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BO-GA

 BI-BO-GA
 there is an evening coming in


  2005年3月24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1/阿波和我到杭州去看悄悄和湖人。杨柳乍如丝啊,西湖边真是让人流连不去。

我们在一茶一坐吃的饭,然后去文史书店看书。一茶一坐的生意太好,没人添茶,没人添饭,不过阳光这样好,风这样好。人也实在没什么脾气。和湖人说起许多天涯旧友,其实许多人都没有见过,说起来却是“历历在目”的。虽然朋友说得好,见与不见都可以,但是象现在这样生气勃勃的时光,能有多久呢?我不知道,也算是一个理由吧——于是对活活泼泼的欢乐,一时也不忍释手。

阿波说我孩子气。可我真的很想把那只风筝,从车的天窗放到天上去的啊!

上次来文史书店,其实是四年前了。那时不象现在这样书堆得挤,记得中间的过道搁了张小桌子,还铺了块很好看的印花蓝布。现在不见了。阿波买了好几本文字学的书,湖人买了几本山水画的小册子,回美国时骗老外,我买了福柯与巴特的传记,还有一本安徒生的小说《即兴诗人》。

悄悄的头发有点长。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她的气色还不如在北京时候好,也许是又要工作,又要准备考试的缘故。她穿着朴素的红衣裳,常常说起妈妈。她太好了,有时候让人心疼。

2/回到湖州时接了正正回家。我和阿波在车里,他骑自行车。穿着黑毛衣,背着一个红格背包。一下一下蹬着车,真是个好看的小小少年。

我们回来,先是下跳棋。小折叠木桌子,刚好棋盘和一大碗红提子。下完棋,不知道怎么就开始玩锤子剪刀布的游戏。这个游戏我们常玩,不过正正晚上把规则改进了一下:对应着要用方言喊:等恩切(去声),哥耶切(阳平)、帕(去声)——没办法,只好用这么古老的注音法来表达。然后两个人玩时要边玩边喊,如果出的东西不一样,由赢的一方喊,如此交换主动权,直到另一方在心理与声音攻势下出了相同的东西,就算输了。

这样玩起来就热闹了,没玩熟的时候,总是会出错,喊错,笑得我肚子都痛了。

一会儿,就十点了。正正要去睡。我和他一起走到楼下去,他要去洗澡,忽然跟我说:“我们再玩一局?”我们站在洗手台边,很小声(怕楼上的阿波听到)地玩。

“DEN!DEN! PA!”——我一下子挂掉了。

过一会儿,去看他是不是洗完澡睡了。他还在看书——今天李曙白老师送我们的诗集。他说:“他写的比爸爸好。”阿波不知道心里有没有一点郁闷:))。

 
# posted by biboga @ 2005-03-24 00:21 评论(0)

  2005年3月21日 星期一(Monday) 晴
 
1/下午发生了这些事:一起看了一点麦兜故事,看到麦太讲故事,三个人都笑坏了——麦太说:“有个小孩不孝顺,——第二天,他死了。”教育得特别直截了当,理直气壮。然后正正去打篮球、阿波学琴。还有就是,阿波生气了。

他生气了大声说话。后来一起去超市买菜,他忽然牙疼了。

我说:“有个小孩大声说话了,——还不到第二天,他牙疼了。”

他说,是着急的。我说我要出门走走,他追出来,我看到他,也舍不得他一个人在屋里难受着急。还是回来听他讲不讲道理的话算了。

2/正正比阿波还要高一点了,但他还是个十三岁的小孩子。脸有一点点婴儿肥,很可爱。但是要是说他胖,他会作出生气的样子。我们三个人下跳棋,正正是对输赢最“淡然”的一个,而且乐于为别人想招。晚上看完一集《康熙来了》,正正要求下一盘棋,阿波说算了。他就下楼去看书睡觉了。

阿波一会儿下去看看,说正正在看《昆虫记》。

3/一天里,有很多好玩的事。在深夜十二点的时候,坐在电脑前写一篇博的时候,想到正正的笑脸,想到阿波在街边给我剥茶叶蛋,想到马路边的小草地远远地绿起来,觉得真好。一天是可以非常非常长的。有的时候甚至让我心虚起来。

