿上薄薄牛仔长裤,洗漱,浇花和植物(绣球花还开着,栀子还没残尽,黄桷兰开满了枝头,香气弥漫)。喝昨天在豆浆机里打好的玉米羹。然后打开电脑。听音乐、写字。直到此时。还将继续。仍有期待。
  
  其间,间隙看了微博几次,转了几贴;看了一部影片;做了简单的午餐晚餐给自己吃(妈妈每周都要在我上班的时候过来一次,往我的冰箱里续新鲜的蔬菜。这是我怎么也阻止不了的事情。也是我会铭记的事情。);到了天黑尽的时候,换衣服,出门放垃圾,顺便看看院子里葱葱郁郁花草树木,和那些熟人似的猫们玩一会儿。回家路过阳台时,顺手摘两朵刚刚打开花瓣的黄桷兰。
  
  这样的一天,是一种个人独居生活的的假日状态,也是自己喜爱的一种......

浓玛 发表于 2011-06-18 21:43 分类:记事 | 评论: 8 | 送小红花



2011-6-6 星期一(Monday) 晴
今天

  今天是很好的一天。阳光很好,好得让人感到幸福。某种文字的神经被激活了。喜欢自己这种状态,甚至迷恋。心往深处沉潜下去,世界呈现,大音希声。那种蕴藏在安静里的享乐,唯有自己知道。
  
  今天也是快乐的一天。那一个场景,会铭记在心了。那些时刻,妈妈、侄女和我,被我们三人营造出来的话语,一次次笑倒。妈妈笑出了眼泪,我笑到捂肚子,妹妹笑得一次次趴在沙发上。祖孙三人在一起,每个人都成了彼此之间的开心果。三个女人一台戏,恩,一点不错。今天,我们的即兴之作是奶奶唱歌的小品。侄女妹妹越来越懂事,刚在一个全国性的中学生作文比赛中,得了三等奖。英语成绩突飞猛进。最让我欣慰的,是她的知识面和语言表达能力。每次与她说话,都会有惊喜。今天她给我讲起了龙泉剑的煅造和龚扇的制作过程,那种复述的丰富准确和绘声绘色,让我一次次想抱住她。
  
  今天也是一个日子。从妈妈那里带回来的昌蒲和艾,好香。把微博上的几段字抄下来,存念。
  
  今日端午。抄《离骚》几句,存念。——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掔......

浓玛 发表于 2011-06-06 18:16 分类:记事 | 评论: 4 | 送小红花



2010-1-30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专享的酒

  今天,妹妹的爸爸、我的二弟给我送来两瓶酒和一套酒具,是他专门在家乡的酒厂订的。我和三弟,都有份儿。是他给姐姐和弟弟的新春礼物。没想到我第一句话竟是批评他乱花钱。挺扫兴的。不过,二弟是超级大度的人,并不与姐姐计较。等打开包装盒时,一下就感觉到弟弟的特别心意和礼物的意义了。挺喜欢的。虽说去年在泸州酒业园区参观时,早就知道了这个创意,但在得到这样的礼物时,还是有些惊艳。
  这样的酒,会舍得喝吗?如果喝,又是和谁一起喝?喜欢这种有未来让人想象的礼物,嗯,这种会有故事的礼物。
  
  
  两瓶酒和一套酒具
  
  ......

浓玛 发表于 2010-01-30 23:19 分类:记事 | 评论: 6 | 送小红花



2009-12-4 星期五(Friday) 晴
阿贝尔跨文体长篇《老屋》出版

  文友阿贝尔跨文体长篇《老屋》出版了,特此吆喝一声。


《老屋》内容简介——

  这是一本跨文体长篇。诚如作者自言:“我记的这些,老屋,父亲母亲,弟兄姊妹,阳光雨露,山......

