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Extra!

Life is Extra!
rocky2roll.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生活号外-令狐磊的BLOG

博客信息
博主:令狐磊 
博客日历
<< 2017 七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留言
友情博客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1667644 次
  • 今日访问:44次
  • 日志: 9篇
  • 评论: 230 个
  • 留言: 31 个
  • 建站时间: 2005-3-1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所在栏目:文化中间道
后东风后西风
2008-9-4 星期四(Thursday) 晴
迎第三届广州三年展而作——


“世界的风向变了。……现在不是西风压倒东风,而是东风压倒西风。”
——毛主席 在莫斯科对我国留苏学生的讲话(1957年11月17日)


现在是2008年的8月。关于这两阵风的讨论现在我的身边,早已消失殆尽。似乎,世界的风向变了。现在不是西风压倒东风,也不是是东风压倒西风,现在进入了后东风后西风的年代。

我们都成为了风向的潜水者。或者说,这种风向已被狭窄定义为时尚风、潮流风。

在某个下雨的夏日里,我在琉璃厂的旧书堆里发现了这本书——印刷于1968年4月的《毛主席论世界革命》,它似乎已经在那里躺了很久,书脊位上从本来的白色演变成灰色的色泽层递变化刻画了它在四十年间的尘土变幻。

封面上除了标题,只有居中的一颗红星竟然完好地保持它的鲜红色与完好无缺的形状。这本书也许是来自仓库,整本书没有任何的笔触甚至连属于人手翻阅的印痕都没有,那意味在这四十年后,在结束了文化大革命、巴黎的1968年“五月风暴”、嬉皮士运动、华尔街大股灾、1978年的改革开放启动、柏林墙倒塌、互联网的诞生、香港与澳门的回归以及911事件之后,这本《毛主席论世界革命》才第一次激动地面对着它的读者。只有当那些夹击在书页间的那些微小的尘灰扑进鼻孔,毛主席那些依然充满着权力感与力量的语录,阅读者的呼吸成为了领袖呼号的气流,我们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呼吸着它:“我们的时代是帝国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社会主义走向全世界胜利的时代。”“在帝国主义时代,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民族民主革命是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一部分。”在四十年后,我依然被它所折服。我依然渴望着风能指引着我们该往哪个方向去,即便现在是后东风抑或后西风。

但到今日,更影响我们的似乎变成是Thomas Friedman的《世界是平的》,这位唬弄家里小孩说“中国跟印度的小孩正等着抢你的饭碗”的美国趋势大师直接带引着众多的东西方企业家去找寻经济的世界风向。而另一本名为《崩溃》的描绘人类社会成败史的书,则似乎告诉我们:最大的风向在于对自然环境的顺应。

审时度势,我们的阅读与认知常常会被这样的外在时空而改变感受。

比如,如今也很惊讶于那本作为童年奋斗......
令狐磊 发表于 2008-09-04 14:26 分类:文化中间道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浏览:12492 | 评论: 0
马克·吕布在中国
2008-6-21 星期六(Saturday) 晴



受Charlie LeDuff所影响,马上仿笔作了一篇摄影师记,主角换作是马克·吕布,正好可以给《号外》用,也算是本次“马克·吕布和他的朋友们”摄影展的推荐文。


////

马克·吕布,世界级的纪实派摄影大师,在另一位世界级的现代派建筑大师贝聿铭设计的苏州博物馆新馆的水庭院中央,和他的漂亮的年轻的妻子凯瑟琳,出现在人群之中。大师穿著一套中式的青色马褂、一条宽大的灰色裤子,却一点也不像一个艺术大师,他当时在脖子上挂着一台很老气的相机——在如今所有的中国人都在用数码相机的时候,他那玩意就感觉是那些跟不上信息科技时代的可怜的欧洲老年游客,想在实在走不动或是死去之前来看看“新中国”,用着一台破胶卷相机,还见到什么新鲜的东西都放射出一种好奇无比的眼神。

