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颜花坊
夕颜花坊
请允许,借黛玉的花锄,打捞一篮子的旧时光,掩埋在文字深处。
相聚离开总有时。
2012-8-18 星期六(Saturday) 晴
  
  文/夕颜
  
  从公布旅行路线到出发,中间度过了半个多月期待的日子,有时累了不开心了,想到不久后的旅游,心中一阵振奋,像打了一针兴奋剂。期待的日子总是美好,特别是结果笃定的事情。但,期待也很容易转化为失望、失落、怨,比如等人等不来,或者期待的是惊喜,结果却有惊无喜。
  旅行是一件充满乐趣的事情。当然,首先得要具备一些旅行精神,怕苦怕累,难以体验到旅行的趣味。个人旅行大致可以分成流浪式和团队式,团体旅游好在壮胆也相对省钱,但时间受限,导游像赶养似的一会儿往这景点赶一会儿往那景点赶。流浪式想必是很多人的向往,三毛是最好的实践者,而且她把流浪诠释得更加专注些,流浪成了她的生活标签。安妮宝贝是流浪式的代言人,《莲花》一书她写独步藏区艰险地,那一幕幕惊险、艰难,都被她转化成文字撞击着向往流浪的读众的灵魂。流浪式旅行自由而冒险,需足够胆大心细。
  去河源前花了点时间弄明白万绿湖在哪里是个什么样的景点,但也不敢完全信任网上信息。大多都经过了美化,吸引游客。看别人的旅行游记是最便捷而有帮助,可惜这个窍门在旅行结束才后知后觉领悟到,为时已晚。旅行前做好充分的工作,是旅行前的首项保证。当地风情、当地特色,大略过一遍将会很受益,至少能少吃点亏。
  大巴八点停在公司楼下,人员已按时提前集合,上车、点卯,八点十五分出发。车上很吵,他们大声说说笑笑,更显出部分不爱说话人的安静。导游叫健仔,广东人,为调动这一车游客的情绪,他卖力地用普通话广东话轮番问候了几次早上好,然而,回应者寥寥。导游有点尴尬,但又似乎司空见惯,仍旧卖力解说。
  四个多小时的长途行驶,人感到疲累,昏昏欲睡。可想开车是项多么吃苦劳累的工作。一路浅睡,某个时刻醒来,邻座说刚才人有拍你的睡相,这才知睡沉了。不在靠窗,浏览不到窗外流动的风景,心中略感遗憾。
  大巴驶入河源市区,车停,上来一位当地导游,一个戴了牙套的客家女孩。眼看......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08-18 15:59 | 正常 | 分类:寂寂花开(心香) | 花语: 18 | 花影:12048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6-8 星期五(Friday) 晴
  

花之蔷薇
  文/夕颜
  
  (一)
  红蔷薇呀红蔷薇
  夜来园中开几蕊
  犹在枝头照在水
  吩咐东风莫乱吹
  
  红蔷薇呀红蔷薇
  招来院中多露水
  枝枝叶叶尽含泪
  问你伤心是为谁
  
  我坐在窗边的桌前收看邮件,耳边是蔡琴的《红蔷薇》,醇厚多情的旋律流淌满室。
  这里是云南一个叫俞芫的安静小村落。八个月前,我只身来到云南,租下这间民房,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说是与世隔绝,倒也未必,隔开的只是城市的繁华和喧嚣。
  不知道会在俞芫停留多久。对于一个30岁的独身女人而言,时间失去了刻度和重量。
  .收完邮件,处理完工作,关闭所有任务栏,只留下千千静听。电脑也推到一边。《蔷薇》还在循环播放。桌前已换上一册书,半晌,仍停留在26页。大脑里想着读过的邮件。
  九月一日,“蔷薇,入秋天凉,我阳台上的蔷薇都已凋谢,连繁茂的绿叶也渐萎靡。我有点累。”
  再往前还有:
  六月一日,“蔷薇,告诉你一个惊喜,我扦插的那枝蔷薇开始冒出叶子。开始的半个多月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差点以为它活不过来。”
  六月二十八日,“蔷薇,我的蔷薇结花蕾了,枝繁叶茂。你看,她在我身边活得很好。你什么时候来?”
  七月五日,“蔷薇,花开了。看着与俞芫同样的花朵,抑制不住地想你。”
  七月二十二日,“蔷薇,你不来,我会一直等。”
  叶涵,你的蔷薇都谢了么,可我这里的蔷薇还在不知疲倦地开放。空气里,四处飘荡着迷人的蔷薇香。叶涵,我早知你会累。只是,你有你的坚持和原则,我不点破,亦不会跟随。萍水而过,这样就好。也许,在我没有完全爱上你之前,你的累正好是一道符咒,我的爱就此封存。
  起身走到门口,看着满......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06-08 11:32 | 正常 | 分类:寂寂花开(心香) | 花语: 12 | 花影:16388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6-3 星期日(Sunday) 晴
  花之茑萝
  