浓玛 发表于 2009-12-04 17:58 分类:记事 | 评论: 5 | 送小红花



2009-9-21 星期一(Monday) 晴
偷闲

  忙得不可开交。为节日忙碌熬夜,是工作的主要部份。周五那天,已至登峰造极。从早上八点过起一直到次日凌晨五点过才下班。开会,应酬,上夜班。这月本不当班,节日重大,实行双岗。史无前例的样子。
  节日也带来了好多个人事务。是个心里不能起念的人。只要念起,就必须实行。见缝插针的完成些一时念起的事务,快乐并疲惫着。
  
  昨晚梦见鹿了,鹿在山上吃盐(这种景象,倒是在一座山中看见过,不过并没有想到那座山啊)。之后,又梦见海了。我和三弟站在一片美得无与伦比的海景前。海水蓝得那样的深,浩瀚而浓郁的深蓝色,在阳光中熠熠生辉。天边的云透亮透亮的。我们呆站着,惊异又享受。
  
  是有些想念海了。找几张二月在海南拍的照片贴上来吧。希腊的圣托里尼之梦,只待来年再实现了。
  
......

浓玛 发表于 2009-09-21 20:37 分类:记事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09-9-1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昨天

  昨天是一个好天。上午的一些时候,被窗外明净清凉的秋阳诱惑了。呆坐着。在被一个想法唤醒之前,在记忆与想象中走了好长的路。
  
  1)记忆与想象
  
  对于时间而言,最值得信赖的,就是记忆和想象了。因为它们具有同样的质地。它们是沉淀下来的,也是被创造出来的。在一个人的静默世界里,这些创造,具有一种个人意义上的永恒。
  
  在这些创造里,只有自己的愿望是真实的。其它的,越趋于虚无越令人迷恋。因为虚无,是创造之笔下的纸。
  
  我的愿望,就行走在这些纸上。我希望它们都能变成一些语言,从一种味道中释放出来,获得自由。
  
  2)享乐
  
  又开始买衣服了。前晚把去年秋冬的一些袍子拿出来试了试,都肥大了一圈。买新衣的理由就相当的充足了。生病时曾逗妈妈乐,说,不花钱钱,就吃药药。我这一说,一向批评我铺张浪费的妈妈也将疑将信起来。有种种巧合的事例证明,惜财与守财,都与我很不相生。好像命中注定,就应该享乐并及时地享乐。中午碰巧在电话里与人说起,此话被命名为浓玛定理。
  
  走进服装店的感觉......

浓玛 发表于 2009-09-16 21:49 分类:记事 | 评论: 8 | 送小红花



2009-9-14 星期一(Monday) 晴
桔梗

  从理发店出来的时候,夜色刚刚好。那条街上,卖水果、鲜花和炒板栗的车摊都出来了。走到一个车摊前,买了一个福建蜜柚,等那位朴实的大哥剥剖时,一回头就看到桔梗花了。在那辆花车摊上,全是稀奇好看的花。有好几种,我都没见过。什么相思豆、孔雀草的,都想一并买下了。还有一种,跟彼岸花一模一样,可是,那位卖花的大哥说,不是不是。说了一个名,在他浓重的方言发音中,我一直没听明白到底是什么。最终,只买了桔梗,因为捧在手中,就再不想放回去了。花车的旁边,有位卖炒板栗的老大姐,见我买兴正浓,说,要不要买点板栗。我说,好。
  
  是拎着蜜柚板栗、抱着花走进家门的。妹妹和妹妹的爸爸都在。一家人闻风而动。吃的吃,说的说。妈妈把花插进瓶子,就是那个去年十一月从北京拎回来的一可的瓶子。
  
  吃着板栗,看瓶中的桔梗。恩,人就跌入一种记忆里了。一个季节的味道,从桔梗花中氤氲而出,时光一点一点迷蒙起来。......