的确,当时很多人都拿着大大小小的相机以东拍西拍横拍竖拍斜拍长拍短拍快拍慢拍好奇拍无聊拍的方式进行着对个人与空间本身的架设。而没有人留意到他们身边出现了一个拍了中国50年,拍过毛主席、周总理、邓小平以及文革时期的中国(甚至有1957年在中国美术院里面写生的裸体女模特)。那时候游离于西方、就像是另一个星球上的中国,面对照相机的时候,眼神里还充满警觉与神秘的深邃——就像是现在我们看待那些在非洲拍摄小孩子时出现的眼神那样。

竟然在2006年中秋时节的苏州能遇见马克·吕布,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不敢相信。因为在现场,那一段颇长的时间内,都没有人去搭理这位摄影大师,尽管他那时就站在贝聿铭的水庭院中央,所有人都能看见这个微微驼着,微笑着,看上去很慈祥的老头。

但我甚至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空,他应该属于我的传奇读本上的那些被阅读的重要篇章,而不应该那么恰好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羞涩得甚至不敢走近他。后来,我才知道,马克·吕布也总觉得自己羞涩。

后来同行《号外》的LO首先过去认了他和凯瑟琳,他们也并不见外,于是大家都过去打招呼。在大家交谈的时候,我忽然想拍一张他的照片,当我的数码相机微微举起来的时候,便发现在取景LCD屏幕里面发现老人家竟已经举起了他的那台老相机,整个挡住了他的脸,这样我拍到了一个正在拍摄的马克·吕布以及他的那件马褂的上摆,微微在秋天的苏州园林中扬起。而我作为一个他并不认识的陌生人,相信也留存进了他的胶卷中,成为他拍摄过的无数陌生中国人的一分子。天!我都忘记了我那天穿的是什么衣服了,千万别是那种在T恤上印有:“GREATER AMERICA”之类的。

我们相约了第二天在早餐的时候再在酒店聊天。他似乎已经不那么陌生,在酒店的信道和楼梯上蹦蹦跳跳的,甚至还要走在我们面前,尽管老头并不知道餐厅在哪里。在下楼梯的最后的三级阶梯的时候他还甚至跳了下去,我们这些年轻人都为这为83岁的老头的极限运动式的表现一时惊呼,他已经回过头来对着我们哈哈笑。他身体依然很健康,至少对那个同样83岁时在2007年初次来到中国的罗伯特·弗兰克来说,“美国人”给人看得出来他已经四肢颤抖、健康急转直下。尽管这样,“法国人”依然显得过于活跃了,在今年春天的时候,我们听说了老头不知道什......
令狐磊 发表于 2008-06-21 19:00 分类:文化中间道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浏览:12087 | 评论: 0
颜长江所触发的一些对文艺复兴论战的再思考
2008-5-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颜长江在日前在这个博客上留言,我第一时间就留意到,但并没有意识到这个论战涉及到他本人(一是他成为论战中出现的人物;二则,我想是因为他本人所行所为所思也正好是话题的中心焦点所在:我们的“大中华美学”的立与废,我们对传统中华文化的存与废)。
  
  在几天前,我们得以在一个寻常的“西雅苑午餐会”上碰头(我们会带一些相熟的文化人、同行在此餐馆相约),在这里我感受到了颜长江的焦虑感。
  
  对他来说,《生活》杂志的出现无疑是一种需要坚持下去的希望,但一些身边人对这本杂志的不解甚至是不屑,又正好对他的相信是一个困局。
  
  在席间,我说,对于我来说,我是在利用这个论战的机会来激发自己的思考,让我对文艺复兴也好,对这本杂志也好,一次难得的深刻思考的机会。
  
  我想,颜长江的焦虑,正好是印证了我们身边仍然存有对中国文艺复兴的期待并为此努力的一群人。
  
  《生活》杂志不正是为他们创造一个华丽舞台的机会吗?
  
