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颜花坊
夕颜花坊
请允许,借黛玉的花锄,打捞一篮子的旧时光,掩埋在文字深处。
相聚离开总有时。
2012-4-13 星期五(Friday) 多云
  四月十一日 周三 晴空
  
  今日天气很好,春光明媚,白天阳光流转,晚上清风送爽。
  早晨站在窗边,看着绿意葱茏的花草,心里便升起一种满足感。
  茉莉花不断抽出新枝,早阵子把肥料拌在水里施肥,不小心洒到叶子上,叶子一天天枯萎,忍痛用剪刀剪去。这次一定要留意茉莉花枝的生长状况,及时摘心,维持优美的枝形。去年因为没控制好,株形乱七八糟,到痛心修剪时迟矣,就像人生的很多错误。六月是茉莉花开时节,到时应该可以嗅到清芬的花香吧。
  除了茉莉,最引人注意的是薄荷,生成飞快,几乎是眼看着一截截长高。
  还有石竹花,整盆的株形变化不大,今年是移栽后的第三年开花。
  长春花施肥过后,纤瘦的枝条上生出一丛丛叶子,花朵也比施肥前大。
  朱槿花不适合种在窗前,得找个周末移栽到楼下的空地上,然后种点别的植物。去年的花种都没舍得种下去,担心小鸟又来捣乱。
  说完自家的植物,再来说说窗外那些种在路边的芒果树、琵琶树、紫荆花树、桂花。眼睛近视,看不清芒果树是否已结了青色果子,继那棵开得闪烁金光的芒果树之后,旁边的树也在陆续开花。那日在拱北街头看到一棵坠满青果的芒果树,莫非是那里人气旺盛的原因?楼下空地结满果子的不知道是不是琵琶树,要等果子稍大些方能辨认出。紫荆花事了,仔细找找,会看见几朵隐匿在茂盛的绿叶之间。桂花早就想写的,每天从外面回到小区,门口这株桂花树散发的香味令人心旷神怡,低沉的心情被愉悦替换。
  一座城市如果缺少植物,这座城市形同沙漠;没有绿意花香,人的生活便没有颜色和气味。
  喜欢一座城市,跟城市里的植物和风景分不开。也有“爱上一个人爱上一座城”的说法,但不是人人都可套用。现在的居所,往左步行十几分钟是白莲洞公园、板樟山,向右步行十几分钟是街边小公园、海滨公园、石景山公园。从中间的路走,可以到达海滨泳场、情侣路。周围都是休闲的去处。

  前天跟Y聊天,他说在家超级无聊,全村都是妇女孩子老人,独他们两兄弟赋闲在家等待出国。在背井离乡的十年,越来越多的壮年外出求学或打工,导致村庄一年三季寂悄悄,连犬吠声也少了。没有壮年的村庄,就像一棵枯树,看不到生机。对村庄突发感慨由来于最近读的一本小说——《凿空》,刘亮程的作品。
  《凿空》的介绍是“一部打开新疆真实生活的书,迷人而令人疑惑”。尤其看到最后几章节,故事到此基本结束,作者系统介绍了阿不旦村人与物的关系,读这些文字时,深深感受到不止是一个村庄在消失,更像是一个世界在消失。那个世界贫穷落后,却是上千年文化的沉淀和延续。毛驴驴车跑不过三轮车摩托车,坎土曼敌不过推挖土机,阿不旦村正在下沉和消失,而可笑的是,下沉和消失的原因是为了挖掘埋在地下的千年前的古村落。那么,再过千年,是不是也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来恢复阿不旦村?到那时候,坎土曼和毛驴将会定义为文物,加以重视和保护。这是多么可悲的发展进程。
  人生处在对一切充满困惑的年龄阶段,企图从书籍中寻找心灵的归宿,却时常引起更深的困惑。只有在读梅•萨藤的《独居日记》时,心逐渐平静。我也在独居中,每日不落地写日记,每月三四万字,无形中积累了这么一个庞大的数据是我措手不及的。
  
  -end-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04-13 23:22 | 正常 | 分类:独居日记 | 花语: 9 | 花影:11436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独居日记
页码:0/0      ↑回到项部

夕颜花坊
博主:flora夕颜 
花开又一日
<< 2020 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花路入溪口
用户:
密码:
众里寻她
静听松风寒
独奏
别来沧海事
花落知多少
  • 花影:22177063 个
  • 花魂: 1篇
  • 花语: 4967 个
  • 花萼: 61 个
  • 花初綻: 2007-11-12
花坊成员
时有落花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