  《诗经》云:“茑为女萝,施于松柏”。喜欢上茑萝是先从她的名字开始,然后是其花形:翠羽层层,妖嫩轻盈,如笼绿烟,如披碧纱,随风拂动,倩影翩翩。
  茑萝与牵牛同为旋花科一年生藤本花卉,花期几与牵牛同始终,但植株纤小,不似牵牛多布置于高架高篱,它一般用于布置矮垣短篱,或绿化阳台,常见品种为羽叶茑萝。
  以下是我的羽叶茑萝种植记。
  
  播种——2012/04/21 周六 多云转晴朗
  天气预报说周末有雨,天空虽不太明朗,却是个不错的晴天,太阳躲在云后。又是一个人的好时光,半躺在凉席上看书,风从窗户掠进来,把窗帘吹得鼓鼓的。
  四月将尽,心情又陷入泥潭不可自拔,这样子实在是颓废,令自己生厌。这个年龄的人都在忙着成家立业,而我却还纠结在茫然不可知的未来之中,未免太不争气。可是,未来的希望和勇气在哪里?希望的种子。就这么联想到了种子——花种。何不播几粒花种,在等待发芽、长叶、爬藤、结蕾、开花的过程中感受一份别样的收获呢。
  立即抛开书卷,将想法付诸行动。先是翻出旧年收到的花种,再是把朱槿移到楼下空地,在朱槿腾出的位置撒下几粒黑色的茑萝种子。连同愿望也埋进土壤。

  发芽——2012/04/26 周四 多云,阵雨
  茑萝发芽了,一枝纤细。两片V型的叶子带紫色,像刚出生的婴儿,十分柔弱,粗细就像家里缝被子用的棉线。犹豫是否施肥,但花友们说只要土质松软,土壤肥沃,施肥可放在以后进行。营养太足,怕瘦弱的秧苗吃不消。
  这些天,特意保持潮湿的土壤上面毫无动静,以为种子又像去年那样被偷吃的鸟儿充了饥。现在,种子发芽,又在担心小鸟飞来偷吃秧苗,去年好不容易发芽的两棵就是在几阵鸟声之后,没了。

  长叶——2012/05/01 周二 晴到多云
  值得高兴和庆幸的是,担心没有变成事实。几天来,茑萝生长速度飞快,两片紫叶子中间像一口小小的泉眼,源源不断地冒出绿叶子。茑萝的叶子果然就像是一枚枚青绿的羽毛。

  摘芯——2012/05/15 周二 晴间阵雨
  夏季多阵雨,这是好事,可以起到降温作用。但也只是缓解,火辣辣的太阳一亮相,气温“腾”地升上去。南方气候适宜,窗台的茑萝长得飞快,一天的早晚都能看出变化——又拔高啦。
  开始发愁搭架子。花盆小,窗台摆满大大小小的花盆,支架子有点困难。到一些花草论坛偷师,分享花友们的种花心得。其中有一条是,秧苗长到30CM高的时候,就要把最顶的苗头折掉,等它多发横枝,等横枝长到差不多长的时候,再把横枝的苗头也折,这样,柔软的主枝就会生长得更茁壮。
  然而,网上关于搭架子的帖子和图片不多,看来只能继续盲人摸象。

  意外——2012/05/17 周四 晴间阵雨
  早晨又给茑萝拍了照片,出苗后一直密切观察它的生长情况。长得很快,一天一个样子。不多久,就可以搭架子,用什么材料做架子呢。友人前晚造访,挖走一株秧苗,不想次日又冒出一株,真是生生不息啊。当初播下的七八粒种子,到今日已出苗四株。

  搭架——2012/05/20 周日 阴天
  520,在这个甜蜜意头十足的日子里,我的茑萝终于成功搭上架子。过程是这样子的:
  白天从朋友家回来,走在他们小区半路,两人折了回去。为什么呢?因友人拾到一个被扔弃的完好花盆,折回是为放好它,来日种花。我也有收获,那便是拾到一枝遗弃的枯枝,大小、形状正适合给茑萝搭架子。
  此主意果然理想,沿花盆边插上,左右欣赏,真是相得益彰啊。还有什么比“枯树逢春”的意头更令人欣喜和振奋呢。

