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的温暖天空
小狐狸的温暖天空
苦山苦水 醉笑陪君三千场,不诉离伤。本BLOG文字全为原创,非商业性网页可署明作者后转载;商业性网站、网页和传统媒体如转载内容,需事前征得本人同意。邮箱humeizi#live.cn(请将#替换为@)
我记得,每一天经过的痕迹
<< 2017 九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我,一直都在这里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124850893 次
  • 日志: 17篇
  • 评论: 64342 个
  • 留言: 2809 个
  • 建站时间: 2005-4-25
真好,我们都在这里
谢谢你,来看我



2007-12-1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01-21请参见《生于八零》——轻松,青春,清新。

22》

 “莫莫,考的怎么样?”林森一面问一面接去我手上七零八碎的东西。
  “您能别烦我吗?!”真讨厌,这年头人都怎么了,全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主儿。
  我心里悬乎的很,C语言八成是要挂了,我把卷子凑合填满后一算分,能保佑拿下的也就40分左右。其他那50多分都是心里没谱的,实在是越想越让人痛苦。
  为什么啊,我觉得我已经够认真了!
  老师,您就看在我按时上课,按时交作业的份上,就让我过了吧!我双手合十,默默祈祷。
  
  “好好,不提不提。你也别想太多了啊。”林森好脾气的哄着我,他大约是窥探着我新长出来的尾巴。其实我一直还没整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今天早上一起床,老大田丽就跟我说——恭喜莫莫,长尾巴了!
  啊……
  后来她们跟我解释老半天,我才知道跟长沙,长尾巴就是过生日的意思。
  于是我就得意洋洋的甩着我莫须有的尾巴,骄傲的像只大尾巴狼。
  
  莫莫,你想吃什么。
  随便啊,我最讨厌想要吃什么了……
  吃牛排好不?
  好!
  食不在精,有肉则灵啊……
  
  走出教学楼没两步,呼机就响了。音乐是我今天特别换的生日快乐。我吆喝着把呼机从林森背着的包里掏出来,拿到手上——莫莫,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吗?枫。
  “谁?”林森问我。
  “我们班同学。”我答的极为顺口。
  “呵呵”,他突然轻笑出来,“莫莫,我能拜托你下次说谎的时候,别摸那个戒指成吗?”
  我抬头顺着他的眼神一看,自己的左手无意识的微攥成拳,大拇指正在摩挲中指上的那枚黑玛瑙戒指。
  “成!成!”我突然有种心事被人看穿的恼羞成怒,“我知道您厉害,我能拜托大人您明镜高悬,高抬贵手的放我一马吗?!”
  “能。”他突然严肃起来。然后沉默。
  
  片刻后他说:“我从没问过你。其实,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可以说给我听的。”
  “……可是我介意。”

23》

  好吧。我承认我是个没原则的人,我也承认我实在是憋的太久太久了。你有过那种感觉吗?有一些很想对人倾诉的话,说不出去,说不出口,他们就一直在心里憋着,这个憋着的过程逐渐逐渐的比事件本身还要沉重。
  
  哎,大概不光是这个理由吧。理由大约是那天晚上气氛太好了,太适合倾诉了,更何况我刚吃了三个烤鸡翅膀,心情无比雀跃,又左右开工的啃着两个嗷嗷甜的甘蔗。江边芦苇滩上被林森插了无数那种叫做仙女棒的小焰火,然后一起点燃。焰火在那跳动着,跳动着,把我的眼都要跳晕了,我突然就觉得有什么东西涌出了我的眼眶。
  我抽抽鼻子。你真的要听么?
  他递过来一张纸巾,点点头。
  
  那你让我慢慢说,别打断我好么?
  他依旧没说话,只是缓慢的认真的又点了一下头。
  
  我并没想那么早恋爱的。虽然我进大学前,高中的姐妹们就总跟我说——莫莫,到大学里,不谈上一回恋爱,大学简直就是白上了呦。但是她们紧跟着又说,没重修过,大学也算白读了呦。这两个呦连在一起,真是让人纠结。所以我没当回事儿。
  你知道我平时看起来挺聪明,可是有时候偏就扑扑的冒傻气儿。兄弟们惯着我,还总安慰我说——莫莫啊,虽然你这么傻,但是我们坚信,总会有一个很聪明的哥哥救苦救难劫富济贫不挑不拣眼屎糊住眼的正好爱上你。
  我从没觉得这个人会是江枫。
  
