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以不永伤

 维以不永伤
 feixiaojing.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我的店铺:三千山http://shop58908882.taobao.com/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2011年11月30日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诗经.国风.邶风》里有这样的诗句: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

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

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衣和裳说的是两种东西,衣是上装,裳是下装。在我有限的想象中,绿衣黄里是好看的,绿衣黄裳就不太好看。如果拿这首诗来做着装的参考,可以穿果绿色针织开衫,黄色吊带衫,黄衫翠羽,一定娇美可人。绿的上衣和黄色的裙子怎么搭都觉得有点顺色。

王熙凤刚出场时“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袄”是带夹里的上装,“褂”则是单层的上装,林黛玉进贾府的季节应该是初春或者深秋,乍暖还寒,所以大家还没有脱厚衣服。王熙凤的上衣是缎,厚实光滑的丝织品,下身是“绉”,薄而软又带有一些水波纹的丝织品,大概取的是上身光鲜亮丽,下身随着莲步轻摇,像湖面的波纹潋滟生姿之意。张爱玲对服装搭配的解释是:“对照便是红与绿,和谐便是绿与绿。”有意思的是,王熙凤上身的色调是石青,下身翡翠绿,算得上是和谐了,而石青银鼠褂的内里却是大红袄,又出现了对照。不过也对,以王熙凤的个性,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

费晓菁 发表于 2011-11-30 16:20 | 正常
分类:读读书 | 评论: 1 | 浏览:771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7月19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紫薇花实在算不得好看,花树崎岖,这一棵那一棵,零零落落,既不蔚然也不成林,但是在这炎炎夏日里,能在枝头盛放,也属难得的事情。更何况细看紫薇的花朵,也不难看,嫣红粉紫洁白,像是小小的西班牙舞娘的裙裾,旋转开来,别有另一种风情。

尤其是白色的,很少见,我早晨在小区里跑步,看到一座楼后面有一株,开着粉红与白色的花,觉得很惊异,踏着草丛走过去看,果然是同株,记得春天时看到一棵毛桃,半树粉红半树深紫,像是个奇迹。再仔细看这棵紫薇,粉红的花(右上图)似乎有渐渐掉色变成白色的趋势,难道真的是这样?自然界的变化让人着迷。

在席殊订阅的《万象》杂志不到是不到,一到就是三期,好在这本杂志不是新闻类的,放的再久,也不变味。看今年第三期上有两篇好文章,一为《少年猪事》,一为《我的古琴老师吴景略先生》,前一篇作者少年时代下放农村成为猪倌,后为兽医,养猪趣事娓娓道来,令人捧腹。原来猪是这么有智慧,甚至比狗还聪明,但是也沾染了人的一些习气,比如要拉出去屠宰一头猪的时候,只要把它们赶到一个猪圈里,倒着拉住一头猪的尾巴往外拽就行了,这头猪嗷嗷哀叫,其他猪低头默然,不作一语,都在期望厄运不要降临到自己的头上,至于同类如何被屠戮,则是事不关己。这样的行径让人陡然生出一种周身的寒意。

《我的古琴老师吴景略先生》行文朴实得像是说白话,让人忘不了的是作者两次听琴后的震惊,一是她初次拜见老师,老师弹了一首《渔樵问答》,她激动地从椅子上跳起来,说:我要跟你学《渔樵》!我想这个作者真是有福气,能够领略音乐之美,能与心灵发生共鸣,那是多好的事情呀!我没有听过古琴,但是可以想象那种行云流水,渔樵互答,此乐何极。李白有一首诗“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那一挥手的洒脱,手底的悠扬琴声,如在眼前耳边。

文/革后的一次琴人雅聚,吴景略先生一曲《忆故人》,琴声方歇,四围寂静,好多人抹去眼角的泪水。那是经历丧乱之后,看到同侪凋零,顿生余生的凄凉之叹。

费晓菁 发表于 2011-07-19 11:24 | 正常
分类:读读书 | 评论: 0 | 浏览:839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4月20日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我习惯看床头书,这两天翻出了2004年的《万象》杂志,看董桥的专栏《书房的夜景》,单单是专栏的名字就让人心动。董桥的文章不能看,一看就会爱上,华语世界里不知道有多少我这样的粉丝迷董桥,固然承认他有那么点子矫情,可还是在他营造的文字丛林中沉迷不知返。