  我们用华文出版界所能竭力呈现的最高印刷技艺、最考究与接近理想的设计美学、最“煞有其事”的标榜、最直面现实的姿态,来构筑这个舞台,并因为这样,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文艺界人士的支持,无论他是大陆人、台湾人、香港人、海外华人还是对中国友好的外国人们。目前,据我所接触的,只有很小一部分南方文人对此并不为然,甚至是一些绝不认可的态度。当然,我也绝对理解他们的态度。我同样也相信,中国的文艺复兴绝对不可以是大一统的,那样的话,与样板戏便没有了区别。不过,如果要让我们去先锋的话,我们绝对不怕成为理想主义的牺牲者。
  
  如长江在席间所提及的,他们所看不见的,正可能是因为他们沉溺在摇滚乐与西洋电影中。而我们敢于使用文字与影像,直面现实。我也很认同他的鲜明观点:中国首要问题是存亡绝续。
  
  我们只是在做一本探究中国人精神层面的心生活杂志,并不敢认为我们的作者是当代的鲁迅,也不敢像某著名周报那样,记者也自称为编辑家、翻译家、诗人。我们也许更贴近新一代,一开始认为自己对世界足够地认识,熟知,崇拜,但当我们开始踏入当下的中国时,才发现自己对这个国度如此地陌生。
  
  我们正好立于存亡绝续之际,所以很心虚。即便是我们有着比别的奢华杂志都未能具备的尺寸、工艺与完美主义,我们也不敢也不甘心在这个发展中的国度大谈名牌教义、奢华社会、咖啡社会的制度与泡沫般的憧憬。相反,我们在面对那些真实的中国地景、平凡的百姓生命甚至是穷人的脸孔时,我们寻觅到属于这个民族的坚韧源泉以及我们对生命的向往。
  
  而当我们敢于面对当下的真生命时,我想,这才正好是一种与国家的文艺复兴共呼吸的最初最初的力量源泉。所以,别和我提什么名牌、什么所谓的21世纪、什么大时代、什么优越生活。
  
  我只相信生活,就是本源。
  
  
  ////
  
  
  我是颜长江。这个网真难上。但还有几句话要说。......
令狐磊 发表于 2008-05-07 01:03 分类:文化中间道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浏览:8810 | 评论: 0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
2008-4-17 星期四(Thursday) 晴
似是冥冥之中,他们开始四分天下,东南西北,各成一派,或愤世嫉俗,或倒行逆施,或叱咤风云,或锋芒毕露,他们是当代艺术功夫最深的四大家。

//

蔡国强、徐冰、谷文达与黄永砯,他们原来被称呼为“海外四大金刚”。如今,随着他们最近纷纷加密在中国国内的艺术活动,是时候给他们新的定义。

我想到的是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中创造的经典角色: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如果你问:为何没有“中神通”?因为小说中,这个人亦不存在于当世也。故只有东南西北四大家,他们构建了中国当代艺术最为魅力四射的当下格局。

南帝:蔡国强。除了他出生于福建泉州之“南”,蔡国强的“南帝”风格彰显于他的为人性格上,他并不容易接近,但他行事非常高效与作品使用材质的昂贵又常常非一般艺术家可以承受。

四人之中,以他的作品最为刚烈,他以火药做媒介,也独具一阳指的凌人威势。至于独令天下地与官方活动APEC进行高规格的合作,加盟张艺谋的北京奥运开幕式担任重要艺术策划角色,也表现出“南帝”那不同于其它三者的皇家风范。蔡国强出生于非纯正美术教育血统,而是从戏剧团出家从舞台学专业出道,这也正是雷同“南帝”学艺的曲折之道。

徐冰:北丐。在小说中,北丐洪七公是最有读者缘的一个:在其聪明、温雅、豁达,游离于江湖却充满侠气,武艺独步天下却又具备名称和招式的亲和力。而徐冰

虽出身于浙江,但以其艺术成长背景和如今归于北京中央美院的大前提,让他身披“北丐”的比喻正好吻合。另外,洁身自清,远离艺术的商业化的徐冰不亦是北丐般视金钱如粪土的典范人物吗?