  虽然他很照顾我,他带我逛校园,带我去吃小吃,甚至在他们主席团活动时捎上我带我一起出去玩。可是,我总觉得我对他没有那种感情。我只是把他当哥哥而已。
  恩,就是哥哥,就是那种有依赖,有信任,有感动,惟独没有爱的感情。
  
  仙女棒早灭了。
  江对面的灯光影影绰绰。但是那光太微弱了,没办法隔着江打到我们这里。四周几乎漆黑一片,只能依稀看到江上有渔船点着灯在缓慢的航行。
  我扭头看了下林森的脸,他只认真的盯着江面,没有表情。
  幸好他没说话,要不,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了。这个回忆的过程,冗长且缓慢,好象是在艰难的掏心。
  
  ……
  咱们军训完了不都是有合唱团比赛吗?各个学院的。每次排练的时候都能看见他,那次我们在台上等着分管的副主席来,然后看见江枫和副主席一起过来了,站我旁边的是寝室老六崔雪,她悄悄的捅捅我,说,你看那个学长,长的多帅。
  她说这话的时候,江枫就上舞台来了,他那天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服,显得特别精神,特别好看。他直接朝我走过来,然后低下头很严肃的对我说,莫莫,你应该再长高一点儿,你站在队伍正中间,我远远看到你这儿,还以为是个盆地呢。
  我当时脸唰一下就红了。但是心里突然咯噔一下,那种感情我也说不明白。
  后来排练结束了,他不知道从哪整来一个相机,说是要给我们照集体照。崔雪附在我耳朵上小声的说,莫莫,你认识他怎么不跟我说啊。害我还花痴了一把。
  我跟他没什么,真的。
  我这话还没说完呢,江枫拿着相机的手突然放下来,然后他就在大家疑惑的目光中冲我笑。“莫莫。”他叫我。
  啊?
  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  我当时立马傻那了,半天没回过神来。周围一片起哄加叫好的声音,就在这声音里,江枫走在我面前说——莫莫,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么?
  
  我哪知道我喜欢不喜欢他,我就知道他居高临下的站在我面前,低着头笑得特别好看。我哪经历过这种阵势啊。如果当时有人指条缝给我,我一定立马就钻进去先躲上几个小时再出来。可是舞台老平整了。
  他也不说话,就笑笑的站在我面前。我虽然低着头,但是我那么清楚的感觉周围的目光浓烈且热切的打在我身上。
  当时可热了,热的我的脑子都不转了,热的我迫切想摆脱那种束缚和压力,热的我身旁的崔雪捏了捏我的手。然后我就,轻轻的轻轻的点了下头。
  
  在一片叫好声中,江枫牵着我的手,把我领下了舞台。

24》

  长沙的冬天真不是盖的。坐在江边吹了这么久的风,我的上下牙不受控制的使劲磕起来,在夜里磕的特别响。一件羽绒服加在了我肩上。林森说,对不起啊,光听你说话给忘了,早该脱下来给你的。
  没事没事,我硬撑着想要把衣服还给他。
  你还要跟我客气吗?
  那是,咱俩谁跟谁啊。我抽抽鼻子,要不您给我个块儿八毛的,我把衣服分您一半?
  莫莫,你别跟我装了。难过你就哭出来,不想说你就别说了。怎么高兴怎么来,成么?
  
