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查拉斯图拉!
战斗,查拉斯图拉!
人生中,快乐与悲伤的事情,本就是相差无几的——同样的少。但在其他的时间里,悲伤留下的记忆仍是悲伤;快乐留下的记忆,是让你现在觉得悲伤。于是,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留下的全是悲伤。 然而,春花和秋叶同样是美;喜悦和悲伤同样是人生的享受。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天气:晴 状态:一如既往地懒惰
范跑跑,撒旦的好儿子 2009-11-10 星期二(Tuesday) 晴
    "freedom baby,is never having to say sorry"
    
    这句台词出自电影《魔鬼代言人》中撒旦之口,他劝诱自己在人间的儿子,放下道德束缚,回到“自由”的魔鬼家族。我觉得这句话值得关天里每一个高喊“自由”的战斗者、呻吟者、勇士和懦夫们,静静地咀嚼品味一下。
    初到天涯,我还是懵懂少年,对关天的自由主义大佬们既敬仰,又疑惑——翻翻个人最早的发帖,还能找到这些痕迹——什么是自由?这个问题一直纠缠着我,最初很多人给我的印象就是,“你可以做任何事情,那是你的自由”,当然,似乎应该有个前提,要不侵害到其他人,只是,怎样叫不侵害到其他人,你可以自己去解释——除了这些基本理论,我好像还知道一点人的基本特性,那就是,我们都是太愿意给自己找理由,找借口的。
    或许被洗脑太深,一直没有能够做一个彻底的自由主义者,我只能承认自己是个有条件的谨慎的自由主义者,但具体条件是什么?说实话,我一直也不太确定,仍然在探寻。个人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谨慎、心怀畏惧永远比肆无忌惮更符合我的品性。
    对于伟大的自由主义者范跑跑......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9-11-10 16:26 | 正常 | 分类:三个人 | 评论: 2 | 浏览:37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是理解问题 2009-4-30 星期四(Thursday) 晴
 有一个很古老的寓言,一个被讲烂掉的寓言,说的是风和太阳比赛,让人脱掉外套的故事。简单、深刻,但如同很多哲理故事一样,并没有被知道它的人们真正使用。
  在具体分析这个故事之前,我想先讲一下本人报社实习时的一个经历。一天,主任让我跟随老师去某市一著名的广场,学习用记者的视角观察环境。走了两圈,除了算命的、赌博的、乞讨的,在老师的点拨下,我才意识到广场上簇拥的男男女女——男性大多是60开外的老头,原来还是买春卖春的,当然还少不了卖药的。稚嫩的我惊呆了,最后电话联系到附近派出所所长,该所所长电话中十分热情,同时也大倒苦水。原来,这种情况,几乎是人所共知的,但根本无法解决,严打一阵,抓进去教育一段,放出来了,一切恢复原状,“这不是我们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能解决的”。
  为什么呢?因为很多人家庭困难,又没有工作,但生活总要维持;至于那些赌博、买春的老人,则是因为年老孤独,寂寞难耐。
  在广场繁华的阴影下,一群苦难、可怜的人,没有谁去真正关心。
  最后报社文章出来,写的只不过是广场上“丑恶现象”——深刻揭露社会民生问题,提出解决之道,或许不是......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9-04-30 17:48 | 正常 | 分类:三个人 | 评论: 0 | 浏览:120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谢谢老师!我们江苏人有米饭吃的 2008-12-1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
几年前,我在东北读书。
一次课上,忘记老师讲什么,说到了东北大米,其中顺带了一句:南方人都是吃面食的……
“老师!你是说华北和西北吧?我江苏人,从小吃米饭长大。”
“啊?哦……是东北大米吧?嗯,江苏人比较有钱,所以……”
“不是吧!我是农村的,都是吃自己家种的粮食。”
……
不知道课堂上其他人什么反应,反正老师和我两个人都是莫名地惊诧。一个,从小吃的东北大米;一个,从小长在鱼米之乡。一个,或许去过华北、西北什么地方,看到人们都吃面食,理所当然地认为,再往南的人们必定都吃面食;一个,从小吃鱼吃米,想当然地觉得,鱼米之乡应是人人皆知。

