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船明月
2005-10-28 星期五(Friday) 晴



曾经得到邓小平同志、中国扶贫基金会副会长陈开枝先生、时任百色地区行署专员马飚及广西民院资助上学的邓红霞同学将于2005年10月30日晚上接受天涯社区专访,地点:我的大学论坛。
    
  ★主 持 人:朴素、华子、真爱伊人(嘉宾主持)
  ★在线编辑:龙珠、秋水无际
  ★字体划分:主持人字体、邓红霞字体
  ★专访时间:10月30日20:30——22:30,全程约2小时。  
  
  
邓红霞:女,1982年出生于广西平果县,广西民族学院相思湖学院中文系四年级学生。1992年10月,邓小平同志以一位老共产党员的名义向希望工程捐款5000元。这笔钱用在了他老人家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革命老区—百色,直接资助了广西第一所希望小学----平果希望小学23名因家贫失学的大石山区的孩子,使他们重新背起书包上学。邓红霞就......

恭小兵的姐姐 发表于 2005-10-28 14:44 | 分类:文苑 | 评论: 5 | 浏览:182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9-1 星期四(Thursday) 晴
八月的殇逝
——献给彪哥


广州的初秋,依然超级闷热。我又回到了忙碌而有序的工作中,刚送走一个前来洽谈联合拍片的合作伙伴,缓缓呷了一口茶,闭上双眼靠在若大的椅背上,盆景里“哗啦啦”的水声依然流淌在我耳畔,象跳跃的音符,又似清爽的薄荷在舒缓着我的某种情绪。

“叮铃铃。。。”电话声惊醒了我,揉揉眼睛,兴手去接,原来是直线在响。
“喂,小C吗?彪子他走了。。。”听到L老师还有些哽咽的声音,我懵了!真的么?半响电话里凝固了我快要虚脱挤出的这三个字和L老师的叹息。上周在北京参加影展时,Y老师还说彪子这回可能熬不长了。因当时我订了回程票,没能去看望他,回来心里一直紧紧的,并电话张老师(他夫人),她还笑着说已代我转达了问候。可此刻,彪哥!你终于解脱了病痛的折磨!可我再也听不到你包含京味儿的声音了!你亲切的笑容模糊了我的视线。。。木然的挂了电话,木然的让文员订了今晚的机票,我要送彪哥最后一程!


一下飞机,空气里有种湿漉漉的干涸。这不是在广州。这是在北京的华侨宾馆。骚人Z又当了一回司机,安排住下已经是凌晨了。我打开了笔记本,打开了记忆之门。想起你,彪哥!我的胃不禁一阵剧痛。

两年前的夏天,我坐阵一影视公司才一年不到。刚从中东度假回来送些小特产给L老师。 陪L老师边喝着酒,还大谈穆斯林文化。走时他告诉我明天彪子会来见他。我问彪子是谁?他说:傅彪啊。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我对“面瓜”这个平民演员的演技太钦佩,我象超女粉丝一样脱口而出:我也要见他!

第二天,我第一个到达,在预定的房间迎候。十分钟不到,服务小姐在敲门,我想应该是L老师到了吧。抬头一看,一阵风吹进来,买噶,是彪哥!比电视里略瘦点,十二分的福相,魁悟的那种。身后跟着两个象是他的朋友。
我站起来握手并自我介绍,还满怀歉意的说:李老师快到了。
他接过我的卡片笑咪咪的说:我还以为你是他女儿,这么年轻就自己做啊,没关系,我们都老朋友了。
我心里嘀咕着:李老师离这里最近怎么就最后到呢?
坐定后,我招呼着问你们喜欢喝什么茶?
他望了望我冲着你的朋友说:哈哈,你喜欢喝的,我们都喜欢喝啊,是不是?
一句看似绅士的话把我逗乐了,原来你还真是象你诠释的角色一样亲切哦。
我说:那喝莆耳吧,夏天喝这个养胃的。现在想起就心酸,那时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肝癌很严重。
还哈哈的说:看来小C总对健康饮茶很有研究哦。
我呵呵一笑:除了坚决不讲广州话、吃辣椒不改外,其它已被广化啦。
这时候L老师才到,见他们谈吐随意,看来还真的是老朋友了。
并和L老师说:换到大厅去,房间闷了点儿。
我说:外面会不会太吵?
他幽默一笑:是热闹,感受一下广州茶市是怎么旺的嘛。
于是我们换了台位,座在靠窗的位置。
他还好奇的问我:有没有想过在你自己做的剧里演个角色?
我说:要是我演,观众看了会吐。
他打趣的说:哪里,我一开始演坏人时,一走到街上就有人追着骂呢。
我说:您是演技派,我能做好本职工作就不错喽。
他还恭维我:那你是制片人比演员官大嘛,哈哈。
。。。
不知不觉一个早茶喝到了十一点,后来才知道他那次南下是请L老师写一个30集的剧本。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后来只要电话一通,准能听出我的声音,去年手术期间看望他时,还开玩笑,问什么时候来演我投拍的剧?还让我不要那么客气称老师,喊一声“哥”就可以了。可是彪哥,此刻你还能听到我的呼唤吗?


