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颜花坊
夕颜花坊
请允许,借黛玉的花锄,打捞一篮子的旧时光,掩埋在文字深处。
相聚离开总有时。
2013-1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回不去的村庄

回不去的村庄

文/夕颜

读完舒飞廉的《草木一村》,差不多一个月过去了,当要写这本书的读后感时,脑子里浮现出的第一句话是“也是有意思的”。我私下将舒飞廉封为有意思君,因为这个“有意思”在这本书中出现不下20次。真是有意思极了。

来说说这本书,《草木一村》之前并不叫草木一村,而是舒飞廉的村庄,零散写在天涯社区的闲闲书话里。不过,我之前并不知道,这是陈村在这本书的序里提及的。陈村对这本书的评价是:质朴、随意、亲切,不染习气。

那么,它会给我怎样的感触呢?翻过序,立即被一首小诗打动:

晴朗的腊日是美好的

二月初二。花朝节

一年之中的第一声雷

四月的雨有时会大一些

夏......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3-12-07 17:32 | 正常 | 分类:阅读筆記(读書) | 花语: 4 | 花影:5932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12-27 星期四(Thursday) 阴
  文/夕颜
  
  最近在读莫言的散文集《会唱歌的墙》,这应该算是一本自传式散文,所有文章围绕的主题是作者的故乡与童年。在其中一篇《超越故乡》里,莫言畅谈他的作品与故乡的关系,非常引人思考。
  故乡是每个人的根,更是作家的根。几乎没有作家的作品会跳过他的成长经历,那毕竟是一笔取之不尽的丰富财产。他们如数家珍、不惜笔墨地大力描绘童年、少年,不论幸福或不幸。而童年必须建立在一个舞台上,这个舞台被称之为家乡,但更多人称之为故乡。因为,他们永远远离了那里。刘亮程在《一个人的村庄》里无数次表达了要当一辈子的农民一辈子住在他的村庄的理想,这也许是他在文字王国的一个梦想,现实中他已搬离到城市。他必须搬离,否则就没有《一个人的村庄》。正如托马斯·沃尔夫所说:“我已经发现,认识自己故乡的办法是离开它;寻找到故乡的办法,是到自己心中去找它、到自己的脑中、自己的记忆中、自己的精神中以及到一个异乡去找它。”
  检阅读过的所有文学作品,得到的结论与莫言的分析如出一辙。一如莫言离不开他的高密东北乡,沈从文离不开凤凰城、孙犁离不开荷花淀、迟子建离不开黑土地、刘亮程离不开黄沙梁……就连从未的在内蒙古生活的席慕容也念念不忘她的祖籍。为什么作家们时时惦念自己的故土,哪怕成年远走他乡,也不能阻挡故乡以无比清晰的画面出现在梦境里?莫言概括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他说:“一个作家难以逃脱自己的经历,而最难逃脱的是故乡的经历。有时候,即使是非故乡的经历,也被移植到故乡经历中。”
  作家黄佟佟在她的广州式生活系列讲座里说“现代人没有故乡”,对此不太赞成,故乡应该会永远存在,除非一个人没有童年。改变的只是故乡的依托,现代人的故乡可能更多的是在半路上,它失去了土地牢固的根基,变得飘渺、轻薄。这也是因为“与乡村相比,城市生活不易被心灵收藏。一件事物要进入心灵,需要足够长的时间。”我是一个有故乡的现代人,但很羞惭的是,近几年才随本性回归认识到自己对乡土的感情,不再去追求虚无的浮华和高雅。阅读兴趣由华而不实的风雅渐渐走向充满大地气息的深沉。我想,在幼稚的年龄,很多农村的孩子曾经羞于承认自己的出生地,凡涉及到与农村相关的话题会下意识地遮掩、逃避,急于与贫穷落后土气的家乡划清界限。这是农村孩子闯入城市而出现的暂时性晕眩,一个心怀良知的人,永不会忘记他从出生到成长的家乡。
  在我的《梦见消失的梦》一文中提到,梦里时常出现十年以前的家乡画面,甚至可以确定地说,梦里凡是熟悉的场景全部来自于十年前的记忆。十年后的家乡变化很大,梦里出现的大部分场景早已悄悄被陌生取代,而这份陌生却怎么都过渡不到熟悉。很多次想把已消失和正在消失的事物用图像和文字记录下来,永远留住它们,让我的子孙后代有根可寻,无奈功力心力不足。
  莫言在《超越故乡》里写道:“故乡的经历、故乡的风景、故乡的传说,是任何一个作家都难以逃脱的梦境,但要将梦境变成小说,必须赋予这梦境以思想,这思想水平的高低,决定了你将达到的高度,这里没有进步、落后之分,只有肤浅和深刻的区别。”想要把那些乡情纠结的梦境付诸文字,于我尚需更多的积累和沉淀。
  