他说香港中环希尔顿酒店的顶楼餐厅名唤鹰巢,“老得优雅,洋得舒适,连林太乙都忘不了她那年就在鹰巢跟大明星威廉荷顿吃饭,雪白桌布上插几枝蝴蝶兰,玻璃窗外海景潋滟。”我喜欢这个调调,董桥文字里有色彩,白的桌布,紫的蝴蝶兰,海湾里一汪碧波蓝盈盈反衬着岸边的灯火,像撒上一层碎银子。

“英国人对旧日的牵挂更深,代代舍不得岁月留下的那几道皱纹,像Nigella Lawson恋眷雨天周末厨房里浓郁古老的暖意。”我喜欢极了“雨天周末厨房里浓郁古老的暖意”这样的句子,这一定是个温煦的夏季,周末的下午,大雨滂沱,屋子里光线暗暗的,暖热中带着潮湿,厨房里有咖啡的香气,让人熏然欲睡,可这么美好的下午,又舍不得睡去。

2004-2011,七年光阴,我订了七年的《万象》,直到我喜欢的小书店关门。这本书扉页还留有当年购书的款识,“2004年3月21日购于嘟嘟书店”,这才知道什么叫光阴似箭,书很新,人却渐渐的旧了。

如果说董桥有一点点矫饰,那么汪曾祺则是纯粹的白描,是浮华散尽之后的那一杯白水。我刚买了《汪曾祺:文与画》,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的,这个出版社的带插图的书都极美极精致,汪曾祺在自序《自报家门》中写了自己的身世,虽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离乱,却没有怨怼,口气仍然平和淡然,跟那些牢骚满腹的人两样,汪是高贵清简,他人多了纠缠和小气。汪曾祺引用了《论语》中侍坐一章,曾皙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是汪曾祺赞叹的人生哲学,认为这是超功利的率性自然的思想,是生活境界的美得极致。我深表同意。上学时学这一篇古文,觉得春风骀荡,仿佛自己也穿着和孔子一样宽袍大袖的衣衫,风鼓起宽大的袖子,迎风而立,洒脱超然。

汪曾祺还录了一首诗“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这也是一种宁静淡泊的人生态度,谦虚,退让,而又自得其乐。我想我也是这样的人生态度。

费晓菁 发表于 2011-04-20 22:03 | 正常
分类:读读书 | 评论: 0 | 浏览:669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3月14日 星期一(Monday) 晴
 

现在该说说郦道元的《水经注疏》了,《三峡》一节,最为琅琅上口。

吴均的长江,回到主河道上,再向上游回溯,至重庆附近,便到了郦道元的长江。这一段,险峻奇崛,以瞿塘峡为甚。所以郦道元说:“至于夏水襄陵,沿溯阻绝。或王命急宣,有时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春冬之时,则素湍绿潭,回清倒影,绝巘多生怪柏,悬泉瀑布,飞漱其间,清荣峻茂,良多趣味。”

与吴均的《与朱元思书》相比,郦道元有力量,文字凛冽寒肃,吴均则文字清秀,行文多了点优雅闲适。郦道元把渔歌也镶入文中,“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听这两句歌子,更有一种旷远的凄清之感。同样说猿鸣,吴均是“蝉则千转不穷,猿则百叫无绝”,只是声响,没有那么多的凄凉感受。

郦道元是“重岩叠嶂,隐天蔽日”,吴均是“横柯上蔽,在昼犹昏”,前者雄奇瑰丽,森森然冷气袭人,即便是晴天,也不见日头,在舟中划行,满眼翠嶂,遍体生凉。后者则悠悠然船行水上,虽然感到清凉,但是顺手拨开头顶的枝条,在嘤嘤鸟鸣和如雨落的蝉声里,又复感到和煦的日照。




紫砂的西施壶,个头不大,用着倒顺手。



小脏熊还是蛮可爱,普洱两泡之后,茶色和茶味才最佳,第一泡虚而且浮,第二泡因第一泡的残茶还在壶中,所以冲泡出来口感和色泽过于浓重,只有三泡之后,才展现茶香本味。



读读书,喝喝茶,在小菊花的布面小本子上抄两句好词句,这样的下午,也算是优哉游哉吧。

费晓菁 发表于 2011-03-14 10:25 | 正常
分类:读读书 | 评论: 2 | 浏览:586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1年3月13日 星期日(Sunday) 晴
 

