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的语言

沙漠的语言
LTLT56.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浓玛信箱:LTLT56@Hotmail.com

每天经历的事并不就是每天发生的事。——杜拉斯

[顶]《沙漠的语言》一书的购买方式

[顶]搜狐新书连载中的《沙漠的语言》

[顶]《沙漠的语言》:记忆一种

2015-4-3 星期五(Friday) 晴
小丫的厨房

小丫的厨房

 

           浓玛

 

【缘由】

 

有的人,你突然想起来要写写,却不知从哪里下笔。记得曾经读到的一句话,说,自己喜欢的某些人,似乎需要经过长久的等待,才能说点什么。对从不刻意想去写的人,连这种等待也是虚度的。那么多相处相伴的日子,也就在一种平常而美好中虚度了过去。越是这样虚度的日子,越是很深地沉入了内心和时光的某处,并被珍藏了起来。这样的人,在我的生活中有几个,小丫就是其中的一个。

......


浓玛 发表于 2015-04-03 18:33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3-12-24 星期二(Tuesday) 晴
《安。好。》

《安。好。》

 

浓玛

 

我喜欢这两个字

就像初始的本能

喜欢一个温暖的巢穴

 

我喜欢这两个字

也喜欢这样去想念

那个造字的男人

造字的男人想

有女人在家里就是安了

造字的男人想

有女人相伴就是好了

有女人和孩子相伴就是好了

男人深爱着女人和孩子

就像安好离不开女人和孩子

这样的男人

就是女人和孩子们深爱的

父亲、丈夫、儿子、兄弟和情人了

 

我喜欢这两个字

喜欢对人说

也喜欢人对我说

那一刻

安好如光一样倾泄下来

要有光

就有了光

温暖之窗如神谕一样洞开

 

我喜欢这两个字

如同喜欢那个造字的男人

如同喜欢那些深爱着女人和孩子的男人

如同喜欢一个亘古的永恒

 

有时候

捧着这两个字

就像手捧一部私人圣经

字句如诗歌一样被吟唱出来

天籁充盈潮湿的内心

如彩灯结满圣诞树

时光进入了某个隐秘而神奇的通道

每一个夜晚

都是平安夜

......

浓玛 发表于 2013-12-24 22:44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1 | 送小红花



2013-3-1 星期五(Friday) 晴
春天与女人

  

春天是个诡异的季节。

 

女人们要么得到爱情,要么失去。因为春天具有萌发与放大的魔力,会让那些幸福或者伤痛结成蓓蕾,在情感的枝桠上绽放。这真是件奇幻的事情。

 

容易沉溺于情感的女人,与季节的关系总是更为易感和亲密。春天料峭而热烈。其热烈与料峭都难以言喻。像一件乍暖还寒时节的衣衫,它的明暗冷暖,只有穿着它们的人自己知晓。

 

总之,春天来了。幸福绽放了,就离凋谢不远了。伤痛绽放了,伤痛也就快终结了。春天是彰显和清算的季节,当然也是开始与终结的季节。

 

而再隆重的开始与终结,也不过是一个平常的季节轮回罢了。

 

夏天还没到来的时候,脆弱的花们早已消失不见了。各种枝繁叶茂都会来临,一起等待秋天与冬天。到那时,一些叶子变成常青,一些叶子就要枯黄凋零。

 

心有戚戚于季节的女人,在季节的轮回里,最终只会剩下一个惟一值得探寻的问题,选择一棵什么样的花树,或者,......


浓玛 发表于 2013-03-01 16:19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3 | 送小红花



2012-8-27 星期一(Monday) 晴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去网上搜找自己的一篇旧文时,读到这篇字。文字来自不相识的阅读者。虽然言辞过誉让我汗颜,但是那份静下来的阅读之心,已让人心生感谢。这是一种好的力量。虽然文字于我,是一种内在的日常的需求。存下来,致谢。“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这也是我特别喜欢的词句。