  2012-12-27 阴天,气温二十度上下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12-27 14:15 | 正常 | 分类:阅读筆記(读書) | 花语: 11 | 花影:12389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5-12 星期六(Saturday) 多云
也谈看书
  读叶兆言的《看书——叶兆言的品书笔记》有感
  文/夕顏
  
  经常遇到朋友或网友问“最近在看什么书,推荐几本来看看”。我通常答不上来。并非傲慢吝啬,实在是不知如何回答好。举个通俗易懂的例子,我们吃菜,萝卜白菜各有各爱,我喜欢吃土豆,不代表你一定就喜欢吃。而且那会儿爱吃,不代表这会儿爱吃。阅读是一个不断提升的过程,人的学识见解随积累而向更深层推进。故而,去年看的一本书,今年很可能会觉得肤浅。
  书籍世界如同人的世界,种类多样,所以喜欢看书的人未必就一定能成为相谈甚欢的书友,这要看各自喜好什么类型的书。有人喜欢传统文学,有人喜欢言情玄幻,有人喜欢财经军事,假如相互融通便相安无事,而一旦你看不上我我瞧上你,就等于是两杆子搭不着边的事。就拿我自己来说,我是一个对传统文学和古典文学非常尊崇的文学爱好者,眼里容不下一切虚妄的、浮华的、不着边际、无病呻吟的文字,二十岁左右兴许无知地迷恋过,现在绝对是敬而远之。
  叶兆言在他的《品书笔记》中很多次提到他是一个看书比较杂的人,“自小读书就杂,什么书都喜欢胡乱翻”,我想我也是。但这杂其实也是有范围的,一般可以理解成知识性、趣味性,叶兆言没把“杂”扩展到经济商业领域。他也不会看时髦的玄幻小说。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他说了这样一句话:“一个小说家,通常都不太会喜欢时髦。艺术就是想与众不同,就是要有难度。真正的小说家内心永远是孤独的,当先锋这个词变成时髦字眼,小说家不仅要警惕,而且要抽身远离。一个小说家的先锋姿态才是重要的,所谓一意孤行,一条路走到黑。”
  《品书笔记》共六十五篇,但不止六十五本书,因为有的文章里面涉及到其他边缘书。这两百多本书对叶兆言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他家到处是书包。叶兆言家是书香世家,祖父是中国文学元老叶圣陶,父亲叶至诚曾任江苏省文联创作委员会副主任,母亲姚澄是省锡剧团的著名演员,家中藏书之众显而易见。叶兆言在浓厚的文学艺术氛围熏陶中成长,学识渊博,文风恬淡儒雅,散文写得独具一格,小说也随处可见旧文人的气息。
  叶兆言的品书笔记下笔老到,很少正面抓一本书的中心内容,而是从侧面入手,写作者轶事写这本书的时代背景和阅读心得等等,像鱼饵,勾得人心里馋得慌。他看《物源小百科》说“仅仅为了知道什么,去查字典,是一种学习的办法。不为什么,随便翻翻《物》,可以得到一些意外的惊喜”。书读多就像酒喝多麻到舌头一样,惊喜就是清洌的泉水,一口入喉,大脑一个激灵,整个人就变得清明,愉快。
  这样的惊喜,我也有过,如去年读古清生的《美食文化散文集》系列,惊喜连连,古清生的美食散文妙就妙在,不仅把食物贯穿到文化之中,而且写得优雅、情致,如同写风景的美文,也如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 
  如果,这会儿有人找我推荐什么书,喏,这几本就非常值得一读。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05-12 10:36 | 正常 | 分类:阅读筆記(读書) | 花语: 11 | 花影:13764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12-31 星期六(Saturday) 晴
散文随笔:
  萧红 《生死场•呼兰河传》
  安然 《壹步御光年:青春电影随笔》
  喻丽清 《在海风里飞翔》
  沈胜衣 《书房花木》
  虹影 《离别后,爱你不顾一切》
  素素 《独自跳舞:素素散文》
  华珂如 《一期一会》
  钱红丽 《诗经别意》
  落落 《须臾》
  席慕容 《槭树下的家》
  雪小禅 《烟花那么凉》
  梁实秋 《人生几度秋凉》
  丰子恺 《还我缘缘堂》
  《花草布置我的家》
  孙犁 《故事和书》
  一泓 《红尘中微笑》
  沈从文 《沈从文散文》
  鹤见祐辅 《思想•山水•人物》
  汪曾祺 《寄意故乡》
  车前子 《不寒窗集》
  永井荷风 《永井荷风散文选》
  