  恩。我把衣服裹紧了一点。
  
  我也不是没幻想过白马王子。可是崔雪跟我说,莫莫啊,你就知足吧。你家江枫除了黑了点,哪点不像白马王子啊?论身高,身高有178,论长相,那还用我说吗?论才干,学生会里是主席,院足球队是后卫,年年拿国家奖学金……对你,又这么好。你还挑个啥?
  崔雪还跟我说,莫莫,我跟你讲个笑话啊。咱还没入校的时候,院足球队的队长追一学姐,追的可用心可感人了。可是那学姐哭着跟他说,对不起啊,我知道你人好,可是你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型,我喜欢的是你们球队的后卫……我不知道那队长怎么想的,要是我,死了的心都有了……
  那江枫怎么没跟那学姐在一起?
  这我不知道,我又没那么八卦。
  雪儿,你要是说自己没那么八卦,猪都该笑了……
  
  ……
  前段时间那片不是特火么?《我的野蛮女友》。江枫拉我一起去看了。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的时候心里特堵特堵,特难受。我受不了这样的爱情,一人腆着脸非要给,一人拿着劲儿非不要,这都干嘛呀,人非得要拿贱拿肉麻当有趣吗?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该互相爱着,互相珍惜,互相宽容,不是吗?
  
  说这话的时候我扭过头去看林森。我不清他的表情,只感觉他好象嘴角抽动了一下,然后很无奈的点点头。
  
  反正那天晚上我回寝室就特别的不舒服,心里堵的慌,我老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但又老想不出。
  呵呵,你说这人还真是有感应啊,第二天,事就让我遇见了。
  
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江枫来教室门口等我放学,然后带我一起去学校旁边的快餐店吃饭。本来我们还有说有笑的,结果吃到一半,店里进来一个女孩,很时髦那种,头上扎着个头巾,辫子歪歪的搭在肩膀的一侧。反正她一进来,好多人看他。
  我本来还想把她指给江枫看来着,结果刚才还滔滔不绝的江枫突然就不说话了。
  
  后来吃完饭,我说我先回寝室了啊,他也没说送我。
  晚上我自习完回寝,打电话到他寝室。他寝室人说他可能跟学生会忙呢吧,还没回。我就让他们等他回来后叫他回个电话给我,他们说好。后来我一直等,等到实在撑不住睡着了,他也没给我回电话。
  
25》

  当时我特别难受,因为连着三天,我怎么找他,他都不理我。
  我呼他,他不回,我打电话到他寝室,他总不在。我去他上课的教室找他,他们屋的人说他最近在忙学生会的事,请了假没来上课。
  我觉得我直觉挺准的,不过换谁都一样,都到这份上了,要是还不知道他是在刻意躲着我,那我真不是傻,我真的是傻死了。
  
  那天下午放了学我就收拾了书包跟他们楼下守着。一直等到十点多钟,我估摸着我再不回寝室就要被舍管大婶骂的时候,他终于回来了,一个人,挺落寞的样子。
  他没想到我在这儿等他,表情特别尴尬。
  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怎么想的,这些话没过脑子就直接出来了:“学长,我也没别的意思,您对我有意见您直说,我莫莫也不是个死缠烂打的人,话说清楚了我就走,我就是不爱跟着半空中平白的吊着。”
  
  我第一次发现江枫其实不是我想象中特爷们的那种男人。他磨叽了半天,磨叽到我以为他都不想说话的时候,他说,莫莫,你先回去,我晚上打电话给你。
  
  然后我就回寝室了,是飞奔回去的,就这样还差一点就让舍管大妈给锁外头。
  寝室楼下一对对的,浓情蜜意不到最后大妈吆喝都舍不得分开的情侣们,我看着他们,心里挺难受。
  我刚回寝室,江枫的电话就来了。
  
  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好听。但是我没想过,那个那么霸气的在众目睽睽下站在我面前笑着对我说:“莫莫,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么?”的江枫,居然会那么小心翼翼犹犹豫豫的跟我说:“莫莫,对不起。”
  我当时把电话线从寝室门下绕出来,就穿在睡衣拿着电话站在走廊里头,旁边乱七八糟的人来人往,大家都在刷牙洗漱准备睡觉。来来往往的认识的还会跟我打个招呼,莫莫,又在跟你家江枫褒电话粥那?
  这种情况下,你说我会哭吗?
  我莫莫是什么人啊,我才不哭呢!
  我当时就说,学长,我麻烦您告诉我,您为什么对不起我。
  
  后来我挂了电话,混身发抖。我不是难过,我是气的。气的我觉得当时谁跟我脚下点一把火,我直接就能蹿上月球。
  我,莫莫,居然会跟这样的男的在一起,我真是疯了我。我真是疯了!他惹谁不好,他干吗非要来惹我。他惹就惹我吧,他干吗还非要跟我说——莫莫,我发现,跟你比起来,我还是更喜欢我的前女友。我忘不了她。
  你!大!爷!的!
  