时间在往前推两年,是我刚进校的时候。
一学长,也是我的老乡,一个极好的人,来看我,一边带我熟悉校园一边跟我闲聊。
“我这个人比较激进。”
“哦。”
“你知道民主和自由吗?”
“……”
“呵呵,没吓着你吧?在大学你就会慢慢习惯这样的思考了,高中什么都不是。”
“哦。吓倒没吓着,只是没......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8-12-17 10:32 | 正常 | 分类:三个人 | 评论: 0 | 浏览:27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是,老爷,你说我叫什么,我就叫什么! 2008-9-1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文中除了名字,其他部分均为事实)

不知道是我太简单,还是这个世界太荒诞;如果有朋友发现这只是个噩梦,请求你赶紧把我叫醒!
做了20多年的顺民,忽然有一天,老爷似乎腻味了这种平静的顺从,打算把曾经的游戏重新玩一遍,再调戏调戏我。这一玩不要紧,就把我逼近崩溃的边缘。
事情是这样的,我出生在一个朴实的农民家庭,家人按着家谱,简简单单赐给一个名字“乌来”,然后便高高兴兴给我登记了户口。
等到长大些,上学报名的时候,学校却告诉家人,我不可以叫“乌来”,只能叫“无赖”,因为某位老爷给我登记时写的名字是“无赖”。俺理解,其时,恢复高考还未久,能写几个字的就不错了,俺有个名也就不错了,管他叫什么呢,反正音还差不多。父母也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得,老爷总没错的,说怎样就怎样吧。
于是,“无赖”伴随我走过小学,念过中学,读完了大学。
毕业了,背着行囊离开了东北,回到南方。可是,去哪里?前路一片渺茫。于是档案依然留校。
可巧,赶上家乡开发,家人户口都要迁,想想顺便,就把我的档案和家人的调到一起去了。但自己赶不回东北,便拜请同......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8-09-17 19:35 | 正常 | 分类:三个人 | 评论: 2 | 浏览:73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事关民主——少谈些主义,多谈些问题 2008-4-9 星期三(Wednesday) 阴
有一件极为奇异的事情,就是生活里,我和朋友们畅谈民主自由,可每到天涯,就不由自主地常常要成为某些民主人士的反对者。

仿佛一套内衣,平时穿着舒服适体,走在路上,猛一抬头,却发现这内衣被善男信女高高挂起,当成圣物顶礼膜拜,心里实在堵得慌。更有一些人,遭灾生病不看医生,路逢对手不知自强,都只会祭出宝物,喝一声“急急如意令,民主快显灵”,便以为病没了,对手也屈服了。

这个比喻大概刻薄了点,却也没有恶意,爱之深,责之切吧。而且说实在的,更多的朋友还是学识渊博的,论说民主之好,旁征博引,小子我自叹弗如,也获益良多。可惜,美则美矣,犹未为善也。这样的话、这样的文章未免太多了。

因为,今天,我们的问题不是要不要民主,而是怎样实现民主,以及实现怎样的民主。

或许很多人不以为然,因为他们好像觉得,每天都在艰苦地与一群奴性十足的专制主义者作伟大的斗争呢。果真如此吗?从我的“天涯经验”看,真实情况无外乎下面几种:

第一, 绝大多数关于民主的争论,实质上是“要什么样的民主”的争论,即,很多不同于“我......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8-04-09 23:40 | 正常 | 分类:三个人 | 评论: 0 | 浏览:22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吴老先生已经落后于时代了 2008-3-1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关天茶舍』 [人文]吴敬琏老先生落后于时代了


 作者:有点无赖 提交日期:2007-12-11 15:01:00



今天看了12月10日的《经济观察报》,读到吴敬琏的一篇文章,《为了迎接中国发展新阶段需要研究的若干问题》,看到他对中国目前一些重要矛盾冲突的评论,不禁感慨,吴老先生已经落后于时代了!

其一,对于新出现的中产阶级,他说,中国目前有一股“反精英”和“仇智”的情绪,是由于“左倾”势力,利用民粹主义情绪蒙蔽“弱势群体”,进行挑拨的结果,并造成了社会的紧张状态,例如医患关系。
首先,他这里把社会上的一种反精英情绪等同于反对中产阶级,是不妥当的。中产阶级和精英并不等同,因为社会情绪的表达者们正是社会的大多数——中产及以下阶级。所以,往好了说这是一种误解,往小人里猜,是一种挑拨。事实上,存在一种反精英的情绪,是由于地位的差别造成立场和理解的差别。