我们更可看到徐冰含蓄的睿智人格魅力给他赢得的江湖威望,总不得不让大多数的人为之赞赏。曾记得,《天书》那横空出世的惊艳效应,有如降龙十八掌使出来时的号召江湖地位。

而徐冰的思维独立性最显特别。徐冰承认自己“差不多一直是在个人的状态和思维中活着,没有过“断”的感觉。我在艺术中关注问题的倾向与文化界讨论的问题是一种自然的衔接,好象是个巧合。”在“八五新潮”的艺术运动在局势变荡的时候,徐冰带着一干人和当地农民静悄悄地在京外长城进行世界上最大的手工版画的室外拓印工作,完成了后来震动西方的《鬼打墙》。游离于江湖,又总在江......
令狐磊 发表于 2008-04-17 21:44 分类:文化中间道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浏览:11277 | 评论: 0
将“解构”进行到底
2008-4-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关于张晓舟的文章,我的同事张泉也做了一篇关于《生活》的稿子。可视为笔战之二。


将“解构”进行到底
——关于“假大空”的《生活》

文/张泉

桑丘的幸福
桑丘一定也以为,自己生来就是为了“征讨”与战斗的,只是他有心却无识,有胆却无力,只好负责背褡裢和酒囊。桑丘的幸福在于,他永远都觉得自己比他的主人堂吉诃德更清醒。所以,一般来说,桑丘会同时保持两种习惯:发自心底的崇敬畏惧和发自肺腑的冷嘲热讽。
具体到我们的时代,能让桑丘们拜服的,往往无外乎两种势力:其一是外来者,其二是自身的传统。前者是空间造成的惧怕,譬如贵州的老虎见到驴;后者是时间磨砺的恐慌,譬如笨狗遇到它的祖先——狼。
这两种势力看起来强大,实则存在致命的弱点。中国有两句俗话可以用来解释它们的处境:对外来者而言,“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对传统而言,“县官不如现管”。
所以,桑丘们选择这两股势力来作为顶礼膜拜的对象,其实颇经过一番思量。他们并不是合格的仆从,他们总是一边追随,一边却在暗地里嘲笑,以此......
令狐磊 发表于 2008-04-02 14:22 分类:文化中间道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浏览:5299 | 评论: 6
致“砍旗”者
2008-3-2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文艺大笔战之一
致“砍旗”者
关于文艺复兴的“假大空”与《生活》杂志的使命


在一个寻常的上海的早晨,我坐在外白渡桥边上的一个西餐厅里,我并非彻头彻尾的雅皮士,我走进来,完全是因为它的店名:上海早晨。

并没有太多的用餐者,播放着爵士乐。我的旁边一桌人是几个中年男人,他们也许是那种来上海参加会议的常规中国商人,夜上海的兴奋,在他们脸上余兴不减,在若干个段落,我听到他们在讨论上海的变幻的城市天际线与城市改造,他们的外贸生意模式,以及最近让他们焦虑的事情:加油站油荒。

“上海早晨”是一栋建于1910年的老建筑,外面的由上海市政府发出的文物建筑保护牌照标注了它那显赫远东的遥远身份。也正是因为这样,不少早起的游客,包括外国游客都以为这里是一个历史博物馆,不时串进来,然后才发现这是一个餐厅。我还见到了一个外国家庭,三四十岁的父母亲带着两个小孩子,在外表看上去,他们像东欧人,由于中国的吸引力,他们来到此处打探远东的早晨,他们也许来自波兰,也许来自前南斯拉夫。

他们在此徘徊一时,但最终并没有坐下来吃东西,那两个小孩子随着父母的指引,看看外滩老建筑的光彩华年的屋里厢穹顶装饰,一脸又神往又无聊的表情,然后就走了。

在时隔数月后,提及这个小故事,是想提醒:上海,中国正在或将持续地成为世界的焦点,无论是美国、日本还是当年我们的共同战士,或是第三世界的老朋友们,都在等待着一个他们论证已久的主题:中国崛起。在这个关键的时期,我们除了外滩的那些被重新粉刷的老房子外,我们除了不断地消耗着地球的石油,我们除了以廉价的产品倾销来威逼世界的产业链,我们是否还可以提供更多的有意义的东西?

——比如是“文艺复兴”?