这个初秋早早被死亡笼罩着。这是个告别的季节吗?戏如人生,他曾在《大腕》(原名《大腕的葬礼》)一位模特的假尸上哭道:“我们中国演员都集体补过钙了,就差一步啊!”没想到却忽略了自己的身体,没想到这样的片名成了他离开我们的寓言。其实每个人都要走的,只是彪哥早离我们而去了。但他在《没完没了》、《大腕》、《天下无贼》、《甲方乙方》、《青衣》等多部影视作品中留给老百姓太多的欢笑和启迪,他为人的朴实、厚道、乐观。。。也感化着爱他的每一个人。可是,殇与逝,生于死,春与秋,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我突然恨这个世界太多不公平,是谁夺走我们手中的爱?夺走我们的亲人?在这个长夜里,我找不到答案。因为天一亮,我要去送他最后一程了!彪哥,祝福你在另一个世界里快乐!

2005年8月31日凌晨于北京


PS:上午送彪哥最后一程,心还痛着。昨晚网怎么也上不去,好不容易上了,天涯又上不去来,把安那点点脾气都整没了。 晚又及。









恭小兵的姐姐 发表于 2005-09-01 07:58 | 分类:文苑 | 评论: 0 | 浏览:80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7-3 星期日(Sunday) 晴

阿克榴斯是希腊神话里最伟大的英雄,有点象我们Z国的项羽、李元霸,天下无敌。练习如铁布杉等中国功夫的高手几乎刀枪不入,但是他们的命门却是软肋,有点象养在深闺那Y的面皮,吹弹可破。不过,师傅的命门是高度机密,师傅自己知道,一般不会告诉别人。

大英雄阿克榴斯似乎刀枪不入,即使雷电也不能加害,这一点他比中国唐朝的李元霸厉害。但是神人阿克榴斯也有软肋,他的命门在脚底板,后来这里中了一枪,果然一命呜呼。从这个角度来说,坚硬无比的人其实都有致命的软肋,而且常常不堪一击。

这几天安那个忙啊,没空上来遛,还是哥哥告诉安,天涯的某种势力忽然成了网络上的打击对象,他们射暗箭扔小刀的本领其实特别幼稚,有点象小丑的滑稽戏,这样的水平,什么时候才能把他射倒啊。

于是,忍不住把安的软肋毫无保留的说给你(不是对手):你的命门有三道,掌握好了,就可以灭了他。你的命门如下:
一、你要比他强(才华的、精神的、人格的、性别的)
二、你一定要比他强
三、你只能比他强

如果达不到这点,就好好修炼吧,不然,会自取其辱的。


恭小兵的姐姐 发表于 2005-07-03 01:22 | 分类:文苑 | 评论: 0 | 浏览:65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6-29 星期三(Wednesday) 大雨

今天下午在给我新来员工就职培训时,我一再宣导“三不伤害”原则——不伤害别人,不伤害自己,不被别人伤害。虽然要真正做到很难,但我们可以努力去做。

我想:做事如此,做人是不是也应如此呢?

因为做影视工作的关系,没多少时间泡在论坛、BBS上闲逛。因某方面原因,这几天在天涯里看了一些帖,有些感触。我不反对掐架,只要就事论事,各抒己见,都让人欣赏。但利用别人的八卦、名誉来攀龙附凤继而抬高自我。。。却是我所不屑并深恶痛绝。

人是群居动物,我们不可能离开社会而孤独处世,我们必须与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熟悉的陌生的喜欢的讨厌的相投的背道的。。。。人相遇相处,那我们该怎么做?