  我在江边吼出这四个字的时候,眼泪唰一下不受控制的就飙出来了,心里也一下舒服了很多。林森这时突然站起来,他双手环着肩。然后特别冷静的的跟我说:“莫莫,你说你至于吗?这样的男人值得你为他伤心吗?”
  
  我突然笑了一下:“我说林森,还有更好笑的,你要不要听?”


等待温暖的小狐狸 发表于 2007-12-19 16:02 | 正常 | 分类:生于八零。(连载中) | 评论: 49 | 浏览:14558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12-18 星期二(Tuesday) 晴


只是想写一本轻松的小说。
年轻的天空,也许有忧伤,但都是浅的,淡的。
爱情也许很复杂,但内心依旧天真。
永远有重新再来,重新再爱的勇气,这是我所以为的——青春。

《生于八零》——轻松,青春,清新。
因为文字之前都有在BLOG发过,现在发的是整合后的整理版。发在天涯舞文。大家对《生于八零》有兴趣的,请自行移步观看。
之后发的新章节,会同步更新在BLOG内。


整理《生于八零》前面断断续续近两年写下的文字,一直弄到凌晨三点。
躺到床上,由于大脑亢奋,居然没有睡意。

我这厢便拿出手机,然后寻了几个大约上的火星同伴,开始短信骚扰。
这不,还真扰起来一个。
小石头哭着说——苍天啊,俺真的是被你丫的短信弄醒的!
这边的苍天小朋友便得意洋洋的回复他——哈哈,那别睡了,起床嘘嘘个,然后我们聊天吧~
小石头只好哭着说,好。
然后小狐狸小朋友就说——哈哈,睡你的吧,晚安,好梦。我不回复你啦。
然后她就关了手机。

结果她自己因为装了一脑子的字,死活还是睡不着。
她又知道小石头的二楞子性格,便重新开了手机,果不其然,手机一开,小石头的短信就飙进来——你丫这个坏人!我想挠死你!
她刚想得意的发回两字——哈哈。
小石头的电话就进来了。
电话那头,小石头气鼓鼓的说——小狐狸!我拍死你的心都有啦!

于是这个“拍死”大会就一直持续到早上七点。
中间小狐狸挠着墙说,小石头,我困啦,我想睡觉啊~
小石头就恶狠狠的说——不行!
小石头,让我睡觉吧~
你丫把我从睡眠里弄起来,你就要负责!
小石头~~~555~~~我再也不敢了啊~~您大人有大量,让我睡觉吧~~~~
不!行!叫你把我弄起来,该啊!

哎,小狐狸纠结的哭了一晚上。
就因为半夜骚扰起了小石头,就不得不给小石头唱歌讲故事,临挂电话前还要赋梨花体诗歌一首。

如果
你有个兄弟
他叫小石头
请你
一定要
温柔的
温柔的
对待他
好把他的石头心捂成棉花糖
然后
你就可以
一口吃掉啦


>>引用社区地址

等待温暖的小狐狸 发表于 2007-12-18 12:56 | | 分类:生于八零。(连载中) | 评论: 71 | 浏览:13773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9-24 星期一(Monday) 晴


学计算机的一定都是大牲口!我一面愤愤的在脑子里使劲挤出include void main printf continue一面哀悼我努力了这么久的C语言居然发下卷子来还是只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

栈结构通常采用的两种存储结构是——线性存储结构和链表存储结构?还是链表存储结构和数组?我明明考试前还有复习这里的,怎么现在又忘记了……
我相信,我通过一学期的计算机学习只明白了这一点——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编程的,适合编程的都不是人!