  花开——2012/05/27 周日 多云
  茑萝开花了!晨起第一眼看到鲜丽的五角形花,心里一阵兴奋激动。
  从播种到开花,历时一个多月时间,收获如此完美。整个过程,我从花中体味到了不少人生哲理。以前总觉得做什么都来不及,放弃了挣扎和努力。可是,在以为错过最好的播种季节的前提下,看到茑萝一步步成长、结蕾、开花,我为什么不可以再次绽放自己呢?与其任人鱼肉,不如趁事未成定局前做好自己。不为别的,只为自己的将来可以向理想行进。

  爬窗——2012/05/31 周四 多云转雨
  茑萝开始爬窗,横枝上隔七八厘米结一朵花蕾,粗略数了数,十数朵呢。单是想象这些花蕾同时点缀于纤纤羽叶之中,便感到满心欢喜。
  至此,茑萝不负我望,像黑夜里的启明灯,照亮着生活中偶尔的失意和彷徨。

  (以上内容皆节选自日记。这就是记日记的好处之一吧。......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06-03 19:42 | 正常 | 分类:寂寂花开(心香) | 花语: 16 | 花影:14526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5-25 星期五(Friday) 晴
  花之朱槿
  
  花语:纤细美、体贴之美、永保清新之美
  朱槿花在岭南一带十分常见,马路边、园林小区、过道墙边多有种植,独门独户的农家小院更是用朱槿围作篱笆,一到夏天,花开不断,美丽无双。
  朱槿也叫朝开暮落花,此名取其开花特征,早上开,傍晚谢。这个其实不能作准,去年我窗台的朱槿有次开花就是维持了两天。此花寿命短,最多也不过两天。我最早认识朱槿是曾经就职一家公司,走道两旁都种满这种植物,当时不知道叫什么,初次相见,着实被惊艳到。当即发挥求知精神,上网查找花名,问人是很少问出来的。至今一眼能叫出的花草名字大都是从网上得来。记不清多少回,为了弄清楚一个花名,输入模糊字眼在百度图片上一页一页搜寻。这样的得来颇费心思,故而记忆也深刻。
  后来,在豆瓣认识一群植物通(她们不认识我),经常看她们贴图并介绍,然后结合大脑日积月累储存下来的不认识的植物影像进行对号入座。为加强记忆,每在园林行走,总不忘弯下腰当场来个真物辨识。网络真是个好东西,当然首先要利用得当,不是一味地玩。
  朱槿有单瓣和复瓣之分,我现在盆栽的这棵是单瓣。单瓣和复瓣哪种更美呢,这么说吧,初见的朱槿都是复瓣花,看久了习以为常,待见到单瓣花朵时,眼前又是一亮。美色远观,即是这个道理。最初,我种了两盆朱槿,一为正常品种,一为改良品种。朱槿当真不适合拘束在小小花盆里,扎根大地才能不辜负它们蓬勃的生机。于是,某日,将改良品种移栽到楼下空地,后来去看过两回,长得甚好。朱槿不耐寒霜,适合生长在气候温暖的南方,且南方多为地栽。盆栽也可,剪一根壮枝扦插即能活,隔日浇一回水。要多松土、间断施肥,最好每年换一次盆。我的朱槿种养随意,两年还是那样纤弱。
  在古代,朱槿便是一种受欢迎的观赏性植物,原产地中国。在西晋时期的一本著作《南方草木状》中就已出现朱槿的记载:
  “朱槿花,茎叶皆如桑,叶光而厚,树高止四五尺,而枝叶婆娑。自二月开花,至中冬即歇。其花深红色,五出,大如蜀葵,有蕊一条,长於花叶,上缀金屑,日光所烁,疑若焰生。一丛之上,日开数百朵,朝开暮落。插枝即活。出高凉郡。一名赤槿,一名日及。”
  忘了说,朱槿是我从公园一角的植物园移回来的,小小一枝。当时,负责浇水的工人也在,他没有异议。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05-25 07:23 | 正常 | 分类:寂寂花开(心香) | 花语: 8 | 花影:13263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5-24 星期四(Thursday) 晴
有心皆有所得
文/夕顏
不止一个朋友问,你的花都是从哪里来的?容我卖个关子,有心皆有所得。
那天,和友人走在她居住的小区,正要外出。她也问了这个问题,我笑了笑,没有作正面回答。因为,我的每一盆花都有不同的来历,我要从何说起呢。只好继续卖关子,有心就有所得。好像印证这句话似的,我们在小区垃圾筒旁边看到一个干净的花钵,盆里没有鲜活植物,甚至连枯枝、残根也没有,土壤干结,显然是许久没有生命的迹象。花钵陶制,完好无缺,种上花肯定漂亮。友人赶紧拾了回去。
不喜欢到花市买花,有心得来之物更显得有情有味。植物是有生命的,不止有生命,在我眼里,它们还有思想。植物的思想遍见于古今诗词文章之中,从最古典智慧的《诗经》,到沈胜衣的《书房花木》、钱红丽的《诗经别意》、张秀亚的《种花记》。诗书生活假若缺了花草陶冶,就像一樽空空的玻璃花瓶。清净是清净,可少了点什么。窗台、书案随意摆几盆花草,不求名贵,但求新鲜。花形悦目,花香更是迷人,读书眼乏,抬首处,花红叶绿,不知不觉消减了眼里的疲乏。看书看累了望一望绿色,是保护眼睛最简单直接的办法。
对花草的喜爱要追溯到童年时代。前些天,和妹聊天,她也记得小时候我种了各色月季、菊花、秋海棠等。这些花都是爷爷给的,他当时是生产队的花农,拎几盆花回来不算什么。恰是这个机缘,从此与花草结下不解情缘。现在回想,不免感慨,有些事情到底是冥冥注定,还是本性使然呢。莳弄花草之人,生活便增添了几分诗意和雅趣,久而久之,性情渐与植物接近,偏向纤细、安静、文雅,并在无形之中追求一种芬芳雅致的生活。其实,生活在城市,随意路过一个小区,抬头就能看到很多人家窗台阳台种满花草。不知那些花草的主人会是什么样的人。
这些年异乡漂泊,不说种花,连书也不敢多买,怕给搬家添累赘。佛家讲究世事因果循环,多年之后,我又拾起旧梦,抛却后顾之忧,在有限的空间莳弄有限的几盆花花草草。人生苦短,愉悦一时是一时。这个有限空间是两个窗台,一宽一窄,种了九盆花。前前后后种过,太阳花、铜钱草、常春藤、蒜、芦荟、牵牛花、朱槿、金钱叶、蔷薇、紫雪茄花、茑萝、石竹花、日日春、薄荷、茉莉。前面六种都是过去完成时,后面的九种是现在进行时,照料得当,还会是将来进行时。
闲暇之余,拍照,观察成长,赏花,成了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现在,来写写它们的故事吧。
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05-24 21:24 | 正常 | 分类:寂寂花开(心香) | 花语: 5 | 花影:13000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4-30 星期一(Monday) 多云
  

