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的温暖天空
小狐狸的温暖天空
苦山苦水 醉笑陪君三千场,不诉离伤。本BLOG文字全为原创,非商业性网页可署明作者后转载;商业性网站、网页和传统媒体如转载内容,需事前征得本人同意。邮箱humeizi#live.cn(请将#替换为@)
我记得,每一天经过的痕迹
<< 2017 八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我,一直都在这里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124715520 次
  • 日志: 5篇
  • 评论: 64332 个
  • 留言: 2809 个
  • 建站时间: 2005-4-25
真好,我们都在这里
谢谢你,来看我



2006-12-15 星期五(Friday) 晴

  
  五。住进大水泥格子间。
  
  一路上没看见围墙也没进过校门,车就跟一广场上停了。
  门一开,满车人立马大包小包大箱小箱的往下冲,差点没把我给挤散了。
  
  下车了,真是热闹呀。
  广场三面都是撑着大棚子扯着大条幅的各个院系的迎新台子,中间是毛爷爷的巨大雕像。
  恩?学校跟哪呢?
  这就是学校了,这个是东方红广场,咱们学校没围墙也没校门的,这是特色,人家美国的大学都...
  不知道打哪冒出来一人,话还挺多。
  恩恩。我胡乱应了两声,走到爸妈身边,一起去找我们院系的迎新台子。
  
  办了错综复杂的N个手续,排着个万人大队去交钱顺便盖一大堆的戳,校医打预防针的速度极其流水——拉袖子,酒精擦下,戳,拿个棉花让你摁着。OK,下一个。
  零七八碎的手续终于全部办完了。
  末LIAO来了个学长带我们去寝室,我刚走了没两步,听见学院迎新台那叫我——莫莫。
  啊?
  我特积极的两步跑了回去,还有什么手续要办吗?
  没有没有。一学姐强忍着笑对我说。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又不知道该说啥。于是转身就去追往寝室方向走的爸妈了,还没走远两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哄笑。算了,咱是新生,不计较。
  
  到了寝室。
  5楼。519,向阳的面,我睡在靠阳台的下铺。
  怎么形容我们的寝室呢?大水泥格子间,要说是毛胚房我都觉得对不起毛胚房了,一溜放着三张上下铺,另一溜两张,两张的那边靠门口有个从地顶到天的大水泥格子,一共分个五层十个,说是用来放行李的。中间齐整整的放着两溜10张桌子,床和桌子间的距离就是瘦子横着过,胖子竖着过。个别太胖的就建议睡在门口,不要自己为难自己。
  我妈来之前挨北京的时候天天幸灾乐祸的叨叨说是丢我出去锻炼锻炼,免得娇生惯养的。结果到了寝室之后却比我先傻眼,这个据说也是从文化大革命吃啥啥没有穿啥啥没有的时期过来的女人居然问我学长——同学,你们这有没有条件好点的寝室啊,寝室费怎样都行的。
  那男生说,阿姨,本科女生住校区内,都这种环境的,研究生那边稍微好一点,男生都住天马那边,条件相对比较好,但是毕竟不在校区内,不是太安全。
  我妈眼泪汪汪的看着我,八成想的是,这孩子,挺不容易的,以后想吃点啥就吃啥,想穿点啥就穿啥吧...
  
  在我之前已经先到了几个女孩子,都在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打扫自己床铺和桌椅的卫生。我妈带我把行李放下,又带我联络联络了下感情,就拉我去宾馆住了。
  走之前盛情邀请送我们去寝室的学长一起吃饭,那人自然不肯。我也就是在这时,才仔细打量了几眼接我的这个学长——皮肤很黑,牙也不咋白,但是五官很立体。特别是,穿着品位上可圈可点。
  恩,基本上算的是,帅哥半枚。
  
  老爸老妈工作在身,第二天送我回了学校后就先行回京了。
  临走前老妈说——吃穿都不要亏着自己,不用给家里省钱的。
  老爸说——湖南这地方,你的叔叔阿姨们也很多的,有什么事直接找他们,不要怕麻烦别人。
  得,钱也不愁人也不愁,那咱还怕个啥?
  