终于铃响收卷了。
我往桌子一趴,无颜面见江东父老啊……头疼,胳膊疼,脚疼,反正哪都疼。
一只手在我头上磕了一下,我都不用抬头就知道是林森。呃,别动我,我废了,让我好好死一会儿。
哈。你也有今天!
我费力的扭过头,不是林森,是头猪。送上白眼一枚,再把头艰难的重新扭回去。
太过分了,你无视我啊!枉费我还记得你生日,特别来送礼……
啥?断了的铅笔?用的还剩一半的橡皮?
这个无耻的人全身上下最道貌岸然的就只有名字了,赵真理。好名啊好名,一听就适合学法律,来物理系做什么,又不能改名赵定理。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形象?!他张牙武爪的准备表演喷火。

呃。您当然不是这形象啊。我马上谄媚起来。我刚准备骂他“物以类聚”,却一下想到他该回我“人以群分”了……为什么我会跟这样的人成为朋友……

隆重介绍下。赵真理。广东人。物理二班的,大课跟我们一教室。每天纠正他的普通话是我的人生N大乐趣之一。甫入大学就跟我超级无敌谈的来。

那是什么?
自己看。他粗鲁的塞了一个袋子给我。
哇!可爱呀~流氓兔棉拖~
心里激动吧雀跃吧想以身相许吧……
我唯一的回答就是把棉拖丢回他脸上。

莫莫,走吧。林森靠在门边笑着看我。
恩。我胡乱的把东西都扒拉进包里,拎着拖鞋就往门口冲,快到门口时突然想起,便回头看着赵真理。喂,你欠我顿生日餐,记得改天请我吃饭。
是过生日的人请客!哦,这段当噪音,自动忽略。

相关文字连接——生于八零Ⅰ——Ⅻ

等待温暖的小狐狸 发表于 2007-09-24 09:50 | 正常 | 分类:生于八零。(连载中) | 评论: 32 | 浏览:11600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9-24 星期一(Monday) 晴

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就到了年末。
我这个曾经的球居然换穿了裙子。小米安静的坐在上铺盯着我,眼睛里飞出一串儿问号。我笑的天真。
好了,告诉我你抽什么疯?你不是成天叫着要冷死了吗?小米无奈的开了口。
所以我穿裙子呀~你不知道,我好不容易才淘来这条棉裙!这样里面就可以再多加两条毛裤了,你也知道,要不套不上外裤呀……
咣当。
形象算什么?冻不死,我才能保证明年开春更好的活活劳苦大众呀~

林森也真是了解我,没两天丢了双鞋给我,37的。干吗?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哦,我笑的狐疑。更何况,你很没文化,我是穿36的。
他很不屑的看我一眼。保暖从脚做起,你不是叫冷吗?穿三双毛线袜子。

从上大学开始,我便一直坚信,一月是最不好的月份。
毛主席居然不让南方装暖气……难道取暖只能靠抖吗……但是每次看到南方的同学居然穿件一件单衣加件运动服就可以过冬,我又不得不感慨,人类真的是潜能无限啊。
在这个问题上,南方的同学总是很疑惑——不是东北/北京/河北/……很冷吗?为什么你们比我们更怕冷?
特别是回回班上一东北的同学总是秋天就穿上毛线袜子,让他们相当的困惑……
可怜的南方小朋友们,你们不知道,暖气,是全北方人民的福音吗?

其实,光冷还可以接受。
最可怕的是,一月,是考试月啊……
介于这个最严峻的原因,生日的即将到来对我来说也不是件值得快乐的事情了,1月8号,正好有门考试,C语言。
为什么,谁来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学物理的人还要学编程?!

你想要什么礼物?林森问我。
C语言考试答案。我有气无力的说。

相关文字连接——生于八零Ⅰ——Ⅻ

等待温暖的小狐狸 发表于 2007-09-24 09:48 | 正常 | 分类:生于八零。(连载中) | 评论: 10 | 浏览:10160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9-24 星期一(Monday) 晴


一般八点档的狗血连续剧应该怎么演呢?我不知道,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绝对不是我这种。
我稳稳的在电脑桌上一屁股坐好,脑袋靠着连体衣柜上摆了个好姿势,调了调话筒的位置,还顺便把包里的矿泉水拿到手边,恩,没有瓜子真是遗憾啊……
电话那头的一定以为我已经吓傻了,也就没说话,好整以暇的等我反应过来,得以让我安然的完成了选位看茶的准备工作。恩,这姐姐真上道儿,唯一遗憾的是不能点曲,只能随机听。
好了,开始吧。