学校要求背诵《与朱元思书》,我听亚亚背诵,觉得和郦道元的《水经注疏》中的《三峡》一段有相似之处,于是拿出那一段来读一读,比较一下,看看区别到底在哪里。

《与朱元思书》是我很喜欢的一篇文章,它优美,宁静,从这个角度讲,除了苏轼的《记承天寺夜游》,无篇目能出其右者。“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这八个字就给整篇文章定下了调子,好一幅《富/春/山/居/图》!/这一幅名画一小半在浙江省博物馆,另一半在台/*北/*故/*宫,几百年流徙,成为了一个传奇。我辈有生之年,恐难看到这幅画的团聚,如果能分别看一看,也算是不枉此生。

吴均那个时候的富春江,一定美丽得惊人,“水皆缥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其实,吴均也许弄错了,富阳在富春江下游,桐庐在中游,应该是自桐庐至富阳才可以“从流飘荡,任意东西”,否则的话将是溯流而上,不过一千多年来,大家读惯了这篇文章,小小的瑕疵也不以为意。记得看过一期《人与自然》,赵忠祥解说的,富春江的水经过研究发现,是可以完全直接饮用的矿泉水,不知道若干年过去,那水是否还依旧甜美。去年去千岛湖,水自然不敢直接喝,不过一眼望去,粼粼碧波,习习清风,也觉清爽宜人。龙/*应/*台的母亲老年失忆,却念念不忘故乡淳安家门前的那条清澈见底游鱼来去的小河。那是桐庐再向上游去,新安江,千百湖泊星罗棋布,是水乡也是泽国。建/*国后修建新安江水库,老淳安县城悉数沉入几百米深的水底,居民迁徙到新县城。母亲去世后,龙/*应/*台扶柩还乡,请潜水员潜入水底,寻觅母亲走过的青石板路的街巷,仍旧无功而返。

《与朱元思书》是可以大声回环朗诵的,亚亚读起来不分句读也不分节奏,一切以完成任务为要,属于应付事,焚琴煮鹤,少年大概都没有心思去细细地体味文字的美。文章里有听觉的美“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有视觉的美,游鱼,细石,“缥碧”的江水;有感觉的美“从流飘荡,任意东西”,这不是担风袖月的旅行者的优雅情怀吗?更不用说文章的节奏之美,好文章是读出来让人感觉舒服的文章,其铿锵之韵味,简直暗合了读者的呼吸,心跳和脉搏,所谓产生共鸣,《与朱元思书》恰好便是。

周日的下午,午睡醒来,天色变得阴阴的,预报是多云转小雨,春天的雨,总是喜人,外面的迎春花开了,金黄灿烂,樱花结了花蕾,下周一定会开的,西府海棠也有一丝丝绿芽冒出来,期待它举着满树的红光,明艳照人的样子。







上面这花,是一盆里开出的两种颜色,常见的花,肥厚的叶片,因为太常见了,也没研究过到底叫什么。






茉莉花也开了,它的清香白天不容易闻到,只有夜深人静,周遭都静默了,它才散发出满屋子的馨香。绿色吊兰,是植物中的芸芸众生,朴素,沉默,却能清新你的眼眸。

费晓菁 发表于 2011-03-13 18:37 | 正常
分类:读读书 | 评论: 2 | 浏览:579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年12月28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手头有一本《塞尚画传》,这套书一共十五册,亦图亦文,装帧精美,属于世界艺术大师图文馆系列,是我深深喜爱的一套书。但是十五册中认真看过,并且看出味道的只有一册《梵高画传》,看梵高,几乎是一次心灵的历险。塞尚不同,他温和得多,不过翻开这本书,一路看下去,看到的是另一个不同类型的画家同样跌宕起伏的情感。

更有趣的是:手头还有张爱玲的《谈画》一文,谈得恰好正是塞尚。当然张爱玲手头那本不是我这本,不过看张的文字评论,再回头看塞尚的画,跟自己的感觉两厢印证,却有着妙不可言的意味。