  小说:
  花想容 《血色天堂》
  茨威格 《茨威格小说精选》
  (日)乙一 《夏天 烟火 我的尸体》
......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2-01-01 01:17 | 正常 | 分类:阅读筆記(读書) | 花语: 16 | 花影:11638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8-20 星期六(Saturday) 晴
  做文章先做人
  读丰子恺《还我缘缘堂》之感

  文/夕颜
  立秋过去好些天,炎热依然不减盛夏,连日高温,日光倾城,初秋是一只不折不扣的秋老虎。
  可到底是秋天,秋高气爽,头顶那片天空明净如洗,白云如絮,且时见镶了金边的形状古怪的奇异云朵。八月的天空恐怕是画家也难以描摹的图画,变幻多端,百看不厌。天空如此明净,那么,蚊帐也该拆下来洗了。这是许多日前就要做的工作,却拖延至今。洗衣机洗净的蚊帐甩干水仍有些湿润,直接张起来,人在帐内,周围尽是洗衣粉的百合清香。
  以上描述原本与此文无关,但于我是一个提醒。“今日事今日毕”是古人话,言之有理,我一直奉之为信条,时刻自我提醒。这句至理亦是为人的准则,律人律己,不能因善小而不为。说来惭愧,我虽不至于拖拉成性,但懒惰时常来找我聊天是别人所不知道的,因为我亏欠自己太多。众多亏欠之中最值得一提的是,读后感。从前规定自己每读一册书,不管好与坏,但凡有始有终就要写一篇读后感,这是对阅读的有所交代。有阵子做得很好,写完发表在豆瓣读书,引来不少跟随者。后来,逐渐怠慢,一是读到的好书少了,二是忙生活忙工作,与书籍的对话被挤压到角落。
  做文先做人,这是读完丰子恺先生的《还我缘缘堂》(以下简称《还》)得出的感言。《还》在夏天读完,二百多页前后一共花了一个多星期。熟悉的朋友应该了解我的读书习性,因白天要工作,阅读通常在早晨和晚间进行。个人认为,早间与晚间恰是读书的最佳时段,尤其早晨。读罢《还》,一直思虑写读后感,然真正提笔时,秋天已至。
  《还》是由中国现代文学馆编选的“中国现代文学百家”系列丛书之一,2008年由华夏出版社出版。此本随笔集子收集的是丰子恺先生的代表作,一共收录随笔53篇。丰老先生是浙江桐乡人,音乐和绘画师从李叔同,一生成就斐然,晚年受文革迫害,积郁成病,于1975年不治而逝,享年七十八岁。文化大革命终于1976年,如果那场风暴早些停止,丰老会不会再多画几年漫画,多写几年生活随笔?历史巨轮轰然辗过,答案早已灰飞烟灭。
  翻开书,封面内侧作者介绍中附有一张作者的小像,大眼镜框长胡子,一双眼炯炯有神,而脸上的神情竟有七八分似孩童。丰老一生儒雅清风劲节,那把银白胡须是他的一块招牌,文革批斗时有人看见丰老银须飘飘很是不爽,就拿剪刀“咔嚓”一把剪了。亲友皆知胡须为丰老珍爱,人生尊严也凝聚于此,今遭毁伤,人何以堪,于是一个个前来安慰,但丰老反而满不在乎地说:“没什么要紧——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傲骨、豁达由此可窥一斑,想象当时场景,不由泫然泪下。事隔数十年,悲痛穿越时空。
  初读《还》,我在当天日记这样写:
  “早上翻开丰子恺的随笔集,读了两篇便觉得不过如此,人一旦出了名,随便写几个字就能发表、出书。并不是辱没大师才华,也许,大师还是仰望比较好。好一阵子没看随笔散文,读不进去可能是心浮气躁也可能阅读趣味转了性。现在,只有至情至理真情实意却又朴实无华的散文入得了眼,其余一味书写个人生活、见解的文字基本会直接打入冷宫。
  话虽如此,丰子恺这本《还我缘缘堂》还是会挑个时间细细读完,不能以“一叶蔽目,不见泰山”而错过品读美文的机会。”