中国就是这样的国家,在黑暗的房子里,大家都呆得无所事事时,都是和和气气的;当有人耐不住寂寞,开始率先起行的时候,又或者出现了当旗手的人时,暗地里,总会有人在后面拖着奇怪的、阴冷的音调说:“旗手,你也配做?”有旗手,就会有砍旗手。

最近就出了个张哓舟先生。在其发表在《南方都市报》的《大时代,小世界——“文艺复兴”的三种表述》文章,张哓舟先生对中国文化的当下做出了不乏警钟的叙述。但他对《生活》的评论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我相信,笔耕不已的张哓舟先生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阅读《生活》杂志的文字、图片和我们所倡导的东西。他始终是听摇滚开始他的世界观的。他将《生活》定义为“假大空”的腐朽一种,这可真的是大大曲解了我们的本意。

也许是新一期(2008年3月号)的《生活》的主题词“启蒙与复兴”刺激了张晓舟先生,但他肯定没有留意到我们这期的英文标题是“Before the Renaissance”,在此期,我们探讨中国的教育问题,对当下的大学之道的新思考,这是很有诚意的一期报道,至少并非“假大空”。

为免以讹传讹,我们需要在此明晰一二。

首先,张哓舟先生所指的“大中华文艺复兴”——这个词语并非是《生活》所创,亦非我们的旗号。

如果认真考究的话,《生活》的香港姐妹刊《号外》杂志曾在2005年12月号亮过这样的口号:“2006,新《号外》,新气象,大中华文艺复兴的桥头堡”。(当然,远在香港的他们并没有真正做到)而我们的口号并非张晓舟先生的“大中华复兴”,而是冷静的“生活的禅意,生命的教育”。

我们不亮虚伪的旗号,我们的确是做着这样的事情:探寻国家精神,发现中国,挖掘像赵无极、朱德群、谭盾、陈其钢、徐冰、黄永平、谷文达、林怀民这样的代表人物,是的,我们一直在连接中国的文化场域。我们常常被“有心人”提及,在他们名声的背后常常有各种各样的非议声,包括赵无极这样的法兰西院士都被我们另外的合作者认为他脾气古怪,难以合作。我们小心翼翼地与他们合作,怀着共同的态度与信念。

我们有一颗平常心。我在《生活》创刊筹备期便说:“它应该海纳百川。”于是,这个杂志团队我想是全国独家的:一南一北两个编辑团队;源自香港成熟杂志美学的设计团队;融汇联合外部音乐、艺术力量的外援团队;架设于现代传播及《周末画报》成熟运作后台。

我也曾在专栏文章中说过:“文艺并非一日......
令狐磊 发表于 2008-03-26 12:48 分类:文化中间道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浏览:3926 | 评论: 4
从陈冠希到荒木经惟
2008-2-18 星期一(Monday) 晴
遏止野火


在女人面前,他们都是“写真狂人”:陈冠希与荒木经惟。只是一个是诱骗很天真、很傻的“玉女”的调情而自私的高手,一个是将“私情主义”的摄影带入当代艺术殿堂的摄影大师。

“在生理上,性行为是一种旺盛精力的赠礼。”香港明星陈冠希这次荒诞意外的“赠礼”,竟一时令全社会决堤。

当我看着众人还在疯狂这些新作时,我总在为荒木经惟可惜,在中国,从来没有产生过像这样对情色照片文化进行追逐的集体热情。这个“艳照门”,建立于粗劣的摄影技术、卑劣的八卦窥视欲与纠缠不清的道德操守之上,我们无从看到艺术。

如果有一场“性自由主义”的入侵,荒木经惟是解放日本人对待人体裸体摄影传统观念的第一人。在作品中呈现的人体风情,荒木成为日本艺术风景中最为突出的实践品,他亦在这样的实践中,一方面引起了广泛的国际艺术关注,另一方面,也为人们看待“人体”提供了一个光明正大的艺术路径。

他拍摄女人、人脸、城市以至花,荒木经惟曾将他的摄影主题提升为对“人生”的拍摄。“其实这些照片本身并没有什么主题,是我把它们统统都归纳在‘人生’这个大主题下。我是从自己的角度来观察和体验世间万象,并与拍摄对象建立一种感情交流,建立一种关系性。”

与此比较,我相信陈冠希在与那些女明星的交往中,持续地拍摄她们的私情艳照,无论如何,亦存在着一个“记录人生”的工作,而将她们都保存下来,而不是在玩乐完毕后删去,亦正是其系统工程的一种私心考虑。