塞尚有着粗鲁的外表,一蓬络腮胡子,秃头顶,眼神却流露出孤独和无助,《戴帽子的自画像》自上而下一团黑,像是一块黑色的石碑,只有眼睛白多黑少,冷冷看着世界,让人觉得惊讶和不安。事实上,在巴黎的各种沙龙里,他同样表现得格格不入。他向往隐居的生活,不大会应付社交场合。后来他还是离开巴黎,回到法国南部的乡村,在那里,他的画又轻松愉悦起来,那些农庄,栗树林,隐隐的一髪山峦,让人找到家的感觉。

张爱玲特别指出了塞尚夫人的几幅画像,并按年代排序,深入蚀骨地分析并假想了婚姻生活带给一个纯真女子的蜕变。我翻过来倒过去地找画,找张笔下的那种感觉。婚姻并不因为嫁了一个名人就变得绚烂多彩,相反,可能更加无趣,更加折磨人。塞尚夫人不幸福,但也说不上多么痛苦,自始至终,塞尚并没有换过老婆,他是个简单的,安静的人,当然,应该也是个乏味的老公。

塞尚夫人奥尔当丝小塞尚十二岁,第一次在塞尚画作中出现时,不过十九岁,白皙的皮肤,大眼睛,粉嫩的嘴唇,傲人青春谁都无法忽视,两个人相爱,同居,生子,但是塞尚家里根本不知道,当他父亲知道了,就断了他的供给,因为不喜欢这个儿媳妇,连塞尚也说过奥尔当丝“轻浮”,有点“肤浅”,“只爱巴黎和柠檬水”。话说回来,哪个美丽的年青女子不轻浮不肤浅?不爱巴黎和柠檬水的又有几个?

1877年的塞尚夫人不超过30岁,在《红色扶手椅上的塞尚夫人》画里双手交叉,木然坐着,身材变得硕肥,面容依然姣好,神情却呆了下来。有人说,不开心的生活让人变胖。塞尚夫人看起来是个无知的女人,十九岁的无知是清纯可爱,三十岁的无知谁都不会原谅。但是也许,无知的女人是男人的梦想吧。男人不需要女人的智慧,也不需要丰富多彩的曲折经历,只要是一个母性的存在,就可以了。

奥尔当丝有一幅画很美,《垂发的塞尚夫人》,她穿着丝质的黑衬衫,公主袖,长发披散下来,目光里的木然似乎因为回忆而显现出另一种优雅,那是美而不自知,像是亦舒说林青霞。张爱玲也看过这幅画,也觉得美,“她偏着头,沉沉地想她的心事,回忆使她年轻了——当然年轻人的眼睛里没有那样的凄凉。”

塞尚画女子的肖像画并不算多,那些面目模糊的群体画——比如《三浴女》之类的,做不得数。裸体女性出现的概率可以说是不低,大都身材丰硕得惊人。有一个雕塑家视之为大爱,甚至完全取材于《三浴女》创作了同样的雕像。我实在看不出所以然来。

在塞尚去世前两年,他创作了一幅《穿蓝衣的贵妇》,画中的女子不知是出自哪个豪门,她身材纤细,湖水蓝的衣裳至为考究,小黑呢帽上插着洁白的栀子花,她坐在铺了印花台布的桌子旁边,一只手肘放在桌上。可是她的面容叫人难忘,倒挂下来的神情,眼神空洞忧戚,脸颊瘦削,眼睛望着一处,仿佛时间停滞了,人生就这么永远永远地坐下去。

蒋勋讲红楼梦,有许多台北的名媛贵妇来听,她们一个个都那么美丽,那么有气度,当讲到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时候,许多双美丽的眼睛都垂下去,垂下去。蒋勋说,她们才是生活在红楼梦里的人。都知道贫穷迫人,其实富贵才真是苦啊!贫穷的苦,有的诉说,富贵的苦,只有干咽下去。

1890年代,塞尚画风更加成熟,他创作了玩牌者的系列画作,在这些画里,那些玩牌的人统统面无表情,低眉颔首,沉浸于玩牌的境界,蓝色的桌子配蓝色的墙,红色的桌子配红色的墙,青绿色斑驳的桌子配青绿色斑驳的墙,几幅画看下来,我几乎要抓狂,直想跑到世界上角角落落去寻了这些人来,劈胸抓住,问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那些像迷一样安静的空气快人发疯了。

