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以不永伤

 维以不永伤
 feixiaojing.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我的店铺:三千山http://shop58908882.taobao.com/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2011年11月30日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诗经.国风.邶风》里有这样的诗句: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

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

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衣和裳说的是两种东西,衣是上装,裳是下装。在我有限的想象中,绿衣黄里是好看的,绿衣黄裳就不太好看。如果拿这首诗来做着装的参考,可以穿果绿色针织开衫,黄色吊带衫,黄衫翠羽,一定娇美可人。绿的上衣和黄色的裙子怎么搭都觉得有点顺色。

王熙凤刚出场时“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袄”是带夹里的上装,“褂”则是单层的上装,林黛玉进贾府的季节应该是初春或者深秋,乍暖还寒,所以大家还没有脱厚衣服。王熙凤的上衣是缎,厚实光滑的丝织品,下身是“绉”,薄而软又带有一些水波纹的丝织品,大概取的是上身光鲜亮丽,下身随着莲步轻摇,像湖面的波纹潋滟生姿之意。张爱玲对服装搭配的解释是:“对照便是红与绿,和谐便是绿与绿。”有意思的是,王熙凤上身的色调是石青,下身翡翠绿,算得上是和谐了,而石青银鼠褂的内里却是大红袄,又出现了对照。不过也对,以王熙凤的个性,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

费晓菁 发表于 2011-11-30 16:20 | 正常
分类:读读书 | 评论: 1 | 浏览:753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9月6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红楼梦里李纨居住的地方叫做稻香村,早一点叫浣葛山庄,再早点叫杏帘在望。杏帘在望是贾宝玉给起的名,因为在游览大观园的时候看到此地泥墙茅舍,杏花疏篱,一派田园风光,后来元春游幸时改作浣葛山庄。其实我倒还蛮喜欢这个名字,溪边浣葛,青山绿水,给人很美的想象。林黛玉替宝玉写的那首诗也极美:

杏帘招客饮,有望在山庄。

菱荇鹅儿水,桑榆燕子梁。

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

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

这首《杏帘在望》最后也落在颂圣上,不过写得确实清灵透彻,于是元春又将此处改名为“稻香村”。

说起李纨的“纨”字,是细绢的意思,绢是薄而坚韧的丝织物。新买了衣服,我就特别喜欢看衣服上的成分标签,今年夏天买了一件旗袍,百分之五十多的绢丝,百分之四十多的亚麻,手感非常舒服,挺喜欢的。纨扇总觉得是小小圆圆的白色小扇子,“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应该手持的就是这种扇子,“轻罗小扇扑流萤”也是这种。但也许不一样,纨更密实一些,罗就稀疏松软一些,更适合夏天穿着,凉爽透气。贾母建议“软烟罗”用来糊窗屉,绢或者纨恐怕都有点不透气,秋夜的风雨,林黛玉恐怕感受得不会那么深刻,也不会写出《秋窗风雨夕》那么美丽的诗句来。



费晓菁 发表于 2011-09-06 17:37 | 正常
分类:流年 | 评论: 0 | 浏览:746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8月24日 星期三(Wednesday) 晴
 
  
这几天看《傅雷家书》,傅雷的夫人朱梅馥给儿子傅聪写信,说看了川剧《赠绨袍》云云。我就去查“绨”的意思,古代的人对布、对丝织品,对衣裳讲究得很,不像我们现在一句真丝就可以概括。绨者,丝织品的一种,光滑厚实,以丝做经,棉做纬。想来也是,赠给别人礼物一定是厚实的外衣,而不会赠人真丝睡衣,那样显得太暧昧了。
  
《诗经.国风.周南》有诗云:
  
  葛之覃兮
  施于中谷
  维叶莫莫
  是刈是濩
  为絺为绤
  服之无斁
  
絺和绤分别是细葛布和粗葛布的意思,想想看,古代的人用柴刀从山谷中采来葛草,葛草茎叶披离散漫,采回来之后,在大铁锅里熬制,然后抽离出它的纤维,粗的葛布用来做鞋子和头巾,细的葛布用来做衣裳,穿戴在身上,还真是舒适凉爽。