曾经有一个教授说,广州的混乱是一种自由,相对于上海到处的便衣警察,他更喜欢广州的自由。结果在网络上......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8-03-19 21:50 | 正常 | 分类:三个人 | 评论: 0 | 浏览:21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我的自由观 2008-3-1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什么是自由?它本身就充满了悖论。
扔进浩瀚的太空,人没有丝毫自由;承受地球的引力,被束缚于这个星球,我们才可以自由行走。
什么是自由?它本身就很虚幻,相对而非具体。
一只蚂蚁关在文具盒里,它或许也是自由的;当这只蚂蚁“进化”成了青蛙,它就不自由了。

所以,人们在说自由的时候,并不是真的要“立”什么东西,而是要“破”。即,若是某人笼统地讲“我要自由”,那么没有人知道这要的是什么,但我确切地知道,他是要摆脱某种束缚——起码是他认为的束缚。于是我们看到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者”,五光十色。大家高喊“自由”的时候,我们看到步伐整齐,雄赳赳,气昂昂,无比豪迈;可“自由”一具体,队伍就乱了,“哭爹的哭爹,喊娘的喊娘”,各奔东西,相互践踏——有的是要自由踢门卫,有的是要自由投降,有的是要自由性生活和性取向……

当然,很多人拒绝接受自由的这种不确定性,想把它明确化,清晰化,于是划了一个圈,说,只要是在法律允许范围之内,不伤害到其他人,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行为的权利。于是,头顶“自由主义”帽子的人们往这个圈子里集合……人越来越多......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8-03-19 21:04 | 正常 | 分类:三个人 | 评论: 1 | 浏览:121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有没有理,还要看“声高” 2008-2-2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有句俗话,“有理不在声高”。可怎么听,都像是底气不足,在做自我安慰的样子。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这句话的出现,正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在这之前,大家的共识是,有没有“理”,是在于“声高”的。

事实上,在远古时代,一些部落需要做民主决定,就把大家召集起来,对一个议题进行“是”或“否”的表决。这时候,部落的人数并不多,但还是很讲究效率的,觉得数票太费事了——当然,这纯属个人扯淡——于是,大家就放开嗓门,喊“同意”或“反对”,最后,哪一个声音压到了对方,就以哪个意见为准。

这听起来是不是很可笑?其实不然,也许是我们的祖先当时的数字概念还不清晰,也许是因为当时还没有文字,但不管怎么说,以“声高”进行表决,并不失于“科学”。在远古时代,因为分工简单,大家进行着同样的劳动和战斗,承受着同样险恶的自然风险,所以,除了特别原因,大家的体能和“音量”是相差无几的,因而最后胜出的声音也定然是“大众的呼声”。就是今天,虽然我们已经很少用这种习惯——很多娱乐节目里还常常用这个作表决的,当然,这些节目也都不是很严肃的——作决定了,但在语言里,我们还是常常说,要听听谁......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8-02-27 14:13 | 正常 | 分类:三个人 | 评论: 0 | 浏览:20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真理”并非都是正确的 2007-12-18 星期二(Tuesday) 晴
一户人家喜得贵子,满月时,大家都去祝贺,一位说,“瞧,这孩子以后肯定是要发大财的。”主人喜笑颜开。又一位说,“这孩子肯定是个大官。”主人嘴咧到了耳朵。这时,一位朋友站出来说“这孩子肯定是要死的。”结果,这位先生被大家用棍子打了出去。


这个故事来自鲁迅先生的一个短文,揣测其本意,大概是说当时的中国时局,大家都喜欢听好话,有人道出了危机,却遭群起而攻。可是,大家在理解鲁迅先生寂寞的愤怒时,是不是同时也认为,如果有人在自己孩子满月时过来说,“这孩子肯定是要死的”,我们也会把他赶出去呢?这个矛盾吗?我们一边嘲笑着一种行为,一边复制这种行为?