伍尔夫说塞尚的静物画,说那些苹果看来看去,越看越大越看越重,几乎要从画布上滚下来。他堆砌了太多的颜料在上面,青苹果碧绿,红苹果殷红,果然是沉甸甸的色调。

《缢死者之家》是一所荒野上的斜顶屋舍,墙皮剥落,房屋陈旧破败,门前两棵枯树,荒凉萧索,枝杈直指天际。夕阳斜斜照过来,却无半点人烟。紧闭的木门似乎并不结实,踹一脚,就会扑倒,然而应声腾起的尘土呛人而来,那是弃置经年的恐怖记忆。然而这画的远景却是天蓝蓝草青青,红屋顶的村庄在不远的地方。就像是小时候每个村子里都有一家是闹鬼的鬼屋,可是别的人家照样喜气洋洋。

看塞尚的画,不太让人快乐,不过总觉得看得很深很透,不自觉随着他的画笔进入到了生活的核心地带,那是枯燥乏味恐怖荒淫的地带,就像是这本书最后两幅黑白炭笔画,一幅《男人们围着女人》,一幅《尸体解剖素描习作》,上面那幅是癫狂的兽性,下面这幅是死亡的召唤,谁也无法摆脱的宿命。我几乎都不敢看了。

唯一能带给画家和观者快乐的是圣维克多山,多次在画家的画里出现,塞尚生活在这山脚下,从各个角度望过去,山川都风景如画。唯有此时,画家的笔触才变得轻灵柔美,像是在画自己的母亲一样。可是在塞尚的残年,山的轮廓也模糊起来,大块的绿和桔黄堆砌上去,还有紫色,象征山背后的天空,画家大概知晓死之将至,画笔下的母亲山就成了自己脑子里的想象,倾注了感情的画笔无论如何都是美丽的,这样一路画下来,在混乱之中却有一种秩序和平衡,让人看了心静。

圣维克多山陪塞尚走到了人生的尽头。1906年10月的一天,他在山间作画时,被暴风雨袭击,数日之后,死于肺充血。圣维克多山终于将这个敏感、孤独、又有点固执的绘画天才召唤走了。








费晓菁 发表于 2010-12-28 21:18 | 正常
分类:读读书 | 评论: 2 | 浏览:591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年11月4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10月22日晚去人民会堂看了迟小秋领衔主演的程派名剧《锁麟囊》,电视里早就看过,喜欢它的戏词,读起来琅琅上口,满口余香。薛湘灵尚未出场,幕后一曲《怕流水》先声夺人,场子被震住了,“怕流水年华春去渺,一样心情别样娇。。。”富贵人家小姐的骄矜挑剔,更有一种雍容大度,迟小秋演来得心应手,尤其是薛小姐和赵小姐同日出嫁,在春秋亭避雨一段,迟小秋演绎的薛湘灵典雅雍容,揭开轿帘亮相那一瞬,真是光华夺目。说起那个场面,一个是富贵繁华,一个是贫寒困窘,富贵的众星捧月,贫寒的遭人白眼。赵小姐唱道:都爱锦上添花,哪个爱雪中送炭?让人看来唏嘘不止,几千年来,身边时时处处,怕是在不断地上演着这样的一出戏吧。

薛湘灵的高贵不在于她的富家小姐的身份,而在于她有着扶危济困的品行。“人情冷暖凭天造,谁能移动他半分毫?我正富足她正少,她为饥寒我为娇,分我一支珊瑚宝,安她半世凤凰巢。”富贵已极的薛小姐能有这样的胸襟,对世事能有这样的识见,又在春秋亭以锁麟囊相赠,固然慷慨大度,然而在落难时捧着舍来的一碗薄粥,仍然肯送给陌生的老妇,这恐怕就只能说是人性深处最善良的一面了,这也是几十年来这个形象总是屹立不倒的根本原因。也许剧作者是想告诉人们善心自有好报,然而经历世事,又有几个人相信这些?大家肯来捧场,怕是为了在两个小时的梦幻虚空里,穿越时间的荒漠,找到那朵最真最善最美的玫瑰,纵然知道是人生幻象也无妨。

程派的曲调,以前并无大的感触,这次亲临现场,有了很深的感受。我不是京剧行家,连个爱好者也不敢自称,但那一种气息与声音相辅相成,算不得嘹亮,但确是婉转情深的唱腔,是要听那么一阵子,才听得出其中的好来的。