葛这种植物不多见(其实现在不多见的是所有植物),但是葛根粉经常在餐桌上看到,粉条似的,凉爽滑腻,是开胃的小菜。因为葛是块根,晒干制作的粉可吃可入药,至于纤维用作织物,只怕只能到《诗经》里面去找了。

费晓菁 发表于 2011-08-24 11:09 | 正常
分类:流年 | 评论: 0 | 浏览:753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7月19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紫薇花实在算不得好看,花树崎岖,这一棵那一棵,零零落落,既不蔚然也不成林,但是在这炎炎夏日里,能在枝头盛放,也属难得的事情。更何况细看紫薇的花朵,也不难看,嫣红粉紫洁白,像是小小的西班牙舞娘的裙裾,旋转开来,别有另一种风情。

尤其是白色的,很少见,我早晨在小区里跑步,看到一座楼后面有一株,开着粉红与白色的花,觉得很惊异,踏着草丛走过去看,果然是同株,记得春天时看到一棵毛桃,半树粉红半树深紫,像是个奇迹。再仔细看这棵紫薇,粉红的花(右上图)似乎有渐渐掉色变成白色的趋势,难道真的是这样?自然界的变化让人着迷。

在席殊订阅的《万象》杂志不到是不到,一到就是三期,好在这本杂志不是新闻类的,放的再久,也不变味。看今年第三期上有两篇好文章,一为《少年猪事》,一为《我的古琴老师吴景略先生》,前一篇作者少年时代下放农村成为猪倌,后为兽医,养猪趣事娓娓道来,令人捧腹。原来猪是这么有智慧,甚至比狗还聪明,但是也沾染了人的一些习气,比如要拉出去屠宰一头猪的时候,只要把它们赶到一个猪圈里,倒着拉住一头猪的尾巴往外拽就行了,这头猪嗷嗷哀叫,其他猪低头默然,不作一语,都在期望厄运不要降临到自己的头上,至于同类如何被屠戮,则是事不关己。这样的行径让人陡然生出一种周身的寒意。

《我的古琴老师吴景略先生》行文朴实得像是说白话,让人忘不了的是作者两次听琴后的震惊,一是她初次拜见老师,老师弹了一首《渔樵问答》,她激动地从椅子上跳起来,说:我要跟你学《渔樵》!我想这个作者真是有福气,能够领略音乐之美,能与心灵发生共鸣,那是多好的事情呀!我没有听过古琴,但是可以想象那种行云流水,渔樵互答,此乐何极。李白有一首诗“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那一挥手的洒脱,手底的悠扬琴声,如在眼前耳边。

文/革后的一次琴人雅聚,吴景略先生一曲《忆故人》,琴声方歇,四围寂静,好多人抹去眼角的泪水。那是经历丧乱之后,看到同侪凋零,顿生余生的凄凉之叹。

费晓菁 发表于 2011-07-19 11:24 | 正常
分类:读读书 | 评论: 0 | 浏览:823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6月13日 星期一(Monday) 晴
 

  伊莎贝拉(梁洛施)近日回国约会友人,狗仔队闻风而动,大家关心的,还是那一个永恒的话题——关于她与她三个儿子爸爸的终身大事。不过伊莎贝拉倒是镇定自若,只一句“吃饭啦。。。。”,化骨绵掌便震开狗仔。
  
  说起来哪里是伊莎贝拉的家?她生于澳门,父亲早逝,家境全靠母亲支撑,她是中英葡三国混血,如果妈妈家是她的家,那她的家就是澳门。她十二岁入行,十五岁加入英皇,如果英皇是她的家,那她的家就是香港。可现在呢?她生活在加拿大,塞北苦寒之地,身边只有老母和三个嗷嗷待哺的幼子陪伴,这样的日子,坐拥亿元资产又如何?
  