今天,你吃什么
  
  文/夕颜
  
  公司不提供食宿,所以,在没有例外的情况下,每天坚持自带便当。带便当的好处是节省、卫生、喜好由人,不过也有人说常吃微波炉加热的饭菜会致癌。
  到中午开饭了,同事有时会问一句,今天带了什么菜呀,不会又是土豆吧。久而久之,因此落得了个“土豆妹”的称号。
  
  土豆是我爱吃的食物,不管用什么烹饪方式,都喜欢。酸辣土豆丝、瘦肉土豆片、土豆焖鸡、土豆红烧肉……,土豆真是百搭。土豆是北方蔬菜,在西北、东北一些地区,土豆是主食,我没亲见,都是从书里看来的。记得有回读迟子建的小说,看到写土豆的各种制作方法那段,馋得口水差点滴落书页上。身边很多女孩爱吃土豆,而且还都是一群湖北女子。但爸妈不喜欢,难得回家,父母疼爱地问,晚上想吃什么呀。答曰:土豆。两道鄙视的目光立即投射过来,好像在说,瞧你这点出息。我们家从未种过土豆,即便如此,土豆也是一道上不了台面的菜。
  便当里除了土豆,还会是蒜蓉麦菜、酸辣藕片、肉丝莴笋、红烧鸡肉、青椒炒蛋、青椒火腿、干煸四季豆、农家小炒肉等,厨艺不精,都是些家常小菜。若是做个统计,菜单里涉及到的食材恐怕不超过20样。这才发现,许多年来,挑食的毛病其实没改多少。所有瓜类都不大喜欢,丝瓜例外,丝瓜做汤是记忆里一道的美味。酸的苦的,比如西红柿、芥菜,逛菜市场会自动过滤掉。从十指不沾阳春水到洗手羹汤,从不问民生到关心每日菜价变化,渐渐体会父母的辛劳和伟大。虽然小时做过不少家务活,但下厨的经历直到工作以后才有,同样是农村长大的80后小孩,因为父母的承担,我们三兄妹度过了一个比较安逸的少年时光。下厨经验从无到有,从此每天操心的问题多了一项:今天吃什么。
  