 
# posted by biboga @ 2005-03-21 00:15 评论(0)

  2005年3月18日 星期五(Friday) 晴
 


1/我坐在窗前。阳光真好啊,蜡梅树只剩下最后一朵有锈渍的小黄花。

2/前天下雨的时候,和阿波走一段长路去和朋友们吃饭。我们走过一座桥。几条街道。在商店的玻璃窗外向里看看。我在阿波身边一蹦一跳的。有一个人走过我们,忽然好象也跳了一下。我们互相看着,小声大笑起来:))。

昨天看了一张赖声川剧场版的《十三角关系》,戏很好看,但是个悲剧。看完碟睡前,阿波说:“我要看一小时的书!”我很敬佩他。也拿了本《红色骑兵军》看,看了两个很短的小说,叭嗒书就掉了。阿波帮我摘眼镜,脱毛衣,我滑到被子里去,把鼻子靠着他,一下子睡着了。
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跟阿波说:“你打呼噜了!好大声啊!”他不但不承认,还说:“你还流口水呢!还说‘波给我递一张纸巾’!我有证据!”

3/阿波赖床了。我煮了饭来叫他,翻他的被子,他咕噜着说:“羞羞。”我说:“什么都让我看到了吧!是我的人了吧。”他卷着被子。很委屈的样子。
 
# posted by biboga @ 2005-03-18 12:45 评论(0)

  2005年3月16日 星期三(Wednesday) 大雨
 
早晨醒来,和你做爱。

你说,我们渡蜜月的时间好长。我走到卧室外面,发现在下雨。你在一些时候会恍惚得锁紧双眉。“是的”,在你重又入睡的片刻,我读了关于“是的”的一段文字。我们所接触的人事,时间中隐含着让你我失去力量的东西,它们在绵绵不绝的流动中,变化中呈现着虚无。我一直把它放在中间,就象一棵树,我只看见窗户里看见的树枝,那中间的一部分,那可以接受,可以满怀感激的一部分。在它的根部,有我们的泥土,野草,或者鲜艳的花。在它生长的时间里,粗壮过,甚至是粗鲁地对待过和他一起成长的同伴,那些记忆将在未来某个时刻重现。

“在一条细小的河里
他照见他曾轻笑的面孔”

我们是不能在重复之中继续的。我想起十几年前在学校操场上一圈一圈走,“创造一个辉煌的世界”,如果我现在去追问,这一定是个人精神意义上的。我不喜欢这种野心一样的愿望。很多时间以前,我已偏爱于“从树枝上徐徐掠过的影子”。

你的紧张和“忧伤”,令我不知所措。在一场大雨中,你能否有坚定的眼神?欢乐的微笑?
置身百花园里,我们能否和众人一起歌唱?在一起行进中,许多人和事情和我们有着相同的期待。其实我已开始语无伦次,在工作中,我们想着更多一些,那棵窗外大雨中的树,几乎没有动过。

确有让我关心的事情,比如有时候被“自己人”轻视的国家和传统。比如在不远处我似乎可以感觉到的某个人对我的怀念。在我真实之处,我并不介意这些,它们是在我刻意伸展中来临的。它们竟是不真实的。而我所期待的却是在这样一天中沉浸在时间中,在它潮湿或干燥的触须一样的包围中徐徐而过。

“他穿上一件鲜亮的衣衫
在他手臂上
在他沉沉睡去的床塌前
歌声,那抚摸他躯体的冰凉,温暖

他们从房屋中升起
一个人的两个影子交叠着
一枚被风吹来的贝壳
分开着坚硬的部分,分开着柔软的部分
珍珠从天空落下
饱满,圆潤,撒落在周围”

一种理想在渐渐倾斜的太阳和雨水之中。
 
# posted by biboga @ 2005-03-16 15:29 评论(0)

  2005年3月13日 星期日(Sunday) 晴
 

正在下面客厅的餐桌上抄沈从文的文字,下午四点的阳光从南面打开的一排窗户里撒进来,我在书房也可以听到客厅里在播放的巴赫平均律。

昨晚我睡得晚了,中午才起来,楼下草地上依然有残雪,而太阳灿烂。把被子晒在阳台上,就出去接了正放风筝。我们去了湖州体育场,很多人在打篮球,踢足球。也有几个人带了孩子在放风筝,和他们一样,我们都没能把风筝放到天上,只是半高中就飘落下来,风小且不定方向。。。