  那部也叫《伊莎贝拉》的电影是梁洛施的真实写照。如果想读懂梁洛施,去看那部电影好了。在电影里,伊莎贝拉是梁洛施扮演的女孩的西施犬的名字,女孩是一个孤女,她去投靠母亲当年的恋人杜汶泽,杜汶泽不过是个浪荡中年,落魄警察,然而女孩对他的眷眷之心让他也起了拳拳的怜惜。片中有一个桥段,梁洛施低眉淡淡叙述自己与母亲孤苦相依的艰难岁月,那些辛苦,仿佛不是自己的,于平淡中却又有着切肤之痛。
  
  这下你该知道为什么梁洛施是梁洛施了吧?她跟记者爽约,跟经纪人发脾气,被经纪公司惩罚又解禁,未婚生子,不足二十一岁诞下龙孙,过一年,宁可服用多仔丸也要再生一对孖仔。。。。。。。一切的一切,都来源于她对安全感的极度缺乏。在汪洋大海上漂浮的人急急地要抓到一点依靠,哪怕是一块小舢板。李泽楷于梁洛施,也是一星半点的依靠。血浓于水,梁洛施无非是要用儿子拴住李泽楷,但是这又有什么不对呢?几千年来,这样的戏码上演了一出又一出,根本不稀奇,小三必杀技里自然也有这一招,而且成功率很是可观。更何况,李梁二人,一个未娶一个未嫁,男欢女爱两情相悦珠胎暗结是再正常不过的桥段。
  
  据说李泽楷不满于梁洛施瞒着自己服用多仔丸,豪门规矩大,断不许违规行事,李家不能被人当做生育机器和要挟手段。钱多到了一定的份上,情自然就淡了。看来李泽楷根本不懂也不想懂梁洛施,她那样的生活经历,为柴米油盐焦灼过,为了减轻家庭的经济压力而早早入行,历经千辛万苦,以为李是自己的正果,却原来还是镜花水月。她觉得抓住的东西越多越好,越有安全感,因为她拥有的,太少了。
  
  梁洛施此次返港,据说是为了复出。如果真是这样,结果也难说,李家为了自己的尊严施加压力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个瘦瘦高高的女孩,在香港的大街上徘徊,周遭是纷纭而喧嚣的尘世,她眼神迷茫,茕茕独立,不知往何处去。她前半生为了生计拼杀,后半生最不缺的就是金钱,可是,焉知她不是戴上了黄金的枷锁?
  
  此次返港,梁洛施淡扫蛾眉,布衣裙钗,黑发披肩,还是旧日妆扮,和友人一起她笑语晏晏,还是那个大女孩模样。无论怎样,开心就好。

费晓菁 发表于 2011-06-13 11:22 | 正常
分类:看看碟 | 评论: 0 | 浏览:720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5月30日 星期一(Monday) 晴
 
  
  房前屋后种植了几棵石榴,农历五月,正是石榴盛开的季节,一树的火把,轰轰烈烈。
  


  


  想起朱熹的那首诗《题榴花》:
  
  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时见子初成。
  
  可怜此地无车马,颠倒苍苔落绛英。
  
  这个“明”字,用得生动极了,离近了看那些花树,翠叶纷披,花朵明艳,果然眼前一亮,此即“明”也。上面那图,花瓣萎落在地,还真是“落绛英”,可惜的是,此地车马甚多,小区的空地几乎不堪重负,也是煞风景的事情。
  
  说起夏日,唐朝高骈的这首《山居夏日》又有别样情怀: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这时候的夏日,应该比朱熹的那个夏日略早,现在是石榴花胜放的时节,可是蔷薇大都谢了。今天气温升到30度,干热风来袭,田里麦子马上就要收割,早晨的新闻里说已经到了夏忙时节,中午出去转一圈,酷热难耐,这个时候,还是读这首《山居夏日》感觉上凉快一些,因为诗里有水,有浓荫匝地,还有微风,满架蔷薇,是一幅很美的图画。
  