  挑食,应该是令所有父母又生气又头疼的事情。我幼时挑食真可谓是 “劣迹”斑斑,父母至今提起还会皱眉数落,你呀,这不爱吃那不爱吃,还以为养不活了。小时脾气倔,不喜欢吃的食物谁也别想撬开我的嘴巴,为此不知挨过多少打。吃粥不能放绿豆,一定要吃白粥加糖,否则宁愿饿肚子;面是不吃的,逢下面条,嘴巴翘得可以挂一只水桶,不过面里有鸡蛋有瘦肉还是挺稀罕的,可是那年月,哪里餐餐吃得上肉;几乎所有带叶的青菜不喜欢吃。这么多不喜欢吃的菜,后来还不是一样健健康康长大了,可我记住了那些打和父母着急又疼爱的神情。
  
  人的喜好会随年龄变化,从小不喜欢吃的东西,现在基本都能接受,而从前喜欢,现在却提不起兴趣。
  比如,小时特别爱吃白花菜,现在不碰这道菜,觉得气味怪怪的;小时候吃玉米会头晕,现在不会了。可是妈妈仍记得幼时的喜好。前两年,在邻居家吃宴席,妈妈让坐在宴席上的爸爸给我夹菜,爸爸没夹两筷子就被妈妈抢下来,边夹嘴里边说,她不吃玉米,你夹这给她做什么。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我没有告诉妈妈,其实我早已接受了玉米。过年在家,妈妈也是按从前的喜好买菜,陪她上街,她在菜摊面前讲价、挑拣,看着妈妈认真苍老的面容,我的心里突然涨满了水。
  不爱吃鱼,嫌味腥,但凡味腥的食物都敬而远之,所以海鲜勾引不了我的味蕾。不吃鱼这里面有个故事,也是去亲戚家吃酒宴,见到一漂亮姐姐用筷子挑了挑菜盘子里的清蒸鱼说道,这鱼腥死了,我才不吃。那时我才多大,十岁左右吧,从此不大沾鱼,吃了鱼也必定要洗去满嘴腥味。其实爸爸做的红烧鱼极其美味的。
  而今,家里餐桌上的鱼只有爸妈动筷子。在很多人眼里,父母似乎什么菜都吃。可我知道肯定不是的,父母牢记儿女的喜好,我们做儿女的又有多少知道自己父母的饮食喜好呢?察觉到这点时,后来留了神,于是知道了妈妈胃不好牙齿也不好,不能吃辣不能吃酸。爸爸爱吃猪蹄,这是从妹妹那里得知的。在我们不懂事的年纪,父母用爱心呵护我们长大,等我们长大懂事,却个个不在父母身边,无法给予细致的照应。更无能为力的是,父母日益年迈,因为身体原因,能入口的东西越来越少。
  