在网络上相识也是一种缘。只要彼此真诚相待,相惜相敬,能做个不见面的知心朋友何乐而不为呢?虽然每个人的交友方式和处世哲理都有不同的社会观点和道德标准,如果都能对别人那些无伤大雅的所为,少一点存心的讥讽挖苦,多一点充满人仁的关怀的批判,是待人处世不可多得的风度,人海慈为航嘛!

其实掐架本身没有什么错,批评也不是不可以,但若失去了心灵的尺度,一味存心的玩弄文字游戏,那还有什么价值?鲁迅文字批判的魅力,就是因它带着他的心灵对周遭黑暗现实的体验及其中浸透的良知。

如果你是美女,可以来拍写真,但一定要凉快地拍。所以汤美人的全裸玉照出名了,其实她是聪明也是幸运的,因为那玩意儿弄得好是“摄影”,要不然就成“色情”。
如果你长得比较抱歉还可以写字,但一定要用开放地写。所以木MM让男人勃后再博的日记也火了。
如果你长相达到一定的抱歉程度又有非凡的胆量那么仍然可以成功,比如FRJJ。
如果你长相不抱歉,写的又不大胆,也许只有做观众的份了。只是也许。

最后我希望:请吝惜祖先给我们创造的方块字,不要去伤害别人,你做到了么?


恭小兵的姐姐 发表于 2005-06-29 23:23 | 分类:文苑 | 评论: 0 | 浏览:8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6-14 星期二(Tuesday) 晴
午夜,点点寒星闪烁,残酒余香洒满窗前。南国的风还是有点冷,吹在脸上,远不如栈桥边被你拥在怀里的惬意。楼下那棵老树上的小鸟不再叽叽喳喳,心也空荡荡的。辗转。无眠。

我在眺望那个让我曾经如此眷恋的你,不敢惊扰你粉红色的梦。当你伟岸的身影像流云般投射到我彷徨的视线,当你明快的笑声像蔷薇的花香柔柔拂过,你可曾知道,是怎样的一种快乐和感动溢满了我爱的海洋?我在那个留有你芬芳的小屋,一遍一遍地看我们的爱心之旅,听着那熟悉的旋律,仿佛还有你的手轻推椅背,想送我入梦。

是什么在我的脸庞滑下,象你柔柔的眼神,伸手摸去,却是凉凉的泪。总以为自己可以不再回忆,不再在意,可闭上眼睛,没有灯光的屋内浮现的仍是你在书桌前的身影,我又闻到了桂林夜市那糕点的芳香,还有西街上月亮山下布柳河畔的依偎,还有很多很多。。。分分秒秒都不曾忘记,因为那时有你,有你。

想你依然,却再没有勇气拨那个熟悉的号码,再没有勇气在MSN甜美你的视线。。。是什么让我们改变?是远隔千山的无助?是因爱加在彼此身上的那份期待?还是?真想给你挣足了骄傲再离去,真想把最后一点点温柔留给你,爱象一粒沙,反反复复我总握不住它,不经意间,就从指逢里逃走,除了切肤的痛,半点痕迹都不肯留下。而分离不象我想象的那样,在机场,你给我最后的拥抱分明是洒满泪水的依恋啊,你深情的回望模糊了我的世界,就这样走了,在告别的那一天。

可我心的天平承载的砝码却细微如丝,虽然天隔一方,在每个清晨、午后、夕阳西下的时刻,我都会不自觉的走进你,走进我们心的对话;在每个月明星稀的午夜,我穿着惊艳的睡衣细数着你的归期。。。在视频里我看见你的发仍然那样清爽,只是眉宇间分明写着不同于往日那种坚强的疲惫。

你累了吗?或许已因我的固执而改变。你想说什么,终于没说。我承认好怕因爱而生的束缚、好怕因工作不顺而生的责问、也好怕因距离而生的猜测失去这时深如大海、时浅如小溪的爱。

在这夜,让我幻化成一只蝴蝶飞过那山。飞过那海。飞过青岛。飞到Amman。停在你的窗头低语这段痛着的想念!并祝你幸福!因为感情是种愿意为对方付出、让自己可以依靠、彼此照顾的感觉。如果这感觉没了。或许。我们该忍住那不挣气的泪。把彼此埋葬在心门之外。。。

2004年11月18日



恭小兵的姐姐 发表于 2005-06-14 23:55 | 分类:文苑 | 评论: 0 | 浏览:100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文苑
页码:1/-3      ↑回到项部
copyright 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