“私情主义”与“私摄影”是对荒木经惟的艺术风格的最常见的归纳。他曾说,“在摄影中,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情’。‘情’对于人生来说是最重要的,摄影要表现人的本质,因此‘情’是绝对不能没有的。”

与此比较,陈冠希的系列作品,除了他的淫亵之心和欲望之态外,别无它物,假若他还真的看过荒木经惟才决定这样拍摄的话,那他真的是误读了。

对于荒木经惟那些含情色成分的照片人物中,我最爱的是它们那种“贞洁”性,这一点在他出版于2006年的《LOVE by Leica》这一辑中表现得最为明显。我不知道这是否便是一种“玉女”情洁。这个名词曾笼罩了我的青春懵懂时期的一切性幻想。香港文化人梁文道在本次“艳照门”事件......
令狐磊 发表于 2008-02-18 17:17 分类:文化中间道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浏览:7832 | 评论: 1
如何贩卖影子
2008-1-13 星期日(Sunday) 晴



你呆若木鸡。你的影子也呆若木鸡。
你惊为天人。你的影子也惊为天人。
你一鸣惊人。你的影子也一鸣惊人。

你打开了摄影节这部巨大的书。这些作品的影像风格和各个策展人的名字开始在你脑海冲撞。高士明段煜婷张颂仁郭晓彦邱志杰鲍昆姜纬孙善春Rhonda Wilson Celina Lunsford Beate Cegielska Addie Vassie这些名字符号开始在脑海中塑型,让你开始进行新的暗房游戏。

只要如此下去,你便进入了一个定影与显影的过程中。定影是你的固有意识,显影是你的交流方式。你在此过程中,感受一种经验,这种经验并非是你固有的,在策展人的那“一条特定的文化思考的轨道”中,你开始掉入轨道中。

你来到一个看不见的城市,或者根本是一个并没有生成的城市,在这个时间段内,你只能看到它正在形成一条新的街道。在那些被改造成为展场的粮仓、果品厂和鞋厂内,你能看到的只是它过去的躯壳。在此之上,你能看到的是作为某种试验性的空间。

一开始,你是兴奋的,你和你所看到的影像都从美国、德国、英国、荷兰或者是北京、上海移植到这里,化身为各自不一样的尺寸和材质,进入一个全新的环境。你感觉到这些移植的空间总会给你带来兴奋,因为你能感觉到来自各方的喧闹的声音,这些音响并非全都是发自外界,你甚至有时候觉得是自己的心里发出的。“我见过这组照片。”“我不需要这样的影像。”“我觉得空荡荡的。”“别吵了。”“我跟你说,你真的是顽固不化的典型。”“你能不能不再这样赤裸裸?”

但你开始意识到,这只会是一个让你感到焦虑的摄影节——

你发现你自己并非世界上唯一超有创意的家伙,你所曾经想过的、大张旗鼓过的或只是偶然想起但压根没有时间去做的那些影像或创意,此刻都正正挂在墙上直视着你——直逼你承认自己其实是个又蠢又懒还常常推说自己忙的笨家伙。这样的一遭走下来,你发现自己事实上被拉进了一个围绕四周的宣判大会。摄影节或艺术节,本身便成为了一个对你所进行的创意艺术批判会。

你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精神聚焦于一点,认真地体会这些作品是怎样构思的(艺术家或策展人写在作品介绍页上的文字根本就是故弄玄虚为主,撑场面为辅;欺骗自......
令狐磊 发表于 2008-01-13 19:45 分类:文化中间道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浏览:2562 | 评论: 0
中间道
2007-8-30 星期四(Thursday) 晴
同门《号外》杂志赏面给我开专栏,这是写在前面的话。

致曾凡先生,

我喜欢在香港街头随意游走,有时只是想看看那些中英文互相对照得很妙的道路名字。香港有不少只是看名字就觉得很迷人的街道,位于尖沙咀的“中间道Middle Road”是本人最心生感慨的一个街道名字。这是一条连接弥敦道与广东道(九龙公园径)之间的小道,很短很短的一条道路,也许是城市规划部门实在没怎么想赐予它什么有传播价值的名字——像兰桂坊、钵兰街、百德新街这种看名字就似那种注定日后大红大紫的名字——于是,随便就挂上个“中间道”。

