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Extra!

Life is Extra!
rocky2roll.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生活号外-令狐磊的BLOG

博客信息
博主:令狐磊 
博客日历
<< 2017 十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留言
友情博客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1686350 次
  • 今日访问:87次
  • 日志: 4篇
  • 评论: 229 个
  • 留言: 31 个
  • 建站时间: 2005-3-1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所在栏目:后现代的我
Instant Idea
2008-8-16 星期六(Saturday) 晴

在那片充斥了整个桌面屏幕的文件图标中,我总会摆放上一个简单的文本文件,文件名名为“idea-space”(意为“创意空间”),对我而言,这个文件的重要性,就等同于“我的电脑”、“网络邻居”一样,都是桌面上的居家、旅行必备。

因为我一旦冒出了任何的“idea”,我都会马上点击这个文件,在上面记录下我的即时想法。我将这些从这里那里冒出的想法定名为“Instant Idea”,就像《i-D》杂志的特里·琼斯(Terry Jones)所定义的“Instant Design”那样,抓住瞬间的触动与感觉,立即反应,把最真实的感觉记录下来,它常常并非是无厘头而生的,而是与周遭有着某种联系,或许是来自十分钟前看过的一本杂志的短暂“浅阅读”,或许是来自前一天某个朋友的一句无意识但持续停留在耳际的话,或许是来自一年前的某个前辈的某句告诫(但是当时所无法理解的)。我的感觉显然很凌乱,但生活仍是得继续积累这些记忆碎片。

既然我的日常生活正在被碎片化,那显然我的“Instant Idea”也很顺其自然地成为日常碎片中那些还颇值得留存的细节。它们也许会成为日后的经典的“甲骨文”,也可能生成为触动另一些碎片的源泉,当然,如果能被日后所开发,成为一些引发成为大创意、大想法的种子。

通常我不会让这些美妙的“Instant Idea”消失于脑际,即便我正在撰写一篇与Idea毫无关系的八股文章、正在浏览于无边际的网络世界、正在观赏一部极度新浪潮风格的影片、正在魔兽大战星际帝国激战CS的游戏江湖。我那些突然出现的“Instant Idea”就会像游荡在我的脑海里面的字符,纷纷急着生成电脑上的字节,渴望着被储存下来,成为值得记录的资料片。

如今这些资料片就乖乖地被记录在这个名为“idea-space”的文件中,我为每一个都标上编号,尽管这些数字并没有任何的索引功能。比如,这个编号为No,261的条目上,我只写了一句“标题:A TOUCH OF ZEN:《侠女》英文”。时间是2005年的8月。我尚记得那天是看李欧梵写胡金铨的电影时,记下了这句特别不配中文的英文标题。我想日后没准能用上,结果,在2008年5月出版的《生活》杂志上,我将这句英文用在杂志的封面主标题之上,因为这期正好是在谈“返本还源”。
......
令狐磊 发表于 2008-08-16 01:52 分类:后现代的我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浏览:12876 | 评论: 1
“摩登号”中国快车
2007-12-10 星期一(Monday) 晴

为周末画报年刊别册创作的稿件。
这本年刊别册是周末画报在广告类型别册之外的每年一个重头戏。
去年叫“后现代的现代”,今年则是一种延续。
我觉得似乎进入了一个套路,于是故意将前言写成了一篇短小说。



Modern China Express




这是21世纪初的某一天,尽管还是世纪之初的几年,我就好像活了一个世纪那样。列车不断地在提速、更换票价或者是整个火车站都忽地变了地点。

这一列“摩登号”动力车组是从上海南站到杭州,要78分钟的行程。我的身份和任务比较复杂:探测“摩登号”对社会人群带来的速度感。

我知道列车上是按票号入座的,但一股热血冲上了我的脑门,抓紧了一下我的行李,就准备快步抢上车厢去,这似乎成为了中国人在面对排队问题上的共同民俗,因为我看到了旁边的家伙都在跃跃欲试。我的紧张感在我坐下来后才得到憩息。

列车像是克制片刻,忽地起动了,加足马力,窗外的景物越来越快地从我们眼前掠过,列车全身都抖动起来,或许这就是追求国产化的缘故,但却让我们感觉到它的生命力。电子显示屏上的速度数字显示似乎越来越快,让我摆放在小桌子上的可口可乐的小罐都在颤抖,自然,它也是中国产的。

窗外的城市景观似乎从来没有消退过,此处是新火车站外的新商住区,还在推盘阶段的大片挂着“仰望高尚生活”式广告语的楼盘,忽然又是一连串的仓储区,庞大的立交桥,然后是一片工业园区,接着是一片远郊的居住片区,偶然我能看到一处荒地上有着仅剩的野草,但上面也挂着“大辐土地转让”的条幅。我发现,我像是进入了一出影片,形形色色的表象从一个静止不动的观众——我面前经过,这些表象像是一系列精细安排的,神奇的是,在列车离开一座城市或进入一座城市时,这段影片都会开始以既定的设想线开始播放,而我们都得在逐次领略,这条直线像既是视觉的又是心灵中的。

中途也会看到一些小站,但“摩登号”只是略略将车速放慢一点,但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愿望,很有脾气地,笛也不鸣一声,呼啸而过,我连那些小站的站台名都还来得及看清。偶然让我惊喜的是一些彩色的张狂的涂鸦,就喷写在轨道边的墙体上,可以假想某天夜里有群不羁......
令狐磊 发表于 2007-12-10 19:55 分类:后现代的我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浏览:3181 | 评论: 1
消失的书店
2007-3-16 星期五(Friday) 晴
我已经好久没有打开过我的私人邮箱(自从有了MSN作为可恶的联络首选工具后),我只发现了一些新的“豆友加了你”的邮件,其中一封来自“家明”:“家明刚把你加为友邻了。家明不一定认识你,没准儿觉得和你臭味相投,没准儿喜欢你的评论或者发言,没准儿只是想以后找起来方便。你愿意的话,也可以把家明加为友邻,但不用觉得是义务。”