《沙漠的语言》第一份读后感

heicuo

碰到浓玛的《沙漠的语言》纯属偶然。当时在微博上搜索佩索阿,由此得以步入这个平行宇宙。法国哲人阿兰•巴迪欧在《哲学任务——成为佩索阿所代表时代的人》中试图论述“为这位葡萄牙诗人去建立一套哲学以便去衡量他的作品”是值得去做的事,我便想当然地打算为《沙漠的语言》建立一套哲学了。如今,我宣布放弃这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真相很简单,我的心必须足够静才能去阅读那些文字。也就是说,她们不完全是外在于我的观念演进,而很大程度上是内在于我的心灵救赎。年前购买的图书,春节带到高山村孩子外婆家细细读过,带回城后就被老同学讨去了。这样也好,断了过分引用之囿禁,任由无限的畅想与感悟。

在沃格林之前,人们认为......

浓玛 发表于 2012-08-27 13:45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3 | 送小红花



2012-7-30 星期一(Monday) 晴
在时间的某处

  
  感知力吞噬着越来越多的未知
  像蚕渐渐吃完了一张叶子
  被寂静放大的蚕食
  聆听中的沙漏
  梦游之神巨大的疾驰的脚步声
  时间在某处
  永恒的无所忌惮的流逝
  无须亲历
  已沧桑密布
  
  ——摘自未完成的《在时间的某处》
  ......

浓玛 发表于 2012-07-30 10:52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2 | 送小红花



2012-7-30 星期一(Monday) 晴
《幻声空色:赵荔红电影札记》出版

  《幻声空色:赵荔红电影札记》出版......

浓玛 发表于 2012-07-30 10:51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2-4-1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蓝蓝的邮件

  有些时日没打开邮箱了。今天打开,就看到蓝蓝一个小时前发的邮件。是同时发给我和文友阿贝尔的。读完邮件,感到温暖。就像先前进去微博看到这一段不去微博的日子里,微友那些因为昔日文字而一次次E我的时候一样。每天在生活里,也在文字里。生活如此的丰厚,来不及停顿下来。而文字,已经恒定成我的日出与日落时分。遥想那些总会前去的远方,我的布拉格,我的圣托里尼,我的阿尔罕布拉宫...那些未来的日子里,内心是什么样子,里面会住着什么样的人...这一切,都让我有梦幻感。喜欢这种迷人的存在感。
  
  越来越爱上一个将要去居住的地方。每次去到那里的路上,会听那些钢琴曲。又听回它们。古典的宁静。辛苦又享受的一段日子,在这些乐声里安住下来。那段路程,好像刚刚好在冥想里完成一些像样的文字。
  
  把蓝蓝的邮件放在这里,存念。她说——
  
  阿贝尔、浓玛,知道你们都是有布拉格情结的人。
  在布拉格的广场晒太阳。想到你们。
  我们住的这家公寓和卡夫卡以前的家,都在广场的旁边。
  每天穿过广场,我都看到卡夫卡的影子。
  我的卿卿在布拉格也因为......

浓玛 发表于 2012-04-18 17:18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4 | 送小红花



2012-1-30 星期一(Monday) 晴

  
  【1】爱与美的梦境里 呓语布满了夜空
  
  【2】记忆是一面淘金的筛子 沙子被时间的流水带走了 留下的都是温暖的黄金
  
  【3】我只记得美好的
  
  【4】不要不相信爱 那是因为它还没有降临
  
  【5】我一直在想你 那样的想你 那个并不存在的你 令我着迷
  
  【6】我在人群的每一个面容里 看见你
  
  【7】祂说 这已经是一种深刻的联系
  
  
  关于这些短句,没完没了的短句,它们已太多地堆在本子里。一点一点的贴吧。算着一种整理。......

浓玛 发表于 2012-01-30 23:55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2 | 送小红花



2011-10-7 星期五(Friday) 晴
我坐在一间容纳所有瞬息的屋里

  读到特朗斯特罗姆的《 途中的秘密 》。日光洒在沉睡者的脸上/他的梦变得更加生动/但没有醒//黑暗洒在行人的脸上/他走在人群里/走在太阳强烈急躁的光束里//天空好像突然被暴雨涂黑/我站在一间容纳所有瞬息的屋里——/一座蝴蝶博物馆... “我站在一间容纳所有瞬息的屋里——/一座蝴蝶博物馆”。读到这句诗时,我正坐在一间容纳所有瞬息的屋里。假日最后一天,留给自己独处。文字像蝶群围向我。字落在本子上,纸片上。那些巨大的寂静气流,仿佛要将我掩埋。身体有些窒息。仿佛难以承受另一个世界的真实与强烈。内心所有的爱意,在语言里飞…
  