——————————正在检讨的无敌分割线—————————

这两天脑子有点乱,不太进状态。

由于前天说了要写莫莫的,今天便咬牙切齿的准备更新,这篇不咋好看,俺承认,下篇一定改正并努力。
PS:大家别鄙视我,要鄙视就去鄙视那个在我准备开始写字时联系我的买家。她要买我进价6毛5一个进来送买家的糖果袋子,还是6毛5一个买,20个,说了二十分钟并要求明天见面交易...
我不赚钱还亏进货时的快递费这就算了,可是我们俩一个河东一个河西,横跨一个长沙了,同城快递五块钱不是挺方便的吗?为什么十三块的东西还要见面交易...
我寒那...
脾气好才素真的好。。。有人不服吗?

等待温暖的小狐狸 发表于 2006-12-15 22:03 | 正常 | 分类:我们都曾“莫莫”过.. | 评论: 52 | 浏览:12703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28 星期二(Tuesday) 晴


四。以后你就睡客厅。


说走咱就走,反正也没人舍不得咱。
除了咱妈,在咱大包小包收拾好之后,恋恋不舍的把咱小屋子里剩下的东西都给搬到她的主卧里去了。
我说妈,您畚这样,您这样我都想哭了,我就走几天,就回来的,您不用这么早就开始准备好睹物思人了...

我妈一边搬着一边扫我一眼,你倒想哦,我们还巴不得你快走呢,我跟你爸早商量好了,等你一走,你这屋子我们就重装修一下,给你爸改成书房。省得屋子里地儿小,东西堆的,屁股都转不过窝来。
啊,那我屋里的家具呢?
都那么多年了,谁要啊,全给丢了切。
啊,那我回来住哪啊?
客厅啊,那么大一条沙发床还不够你睡的...
那...那我毕业了怎么办啊...
你毕业了就该嫁人了,你嫁人了住哪还关我什么事啊?
啊...妈,你不是真这么残忍吧...

我爸和我妈决定一起把我送到了学校,两人的表情都够激动的,一定是心里想着——从此人生就爽了,小P孩滚蛋了,看啥啥不烦了,吃啥啥顺口了,穿啥啥舒服......

等待温暖的小狐狸 发表于 2006-11-28 00:06 | 正常 | 分类:我们都曾“莫莫”过.. | 评论: 64 | 浏览:12957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28 星期二(Tuesday) 晴


三。你丫赶快去活活湖南人民吧!


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心就塌实下来了,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那是相当的有底气。
您说我妈带我旅游辛苦?错啦,是我带着我妈畚儿辛苦。

有次我跟我妈去麦当劳,我问我妈吃啥,她点完鸡翅后看人家小孩在吃甜桶,就指着人家小孩说她也要一个,我就逗她,就不给你买!
我妈马上脸一扭,哼,你欺负人,我自己买切...
寒死我了,妈,您可都四张的人了...

要说我跟我妈之间,可还真没什么长幼之分。
咱初中高中的时候,特别是小女孩,谁家有男孩打电话过来,家长能偷听就偷听,恨不得你打电话的时候就挨你旁边装着“端茶倒水拿东西看风景”其实就是贴身着听。
可是我妈不,坌管是男生还是女生,我妈一律笑咪咪的把分机电话给我,然后跟我说,我昨晚给你冲电了,还能打四五个小时,打没电就去客厅打啊...

有一次特寒。
有一高年级的学长,不知怎么弄到了我家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我妈在沙发上睡午觉,我挨自己屋里在看书,两边门开着,我要......