家明是谁?是亦舒小说中的“家明”吗?她在小说中曾不无讥讽地写道:“家明,真是天晓得!在中国,男人只懂得叫家明,女的只会叫美玲!”我想想,我的亲戚、朋友、同学甚至明星偶像其实都有这样的现象,但这个“豆友”又是哪位呢?从他的阅读记录看来,也读过这本和那本书,他也许就在那个丢失了名字的书店中和我翻过同一本书,但我从来不会在书店里与陌生人探讨一本书的好坏。但我在网络上愿意这样做,而且心甘情愿。

和它的材质一样,我总觉得书籍是植物的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再生,它就像《植物的欲望——植物眼中的世界》那样,对人类充满着需求的欲望:舒服的触感以迎接温柔的抚摸、微微书香以接纳翻阅的愉快通感、漂亮的版式与装帧以获取宠幸的机会。在它真正成为你的购买品后,它便开始了枯萎的进程,直至最后埋藏在书架的深处。

只是,自从豆瓣这样的阅读交流网站和当当、卓越、亚马逊这样的网络书店之后,书被变成了数据流后激活的死物。但每接到这样的购买使命时,我的眼睛与手指同样是愉悦的——

在鼠标的移动中,通过电脑后面那个小小的端口那断断续续闪动的小灯光变化中,我对书本的渴求被分拆为无法理解、触摸的数据,它们最后在弯弯曲曲的线缆中绕开其他的数据,在奔袭中长驱直进,或者被人家阻隔(可能是正在试图连接上游戏服务器的小孩子发出的数据,或者是位年轻人要搜寻情色网页的发出的数据,又或者是个正在偷偷瞒住妻子与儿女下载漂亮女孩的照片的中年人,他们的数据会不会因为他们的渴望而变得更为体力旺盛?这是我最想知道的事情)。一个完全的虚拟的书店开始在我的脑子中生成。但数据很快地就已经得到了不知道躺在何处的服务器的回应——0.13秒的时间,有13个搜寻结果。它在屏幕上回应说。如果在真正的书店中,得到那位很忙碌的店主回应的时间起码是你对这本书失去兴趣之后。单单是这样,我们莫非就满足了?这里是一个不分高眉与低眉,高层次与低层次,只分速度快慢的新世界。

我同样觉得,如今前往那些熟悉而遥远的书店同样经历着类似于光缆般的线性行动,才可到达。天河东站直通车深圳罗湖香港尖东金钟铜锣湾A出口时代广场C!ty Super扶梯一楼电梯九楼PAGEONE下楼时代广场铜锣湾金钟中环D出口环球大厦扶梯转左后上楼右方门入口扶梯右面捷刊书店回程香港直通车广州东站直下地铁站体育西路C出口隧道左转过马路购书中心扶梯四楼转左NEWPAGE。我的身体化为一组获取书籍的数据在进入书店后消化溶解,在这一系列经过漫长的城市交通的移动与视觉混淆中,我感觉到的是书店消失了,服务员销售员书店店主消失了,书也消失了,成为消费主义的终端上最细枝末节的部分——问题是,它曾经是人类精神活动上何其重要的环节。我们同样无法从中得到满足,它们早已经枯萎了。

我想起了,某一天我进入的东京银座某一个百货公司里的书店——设在大厦的5楼,电梯门一打开,迎面就是堆满了书的书架,没有看守,没有电子门,没有移动的其他距离,全无阻拦,这就是我梦想的未来书店:消失的书店——早在网络虚拟世界之前。
令狐磊 发表于 2007-03-15 23:02 分类:后现代的我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浏览:3369 | 评论: 0
京都·秋
2006-10-10 星期二(Tuesday) 晴
在京都的购买小集


京都之秋·旅特集
法国杂志《费加罗夫人》在日本的版本,一直偏重旅游文化以及其搭配的时尚。也许是日本的夫人主业便是旅行吧。这期京都特辑,被他们标为“永久保存版”。内文中关于京都传统工艺的探究,关于漫步京都城的地毯式指引,永久留存京都的意义实在是一个美好之秋。

伊藤氏清水烧
来自北桑窑的日本工艺会大师伊藤五美的作品,这套白釉炭化线纹花器属清酒器皿,属于清水烧的典范。我喜欢上面的雪色,加上酒杯上、酒壶上的手指纹位,手与手交互作用产生的自然而然的感觉非常强烈:酒杯就该是这样啊,与手产生感应。搭配一枝拾于断落于地上的枫叶,可谓一枫叶知秋。


岚山音乐盒

京都岚山,自来以枫叶闻名,但没想到会遇上一家名为“Melody House”的音乐盒售卖店。让我可以不必远渡北海道便可以获取小樽式的感受,而且是在岚山的渡月桥边,由于岚山取名是因为:源于山中的樱树和枫树摇摆时发出的沙沙的响声,此声与音乐盒的结合于一起,更是美妙

GIVENCHY Jardin d'luterdit

来自巴黎纪凡希在日本的预先上市产品。京都的庭院设计可谓日本园林的精髓。我喜欢到过一个城市就想日后能记起这个城市的味道,京都本有香片买,但感觉像蚊香,于是就去去挑香水来买。这款Jardin d'luterdit的包装颜色正好符合我对京都的通感,淡淡的绿色,粉粉的色系,正如建筑师Renzo Piano对这个国家的色谱印象。

令狐磊 发表于 2006-10-10 12:35 分类:后现代的我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 浏览:3332 | 评论: 0

 页码:1/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