  数日之后重新捧读《还》,终于进入阅读欢愉状态:
  “晨读丰子恺先生的《还我缘缘堂》,读到做客一篇不禁莞尔,作者以幽默、流利、轻松的语言将作客场景用一支笔搬到眼前,栩栩如生。做客的礼节和尴尬想必大部分人亲身感悟,如倒茶致谢用三指敲桌,介绍人时五指并拢“切”向介绍对象面前,让座,敬酒、盛饭等等环节,作者绘声绘色,既形象又真实,让读者倍感亲切。特别是“切”字,妙极。原本是人人可能亲历的尴尬情景,却在作者笔下变得生动有趣,过目难忘。至此,已完全认同大师的魅力所在。”
  丰子恺先生这53篇生活随笔记录的多是生活平常琐碎事物,然一路读来丝毫不觉乏味,相反满足了心里对他们那个战乱年代社会生活的好奇。作家用画漫画家的笔来写文,使文章也颇具画面感,其文用词精确,寥寥数笔刻画出一幅幅充满趣味和深意的情景画。
  丰老先生做文更是做人,透过他的文字及漫画,深深被他的人格魅力折服。这是一位让我感动也激动到泪流的大师,在我心目中,他不是被社会誉为的“随笔大师”和“漫画大师”,而是一位集儒雅、正气、慈爱、智慧、傲骨一身的人格大师,是后人为人为文的榜样。  

  
  扩展阅读:
  http://www.zjol.com.cn/05culture/system/2006/11/22/008003103.shtml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08-20 13:40 | 正常 | 分类:阅读筆記(读書) | 花语: 11 | 花影:11091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7-24 星期日(Sunday) 晴
  