  晚饭后散步时闻到一阵阵有点苦涩的馨香,仔细寻觅,原来是金叶女贞开花了。
  


  以前并没有注意过金叶女贞的花,味道很好闻,淡淡的,飘在夏天的晚风里。
  
  还有樱花的果实,累累垂垂,煞是可爱。
  


  我采摘了两颗,一红一黑,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咬一口,既酸也涩,无法下咽。
  


  樱花的果实由绿转黄,由黄转红,由红转紫,看起来非常像是樱桃,可吃起来截然不同。搜索了一下,原来是近亲,都属于蔷薇科,一为樱桃属,一为樱花属。
  

费晓菁 发表于 2011-05-30 17:37 | 正常
分类:花事了 | 评论: 1 | 浏览:983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5月26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上午开了家长会,更确切的说,是家长学校,孩子马上就升初三了,生物和地理会考还有十来天,期末考试也不足一个月了,这个时候开一次家长会还是挺及时的。年级主任主持会议,请了三个优秀生的家长介绍了教育经验,听后觉得还是有点收获。
  
  年级主任是个高大丰满的女性,讲话风趣幽默,她说:“我一出现,就听见同学们大喊‘老马来啦。。。’,于是作鸟兽散。”大家哈哈大笑,我想起似乎每个学校都有这样一个铁腕的人物,管纪律也管学习,人人望而生畏。她提到了很多优秀孩子的经验,比如:书包整齐代表爱学习啦,培养好习惯永远不晚啦,做题要迅速啦,做作业要计时啦什么的,我认认真真地听,记在本子上,想着亚亚需要改进的地方有很多,如果我把这些东西晚上跟他谈谈,能做到一样也行啊!
  
  蔡和淳的妈妈在外地工作,经常两周三周才能回家一次,接受这份工作时,孩子还在上小学五六年级,她跟孩子谈:妈妈也有自己的事业,需要离开你,你自己要增加自律性。这在我看来,似乎是不可思议的:孩子在成长的关键时期,妈妈怎么能不在身边呢?可是人家孩子非常自律,这也得益于从幼儿园起孩子父母给孩子培养的良好习惯,所以不仅没有退步,还进步了,年级1800个孩子,人家第15名,算得上千里挑一了吧。
  
  身教重于言传,蔡妈妈和蔡爸爸告诉孩子:我们不是最成功的父母,但我们是积极进取的人。蔡妈妈不主张家长跟孩子说:我们这一代完了,全靠你们了。孩子还小,不能理解家族振兴的重担为什么要搁在他的肩上,他也承受不起,爸爸妈妈无所事事,孩子努力奋进,这也不太可能。
  
  蔡妈妈是个很有智慧的女性,她跟女儿说: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但是有时候,她也会跟女儿发脾气,觉得女儿缺点很多。后来她自己反思:如果在女儿乖的时候跟女儿是朋友,有缺点和遇到挫折就不是朋友,这岂不是虚伪吗?女儿最近的一次数学考试失利,班主任也批评了孩子,她心情失落。蔡妈妈回来后知道了此事,并没有指责女儿,而是跟女儿一起分析原因,女儿自己说:我分析了,一个是这次考试语数外三张卷子一起发下来,我时间分配有问题,一个是难题平时我做得不够多不够深入。妈妈接着帮孩子分析:班主任批评你是对你的期望值高,这是严格要求,是好事啊!我如果也像蔡妈妈一样,给孩子鼓励,忠告,和适当的帮助,是不是亚亚也就会变厉害了呢?
  