  我被我的影子拎着/像一把/黑盒里的提琴//我惟一想说的/在无法触及的地方闪烁...特朗斯特罗姆在《 四月与沉寂》里说。有太多字。写在纸上就感觉完成了。有些是想刻意珍藏。有些不想急于录入。新的文字还在不断涌现。我在等待自己最好的写作时间。我相信它们还在前面的地方。一种会相伴终生的热爱,让我并不慌张。它们会在生活停顿的地方,等着我。等着我从痴迷于那些像梦一样的时间与事物里偶尔抬头。
  
  正在写着的《夜航》不断被生活打断。我从不因此感到可惜......

浓玛 发表于 2011-10-07 16:02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3 | 送小红花



2011-8-5 星期五(Friday) 晴
〔转〕北岛:精神赤贫才是最大的危机

  北岛:精神赤贫才是最大的危机
  
   在刚刚结束的香港书展上,近年处于“半隐居”状态的诗人北岛与读者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交流。年过花甲的北岛身着浅灰色西装和白色衬衫,他神情平静,事先准备了讲稿,以缓慢语速向全场数百名观众演讲。
    
   生活与诗歌难以兼得
    北岛援引了奥地利诗人里尔克在《安魂曲》中的诗句:“因为生活和伟大的作品之间/总
    存在着某种古老的敌意”。指出“对于诗人来说,困难的是如何保持和生活的距离”。对于何为“古老的敌意”,他给出了这样的解释:“从字面上来看,古老,即指原初的,带有传统意味的,甚至可以追溯到文字与写作的源头。敌意,则是一种诗意的说法,其实指的是某种内在的紧张关系与悖论”。
    “如果里尔克安居乐业,拥有三五套房子,甚至是大房地产商,挥金如土,他能写出像《秋日》、《杜伊诺哀歌》这样的传世之作吗?如果卡夫卡从未生活在父亲的阴影中,而少年得志、婚姻幸福,一本本出书,整天忙着数版税,他能写出《城堡》、《审判》这样改变世界小说景象的作品吗?”在北岛的假设中,安居乐业与伟大的作品两者似乎就如鱼和熊......

浓玛 发表于 2011-08-05 16:42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3 | 送小红花



2011-8-1 星期一(Monday) 晴
情人的时间/是永恒的碎片(微博文摘)

  盲目而且敏感,如蝙蝠,情人全是/ 无救的梦游症患者,情人的世界/ 是狂人的世界,幽灵的世界/ 忙碌而且悠闲。情人的时间/ 是永恒的碎片。情人的思念/ 是紫外线,灼热而看不见/ 情人的心骄傲而可怜,能举起/ 教堂的塔尖,但不容得一寸怀疑 ——余光中《情人的血特别红》
  
  傍晚的光线金黄而辽远, 四月的清爽如此温情。 你迟到了许多年, 可我依然为你的到来而高兴。 请来坐到我的身边, 用你快乐的眼睛细看: 这本蓝色的练习册—— 上面写满我少年的诗篇。 请原谅,我生活的不幸 我很少为阳光而快乐。 请原谅,原谅我,为了你 我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阿赫玛托娃
  
  黄碧云的《末日酒店》由香港天地图书出版了中英文版,黄念欣在书评中这样写道“黃碧雲的小說從來非關情節,那更是一種狀態,使人好幾天說話斷續、如夢如魅、神不守舍的狀態,而這種狀態與其說是美學上的癡迷,毋寧說是一種信念上的必然…”
  
  在实现一个梦想之前,世界之魂永远都会对寻梦者途中所学到的一切进行检验。这种做法并无恶意,仅仅是为了不让我们远离梦想……每个人的寻梦过程都是以“新手的运气”......