  普罗旺斯纸上之旅
  文/夕颜
  
  长风浩浩,窗台摇曳的花枝把我的目光从电脑前引开,落在背光的花叶上时心底生出缕缕柔情,短暂停留后目光被引向更高更远。那里一片空白,却比种满花草的窗台更具吸引力。
  那里,是一块窗子大小的蓝天,又被防盗网的格子分割成许多规则的块状,视野受到了窗户限制,但对天空的想象没有受到丝毫阻断,那方湛蓝的天空是不是也如普罗旺斯的蓝天一样,或者普罗旺斯的蓝天更令人心生向往。
  念念不舍地离开蓝天,再看向这本彼得*梅尔的《永远的普罗旺斯》时,仿佛摆在面前的不再是一本书,而是普罗旺斯的蓝天、薰衣草、山脚下多彩的石头房屋、露天的酒吧与咖啡馆……普罗旺斯的美丽景致如一幅幅色彩绚丽的油画,徐徐在眼前展开。
  去年八月读过梅尔的《普罗旺斯*山居岁月》,也是在办公室工作之余读完整本书,当时有同事见到书名便好奇询问是否准备去普罗旺斯旅游。这个想法真的没有,不过在阅读过程中它一直闪现其间,正如一首《我想去桂林》的歌里唱的那样,普罗旺斯之旅目前尚是一个浪漫的梦想。有了《山居岁月》的引路,再读梅尔的文便少了陌生多了亲切,并且再次领会到,读梅尔的文不仅是一场盛大的视觉享受,同时也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味觉体验之旅。
  视觉自不必说,普罗旺斯因薰衣草盛名,这点人人皆知。那里阳光丰沛,风景优美,每年夏季吸引了无数来自全球的游人。《又见一帘幽梦》便是在普罗旺斯取景,看过这部电视剧的人可以忘记剧情忘记俊男美女,但定然不会忘记剧中极其浪漫唯美的画面。清澈如湖水的蓝天,铺天盖地的紫色,飘荡在空中的花香,闭上眼睛想象那美如画的景色,感觉恍若置身爱丽丝的仙境。
  普罗旺斯盛名的不止是薰衣草,还有酒,苦艾洒、茴香酒,梅尔在文中如数家珍,在“品味教皇新堡酒”篇,作者绘声绘色且绘味,惹得书外的我不断吞咽口水。当然,不能漏了书中开篇提到的松露,以及当地举办的各式各样别出心裁的活动,作者以一贯幽默俏皮、轻松趣味的语言方式,引得读者频频捧腹大笑,生动的描述如临其境。喏,你可以想象把一头笨拙的猪训练成松露猎猪是件多么滑稽的事情,作者的朋友亚伦却煞有其事,结果当然是“此猪不适合这种工作”。
  梅尔写他的书迷,带着一腔又爱又恨的感情,这些书迷们做出的举动简直五花八门,在邮筒上用石头压住梅尔的书索要签名、一名女子远从曼菲斯打电话问他沃克吕兹(Vaucluse)的盗窃率、 一位摄影师则想知道可否在卢贝隆(Luberon)靠照相为生、一对想搬来普罗旺斯居住的夫妇则写了长达几页的咨询信、直接上门参观……假如我知道梅尔的电话,没准也会在某天致电给他,请问今天的普罗旺斯是什么天气呢。
  梅尔用笔揭开了普罗旺斯许久以来独特生活风格的面纱,他笔下的各式真实人物也随之大放光彩,于是,梅尔的访客中有人想见水管工匠曼尼古西梅尔。常居水泥森林处处受桎梏的都市人,想必都会被普罗旺斯人的直爽、热情、大方、潇洒乐观的生活态度打动。
   “逃逸都市,享受慵懒,在普罗旺斯做个时间的盗贼。”
  这句话以放大号字体醒目地印在封底,直到我翻完最后一页才得以发现。陶醉缭乱的思绪豁然清朗,像是久在山野行走,突然看到一条长长的清澈小溪出现眼前,起伏的山影倒映在溪水之上如浓缩的山峦,驻足溪边,透过溪水可纵览山的全貌,而这句话恰是点晴之笔,真实贴切地概括出读完此书的全部感受。
  
  2011/07/24 大暑后,高温来袭。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07-24 14:37 | 正常 | 分类:阅读筆記(读書) | 花语: 31 | 花影:12951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5-3 星期二(Tuesday) 多云
  
  最后来说《温柔的叹息》,这是一本温馨的小书。放在最后的往往是压轴好戏,至少在我眼中,《温柔的叹息》是近期读到的最好的一个小说。
  如果有人问,你今天做了什么?你会怎么回答,会像圆那样用添油加醋来逃避生活的单调和乏味吗?还是为了使生活变得丰富而做出诸种改变,制造故事内容?风太作为记录人,并不对圆的谎言做出评价,甚至也不干涉圆和绿约会,他只是单纯、如实地记录许多人的日常生活,仿佛一切与自己无关。看似潇洒的风太,其实是最寂寞和孤独的那个人吧,不然常年不着家的他怎么可能会去到哪里就打电话告知家中呢。是害怕被人遗忘,所以才会留下线索吧。
  小说立意简单,从日常画面入手,在纯熟老练的描绘中,感觉到的是文字背后无穷绵长的深意。人生到底应当如何度过,是轰轰烈烈还是平平淡淡,这恐怕是大多数人的烦恼。当我们遵循所谓的“理想”的生活方式构筑自己前进的目标时,结果发现越来越不快乐,也越来越不了解自己。于是,人人学会了假装,假装幸福,假装快乐,假装爱假装恨。到底哪个是真实的自己,我们迷惑了。也许,不是每个人的人生都得用尽全力留下印痕,也不是每一天都要过得似生命中的最后一天那样光芒闪耀,正如圆所想的:对于今后可能会发生的各种事情,不管再怎么想,该发生的照样会发生,不该发生的也不会发生,到时候总是有办法应对的。
  是呵,平平淡淡的生活虽然像白开水一样令人乏味,但平淡比热烈长久。过日子就应该细水长流。
  说来也是巧缘,搁在畅销书的书架上的《温柔的叹息》没能引起我的关注,等到它被挪到其他不显著的位置,我的视线不经意地停留在橙色书脊上。阅读前并不抱以期望,即便失望也在预料之中,没想到这本书带给我的却是一场警醒而欢畅的阅读之旅。
  为更多了解作者,我从网上搜来一段她的介绍:
  “青山七惠(1983- ),日本新锐小说家,生于埼玉县熊谷市,筑波大学毕业。2005年,凭借小说处女作《窗灯》获第42届日本文艺奖,在文学界崭露头角。2007年,以《一个人的好天气》荣膺第136届芥川龙之介奖。”
  居然,青山七惠居然可以这么年轻,《窗灯》获取日本文艺奖时她仅22岁。而在读《温柔的叹息》时,我几乎忘记她的年龄,她那沉稳清新的叙述风格给人以老练之感。青山七惠改变了我对畅销书的偏见,也影响了我对人生观的重新审视。
  日常记录于我再熟悉不过。这些年一直保留写日记的习惯,每天真实细致地记录生活点滴。这份殷勤的记录其主要目的不像小说写的那样在于反思生活平淡或精彩,而是写给以后的自己。有时觉得自己就像风太,写完一天的日记就很少再回头看,仿佛那些与现在的自己脱离了干系。
  