  群里有一个妈妈贴了一首诗《牵一只蜗牛去散步》,把孩子比喻成蜗牛,很形象,他行动举止都慢的出奇,简直让爸妈抓狂,但是别忘了,他还小,以成年人的人生经验处事方法去要求孩子,要求他和自己一样成熟,做事一样有效率,似乎也是不公平的吧。
  
  昨晚偷偷翻看了亚亚书包,他在本子上记着本周的学习计划,每天学什么什么,其中有一句“某某科要学到吐,某某科要学到半吐”我差点笑出声来。可见亚亚也想成为一个出色的孩子,他也努力了,我能做的,只有静静的陪伴和默默的等待。
  
  有一天,亚亚跟我说:我放学路过世纪公园,突然想长大了要做一个园林设计师。学校到家,有至少五公里的路程,亚亚天天背着大书包,徒步走回家,他路过的世纪公园植物蓊蓊郁郁,初夏时节花朵有氤氲的香气,我每次路过那里,总是要放慢脚步,慢慢欣赏。他也许感觉到了园林之美,想当造园家,我觉得那是十分美好的感觉。
  
  父母对孩子的影响真的是潜移默化,我说过自己喜欢古建筑,喜欢园林,最喜欢梁思成、陈从周,陈志华、贝聿铭,他也许就渐渐地受到了感染,也喜欢上了。我每次旅游都要制定计划,结果这次暑假他决定自己去北京新东方学习,顺便在北京玩玩。我偶然打开电脑,看到一个文件,打开一看,嘿!《北京出游攻略》,非常详尽也非常合理,真是吃惊。
  
  传授经验的三个优秀生都是女孩,都是品学兼优,让我这个男孩的妈妈觉得有那么点失落,曾几何时,女孩已经在学校的任何阶段、任何领域都领先于男孩了。我们那个年代都说,男孩子,到了初中高中就厉害了。可是新浪网的调查却截然相反。男孩的好动、动手能力、逻辑思考能力显然都没有发挥该有的优势,也许与中小学绝大多数都是女老师有关。
  
  有个教育家说过,当你忘掉了所有的知识,剩下的东西就是教育的真谛。这个“剩下的东西”我想就是学习的能力,创造的欲望,当然还有健全的人格健康的身体。
  
  那首蜗牛的诗很美,抄录下来:
  
  《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台/湾 张文亮
  
  
  上帝给我一个任务
  
  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我不能走太快,
  
  蜗牛已经尽力爬,为何每次总是那么一点点?
  
  我催它,我唬它,我责备它,
  
  蜗牛用抱歉的眼光看着我,
  
  彷佛说:「人家已经尽力了嘛!」
  
  我拉它,我扯它,甚至想踢它,
  
  蜗牛受了伤,它流着汗,喘着气,往前爬……
  
  
  真奇怪,为什么上帝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上帝啊!为什么?」
  
  天上一片安静。
  
  「唉!也许上帝抓蜗牛去了!」
  
  好吧!松手了!
  
  反正上帝不管了,我还管什么?
  
  让蜗牛往前爬,我在后面生闷气。
  
  咦?我闻到花香,原来这边还有个花园,
  
  我感到微风,原来夜里的微风这么温柔。
  
  慢着!我听到鸟叫,我听到虫鸣。
  
  我看到满天的星斗多亮丽!
  
  咦?我以前怎么没有这般细腻的体会?
  
  我忽然想起来了,莫非我错了?
  
  是上帝叫一只蜗牛牵我去散步。
  
  

费晓菁 发表于 2011-05-26 22:23 | 正常
分类:流年 | 评论: 0 | 浏览:708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4月29日 星期五(Friday) 晴
 