等待温暖的小狐狸 发表于 2006-11-28 00:05 | 正常 | 分类:我们都曾“莫莫”过.. | 评论: 45 | 浏览:12398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28 星期二(Tuesday) 晴


二。翻身农奴得解放。

我拿到高考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跟我妈正在旅游。
我们娘俩儿的旅游态度很是一致——吃吃吃。
于是一路走下来,每换到一个新宾馆,就赶快去把厕所里的体重秤给藏起来,免得一下把持不住上去过个秤的,导致一失足成千古恨。

那时我正在屋里梳头,我妈跟走廊里接我爸电话——中国移动,就是要移动着打才能体现出效果。
结果我这梳一半那儿,我妈着急火燎的冲进来——录取啦!录取啦!湖南大学!
我翻了一白眼继续梳头,并且很努力的把后面的头发全梳到脸前来,营造出贞子的效果。
其实也不怪我这么麻木,我妈这么亢奋,这其中是有历史原因的。

咱北京的考生历来是先出分,后填报志愿。
刚刚听说能打声讯电话听成绩的那天,全北京的家长和考生都很没出息火烧着屁股似的去拨那电话号码,一分钟三块钱?一分钟三百咱都打!
我爸抖着手听了两遍,各科成绩写下了,总分写下了,一脑力劳动者挂了电话连加了三遍都加不对。
后来想算了,反正总分错不了的,哪科成绩听岔了也无所......

等待温暖的小狐狸 发表于 2006-11-28 00:05 | 正常 | 分类:我们都曾“莫莫”过.. | 评论: 38 | 浏览:11771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24 星期五(Friday) 晴

  
  
  也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莫莫就是我,我就是莫莫。
  但是实际上,莫莫只是莫莫,我也只是我。
  
  就像每个作者写文的时候都会或多或少的加入自己的影子、思想或态度,我亦不能免俗。
  现实与虚幻的比例也许是5:5,也许是3:7。
  更也许写到最后,我已经分不清哪部分是我,哪部分是莫莫了。
  
  这个是属于莫莫的故事,也是属于我的故事,更是属于同出生在八零年代的,我们的故事。
  
  
  一。我是莫莫我怕谁。
  
  我叫莫莫。
  性别女。
  年芳一十八,喇叭花一朵。
  啊,你说什么?什么叫我一十八都过去好几年了?你丫活腻歪了吧~!
  告诉你!我,莫莫,年龄18,一百年不变!不变啊不变!
  严刑拷打?辣椒水老虎凳?嘿嘿,您那都过时啦,咱可是霹雳无敌宇宙第一小超人~啥都不怕!
  打!死!都!是!“一十八,喇叭花”!
  
   
  其实我打小就特闹不明白的一件事就是,照理说“莫”这也不是个太常见的姓儿啊,起码不像“赵钱孙李张王陈”这样的比比皆是。可是偏偏我爸姓莫,我妈还是姓莫。
  于是按照他们的理论,什么大俗就是大雅,其实在我看来,一是太懒,连翻翻《康熙字典》找个生僻的字给我名字添个彩儿都不肯,二是太自私,俩人都想在我名字里落下点什么,得,一人捐我一姓儿,我就叫莫莫了。
  而且从我们这年代开始,提倡男女都一样,生孩子前不让照B超,也不知道是男还是女。这个中性的“莫莫”一决定,把我爸我妈给美得不行,这下可好,“生男生女都不怕,一个名字走天下”。
    
  我对我这个名字很是深恶痛绝。它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好叫了。打小一上课,挨着新来的老师,满花名册的名字一扫,别人的名字或多或少都有一到两个叫不出来的或是怕发音不准丢了做老师面儿的字儿,结果就逮着我名字最好叫了。得,次次都是——莫莫同学,你来回答下这个问题!
  唉,这还不是最悲情的。
  不知道大夥儿发现没有,我这名字吧,读快了就像——馍馍。您们给评评理啊,挺好的一个小姑娘,天天让人家“馍馍,馍馍”的叫,她又不是渴望做馒头的包子,她心里能乐意么?更何况从小读童话,那些白雪公主啊豌豆公主啊拇指姑娘啊啥的,人家都是可可爱爱脆生生的一小点,总体来说就是小而巧。您听说过馒头公主么?一想就想到白白胖胖的一大砣,想两下就饱了。
  于是我不乐意了。在我具备了做为半成熟个体的反抗意识之后,我马上认认真真的召开了家庭会议,跟我那一对懒惰的父母宣称——我坚决要改名!不给我改我就离家出走!!
   