  2010/05/02 整理。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05-03 21:32 | 正常 | 分类:阅读筆記(读書) | 花语: 13 | 花影:9163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1

2011-5-2 星期一(Monday) 晴
  
  之前写过希区柯克的另一本小说集《深闺疑云》的读后感,至今仍然记得故事《后窗》带给我的触动,一直说要观看这部由小说改编而成的电影却老是忘掉。
  这本《私人侦探》是我读希区柯克的第二本书,从书架上抽出这本书时犹豫良久。那排书架摆放了近十本他的小说精品集,让人一时间不知从哪本下手。在面临多个外观相似的选择时,我喜欢闭上眼睛由天意来做决定。默数10下,指尖正好停留在这本《私人侦探》书脊上。
  遗憾的是,《私人侦探》令我失望了。对一个着迷推理悬疑小说的读者来说,《私人侦探》里的故事未免太小儿科,有些根本不涉及悬疑情节,单纯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活故事。尽管一开始就感到失望,但抱着好戏在后头的心理继续看,结果仍然是失望。
  所以,这本书只读了一半,正好到了一个月还书期限,于是毫不犹豫地拿去还了。

  
  也许是过了情窦初开的少女时期,情怀与过去大不相同,所以读这本《酥时光记》时,心里不止一次嘲讽:好幼稚啊。几乎忘记自己也是从那个年龄走过来的人。
  借《酥时光记》完全是冲书名而去,另外也是想见识下新概念作家们的“厉害”,到底是否真如网上闹得那般热劲。初喜欢上文学时,哪里懂得挑选作品,读者、知音、故事会、佛山文学等来者不拒,不管精彩与否,都觉得能写出洋洋洒洒几千字的人着实厉害。现在不同,书读多了自然懂得甄别,阅读过程中不免计较作品的好坏。可是,作品的好坏到底该用怎样的标准来区分呢?很多次思考这个问题,最后得到的答案却是:不同时期,人的思想程度势必影响人的主观判断,好与坏全凭兴趣。比如儿童时期喜欢童话,少年时期喜欢武侠、风花雪月,青年时期倾向深层次的作品等等。这个答案令心底释然不少,人确实很难从一而终地喜欢某个事物。
  《酥时光记》并不是写得不好,它对于我就像是儿时喜爱的糖果,现在已经不合口味。况且,他们的年代与我的年代不同,他们的故事无法引起深层共鸣。  
......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1-05-02 19:47 | 正常 | 分类:阅读筆記(读書) | 花语: 2 | 花影:8680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1-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踏上迟子建的行板
  文/夕颜
  