这个花叫大花溲疏,奇怪拗口的名字,花极烂漫,开在太行山麓的道旁,百度了一下,它属于虎耳草科。关于虎耳草,我有着极为浪漫的印象,原因是沈从文的《边城》:“翠翠不能忘记祖父所说的事情,梦中灵魂为一种美妙歌声浮起来了,仿佛轻轻的各处飘着,上了白塔,下了菜园,到了船上,又复飞窜过悬崖半腰——去作什么呢?摘虎耳草!”翠翠是个十四五岁刚刚有了爱情感觉的山村女孩,两个暗恋她的男孩在夜晚为她唱歌,她朦胧入睡,灵魂伴着歌声飞上了山。我想,这是最早的意识流写法,也是最美的电影慢镜头:黑夜里白的花,银子样的月光,身穿白地蓝花汗布衫子的女孩。好的意识流还有白先勇的《游园惊梦》,历经繁华和幻灭的钱夫人去豪门赴宴,恍惚间又回到了过去的奢靡岁月,然而又被现实击碎。那一段写得也极美极动人。­

四九之后,我想沈从文是为了杰出的文学自尊才放弃了创作,转而去研究古代衣饰,他研究什么成什么,《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大概是最全最好的书了。我想有一天,我能拿着这本书坐在藤椅上细细地看。现在我有PDF的文件,是对作者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敬吧。­

大花溲疏适合于园林种植,能想象得到,这种灌木一定是配角,栽植在颜色青黑的太湖石的一角,成为一丛,一簇,顶多铺开一块,­像是没有人管的样子,寂寞地开放着,是牡丹芍药们的替补,为了让园林里的花次第开放。





槐树是豆科植物,豆科总有着乡土兼且娇媚的感觉,不像是蔷薇科,那么张扬。豆科植物像是老家的小表妹,淳朴憨直。

“槐花黄,举子忙”,现在的高考在炎炎六月,古代的高考在春天,所谓“春闱”。但是为什么是“槐花黄”呢?我一直没有弄明白。四月的槐花,洁白如玉,只有花心里有一点淡淡的黄绿色,何来黄色?也许是五六月间,槐花落了,又结了一层黄蕊,风吹过,黄蕊落了一地,车子轧上去,让人想起“踏花归去马蹄香”的古语。

小时候摘了一嘟噜槐花就往嘴里送,甜甜的,母亲还会蒸槐花饭,馏苦累,现在多年不吃了。





从我卧室后窗向外看去,有一株开紫槐花的树,以前不记得有啊。指给母亲看,她说她小时候摘了槐花会挂在耳朵上当耳环,那应该是五六岁时的事情。今年她六十五岁,不记得昨天的事情,却记得六十年前的事情。我的耳环是马生菜,也叫马齿苋,一小段一小段的掰开,却并不掰断,耳环,项链,披挂满身都是它。

以槐花入诗,例子不算少,可是大都念不上来,因为槐花太乡野,太朴素,也太容易被人忽略了。事实上,它让人有思乡的感觉。因为在华北,前些年也没什么其他树种,主要就是槐树,榆树,枣树。白居易有首诗【夏夜宿直】:

人少庭宇旷,夜凉风露清。槐花满院气,松子落阶声。寂寞挑灯坐,沉吟踏月行。年衰自无趣,不是厌承明。

夜凉如水,槐花的香味甜甜涩涩,那样的一个日夜,是不是就像一辈子一样悠长呢?


费晓菁 发表于 2011-04-29 15:57 | 正常
分类:花事了 | 评论: 0 | 浏览:744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4月21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在北京你要想迷路恐怕还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它的交通实在是太便捷了,道路实在是太正了。提前做的攻略不太能用得上,本打算出了颐和园坐某一路公交车回旅店,谁知道一出北宫门就看到地铁四号线入口,天下地铁是一家,我们立刻钻了进去,换乘二号线长椿街站一出口,西行五分钟就到了锦江之星长椿街店,住进预定好的房间,亚亚看地图离崇光百货不远,就要自己去逛商场,我又困又累,叮嘱了一声就睡了过去。醒来亚亚还没有回来,只好去找,这时候人家早就买了一双鞋子,一件T恤,一瓶饮料。