下周我们准备下,正从下周六开始来和我们一起住,他和我一样高了,可还是个小男孩。

你应该在看电影吧,许多人,灯光熄灭的电影院里,一块布上。这是你的热爱和工作,我支持你。

明天下午,我们将在杭州机场拥抱在一起,以我们共有的时间,看着这一切。
在这一切中。
 
# posted by biboga @ 2005-03-13 16:36 评论(0)

  2005年3月11日 星期五(Friday) 晴
 


出差回家,睡到下午1:00。今晚已觉得温暖,虽然知道明天又是天气变化,雨夹雪。

想着读书,看《孔雀》,写一首诗歌《反复的事情》。

十天回来,工作上的事情压了很多,还是把它们先处理一些,客人有的应该是等了有几天我的回复了,接下来,准备再找个人帮我处理工作上的事。

明天约了蓝天家政来帮助把房子整理干净,下午古琴老师来湖州。后天和正一起打球,天气好放风筝,我十天前在他学校门口买了一个了。

周一七七应该回来了。。。
 
# posted by biboga @ 2005-03-11 20:39 评论(0)

  2005年3月1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出门前在南太湖看到《孔雀》已经在那儿了。
打开看了十几分钟,“姐,你去哪了”
看着她和她弟弟,心里热了。马上下楼去上海了,阿妹,你前天看了孔雀怎么不和我说一说。

可能我要回来才能继续看了。
 
# posted by biboga @ 2005-03-01 13:57 评论(0)

  2005年2月20日 星期日(Sunday) 晴
 


1/回家的头天晚上,爸爸有话要和我说。我们本来在街上走着,他在街边一直要找个地方坐下,就坐在很凉的水泥栏上。是山区的小县城,地势上下,我们的下面是一个小小的街心广场,喷泉没有水。爸爸说了很多话,把他所有的对我的担心和建议都说出来。说完了,他说:“我们回去吧。”我们回去时,安安静静走着,空气很好。

爸爸过年七十二岁,小时候下雨天,他送伞到学校里给我,同学们会说:“你爷爷来啦。”现在我和爸爸一起去庙里烧香,也遇到熟人问:“你的孙女儿?”爸爸笑着说:“小女儿啊。总也长不大。”

但是总是长大了。离开家的那天坐很早的一班汽车,爸爸送我们下去,天还才刚亮。到车站,车过了很久才开。爸爸在车窗下站着,我们说:“你先回去吧。”他说好好。一直到车快开了,他把手伸进车窗,和阿波握了一下。

盘山公路绕来绕去的。我隔着玻璃看一重一重的山,眼睛就涨热起来。心里头这么满,这么重,说不出来的难过。

2/我们家里有很多兄弟姐妹。初五爸爸的生日,吃完晚饭后,姐妹们团团坐在妈妈的床上说话,盖着个大被子,很暖和。各人有各人的问题,可是能这么一起说话,还是觉得人生的好。四姐是不多话的,大家说到一半,她哭起来,我抱着她,跟她说:“你多好啊。我相信好人总是会好的。要对自己有信心。”小时候,每年的过年衣服,都是手巧的四姐给我打的毛衣,有一年,她在白毛衣上织了一头蓝色的大象。

二姐在楼下收拾碗筷,她最勤劳,从不抱怨什么。有时候我自己难受,想想二姐,就觉得自己或者软弱,或者贪心。她在乡下,种了一万棵花菜,一年的收入差不多四千块。我的外甥女小我七岁,带了男朋友来,她跟我说,也是个工人,两个人怎么能在城里买房子过下去呢。我给她在阳台上照了张相,跟她说笑呀,笑起来好看。她笑起来了,真的好看,但她不太经常大笑,虽然总是笑着对待别人。

大半年不见,小侄儿阿臭和我疏远了。但带他出去玩了半天,打汽球,套圈圈,吃棉花糖和羊肉串。真是很高兴。晚上他跟我说:“你怎么这么快就走啊?”我心里头很疼他,但没有好好带过他。看看他小小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一个小孩要长大,遇到各种事情而不能选择,很可怜。但每一个人都如此。命运是不可祈求的。

3/离开家里又有几天了。我今天心思怔忡。傍晚的时候出门去,打了一辆车,跟司机说:“我要去法华寺。”以前和朋友聊天,问我为什么会心情不好。我说:“众生皆苦,前路茫茫。”总会在某一些时候,忽然象是失去了力量,只觉忧惧。聚散无凭,生如过客。那个司机很好,看我不象当地人,跟我说:“法华寺很远,在城外,你是要去铁佛寺吧?就在城里。”----这时候写下这么一句话,几乎觉得他是菩萨安排的一个善人。铁佛寺很快就到了。寺门却关着,牌子上写着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开放。我从门隙里往里看了一眼。空院落里一个很大的铜香炉。