“他没跟你说过?”
“恩。”我兴致勃勃的恩了一声。
“我是他高中同学,文理分科前我们在一个班……”
 再调了调听筒,纯纯的高中恋情呀,我喜欢。你跟北京念书,他过来了,你很想念他?想念是对的,异地恋不容易啊。他说永远爱你?男人说什么话你就听听算了……你们天天通话两小时?长途话费很贵呢……
我热心的充当着知心大姐姐的角色,一面听还一面帮她排忧解难。
洋洋洒洒半小时,她终于发挥完了。于是再次问我,你跟他什么关系?你是他女朋友?
啊……不是啊。我不是他女朋友。我顿了顿,嘴角飞快的扯出了笑容。我是他老婆。
电话那头一下安静了,片刻是挂断的嘟嘟声。

呃,真没意思。枉费我配合这么久,不应该再拉两句的吗?
我从电脑桌上跳下来,左右动动脖子,撑撑胳膊,坐半个小时还是累呀,下次有条件的话应该躺着接。
一抬眼看见林森正从蚊帐里探出头无奈的看着我。我马上来了精神,5555,人家被人欺负啦,你都不管啊,555,旧爱找上门来了,我这个新欢名不正言不顺啊……
“噗嗤。”我头顶那铺的大雄笑了,感情丫们都是装睡呀。“姑奶奶,我怎么觉得是你在欺负别人。”
“‘不是啊。我不是他女朋友,我是他老婆’……那女的还不得吐三缸血?莫莫,你这招狠啊……”小强接他的话。
装可怜扮无辜这招无效啊,看来回去要研究新招儿了。哎,可惜了我这个用了十几年万试万灵的招势啊……您还别说,招不怕老,实用就行。

你不该问问我怎么回事吗?吃中饭时他无奈的问我。
哦。说。我对着面前的一盆酸辣鱼挥汗如雨。
可歌可泣呀。高三的时候,这女的爱上他,死缠烂打,本来的年级第一无心学业,他为了拯救她于水深火热,便卖主求荣,趋炎附势……呃,又错了。是他架不住她的苦苦哀求,都知道上学苦,不忍心看一个尖子生最后混的连大学都考不上,只好答应做她名义上的男朋友,约定了毕业就分手。
牛啊,哥哥,你快写下来,多好的一本《毕业后我们一起失恋》啊。
没啦?
没了。
哦。

无差别。姐姐还是跟一特2的情景喜剧里,客串了一把女2号。

相关文字连接——生于八零Ⅰ——Ⅻ

等待温暖的小狐狸 发表于 2007-09-24 09:46 | 正常 | 分类:生于八零。(连载中) | 评论: 12 | 浏览:1103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9-22 星期六(Saturday) 晴

        


         那天一从北京落难到祖国大西北的兄弟打电话给我,说的那是个声泪俱下。“莫莫呀,我失恋了!”
“哦。您又失恋了啊。”我语气波澜不惊,一肩膀夹着话筒,两只手也没闲着,认真的剥着小核桃。
“你丫怎么一点爱心都没有呢?也不知道安慰下我这颗孤单伤痛的心!”他在那边小鼻子小眼的控诉着。
哎。我无奈的伸手掏了掏耳朵。又来了,丫又来了,相同的戏码每半月唱一次,您唱的不烦,姐姐听都听烦了。
可是,我是多好一逆来顺受的孩子呀,于是我换了一边肩膀夹话筒,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用自认为够甜美够贴心的语气温柔的说:“太可怜了!说说,又哪家不开眼的闺女错过了我们旷世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温柔体贴大方多金的谢家二少爷啊?”