  今天吃什么,当我们拿起碗筷时,想想那些需要我们关心的人。有空多回家,为父母烧一桌可口的饭菜。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04-30 15:51 | 正常 | 分类:寂寂花开(心香) | 花语: 16 | 花影:13404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4-27 星期五(Friday) 小雨
右耳之傷  
  文/夕顔 
  记不得是什么时候看的《左耳》,现在断然是不会再看这类小说。《左耳》的作者饶雪漫以写青春类型小说见长,是非常受校园男女生欢迎的女作家之一,当年看她的小说就是受其名气影响。除了《左耳》外,还看过她的《校服的裙摆》,《左耳》勉强能记得一些片段,《校服的裙摆》全无记忆,就像从来没看过。  
  记住《左耳》实非偶然。当时买这本书也非偶然,是书名引导我的手指翻开它。买书还赠送了一张光碟,以小说为剧本拍的青春短片,看了一遍,没感觉,到底不是十七八的年纪。过去,凡是关于耳朵的文章都会下意识地格外关心,现在基本释然。看《左耳》时,书中有些感受相识,但有些感受不认同。毕竟作者是以一个完人的身份来写这本书,而我的感受来自于亲身体验。并不遗憾未能在读书时代看到这本小说,因为李耳的故事与我的经历几乎没有交集。李耳的故事可谓精彩,交织友情、爱情,我的校园时代很平凡,读书是主旋律。也不是那种特别用功的学生,而是因为残缺所带来的自卑使我尽可能地避免主动和同学说话。每每跟同学说话,内心怀揣紧张和不安,生怕听不清楚被同学嘲笑。  
  李耳失聪的是左耳,我是右耳。看完《左耳》,当即在心里虚构了一篇《右耳》,不写友情和爱情,写那个年龄遭遇的狼狈和隐秘的自卑。不止一次,同学当面埋怨,“刚才叫你怎么都不答应,你是不是耳聋了啊”,亲戚中也有人说过此类话。本是一句无心话,常常令我羞愧难当自卑很久,一颗卑微的心埋得很深很深。长大了发觉,性格里的敏感、孤僻,最早很可能源于此。  
  现在回想,读书时代好像从未跟同学分享过这个秘密,将此视为身体的缺陷,羞于说出口。小心翼翼守了许多年,直到工作后才慢慢释然,不再感到自卑,也不再躲躲藏藏。和不熟悉的朋友同事同行,我会选择走在他们的右手边,宴会座席上也是尽量挑选一个便于听话的位置。而与相熟的朋友同行,则会大大方方说出来,你走我左边吧,我右耳听力不好。初听到的朋友通常会露出惊讶的表情,提出一串问题,诸如:你耳朵怎么了?怎么不去看医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耳朵怎么了,具体也不太清楚,从没有去看过医生,依我经验是,只要声源不与右耳平行,听力倒也并无大妨碍。自己猜测可能是小时候姑姑帮忙掏耳朵不小心弄伤耳膜,也可能天生如此。但奇怪的是,连父母亲都是在我长大之后由我口述得知,可见天生这个猜测不太准确。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呢?应该是初中,自卑也是那时候有了形状,别人随便丢出一句“你是不是耳聋了”,就像一巴掌掴到脸上。我带着不易察觉的受伤的表情狼狈而逃。渐渐的,一个人走在校园里,走在风里。那不是装酷,刻意孤单。没有人知道,我那时候是多么想和同学们成群结队欢声笑语。  
  还在读书时,很担心耳疾给以后造成麻烦,比如工作、生活,那种深深的担忧有时令我对将来充满恐惧。然而,后来证明担忧是多余的。工作方面,提心吊胆过几次,那是工作前的例行体检,所幸体检并不严格,每次都能蒙混过关,但依然会下意识地避开不必要的交谈。生活交流方面,越来越有自己的气场,不再像读书时代那样唯唯诺诺、小心翼翼,遇到没听清楚的地方通常会大方地让对方重述一遍,或者是假装听到,会意地点头。失聪多年,逐渐掌握了一些倾听的技巧,能够自如地化解和避免尴尬。而且,即便偶尔几次听不见又有什么关系呢。  
  耳疾算不算是成长的伤痛?完人可能体会不到残疾的感受,读书那时一度觉得自己十分可怜,却也不会贸然接受他人的同情,尽管心底渴望得到悲怜和尊重。而今,隔着时光,审视右耳失聪的事实,心中一片坦然。右耳的听力已然失去,与其懊恼,不如加倍珍惜左耳。于是,后来戒掉用耳机听歌的习惯。  
  人生其他的疼痛也是同样的道理吧,等时间带你走过去,回首再看,没什么大不了的。

  2012/04/27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04-27 22:09 | 正常 | 分类:寂寂花开(心香) | 花语: 16 | 花影:11734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3-13 星期二(Tuesday) 阴
菜花总是曾留处
  文/夕颜
  