其实,我只需要再问一个问题,一切都迎刃而解——您会认为“这个孩子肯定是要死的”只是一句判断这个孩子到底会不会死的判断句吗?反正,我会觉得,说这话的人跟我有仇。


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语言的目的不是为了追求真理,事实上,语言一开始就偏离了真理,面对大象无形,大音希声的世界本身,语言是单薄而又片面的。语言最基本的功能是交流信息和感情。我着重强调的,正是感......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7-12-18 14:19 | 正常 | 分类:三个人 | 评论: 0 | 浏览:26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谁给了你“强奸”红绿灯”的权力? 2007-11-9 星期五(Friday) 晴
 向来知道我们国人普遍都是急性子,“一百岁太长,只活朝夕”的,所以,在路口看到人们,面对红灯,仍然“川流不息”,我既感悲哀,又感无奈。我常常想,虽然很多人还在排斥保险,但如此乱闯红灯的人,却实在该是保险公司拒保的对象。



 当然,我这么纯粹的指责,也是不公平的;因为闯红灯的行为对社会也有好处。起码一点,它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就业机会——我不是指医院,他们赚的钱够多的了——比如路口的交通协管员。



 除了一身黄色马甲的“职业装”,协管员们的工具通常是哨子;当然也有特殊的,那一般是在比较小的路口,用的是一根警戒带,当红灯亮起的时候,协管员们就拉起警戒带,拦住路人。就像人们对红绿灯麻木了一样,对此,大家也似乎并没有什么感觉。有一次和朋友在路口,我说,这实在是一种侮辱。可刚当我说完,就看到一位绅士硬从带子下钻了过去。看来“带子”还不管用,我们需要“铁牢门”。



 说这么多干什么呢?我是要向城市里的交通协管员表示我崇高的敬意!因为不先表......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7-11-09 14:12 | 正常 | 分类:三个人 | 评论: 0 | 浏览:20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每个人都有责任建立自己的家族企业 2007-9-2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很久之前看动物世界的时候,听说有一种鼠,它的雄性一生只有一次发情期,然后一个接一个地光顾雌性鼠的洞门,直到体力衰竭,死在某一个洞口。

这一刻,我的下巴差点掉在了地上,继而,我匍匐在地,无比虔诚——英雄啊!

在这之前,其实我的心目中已经有了一个英雄,那是小得还在看《黑猫警长》的时候,但这个英雄不是警长,而是螳螂。我第一次知道雄螳螂为了繁殖后代,付出了生命——说实话,小孩子看这个,与其说崇敬,不如说害怕,因为我也是个“雄螳螂”啊!后来又听说,雌螳螂生育完后代,也就很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
为他们,也是为“生命”,我静默三分钟……

如果说“生命”是一个奇迹,那唯有繁殖,才让这个奇迹得以延续;如果上帝的前半生叫造物主,后半生就该叫“繁殖”。虽然大多的生命在我们眼里应该是没有意识的,但所有的生命都拥有一个最原始的、最本能的宗教,那就是“繁殖宗教”。人类试图在精神或者灵魂里寻找永恒之前,生命本能地在繁殖中得到了永恒。单细胞动物通过自我复制来延续,人们在听到“这孩子真像你”时也充满了满足。似乎每个原始民族都是有......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7-09-26 22:32 | 正常 | 分类:三个人 | 评论: 2 | 浏览:26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一个门外汉眼中的危机——写在9月10日 2007-9-11 星期二(Tuesday) 晴
对于数字,我比较迟钝;对经济学,唯一一次较为深入的接触,还是高三的时候,从图书馆借了一本《西方经济学》,当然,结果是一知半解。所以,像我这样的一个人也来谈论中国经济,实在是肤浅,不知天高地厚,也必然会漏洞百出的。
只是,在这样一个叔叔阿姨都在炒股的时代,我这样一个门外汉看经济,也算是可以原谅的罪过吧。
这两天,把之前买了很久的、好几期的报纸翻出来看,自己梳理出一个粗线条来:
中国巨额贸易顺差——〉高额外汇储备+频繁国际贸易摩擦——〉人民币对内通货膨胀+人民币对外升值压力——〉热钱涌入——〉加剧的通货膨胀+空前的投资热情
个人感觉,股市里热钱的因素似乎更大,印象里,大牛市似乎与人民币升值是踏着一个舞步前进的。有一种说法,讲股市里大量流入的资金,主要是中国百姓把银行储蓄转移为投资资金。那么,有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出现这样一个转移?难道是国人突然之间改变了理财的观念?我以为,这其实是一个“结果”和“助动力”,而不是牛市的“原因”和“推动力”。因素有二:其一,严重的通货膨胀,银行储蓄严重缩水;其二,股市的“激情燃烧”。一个是大棒,一个是胡萝卜。
......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7-09-11 18:32 | 正常 | 分类:三个人 | 评论: 1 | 浏览:23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请别再拿“创新”来恶心我了 2007-8-28 星期二(Tuesday) 晴
 高中阶段大概是我的青春叛逆期。