晚上吃什么还没想好,吃锦江之星的自助餐总觉得心有不甘,想起网上看过后海附近的鼓楼大街小吃丰富,价廉物美,万兴居的褡裢火烧很想尝试,就直奔后海而去。谁知到了鼓楼大街,还真不好找,打114也没有记录,正灰心丧气,突然抬头看见身边一个小吃店,正是万兴居。我们要了四两火烧,味道美,分量足,玉米面粥还免费,除了等的时间长点外,吃得真是心满意足,亚亚外加烤串若干,总共花费不过四十来元。

回到旅店,在楼下买草莓,12元一斤,不觉感叹京城居,大不易,本地最贵的才8元。附近中介店挂出牌子,亚亚好奇去看,看得倒抽一口冷气,51平米的蜗居,要170万元,我们母子不由得假想自己家的房子搬到北京的话,那可是好几百万的富翁了。



清明小长假的长安街,人流车流并不算多,更显得宽阔气派。天安门内的故宫,苍翠的松柏隐约映衬着金黄色琉璃瓦的屋顶,有一种蓊郁之气。



太和殿的雄奇宏伟。曾经是北京城最高的建筑,现在在海拔上当然算不上,但是它那种威严气度,是摩天大楼不能比拟的。



这些殿前巨石,当年要靠搬运工在寒冬腊月在路面泼水成冰,用绳子拉动才能从深山里运来,费时费力无法计数,这才造就了这个伟大的紫禁城。

这首《青铜骑士》因为王小波而被大家熟知,我也喜欢诗中的巍峨气概。

“我爱你,彼得兴建的大城,
我爱你严肃整齐的面容,
涅瓦河的水流多么庄严,
大理石铺在它的两岸……”

面前这一座紫禁城,也是值得被歌颂的大城。



天安门前的华表,犼面朝南方,望帝归,这是对君主专制的一种良好期盼和道德约束吧。



庭院里的日晷,古时的计时工具。故宫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有着历史的苍凉印记。



故宫的护城河。满城春色宫墙柳。

我们去金宝街看了兰博基尼汽车展,380万,看着这些奇形怪状的汽车低低的伏在地上,都不知道怎么才能坐进去。亚亚惊叹,觉得首都真好啊,有兰博基尼,地铁里一半的人都手持苹果机,好富啊,决定以后来这里找个工作干干。

中午在长安街漫步,人很少,只有一辆辆大巴飞驰而过,长安街的每一站都距离挺远的,我们到下一站坐车,走了很久,亚亚走热了,只穿短袖背心,我们一边聊天一边走,天气不冷也不热,走着很舒服。后来我们跳上随便一辆向西的车,问好了去北京西站换乘哪一路,就回家了。

费晓菁 发表于 2011-04-21 15:29 | 正常
分类:走走路 | 评论: 0 | 浏览:671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4月20日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我习惯看床头书,这两天翻出了2004年的《万象》杂志,看董桥的专栏《书房的夜景》,单单是专栏的名字就让人心动。董桥的文章不能看,一看就会爱上,华语世界里不知道有多少我这样的粉丝迷董桥,固然承认他有那么点子矫情,可还是在他营造的文字丛林中沉迷不知返。

他说香港中环希尔顿酒店的顶楼餐厅名唤鹰巢,“老得优雅,洋得舒适,连林太乙都忘不了她那年就在鹰巢跟大明星威廉荷顿吃饭,雪白桌布上插几枝蝴蝶兰,玻璃窗外海景潋滟。”我喜欢这个调调,董桥文字里有色彩,白的桌布,紫的蝴蝶兰,海湾里一汪碧波蓝盈盈反衬着岸边的灯火,像撒上一层碎银子。

“英国人对旧日的牵挂更深,代代舍不得岁月留下的那几道皱纹,像Nigella Lawson恋眷雨天周末厨房里浓郁古老的暖意。”我喜欢极了“雨天周末厨房里浓郁古老的暖意”这样的句子,这一定是个温煦的夏季,周末的下午,大雨滂沱,屋子里光线暗暗的,暖热中带着潮湿,厨房里有咖啡的香气,让人熏然欲睡,可这么美好的下午,又舍不得睡去。