浓玛 发表于 2011-08-01 20:15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1-7-17 星期日(Sunday) 晴
燕麦天使般升起

  《给Y医生的信》(选段)
  
  安妮•塞克斯顿
  
  我喜欢温暖的词。
  它几乎让人无法忍受——
  那么潮湿,象呼吸。
  我感到大地象护士,
  治愈我的冬寒。
  我抚摩着大地,
  虫子慢慢往上钻,
  蚂蚁不停的动,
  橡树叶粪便般腐烂,
  燕麦天使般升起。
  
  开始时
  夏天只是一种感觉,
  感觉到大地,
  感觉到你。
  
  (赵毅衡 译)


2010年9月摄于......

浓玛 发表于 2011-07-17 15:57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3 | 送小红花



2011-6-2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话语与语言

  关于话语和语言,我始终相信着一种能量守衡的定律。它也许只是自己一个人的定律。在一种话语没有节制的时候,会感到自己是模糊的、不安的。与一种语言疏远的时候,会感到自己是缺失的、虚弱的。好的表达,就象一种信仰。
  
  《话语与语言》,也是一篇文字的标题,以一种纯粹的自我状态开始写,写着写着,竟纷繁宏大起来。需要更多的气力。暂时放下。
  
  贴两个早已写下的短句,虽然很蹩足,作为一种时光的记忆,还是保存在此吧。
  
  有一些意思,也只有自己能够懂得。对那种没有泄漏的安静的纯粹的饱满的空间和状态的迷恋,已经形成了无比柔软又无比坚固的我。这是我自己,最喜欢自己之处。除此之外,也就是一些庸常、亲和、享乐的日子罢了,它们都在安好地消失。有些模糊的絮叨,回想起来,竟如一种不堪。幸好我强烈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幸好它们是短暂的。会铭记的东西,它们往往是无形的。有时候,内心会沉入大音希声这个词语,独自动容。
  
  
  《好的表达,就像信仰》
  
  浓玛
  
  有时,我被没有节制的话语拖进一种模糊
 ......

浓玛 发表于 2011-06-29 12:41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5 | 送小红花



2011-6-25 星期六(Saturday) 晴
不是所有的爱情故事,都是关于爱情的

  早上起来,就去把书柜里的《新旧约全书》找来。
  
  又读到了雅歌。抄这句上来。送给时光——  
  我把诗句刻在后花园中白色的石壁上,它像爱情的墓志铭一样坚贞隐忍:我在那里要将我的爱情给你,风茄放香,在我们的门内有各种新陈佳美的果子;我的良人,这都是我为你存留的。
    
  在一个朋友的博里读到这样一句话——不是所有的爱情故事,都是关于爱情的。是电影《与玛格丽特共度的午后》中的台词。被这句话打动,就去查影片《与玛格丽特共度的午后》。是法国导演让•贝克执导最新影片。也找到了艾小柯的这篇影评《书》。喜欢,转存。
       
  艾小柯说——
  那么,对荷妮、杰尔曼和玛格丽特这些毫不起眼的普通人来说,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变得那么与众不同,让他们从灰暗的现实世界中脱离出来,成为观众眼前那些发出彩虹般光彩的有故事的人呢?
    
......

浓玛 发表于 2011-06-25 11:54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2011-6-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转贴:阿舍《相遇——一堂现代舞课的随想》

  读到阿舍的《相遇——一堂现代舞课的随想》,喜欢,收藏在这里。
  
  阿舍《相遇——一堂现代舞课的随想》......

浓玛 发表于 2011-06-08 12:06 分类:挑选出来的 | 评论: 0 | 送小红花



所在栏目:挑选出来的   页码:1/27  [1][2][3][4][5]:   本站域名:http://LTLT56.blog.tianya.cn/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 2017 十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浓玛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15-4 ( 1 )
·2013-12 ( 1 )
·2013-3 ( 1 )
·2012-8 ( 1 )
·2012-7 ( 2 )
·2012-4 ( 1 )
·2012-1 ( 1 )
·2011-10 ( 5 )
·2011-8 ( 5 )
·2011-7 ( 1 )
·2011-6 ( 7 )
·2011-5 ( 4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962615 次
日志:406篇
评论:5648 个
留言:53 个
建站时间:2005-5-4
博客成员
浓玛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