  今年春天,天气连日阴云多雾,气温也在十几度徘徊不定,最冷时一夜之间好像突然回到冬天。身在南方以南,相比其他地方,天气并非那么糟糕,听浙江的朋友说,他们那里从二月到三月几乎都是阴雨天,衣服久晾不干。遥想他们那边的“水”境,心里对眼前这恶劣的天气再也抱怨不起来。朋友笑着说,人啊,应当时常进行比较,方知自己是幸福,还是应该努力。
  三月,明媚春光迟迟不来,视野里常是一片灰茫茫,心情难免会低沉、烦躁几分。若是这样,不妨择一个周末带着家人或朋友去公园踏踏青,让公园里种植的花草来涂亮你灰淡的心情。桃花、映山红、木棉花都没有因为春光不来而怠慢盛放,只是将花期略为推迟。上上个周末,三两朋友去白莲洞看桃花,他们打趣说,赶紧绕最盛的一株转三圈,那时不是桃花盛放期,好不容易挑得一棵稍茂盛桃树,转得头晕眼花。就在前些天,安年在日志上评论说她看到附近的木棉花开了,火红火红。照耀得整个人心情明朗。
  写到三月,写到花,不能忘的还有去年三月在家看油菜花。时隔多年再看到油菜花,有种故人重逢之感。人就是这样,千方百计走出家乡,却又止不住怀念家乡。更可悲的是,我们怀念的家乡可能早已不存在了。
  那天,天也是阴阴的,庆幸的是没有下雨。带了相机,名则奉旨找松枝压箩筐,实则走了许多弯弯曲曲的小路,停在一大片油菜地前不舍移步。这片地方的油菜地不多,有的花开得繁盛一些,有的稀稀落落似乎在控诉主人的照顾不周。举起相机,镜头恍惚,呼吸着油菜花熟悉的香,小时候在油菜地里帮忙栽菜、除草、跟大人去榨油的记忆忽然鲜活起来。人的嗅觉往往是最坚固的记忆,即使一件事物经年沉睡,在嗅到熟悉的气味时也会立刻苏醒。
  一家菜园里种了杏花和桃花,踩过荆棘进去拍照,没有清澈蓝天作背景,照片都拍不好,像是蒙了一层厚重的灰。站在花田间小径上,望着眼前这充满浓浓田园气息的景色,心里不是滋味,多静多美的景却留不住年轻人的心。拍照时很小心脚下,生怕践踏了满园蓬勃的生机。田埂很窄,昨儿下过雨,好多地方的泥土又潮又软,一不留神可能会踩塌。每条田埂上都铺了一层枯草,脚尖往里踢两下,可以看见藏在枯草下面的绿意,鲜嫩鲜嫩的。
  油菜在古时叫芸薹。《本草纲目》谓:“芸薹:寒菜,胡菜,苔菜,油菜。此菜易起苔,须采苔食,则分枝必多,故名全苔;而淮人谓之苔芥,即少油菜,为其子可榨油也。”油菜形似菜薹,生于长于广东的同事看了电脑桌面的油菜花壁纸,惊呼“这不是菜心吗?怎么会这么漂亮!”广东人将白菜薹叫做菜心,初入异乡费了些时间接受这个新知识,每次下馆子,在征询众位意见之后,蔬菜类通常会点一盘蒜蓉菜心或蚝油菜心。
  小时候,油菜花田是随处可见,菜油是农家人日常食油,家家户户都种,榨剩的饼块是很好的肥料。油菜冬天插苗,等到春风一起,站在堤上远望过去,一片又一片......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03-13 22:31 | 正常 | 分类:寂寂花开(心香) | 花语: 9 | 花影:10979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11-24 星期四(Thursday) 多云
  春子
  文/夕颜
  春子在早春的时候嫁了,上车前她悄悄从前院一棵枣树上折走一根还未发芽的小树枝。没有鼓乐,乡下原本冷清,因为春子的“喜事”更衬出几分凄清之感。
  春子是我小时的伙伴,她长我两岁,我们亲热但无姐妹之分。从小学到初中,上下学路上,我和春子几乎形影不离,春子的爸妈找她吃饭首先肯定是到我家找,我爸妈也是。俩人也会闹点小矛盾,小孩子间闹矛盾很好玩,两人一脸严肃地面对面,一人伸出一根小指头,勾到一起,嘴里说,不跟你玩了,搞得跟宣战似的。没过两天,俩人又手拉手上学放学,之前的恩怨好像从未发生过。春子初二下学期辍了学,那个时候辍学是很正常的一个事,我问春子,她说,不想读,没意思。虽然心里面觉得很遗憾,为自己以后上学放学少了个伴感到伤心,但也没有做出什么举动挽留,既然家长都同意,我一个小孩还能怎么样。春子辍学不仅给家里减轻了经济负担,而且给家里添了个好帮手,大到下田种地,小到洗衣做饭,她原本就是个勤劳听话的姑娘。有年她家种甘蔗卖,她早上摘一根新鲜粗壮的甘蔗等在我上学路上,往我书包一塞就立即转身钻进秋雾还未散尽的甘蔗林。我掏出来一看,都削好了皮。
  等到可以拿身份证的年龄,春子跟她的一个亲戚去浙江打工,是做裁缝,事先她在街上铺子里学了半年。春子辍学以后我们来往少了,她跟她爸妈早出晚归,我因为课业加重,玩乐的时间大大减少,有时意识这个改变时心里就像被手抓了一把,有种掏空感。后来,老师教宋词,他跟我们讲解“惆怅”,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春子,原来惆怅就是掏空。春子是过完年走的,她走的前晚来我家道别。新年的喜庆氛围还没有散去,屋外不时响起燃放鞭炮、烟花的喧闹声,我和春子坐在床沿都没有说话,我第一次品尝到离别的沉重,还有一丝对未来的好奇和恐惧。
  “记得给我写信啊”,这是我对春子临行前说的最后一句。春子第二天早晨很早就搭车走了,我头天晚想好要去给她送行,结果睡过了头,为此还跟我妈发了通脾气。