  
  统共读过迟子建的两本小说集子,分别是《微风入林》和《踏着月光的行板》,都是比较薄的一册。其中《微风入林》共收录11个短篇,《踏着月光的行板》共收录4个中篇,盯着看只需花费三四天便能读完。我在读的时候,只能利用早晨和晚上的空闲时光,每次上班前不舍罢手,恨不得时间能为我停留,而晚上常是一边吃饭一边看。
  读迟子建作品时,常常会想起另一个非常仰慕的台湾作家——简媜。这两位都是知名女作家,简媜生于1961年,迟子建生于1964年。简媜的文风有点霸气和侠气,唯美诡谲,时婉约时哀愁;迟子建就像是一位朴质智慧的农家妇人,她从容地坐在大榕树下,娓娓讲述一个又一个精彩的故事。简媜擅散文,迟子建精小说。之所以会把这两人联系起来,大概是因为这两位的作品共同流露出的那份真挚醇和、清新脱俗,和坚韧的品格。
  在接触迟子建的作品之前,曾多次在他人文章里读到她名字。当时就想,他是一个怎样的作家。这里之所以用“他”,因为直觉把迟子建当成男性作家。这是一个中性化的名字。后来知晓她是女性,一下子就从主观意识更改过来,不像海男这个名字,至今仍残留了一点误解。迟子建,姓氏特别,名字更具深意,并且通过她的作品很快将这个名字刻记在心。
  两次读迟子建的作品,其间相隔了半年。最初接触是在四月,当即被吸引,可惜每去图书馆搜寻不得,直至无意找到这册《踏着月光的行板》。看来,人与书的缘分就如人与人一样,越是刻意越不能称意。迟子建的小说文风纯净质朴、清新灵动、沉静丰盈,同时令人忍俊不禁。每个不长的故事,读来回味无穷,如饮清茶般,入口微甘,而后醇厚甜润。
  这部自选集的小说背景舞台要么是介于都市与乡村的繁华边界、有着青山碧水的小城镇,比如中篇“零作坊”、“酒鬼的鱼鹰”、“相约怡潇阁”;要么是路途中,比如中篇“踏着月光的行板”,就是以慢行火车为主要舞台背景。
  “零作坊”是一卷长长的世俗画,交织着爱情、梦想、人生,构造出一个形象鲜明的孤傲孤独女人——翁史美。“她长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当她高兴时,那目光就暖融融如春日的阳光,而且眸子清澈逼人;而当她生气时,那目光就如冷雨一般阴晦。零作坊的屠夫们都可以跟她开玩笑,但没有一个敢跟她动真格。”屠猪和制陶,血腥与陶片,一个是生活,一个是艺术,作者把两个原本不相关的事物连接一脉,发出令人激荡的声响来。
  “酒鬼的鱼鹰”,这个故事有些哀伤,命运的捉弄和人性残忍,鱼鹰在作者笔下哭泣。故事围绕一只鱼鹰进行,讲述由鱼鹰引起的种种琐事逸闻,透过庸常乏味的生活,我们感受的是一种恬淡平和的乡土风情。在自序中,作者交代了写这篇小说的原因,因此鱼鹰故事里面包含了作者深深的忏悔之情。
  “踏着月光的行板”,小说名充满诗意,这是作者有心给一对平凡人的爱情描上了一笔动人的色彩。农民工是一个庞大的团体,却长期被社会忽视,他们不光是生活在底层挣扎,连爱情也微小如尘。迫于生活与经济原因,夫妻俩分隔两地,即使中间相隔三个小时慢火车的距离,他们也不是每周都能见上一面。故事的高潮是他们中秋节那天在慢车上交错相见那段,阴差阳错,真情毕现。
  “相约怡潇阁”,陈斑斓两次策划怡潇阁约会,考验的是两个不同男人不同的表现。读这篇小说时有种心虚的感觉,生性多疑恐怕是每个女人的特点。但不能全部怪罪于女人,如果男人专情,这世上不知少去多少风波。第一次的试探加重了陈斑斓的疑心,她继而升起试探丈夫的念头,并随即采取了相同的行动。可喜的是,她的小女儿心性成全了她对丈夫全部的爱。
  迟子建的小说有种散文式的优美,我在书中读到许许多多美丽动人的句子,形象生动的比拟使文字如长了双透明的翅膀般,轻盈飞翔;又犹如春雨,点点滴滴润物无声。
  