以前看别的演出,观众大都是时尚丽人,可这次,环顾剧院四周,尽是衣衫朴实的苍苍白发,可是演出结束,这群忠实的观众不肯离去,一个都不走,齐齐站立鼓掌,给迟小秋,也给琴师,给其他演员,久久鼓掌。有这样的观众,大概也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最后的《团圆》一出,薛湘灵的唱词里面,泪中含笑,笑中带泪,包含了对艰险人生的感伤和欣慰,胜过了一切言语,一切啼笑。“这才是人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

费晓菁 发表于 2010-11-04 20:40 | 正常
分类:读读书 | 评论: 0 | 浏览:361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年10月18日 星期一(Monday) 晴
 

嘟嘟书店要关门了。我去书店取书,听店主老邓告诉我时,马上反应出来的问题是:以后我去哪里买书?老邓黯然无语。这个世界,老邓说,不是个鼓励读书的世界,以他儿子为例,他们问他为什么不读书,孩子反驳道:我在读啊!在手机上读嘛!他家的藏书很多,但是儿子拒绝看。80、90后的年轻人,他们要么不读书,要么就读电子书。这是个历史的潮流,老邓说,谁都无法扭转。我微弱地抗议:可是我还是喜欢读纸质的书啊!他笑说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再者,他浸淫书海多年,渐渐看到,好书越来越少,即便是那几个知名的出版社,也以抓读者眼球为第一要务,这样子下去,哪里还有好书啊!

一个月房租费三千,靠有限几个读书人,撑不起这片天。老邓告诉我,如果持平,他也不会关门。这回轮到我黯然神伤,无法安慰他,只得说,要不租个民房试试?恐怕也不行,这个地方好歹距离省日报社近,有那么几个还肯读书的人。

嘟嘟在我心目中,不是一个普通的书店,它有自己的风格,它坚持不进那些畅销的文字垃圾,在那里你看不到《知音》和《女友》什么的,这么多年,它是读书人在本地最后一块阵地。很久以前,我还是从张立宪的文章中知道的那个小店,从此就把它当作我的一个淘书据点,事实上,那里也是石家庄的读书人常去的一个地方。它那么不显眼,不过十个平米的小屋,水泥的地面,陈旧的书架,却因为老邓的坚持,成为此地一个文字、思想的风向标。

我不是读书人,理论的东西看不进去,到那里都是看带画的书和小说,订阅了多年的《收获》和《万象》,去取的时候,总会捎带买两本喜欢的书。有时候老邓给打电话,告诉我攒了好几本了,有空来拿,可是自己忙忙碌碌,经常好久不去一次。我永远不用担心间隔时间长会漏掉哪一期杂志,他会好好地给我收着,等我来拿。有时他去北京进货,老伴看店,只要说出我的名字,她也可以完整地帮我找到老邓给我留着的书。

每次去店里,老邓经常会在柜台前自己下棋,黑白子的世界,他和自己对弈。我看到他总会想起法国小说《最后一课》里面那个老先生,古板,单调,然而在收拾行囊离开的时候却让人那么留恋,不舍。我不是个好的顾客,就像是那本小说里面那个不爱读书的调皮学生,这么多年,我从他那里买过的书算不上很多,有时候想起一本书,马上就从当当和卓越订购了,网路的便捷,恐怕也是实体书店的一个无法避免的竞争,但是无论是当当还是卓越,我只需要点击鼠标,就会有快递送到我的手上,有一段时间,我甚至与快递员熟络到不行,单位的门卫看到那个快递员就直接放行,可是,毕竟,那是没有感情,也没有感觉的购书体验啊!比不得在老邓那个灯光昏暗的屋子里,慢慢地拿一本书,仔细看,不满意的话,再放回去,捡起另外一本。

有几个少年嘻嘻哈哈地走进来,问是不是租书的地方,老邓告知他们这里卖书,不租书,少年人又嘻嘻哈哈地走了。他们第一次来,这个店却要在几天后房租到期就关门了。昨天石家庄的天空,飘着雪霰,冬天在一天之内降临。就像是每次去嘟嘟一样,室内光线不太亮,外面也总是昏黄的下午。我难过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恐怕,最痛心的人便是老邓自己,我只好顾左右而言他,聊起南方,聊起喝茶吃点心的四川,聊起绍兴的黄梅戏,最后拿了我的杂志,给亚亚买了一本第五版的《现汉》告辞而去。