2004-2011,七年光阴,我订了七年的《万象》,直到我喜欢的小书店关门。这本书扉页还留有当年购书的款识,“2004年3月21日购于嘟嘟书店”,这才知道什么叫光阴似箭,书很新,人却渐渐的旧了。

如果说董桥有一点点矫饰,那么汪曾祺则是纯粹的白描,是浮华散尽之后的那一杯白水。我刚买了《汪曾祺:文与画》,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的,这个出版社的带插图的书都极美极精致,汪曾祺在自序《自报家门》中写了自己的身世,虽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离乱,却没有怨怼,口气仍然平和淡然,跟那些牢骚满腹的人两样,汪是高贵清简,他人多了纠缠和小气。汪曾祺引用了《论语》中侍坐一章,曾皙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是汪曾祺赞叹的人生哲学,认为这是超功利的率性自然的思想,是生活境界的美得极致。我深表同意。上学时学这一篇古文,觉得春风骀荡,仿佛自己也穿着和孔子一样宽袍大袖的衣衫,风鼓起宽大的袖子,迎风而立,洒脱超然。

汪曾祺还录了一首诗“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这也是一种宁静淡泊的人生态度,谦虚,退让,而又自得其乐。我想我也是这样的人生态度。

费晓菁 发表于 2011-04-20 22:03 | 正常
分类:读读书 | 评论: 0 | 浏览:654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4  [1][2][3][4]   本站域名:http://feixiaojing.blog.tianya.cn/







<< 2019 十月 >>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博客信息
博客信息 博主:费晓菁 
全部博文(39)
读读书 (50)
看看碟 (49)
亚亚语录 (48)
谈谈情 (4)
雪夜读红楼 (8)
流年 (78)
走走路 (26)
饮食·男女 (9)
花事了 (10)
听听歌 (3)
晓菁语录 (2)
用户:
密码:
衣裳考——绿兮衣兮(2011-11-30)
衣裳考——轻罗小扇(2011-9-6)
衣裳考(2011-8-24)
一树一树紫薇花开(2011-7-19)
伊莎贝拉(2011-6-13)
五月榴花照眼明(2011-5-30)
家长会(2011-5-26)
野花在歌唱(2011-4-29)
  liu-yuegang@163.co...(2012-3-27)
  我现在无法想像石青到底是什么颜色了。...(2011-12-11)
  分享《快速提高中学生成绩的20个秘笈...(2011-10-8)
  分享《快速提高中学生成绩的20个秘笈...(2011-10-8)
  恰巧今天又翻看张的散文,看到看画记就...(2011-6-5)
  我们这里也是榴花季节,时时可见。我的...(2011-5-30)
  过来欣赏,分享,谢谢!...(2011-4-14)
  乐寿堂的玉兰开得相当好,想必是蓓蕾初...(2011-4-12)
  天涯的相册,能把人逼疯。...(2011-4-6)
我有办法分辩连翘和金钟了。金钟的枝梗是空...(2011-3-29)
2011-11(1)
2011-9(1)
2011-8(1)
2011-7(1)
2011-6(1)
2011-5(2)
2011-4(5)
2011-3(6)
2011-2(1)
2011-1(1)
2010-12(3)
2010-11(1)
秋睡轩
本来老六
王来扶映画志
花间记
风吹荷叶煞
汉语江湖
豆瓣儿
阑叶
和山北手
我的Mtime
草虫记
虾米碗糕
芸芸众生的吃喝玩乐
苏枕书
灵石岛
读写人
徐则臣
雪轻轻
访问:1270944 次
今日访问:495次
日志: 39篇
评论: 313 个
留言: 5 个
建站时间: 2007-7-22
费晓菁 管 理 员
小奋青滤pe
2019-11-18 03:57
小奋青滤pe
2019-10-25 11:08
小奋青滤pe
2019-10-17 04:35
confirma菁菁草
2019-10-12 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