  2010/10/27 周六,晴好。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0-11-27 19:06 | 正常 | 分类:阅读筆記(读書) | 花语: 14 | 花影:9560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11-13 星期六(Saturday) 晴
  5月22日
  《只是当时已惘然》,那时花开/著,辽宁教育出版社——(情感小说短文,☆)
  《香囊》,渡边淳一/著,文化艺术出版社——(两性爱情小说短篇集,☆☆☆)
  《真水无香》,舒婷/著,作家出版社——(随笔集,☆☆☆☆,推荐)
  《风筝飘带》,55年典藏短篇小说卷,同心出版社——(☆☆,没有全部看完)
  《巴黎的玫瑰》,喻丽清/著,花城出版社——(散文集,☆☆☆)
  
  6月20日
  《我心中的风琴声》,(韩)金河仁/著,天津人民出版社——(成长自传,☆☆,没有全部看完)
  《猫啊,猫》,陈子善/编,山东画报出版社——(散文集,☆☆☆,喜欢猫的朋友值得一看)
  《花镜》,沧月/著,上海人民出版社——(短篇集,☆☆☆☆,文笔清新婉丽,每个短篇都令人回味)
  《爱的流放地》,渡边淳一/著,文化艺术出版社——(情色小说,☆☆☆,参考读后感)
  《悬崖上的草莓》,叶倾城/著,江苏文艺出版社——(散文集,☆☆☆)
  
  7月25日
  《黑猫悬疑第二季之邪年》,黑猫制作社/著,广西人民出版社——(推理短篇集,☆)
  《白蛇》,严歌苓/编,花城出版社——(短篇集,☆☆☆,参考读后感)
  《刺青》,雪小禅/著,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看了几页搁下,不明白畅销从何而来)
  《河流的秘密》,苏童/著,作家出版社——(散文集,☆☆☆☆☆,推荐)
  《风玫瑰》,沧月/著,万卷出版社(小说,☆☆☆,文笔不错)
  
  8月21日
  《河岸》,苏童著——(长篇小说,☆☆☆)
  《哦, 香雪》,铁凝著——(短篇集,☆☆☆☆,推荐)
  《慢船去中国》,陈丹燕著——(长篇小说,☆☆,小说故事性不強)
  《曼珠沙华》,沧月著——(玄幻小说,☆☆☆)
  《普罗旺斯•山居岁月》,(英)彼得•梅尔著——(旅游散记,☆☆☆,作者诙谐、风趣,若有机会去普罗旺斯,这本书可作参考资料)
  
  10月1日
  《一一风荷举》,张晓风/著,作家出版社——(正在进行)  
  《盂兰变》,孟晖/著,南京大学出版社——(长篇小说,☆☆☆)  
  《世纪末的华丽》,朱天文/著,上海译文出版社——(短篇集,☆☆) 
  《温柔的夜》,三毛/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我喜爱的三毛)
  《从亲密到诱惑》,海男著,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散文集,☆)
  
  10月30日
  《琉璃之海》,小池真理子著,上海译文出版社——(情爱小说,☆☆☆☆☆,推荐)
  《雨想说的》,洛夫/著,花城出版社——(诗集,☆☆☆)
  《踏着月光的行板》,迟子建/编,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短篇集,☆☆☆☆☆推荐)
  《情未了》,亦舒/著,新世界出版社——(杂文,☆☆)
  《那时烟花》,西岭雪/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历史小说,☆☆☆)
  《那么近,这么远》,沈嘉柯/著,万卷出版社——(情感小说,☆☆)
  
  11月13日
  《红消香断有谁怜-红楼十二钗典评》,西岭雪著,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池袋西口公园》,(日)白田衣良著,上海人民大学出版社
  《淡淡的蝴蝶兰》,上官洪军/主编,中国长安出版社
  
  统计于2010/11/13 周六,晴朗。(五颗☆为最)

flora夕颜 发表于 2010-11-13 22:52 | 正常 | 分类:阅读筆記(读書) | 花语: 14 | 花影:9557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阅读筆記(读書)
页码:1/3  [1][2][3]    ↑回到项部

夕颜花坊
博主:flora夕颜 
花开又一日
<< 2020 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花路入溪口
用户:
密码:
众里寻她
静听松风寒
独奏
别来沧海事
花落知多少
  • 花影:22185404 个
  • 花魂: 34篇
  • 花语: 4967 个
  • 花萼: 61 个
  • 花初綻: 2007-11-12
花坊成员
时有落花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