有人说世事如棋局,我将不再容易看到老邓在昏黄的灯光下和自己对弈,我只知道,他和我的阵地已经陷落,却很少有机会再收复失地。

费晓菁 发表于 2010-10-18 14:53 | 正常
分类:读读书 | 评论: 0 | 浏览:378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年6月28日 星期一(Monday) 晴
 

哪里有绝对的公平和正义啊!昨夜的主题是误解。英德大战英格兰进了球,裁判没有看见,英媒体大呼小叫,球迷伤透了心。尽管跟结果无碍,但谁也不愿意被裁判吹掉自己的球,英球迷有的是理由,——如果没有被混蛋裁判吹掉,我们可能状态会好,会赢哦!其实傻子都看得出来,英格兰踢得确实没德国好。

龙应台的德国儿子说,我还要努力假装“以身为德国人为耻”多久?这个想法,大概自希特勒消亡之后从没真正消失过,所以克洛泽进了球也没有大声欢呼,穆勒,厄齐尔,波多尔斯基。。。。统统没有,他们几乎礼貌地举举手臂就算狂欢了。是个人的个性,也是国家和民族的个性。1954年世界杯,德国人的自信心降到冰点,但是他们的球队打败了瑞士,德国人发现:咦?原来我不是那么烂啊!

看,足球有多伟大的作用!

不过也许,德国人通过一场足球场上的胜利消弭了一场战争。英格兰人把愤怒发泄到倒霉的裁判身上要好过发到阿根廷人的身上。马尔维纳斯群岛之争本已近平复,可是在附近海域发现了六百亿桶石油,这足够未来25年充足的能源供应。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这世道君子是稀缺物种,小人一抓一大把。为了这大笔的财富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英阿战争时隔三十年会再次爆发吗?幸好德国队插了一杠子,没让战争提前爆发。德国人选择了做和事佬,拉拉架,来,让开,我们去会阿根廷!

阿根廷和墨西哥的战斗在凌晨两点半打响,这场球阿根廷踢得侥幸,墨西哥踢得凌厉,特维斯明显越位,但是裁判没有看到,判了进球有效。我们阿迷希望赢,但并不希望用不光彩的方式赢,因为那样,失去了公允,也失去了足球的魅力。错的当然也不是特维斯,错的是裁判,没个裁判判了进球特维斯哭着喊着不许判的道理。3:1,完胜,当然,也可以理解为2:1。我们阿迷的要求并不高。

说到底,误解是人生的一部分,这两个大大的误解,也并没有改变谁的人生轨迹,它只是带来了绝望和悲伤,带来了忐忑不安的狂喜,带来了隐隐作痛的亏欠——谁知道哪一届,报应会轮到自己的头上!

那也得看世界杯呀!人生虽然满是误解和伤痛,可还有快乐和飞扬。伊瓜因进球的瞬间,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满场飞奔,可不就是人生最飞扬的瞬间嘛!不看作甚?人生一世,不过是十几届世界杯。

费晓菁 发表于 2010-06-28 19:24 | 正常
分类:读读书 | 评论: 0 | 浏览:319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0年6月27日 星期日(Sunday) 晴
 

巴西和葡萄牙最后一场小组赛可以总结如下:

比阴,比损,比演技。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喜欢这两个队的原因。

昨天是淘汰赛首日,世界杯的赛场留下了加纳,留下了乌拉圭。乌拉圭的苏亚雷斯,成了他们的民族英雄。

乌拉圭和韩国的比赛,下半场突然下起了大雨,大雨放大了情感,胜者更快乐,败者更落寞。但是落寞也比我们没有权利落寞来得好,首尔180万球迷聚集在空旷的场地上,彻夜无眠。好吧,我承认,我羡慕。体育新闻说中国队赢了吉尔吉斯坦,当然,又是热身赛。

今晚的勒夫,会搭配什么样的衣服出场呢?小贝一定十分失落,因为有比他更帅的人出现在了足球的世界里。他们两个的悬殊虽比不上咖啡与大蒜,但小贝明显给人家比下去了,所以维多利亚久久不出现了,以前她可是最亮眼的太太团长,世界杯激战正酣的时候她要飞回伦敦去做头发,因为只有一个理发师能做出她喜欢的发型来。