浓玛 发表于 2009-09-14 22:17 分类:记事 | 评论: 6 | 送小红花



2009-9-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好日子

都说今天是个好日子,记一笔。

快乐而忙碌着。

快乐的时候,很纯粹。与喜欢的人待在一起。接朋友们090909090909祝福短信。接好的电话。与人说起睡梦。

忙碌的时候,也很纯粹。照着事务清单,一条一条地解决删除。基本上已经成了一个事务强迫症患者。

有一件事,一波三折。初衷是想与几个趣味相投的人同行。结果,最终看来还是落单一个人。恨恨地对她们说,没法,命中注定孤单的人!不过,孤单也有孤单的味道和魅力。

明天出门两天,去参加一个活动。登山、放松。这一阵,够累的。看来真还不能生病,生病时欠下的各种债务,几乎都变成了高利贷。到今天,才感到基本还清了。

真好。......

浓玛 发表于 2009-09-09 21:17 分类:记事 | 评论: 5 | 送小红花



2009-9-6 星期日(Sunday) 晴
耽美

1)花痴

越来越明白,自己是个耽美的人。

昨晚有一个舒服快乐的聚会。三家人在一起,有一种家人一样的亲。当然,我这一家,只有我一个人。这种亲人的感觉,想想,也就绵延了二十多年了。还要继续绵延下去。有个宝贝女儿在席间有些high,高一句低一句地爆了不少父母的猛料,活色生香的,把大家逗得快乐得很。我也被批了,说我这个老人家有点花痴。

不花痴才怪了。

往严肃的说,就要说到耽美了。喜欢容颜美好的人和事、风景与情感,甚至吃食。这是一种不断被放大的天性。

昨晚倒真有道美食。鹅肝,放在冰块之上,取来醮着芥末吃。这种吃法,深得我心。如果把芥末换成鲜磨的山葵,就更好了。不料就是因为贪了这道美食,忘了晚餐要吃平和味道的警示。吃多了芥末,神经就兴奋起,辗转到深夜二点过也不能入睡。干脆起来写字。这也是上周连续的深夜班落下的后遗症。

2)字

这一段,工作好累。越忙,文字也来得越多。小说里的字和博里的字都多,在精力不济的时候,只好优先前者。那些可以放在博里的字......

浓玛 发表于 2009-09-06 13:50 分类:记事 | 评论: 4 | 送小红花



2009-9-1 星期二(Tuesday) 晴
冰粉儿/桂圆

  昨天晚上,没想到去一个饭局了。因为想到上班要上到凌晨,原本懒得动想赖掉的。不料被那圈人中的一个掐家掐上了,电话那头热捧冷棒的,最后,只好赖皮地说,我太累啦,实在不想开车,来接我吧。与那一圈人的聚会,每次都很热闹轻松,我总记得自己是参加了不少的,可到头来还是要遭到谴责,总说我老缺席。那个掐家,是那个圈中的开心果,人开朗透明得跟一杯水一样。每次见了她,要么是我们俩对掐,要么是我们俩联合掐某一个人,都是狠劲儿的掐,就这样掐着,这么多年了,竟没有过掐伤的记忆。那个圈中,就我们俩年纪小一些,所以,有点倚小卖小的意思。我们习惯了,大家也习惯了。有时想,真是奇怪,在一个圈子里,你一开始是什么样的角色,就永远会是什么样的角色,不管你在这个圈子外的角色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一到了那个圈中,世界就围合在一种恒定的语境中。有一种时光停驻的美好感觉。
  
  吃饭的一帮人,照旧快乐的疯言疯语。吃饭的地儿,却是一个新点,紫荆北路上一家叫成都印象的私家菜馆。高楼深处的一个古旧院落。窗外植物葱郁,倒有些清新的感觉。菜品也算得上中上吧。有一道酸辣海参,真是不错,面上盖着宽宽的面皮,面皮入味嚼劲儿足够。还......

浓玛 发表于 2009-09-01 22:23 分类:记事 | 评论: 6 | 送小红花



2009-8-16 星期日(Sunday) 晴
灵性归来,疾病渐去

虽然还在咳着,却已感觉到灵性的回来和与自己的亲昵。昨晚,有一些让我感到奇特和不一样的东西,像水涌来。写到快两点才睡去。

谢谢那些为我不知的力量。只有被它们指引的时候,我宁愿失去自己嗜之如命的自由。......