我喜欢它,一是因为,在大陆的城市起名学中绝不会有这样的名字,一时惊艳;二是“中间道”此词让我很自然地联想起的“中庸之道”;三是“中间道”在我看来,是一条可以进行哲学思考的路。

道路本无名,人加以为之区分,但想多一层,在城市中,哪一条道路不是另外两条道路的“中间道”?至于在香港这个城市的角色看来,它的腾飞亦无非是因为充当了中国与西方之间的“中间城市”的角色?香港文化,不正是因为东西文化在此交融,产生了亦中亦西的“中间文化”?

在我看来,“中间”一词,充满了关于文化的辩证,但亦简单得如是直接。正如有人问费老,人口社会学的真谛是什么,费老答得轻描淡写,说不外乎是“我看人,人看我。”在两者中间,并无它者。

创刊时期的《号外》亦有“中间”,那是一个名为“号外中间大页”的栏目,在时隔三十年后,因《号外》同仁出三十年纪念号时特别出版的复刻版时得以沐见。

这张当年的文化小报(自名THE TABLOID),才薄薄四、六页纸,我想是编者为增添阅读的层次,又或者是想提升读者购买的刺激心理,他们在中间这个一摊开,便赫然在目的重要环节,设置这个类似于报中报的栏目。以余所见,有政治漫画,有多格哲学连环画,有利冼柳媚的专栏“打呵欠Jest Set”,有猎取城中文化小道消息的“备忘录”,有,有针对读者互动的下期主题预告……虽然只是看一二期,便已觉得甚为丰富。在我看来,这组“中间大页”是甫面世时的《号外》在文化话题下最有编辑心机的一页,传统的文化刊物普遍不注重主题性、也不花什么编辑上的巧劲与心思,但“号外中间大页”却以“中间”姿态(既非日报的文艺副刊、亦非传统杂志的文化板块)完全走出了传统的编辑习惯思维,开创出一股新杂志文化之风,我想,是不是这些考究,最终让《号外》从一份文化小报一路发展,三十年屹立不倒,得以成为香港最代表性的先进文化时尚城市杂志?

自进入杂志出版这一行业以来,我一贯佩服《号外》杂志率风气之先,立于华文、西文杂志之间,别树一帜,既宣扬国际先进文化之风,亦传扬本土文化之气。这种敬佩有时候甚至会化为一种妒嫉,尤叹生不逢时,错过了那杂志时代的“黄金年代”。故《号外》此番约写专栏,难免忐忑再三,我终于要在此发言,该以何为号?最后想到“文化中间道”之名,实在既感得意一时又顿觉压力倍增。

我自认才疏学浅,加入杂志界后,亦不过一直在扮演“中间人”的角色,繁体文转化为简体文、英文日文语法转译为中文语法、国外先进杂志转述介绍给大陆的读者、国际新知新概念转述为二手新知二手概念……仅此而已,一直汗颜。

毫无疑问地,我们正处于一个“大跃进”的时代,那些从国际上或者从本土自发而生、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的新生事物一直是这些年间令
国人兴奋和浮躁,作为其中从事文化工作的“中间人”,我们不亦常常监守自盗,在层层叠叠的贪新厌旧之间,失去太多的标准与矜持,我们连自己都还没有消化,就急著作为“中间人”传扬出去,销售出去了。我们每个人都是走在“中间道”缺乏自我思考的“中间人”——所幸,在华人记录城市文化风向的杂志媒体中,还有一本《号外》!

如果我这个专栏能借此《号外》杂志三十年“中间”之光,聊以叙述我在东方与西方之间、左与右之间、香港与大陆之间、杂志与书之间的一点点所感所悟,试图成为文化传送过程中的一点点墨印留痕,且以自赎。





令狐磊 发表于 2007-08-30 11:56 分类:文化中间道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浏览:2722 | 评论: 0

 页码:1/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