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频繁地听到“提倡创新”的教育,据说“创新”是好事,可我不管,谁让我正叛逆呢,于是,听到这个两个字,就头大,反胃,想吐。或许就此落下了病根,到今天也没好。

 不过说起来,这能怪我吗?看看那时候的“创新作文”,尽是“近朱者未必赤,近墨者未必黑”之类的东西,大家都在创新,就我不创新,结果我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倒变成“有个性”、“有创新”了。

 后来我实在受够了“提倡创新”的教育了,就写了个东西,说,好吧,我承认创新是个好东西,但能不能不要再提倡呢?就好比“富裕”、“幸福”都是好东西,但我们能不能说,“提倡富裕”、“提倡幸福”呢?如果事情都这么简单,我们还累死累活的干什么呢。大家坐下来一起做“提倡运动”得了。果子是好果子,但“提倡”不能结果子;实在嘴闲得慌,要提倡点东西,就去提倡松土、种树、浇水、施肥吧。

 那创新的种子是什么呢?我说到,就是自由与个性。放松环境,自由发展,就好比松土、种树了;从学校来说,多提供......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7-08-28 14:45 | 正常 | 分类:三个人 | 评论: 0 | 浏览:15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闲扯吴起并其他(四) 2007-8-25 星期六(Saturday) 晴
曾经有个爱莲者说,“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诚哉斯言!何止莲,任何一个能够拨动我们心弦的东西大概都是如此罢。听闻,今年又有多人命送钱塘江大潮。



 英雄也像那汹涌澎湃的浪潮,壮观、豪迈,激荡人心。毁灭,就在那动人的一瞬……



 吴起是个英雄。



 他的外貌史书并无片言,可不知道为什么,看这个名字,总让我想象出一个风流倜傥,威严俊朗的形象。他和他的妻子如何相遇?那个女子是否深爱着她的丈夫?相信他不是一个平凡的人?又或者,他们过着普通公务员的小日子,其乐融融?古人太严肃了,不像我们今天这样八卦,只能留给我们无限的遐想。



 可我相信,不管表面如何平静,吴起心中是抑制不住的忧愁和期待,或许在蹲茅坑的时候,还会感叹:髀肉复生矣,奈何奈何!



 可是,在这样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一个锥子想不扎破皮袋是困难的,一个妻子想和爱的人过着简单幸福的......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7-08-25 16:51 | 正常 | 分类:三个人 | 评论: 0 | 浏览:20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我要我的麦克风——04年写的东西 2007-8-4 星期六(Saturday) 晴
  2004-3-13 19:57:00 
 
    在我阐述我的观点之前,我先讲一件故事.
  在一法学院的一次报告会上,一位法学院学生向报告人提了一个问题:中国实现“依法治国“的前途在于政府的努力,还是学者们的努力.
  答:这是我们学者与政府共同的责任,要共同努力!
  哗~~~~~~一片掌声,师生们意气昂扬,大有舍我其谁之概.
  呜呼,中国幸甚!吾族幸甚!吾万万黔头小民幸甚!有如此之多的“贤人“可为我们的将来打点一切啊!那我们小民们干什么呢?哦,等待老爷们的安排吧!哼哼~
  一些所谓的精英嘴里谈着民主\自由\共和,骨子里想的其实是“贤人政治“,他们对政治的呼声不是“让民众们参与“而是“让我们参与“!
  一段时间里曾有“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之“争“——争之所以上加引号,实在因为“德治“根本够不上争的分量,被冠以“专制“之名,一脚踢开,未有还手之力——我们不论争论的内容有多么荒谬,且仅看“争论“这个事件的本身,它就足够荒谬的了!
  大......

有点无赖 发表于 2007-08-04 23:55 | 正常 | 分类:三个人 | 评论: 0 | 浏览:21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三个人 页码:页码:1/3  [1][2][3]   
本站域名:http://lycheer.blog.tianya.cn/ ↑回到项部
博客信息
博主:有点无赖 
博客日历
<< 2017 八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62362 次
    ·今日访问:3次
    ·日志: 35篇
    ·评论: 79 个
    ·留言: 8 个
    ·建站时间: 2005-3-1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