好了,我终于吃完了两包半小核桃,也听出了个子丑寅卯。一句话概括,他跟一长发飘飘眼睛大大五官端正的MM勾肩搭背刚好了两天,人前男友就来了,气势汹汹,开一大奔,带票回民,杀上门来~之后,只见刀光剑影,掌风如雷,人影交错,煞是好看……停停,扯哪去了?原版的结局是,丫被飙悍的西北男人搞定了,摸摸鼻子灰溜溜的打消了那点贼心。
你丫怎么这么没出息,丢光了北京人民的脸!都前男友了,你又不是勾搭已婚妇女,你长的也不够小白脸,你怕啥?!
他在电话那头苦笑。莫莫,你是没见识过啊。西北人那劲头,他八成是觉得那女的是丫的私有物,就算他们不在一起了,别人也不能染指。哎,你别看我们平时一个个都人五人六游戏人间的主儿,真来个不要命的,谁都抗不住。

啧啧。核桃都吃完了,就不用继续听段子下菜了,我清了清喉咙跟他说了句结束语——别多想了啊。其实你丫就是跟一特2的八点档狗血剧里,客串了一把男2号,真够2的。

人生何处不逢2。
我前脚刚说完他,后脚现世报就来了。

很多年后我看金三顺,那个丢在人堆里最多只能因为胖被拣出来的糕点师傅,在面对身患重病打同情牌要求她让出男友的柳熙真时,她说——“你不要做那种表情,别人看了还以为我欺负你呢。还有,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让着你,我不会因为你有病就会让着你,我不是那么好的人。”
这个姐们口儿太正了,比装腔作势虚情假意的主儿强过百倍。如果是现实里的人,一定要拉她结拜。

那天周六,上午十点我去了林森他们寝室,顺便给他带了煎饺豆浆当早餐。太贤良了,太淑德了,我不无得意的想,林森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啊,这辈子能让丫找到我。
我大约不小心把内心活动说出来了,要不卖煎饺的大叔咋手直抖呢?
舍管阿姨连进门登记都没让我登,直接对我摆摆手,然后又一直用看儿媳妇的眼神儿目送着我上楼,抽搐啊,盯得我这一身的鸡皮疙瘩。

等了半天,床位最靠门边的小个子舒立才睡眼惺忪的来给我开门,然后又一路径直爬回床上一头睡死。
这班孩子,还真没把姐姐当外人……

现在大学寝室应该都是这格局吧,下面一遛儿电脑桌,上面一遛儿铺。
一寝室人全睡着,我便自行开了电脑,抽出林森的C语言书就开始按图索骥。

“铃……铃……”寝室电话响的刺耳,我犹豫了一下,不知该不该接。
 一直响。
 大家都不为所动。他们都睡的太熟了吧。还是都在装睡懒得爬下床接电话啊。
还响。谁这么执着啊。我叹了口气,起身去接电话。

“林森在吗?”一女的。
“哦。他还在睡觉呢。你晚些再打来吧。”
“你是谁?怎么在他寝室?”
“莫莫,他朋友。”我嘴上答的顺溜,心里嘟囔,你谁啊?跟审犯人似的。
“哦,莫莫,我听说过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对天翻了老大一白眼。姐姐,我像居委会的吗?我又不是管户籍的查户口的。但是我依旧很有礼貌的接口。“不好意思,不清楚。”
“我叫汪美,是林森的女朋友。”


我有一纠结很久的问题——
据说,晚上十一点到一点是肝排毒养颜的最好时间,这段时间,打死都要睡。
那,我到了韩国,我的肝最好的时间该是北京时间十一点到一点,还是韩国时间十一点到一点呢?
那,如果我去了美国,我的肝又是啥时间呢?
是看我的生物钟还是看太阳月亮呢?
就算是依照太阳月亮,我身体要不认帐怎么办呢?

关于纠结。
昨天跟晨曦说话,无意中用了“纠结”。
晨曦回了一溜儿问号给我。
你不明白“纠结”什么意思吗?
不明白。他相当诚实。
呃。你是回火星探亲刚回吗……






等待温暖的小狐狸 发表于 2007-09-22 12:01 | 正常 | 分类:生于八零。(连载中) | 评论: 55 | 浏览:14456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7-9-21 星期五(Friday) 晴

相关文字连接——
                 生于八零。Ⅰ生于八零。Ⅱ生于八零。Ⅲ
   生于八零。Ⅳ  生于八零。Ⅴ 生于八零。Ⅵ
      生于八零。Ⅶ生于八零。Ⅷ生于八零。Ⅸ
                    生于八零。Ⅹ