这一点作为同行我深表理解。为什么是同行?张爱玲说过,女人都是同行。几十年后的今天,这话依然不爽。君不见抢饭碗的事屡有发生?媒体一旦没事可做便会立刻导一出小二小三的苦情戏赚眼泪。身为维多利亚同行的我也要穿越大半个城市去找一个理发师理发,非他不可,忠贞不二。

今晚又可以见到亲爱的梅西了。百度贴吧征询喜爱这位球星的粉丝的性别,女打“梅”男打“西”,结果是“西”者寥寥“梅”者众。男人大概喜欢强悍喜欢征服,比如加图索这样的,一脸屠夫相。女人则是喜欢施与喜欢母性大发,加图索你是无法对他施与母性的,就好比成了镇关西他娘。而燕青,则是最好的施与对象,所以李师师对他眷恋不舍。

今晚卡佩罗,杰拉德,厄齐尔,梅西,马拉多纳,鲁尼都在积极备战,只有勒夫没有,他在琢磨穿哪一身行头,摆什么样的POSE更能吸引眼球。

费晓菁 发表于 2010-06-27 14:47 | 正常
分类:读读书 | 评论: 0 | 浏览:307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读读书 页码:1/5  [1][2][3][4][5]   本站域名:http://feixiaojing.blog.tianya.cn/







<< 2020 四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博客信息
博客信息 博主:费晓菁 
全部博文(37)
读读书 (50)
看看碟 (49)
亚亚语录 (48)
谈谈情 (4)
雪夜读红楼 (8)
流年 (78)
走走路 (26)
饮食·男女 (9)
花事了 (10)
听听歌 (3)
晓菁语录 (2)
用户:
密码:
衣裳考——绿兮衣兮(2011-11-30)
衣裳考——轻罗小扇(2011-9-6)
衣裳考(2011-8-24)
一树一树紫薇花开(2011-7-19)
伊莎贝拉(2011-6-13)
五月榴花照眼明(2011-5-30)
家长会(2011-5-26)
野花在歌唱(2011-4-29)
  liu-yuegang@163.co...(2012-3-27)
  我现在无法想像石青到底是什么颜色了。...(2011-12-11)
  分享《快速提高中学生成绩的20个秘笈...(2011-10-8)
  分享《快速提高中学生成绩的20个秘笈...(2011-10-8)
  恰巧今天又翻看张的散文,看到看画记就...(2011-6-5)
  我们这里也是榴花季节,时时可见。我的...(2011-5-30)
  过来欣赏,分享,谢谢!...(2011-4-14)
  乐寿堂的玉兰开得相当好,想必是蓓蕾初...(2011-4-12)
  天涯的相册,能把人逼疯。...(2011-4-6)
我有办法分辩连翘和金钟了。金钟的枝梗是空...(2011-3-29)
2011-11(1)
2011-9(1)
2011-8(1)
2011-7(1)
2011-6(1)
2011-5(2)
2011-4(5)
2011-3(6)
2011-2(1)
2011-1(1)
2010-12(3)
2010-11(1)
秋睡轩
本来老六
王来扶映画志
花间记
风吹荷叶煞
汉语江湖
豆瓣儿
阑叶
和山北手
我的Mtime
草虫记
虾米碗糕
芸芸众生的吃喝玩乐
苏枕书
灵石岛
读写人
徐则臣
雪轻轻
访问:1304210 次
今日访问:196次
日志: 50篇
评论: 313 个
留言: 5 个
建站时间: 2007-7-22
费晓菁 管 理 员
若芊我芊n
2020-04-03 04:24
若芊我芊n
2020-04-02 13:18
若芊我芊n
2020-04-01 10:07
南楼一味凉呈
2020-03-31 16:08
若芊我芊n
2020-03-31 11:16
费尔奇圆
2020-03-31 06:39
若芊我芊n
2020-03-30 11:09
若芊我芊n
2020-03-29 10:43
小奋青滤pe
2020-03-28 15:35
若芊我芊n
2020-03-28 12:07
若芊我芊n
2020-03-27 11:50
若芊我芊n
2020-03-26 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