  春子去浙江一个月后果然给我写来一封信,这封信仅写了一页纸。春子的字我一眼就认出来,个头小小,拥挤在信纸的划线上像一群站在电线杆上的麻雀。信的一开头,春子就说这是她第一次写信,写不好叫我不要见怪。接着写了一大段她在浙江的经过,最后两段是写给她爸妈的,用一句简单话概括就是,我在外面很好,不要挂念。
  写信成了我和春子之间新的交流方式,收到......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11-24 22:14 | 正常 | 分类:寂寂花开(心香) | 花语: 11 | 花影:12519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11-21 星期一(Monday) 晴
  米线
  文/夕颜
  古代烹饪书《食次》之中,记米线为“粲”。这个“粲càn”字不查字典,还真有点陌生。
  说到米线,有的人可能会即刻联想到“过桥米线”,一种云南的特色吃食。米线,在南方更通俗的叫法是米粉,还有一种宽的叫做河粉。而在我的家乡大冶,米线叫做“线粉”,是否综合米线和米粉的名称而来就不得而知了,也有人叫“粉丝”。
  米粉和米线其实有所区别,从口感上讲,米线较为劲道滑爽,而米粉粘糯柔软。
  米线很多做法,我所知道的除了“云南过桥米线”,还有就是“桂林米粉”和“酸辣粉”两种。三种都吃过,孰优孰劣没有作过细致比较。不过,制作酸辣粉的粉最好吃的一种是红薯粉,不论外形与口感都完全不同于米线,所以严格来讲,“酸辣粉”跟这篇入题的米线关系并不大。有一点需要说明,对吃我并不太擅长,也从无研究,写这篇字其意不在讨论美食,而是借此缅怀乡情与亲情。
  在小时候的印象中,米线一般是用来做汤,比如夏季煮丝瓜汤时放一团米线,味道清甜爽口,是幼时我们姐妹俩争抢的一道极品佳肴,每每拉长脖子伸着筷子在汤碗里捞个意犹未尽。乡里人做菜极少讲究五花八门的营养搭配,其做法都是最原始最简单的,到了什么季节就吃什么菜,没有一丝刻意。所以,往汤里丢一两团米线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现在想来,丝瓜粉丝汤只在家里吃过,如今已是好多年不食其味。
  在我家,母亲隔段时间就会备一些米线,要么是袋装的,要么是散买。备米线大概有三个用途,一是做汤,二是招待客人,三是应急。汪曾祺在《炒米和焦屑》文中写他们那里的人家预备炒米和焦屑除了方便,还有层意思是应急,在不能正常煮饭时,可以用来充饥。我们那里也正是这个意思。常见的汤有蛋花粉丝汤、丝瓜粉丝汤,都非常美味,令我至今难以忘怀。招待客人一般是过时过节,家里来客人碰巧面条用完的话就用米线替代,米线下锅前敲几个荷包蛋煎得嫩黄盛起,待米线煮熟了就铺在晶莹的米线上面,好看又好吃。应付晚餐是迫不得已,农忙时节经常没空淘米做饭,我们又都吃住在学校,父母两人做完活回来便下几团线粉简简单单填塞饥腹。有时也用做早餐,不过下面条的时候更多些,可能米线不耐饿的缘故。
  工作之后,因距离遥远,一年也难得回家一两次。而几乎每次下火车回到在异乡想念千百遍的家中,母亲总会问,想吃什么,线粉呐。这一句简单朴实的问话问得我差点泪流满面。这么多年,母亲仍然记得我从小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回家路上风尘仆仆,明明饥肠辘辘,却什么也吃不下,唯有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鸡汤线粉端到面前,方能唤醒迷路的味蕾和沉睡的记忆。满满一碗哪里吃得完,可即使空着腹,母亲也从不肯给自己碗里盛上半碗。她边忙边说,你吃,多吃点,锅里还有。
  现在,我们大多数人吃到的米线是一团团包装好的干米线,煮之前用清水浸泡,或是图省事直接丢进沸水里,然后放几棵青菜、几片瘦肉,捞起即食。就在方才,我吃着“原味汤粉王”家现煮的猪杂米线,心里想的全是母亲做的鸡汤线粉。
  
  2010.11.21 周一,多云,干燥。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11-21 21:18 | 正常 | 分类:寂寂花开(心香) | 花语: 9 | 花影:1074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寂寂花开(心香)
页码:1/10  [1][2][3][4][5]:    ↑回到项部

夕颜花坊
博主:flora夕颜 
花开又一日
<< 2020 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花路入溪口
用户:
密码:
众里寻她
静听松风寒
独奏
别来沧海事
花落知多少
  • 花影:22175573 个
  • 花魂: 97篇
  • 花语: 4967 个
  • 花萼: 61 个
  • 花初綻: 2007-11-12
花坊成员
时有落花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