  可是咱爸妈信奉的是“强权出真理”,他们一致界定我的行为纯属于“吃饱了撑的”。于是我的合理要求总是屡屡被这样那样的理由镇压下来。
  但是古话说的好——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虽然咱表面上是不再提了,但是咱心里可从来就没有放弃过。终于在我满十八岁的那一天,(等会,这里我要补充一句,生日是昨天,你什么时候问我都是昨天!)我妈深情的对我说:“打今儿开始你就是一成年人了,从此你就要对你自己的人生负责任了,做为你生命中非常重要的这一天。”她看了我爸一眼,“我跟你爸决定,要送你一个有纪念意义的礼物,要什么你都可以自己选择。”
  终于盼来这一天了呀!翻身农奴得解放了呀!于是我一个磕巴都不打就马上快速的说出了这句在我心里百转千回演练了无数遍连睡觉都能倒背如流的这句话——我要改名!!
  我爸我妈彻底傻眼,他们大约第一次这么清楚的意识到,他们的女儿在这个问题上是多么多么滴执着。于是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我爸清清喉咙对我连带着我妈说——好的,请给我们时间,我们会考虑这个问题的。
    
  三天后,我家再次召开了隆重且热烈的家庭会议。
  地点,刚吃过饭杯盏狼籍的餐桌。
  与会人士,刚吃过晚饭满嘴是油的咱爸咱妈和咱。
  我妈挺高兴的跟我说:“你爸跟你奶奶商量过了,最终一致决定依照家谱给你添一个字,你这辈儿是‘依’,这字还挺好的,你觉得怎么样?”
  乍一看还真的挺好的,‘依’这个字还满有诗意的,而且终于让我的名字看起来比较女性化。但是我刚想雀跃欢呼着同意时,突然间就傻了。
  看起来确实挺好——莫依莫。但是读起来确实相当的地得不好——摸一摸。娘的,我认真的盯着我爸我妈看了三十几秒,确定他们真的不是开玩笑之后,我装做很大度的说 ——算了,想想‘莫莫’这个名字我也用了十七八年了,我也习惯了,再说改名字这事儿也挺折腾人的,就叫‘莫莫’算了,不改了,不改了。
  咱爸咱妈对于我这么轻易的就把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权益”放弃掉了很是不解,但是他们也乐得省事儿。于是改名这事儿再不提及。
  在确认改名无望之后,我就学会了这样麻痹自己——谁说馒头就不能做公主?咱就是小馒头公主。
  

***********************承上启下的无敌分割线************************  
  
  看过〈生于八零〉的朋友们请不要郁闷,新的莫莫的生活,可能只有这段或仅有的几小段同老莫莫有些交集,您们可以乘机追忆一下中途惨遭我遗弃的老莫莫的似水流年。
  没有看过〈生于八零〉的朋友们您们更不需要郁闷了。那个像便秘般憋半个月下不来的文字连咱自己看着都头疼,所以没看过是件喜事,天大的喜事。
  
  暂将〈我是莫莫我怕谁〉一文定为113段。期待在奥运会前我可以写完...倘若咱发挥良好,大约是明年的1130前。
  在此之后的这一年或是两年断断续续的凑字时间里。
  我需要您们的支持。
  
我并不知道结尾,也不清楚接下来的内容我都会写些什么,一切信马由缰吧。
  这也许是继我不着调的生活方式后自创的又一种不着调的凑字方式。
  鄙视我吧,不用给我留面子^^。
  
  请。陪着这个莫莫一起成长。
  请。一起期待最后的未知的结局。
  
  这个莫莫,在开文之前,我只希望她代表着我们所有生于八零的孩子们,活出,她自己所想要的幸福。
  

等待温暖的小狐狸 发表于 2006-11-24 02:48 | 正常 | 分类:我们都曾“莫莫”过.. | 评论: 91 | 浏览:13942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我们都曾“莫莫”过..
页码:1/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