原来是舍管大婶。
还好,还好,我楞了两秒才缓过劲儿来。
别问我为啥第一反应这么怕啊。我也不知道我们学校怎么这么阴阳颠倒,女生寝室男生随便进,男生寝室女生不让进……纠结啊,难道我们学校历来女生都看起来像“摧草魔女”,男生看起来就像是可口的甜点吗?好吧,我承认我们学校男生的整体素质是要比女生高上那么一点点,但是,不要对恐龙这么严加防范好吗?恐龙,也是有自尊的……
要是换一个人,在男生寝室这么大刺刺的待着,一定会被舍管大婶左手扫把右手暖瓶厉声历色的轰出去,但是我是谁?我是莫莫呀!

其实,我邀不上功。
是林森。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居然我们刚好上,他就大模大样的要牵我上他们寝室,美其名曰参观。我又不傻,我们学校男寝的舍管大婶们早就“厌名在外”了,据曾经去探望过男朋友的学姐说,就算是十天半个月没沾过点荤腥的狼,也就能做到份上了。
我不去。丫狼子野心。姐姐还年轻貌美没跟丫两天呢,就想拉姐姐去喂狼。起码也要等到倦了腻了姐姐美人迟暮了不是……我脚底生了根的定在楼前,打死不挪窝。

瞧你那点出息。他见软的不行,又开始嘲笑我。
嘲笑?别说嘲笑了,就是无视讽刺鄙夷统统上阵,姐姐也不为所动!
“两根鸡翅膀?”狡诈,狡诈!林森伸出了两根手指在我眼前晃着,笑的天真无邪,老少皆宜……这是表象!别以为英俊可以当饭吃,姐姐不傻!在我眼里,他笑的就像只盯着鸡宝宝流着口水的狐狸怪伯伯。
“三根。”被狐狸盯上的可怜的瑟瑟发抖的鸡宝宝小心翼翼的伸出三根手指。
“成交。”

“李阿姨,这是我女朋友,莫莫。”“张阿姨……”左右逢缘。好象古代青楼的老鸨……我看着一脸灿烂的到处边送水果边跟舍管们拉家常外加介绍我的林森,脑海里就这么一想法——恩,他日我要是开一第三产业,一定要叫他去客串妈妈桑,保证财源滚滚,日进斗金啊……
这班舍管们也太不争气了。您们都是何等人物?那是传说中的不怒自威,柴米不进,“舍管一声吼,地球抖三抖”啊!太掉价了太掉价了!就林森这一小白脸搭着点糖衣炮弹就把您们给撂倒了?我对心中偶像的轰然崩塌觉得无比忧伤……
幸好这世上还没发明出看穿人心的工具,要不我怀疑就算是林森掐不死我,舍管们也得接着上……

好了,这一串折腾下来,导致我每次去林森寝室用电脑,所有舍管阿姨看见我就如同见了快过门的自家儿媳妇。
“莫莫啊,怎么好久没来了啊~”



都不用十年。有的时候,只要几年,有的时候,只要几个月,甚至几天,就可以沧海桑田。
很多美好的东西都不要轻易拾起。你也许会突然发现,很多你所执念的美好,却不过是曾经的错觉。
一个美好的错觉,它不需要被打扰,它只需要你静静的想念。


莫莫。林森。他们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美好。单纯,快乐,偶尔的小忧伤,就像浮云,还没来得及等风吹,就翩然散去了。
我从来都是别扭的孩子,没有办法这般活着。我在意了太多别人不珍惜的东西,别人渴望的,我却又都不在意。仿佛永远是孩子,希冀永远不会有争吵,别离。
许给自己一个梦,也送给你。
曾经,我们连别扭时,也这么开心。


请重复温习这些吧。
我会努力的填这个坑。
我好怕,有一天我再也写不出这样的文字了。那时,我可以写出另一个莫莫,但是,她不再是这个。
她从来不曾真实存在过。却又只存在于我们的青春。


等待温暖的小狐狸 发表于 2007-09-21 04:48 | 正常 | 分类:生于八零。(连载中) | 评论: 23 | 浏览:11761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生于八零。(连载中)
页码:1/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