浓玛 发表于 2009-08-16 12:00 分类:记事 | 评论: 9 | 送小红花



2009-8-14 星期五(Friday) 晴
虚度/梦/香水

  1)病的时候,正值接班。都说应该静养,可我自己觉得远远没娇气到静养的份儿,而且,在工作上从来没有给同事添麻烦的习惯,该自己做的事情,只要没病到卧床不起,就要撑着做下去的。只是每天除了输液吃药工作还有一些不得不做的杂务,就再已没有更多的精神来像样地写字了。这样的感觉真是不好,这种时间被虚度和荒芜的感觉,让人黯然神伤。文字于我,不知不觉中好象开始从一种表达的需要渐渐变成了生命的一种存在形式。就是说,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份,是存在于文字里的。文字停下来或堆积起来无法消解的时候,那一部份生命,也就虚无了过去。
  按计划,从八月起,是该开始整理笔记本和写作了。可是一个朋友的话却成谶语。朋友说,多休息调整一下,最迟从十一月份开始吧。七月八月九月,事务很多,九月底十月上旬,要出行一趟,回来,又是工作中的一个大型年会。再休整休整,也就到了十一月了。时间真是不经用啊。
  这次生病,可能是因为触及到了文字的荒芜吧,还真有些感到健康的很重要了。从前总是迷信手掌中长长的生命线,所以在种种生活习惯上难免有些放纵。想,再怎么说,也能活到六十多岁吧,活着的过程中,尽兴中获得的宽度无论如何比规束中获......

浓玛 发表于 2009-08-14 13:13 分类:记事 | 评论: 8 | 送小红花



2009-8-7 星期五(Friday) 晴
好美的青庐

  咳嗽越来越厉害了,咳得夜不能寐,前胸后背都痛起来。昨天去医院拍了片,肺部已有炎症了。今天开始输液。但愿快快好起来。
  
  这两天,有一些软弱的东西在渐渐地滋长出来。并不是因为疾病。这么多年了,越是生病倒越是想一个人待着。有一次做个小手术,还专门择了父母回老家的时候。生病时那种凄凄怨怨的小女人状态,已经变得好遥远了。
  
  这次的软弱,是因为看到小你和她的GG一起修房子。听她不停地说着说着,那些很女人很浪漫的关于房子和家园的梦想,就不断地冒出来了。
  
  大前天晚上,做了一个美梦。梦见一幢水边的房子。饭厅的开阔落地窗外,是一片浩渺的水域,坐在那里的时刻,正值彩霞满天。好美,美得我又开始找相机。端起相机的时候,有个意识明朗起来,这是我的房子呢。低低的条形餐几上,铺着素色的布,空无一物,干净极了。第二天晚上到小你的博,听她提到青庐,搜索到了一看,好惊艳啊。一个人和他爱着人在洱海边上修造的房子,比我梦中的房子还要美。后又听有人提到沧海一粟的房子,赶去看了看,也是洱海边的房子,也很美。恩,看来,是该再去一次大理了。
  
  看着这......

浓玛 发表于 2009-08-07 17:55 分类:记事 | 评论: 16 | 送小红花



所在栏目:记事   页码:1/6  [1][2][3][4][5]:   本站域名:http://LTLT56.blog.tianya.cn/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 2017 十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浓玛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15-4 ( 1 )
·2013-12 ( 1 )
·2013-3 ( 1 )
·2012-8 ( 1 )
·2012-7 ( 2 )
·2012-4 ( 1 )
·2012-1 ( 1 )
·2011-10 ( 5 )
·2011-8 ( 5 )
·2011-7 ( 1 )
·2011-6 ( 7 )
·2011-5 ( 4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962635 次
日志:92篇
评论:5648 个
留言:53 个
建站时间:2005-5-4
博客成员
浓玛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