往回头走,心情慢慢不紧张了。看看街边的店铺,过了一条街,就坐了个三轮车去超市。蹬车的人骑过了一个公园,离我住的地方很近,我却从来不知道。他看我探头探脑四处看,笑着说:“还逛逛公园挺好的吧?”我说是啊是啊。风很大,他把裤脚扎到袜子里,一下一下蹬着车。

在超市里买鱼的时候,我想买条鲈鱼,售货员却跟我说:“鲫鱼便宜很多啊,小妹妹你买那个合算。”我很承他的好意,改买鲫鱼,回去做个鲫鱼汤喝,要更象是家常过日子。

4/我做了酸菜鱼汤,炒了肉丝木耳和茄子。阿波很捧场,吃了三碗饭。还要添,我不让他再吃了:)。



 
# posted by biboga @ 2005-02-20 00:58 评论(0)

  2005年2月3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1/前天。阿波喝醉了,我拖不动他,叫南丹和南丹的男朋友乖乖熊来帮忙。乖乖熊把他背到医院打点滴。阿波变得象一个巨型婴儿,咕嘟咕嘟流口水。我们三个人都笑得要死,当然,同时也为自己不够有同情心而内疚。

阿波嘟嘟囔囔的,我很注意地听他念谁的名字,看他念了几遍晶晶,几遍紫霞。结果他很微弱地说:乖乖熊……乖乖熊……我很震惊。问南丹: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他在昏迷中叫乖乖熊的名字??”

南丹也很震惊。还好阿波又发出了一串声音,我鼻子顶着他的鼻子听:

“我要上厕所……”

原来是这样滴。还好呐。

2/昨天。阿波为了表彰大家扶危济困、雪中送炭、悉心照顾、呕心沥血……决定请大家吃鸡。 我们四个人从公司出来,我把车前座的位置让给南丹:

“你坐你坐,你不是也晕车吗?”

结果阿波坐在驾驶座开车了。

我很后悔,坦白交待:

“我以为阿波还很虚弱,不能开车。所以坐在后面,打算调戏他的……”

结果反而错过了机会。

3/今天。早晨我没有睡醒、神智不清的时候,做了很多错事。包括态度恶劣、赖床懒惰等等。醒来之后我感到我内疚。跟阿波解释说是超我缺席,本我暴露。阿波说:

“今天做卫生。”

我们把南丹抓来,一起干了好多活。到处都扫了、擦了、洗了,最后连每双拖鞋的鞋底都擦得干干净净的——我成了一个“擦鞋底”熟练女工。而且,没有劳动的时候,很怕劳动,真开始劳动了,简直是越劳动越欢啊。我在内心总结出一句格言:

“懒惰使人更爱懒惰,劳动使人更爱劳动。”

在我们劳动的时候,老天爷都被感动了。——下起了冰雹!

傍晚在小区对面的小饭店吃饭,我很能吃,一下子就吃了一碗。阿波帮我添饭,南丹和乖乖熊好象觉得阿波很勤快的样子,我解释不是那么回事:

“我自己会贪心添太多饭,晚上积食肚子痛。所以他帮我添,给我装少一点。”

吃完晚饭,我们在超市门口买了花。一种黄颜色的花,叶如韭,花成穗。我想,可能叫“蒲兰”吧。当然这个名字是我瞎掰的。:)

 
# posted by biboga @ 2005-02-03 22:36 评论(0)

  2005年2月3日 星期四(Thursday) 晴
 


前日,大醉倒地。即至昨日。今日身体复原,下午与阿妹和dannie一起新年打扫房间。
阿妹之细心,不曾见。

到晚饭后买了几束不知名的花回家,直接插入花瓶不好看,她在那儿独自弄了有一小时多, 分插大小花瓶中,一个放在客厅,一个放在楼上过道口,然各有千秋,仔细看去,才知她把嫩干枝枝
分别弄好了交错在花瓶里。尤如形式主义之嫩芽。

另一事,过年之际,总该拜见长辈,一会得电话联系,此时,她已慢慢在读书了,虽有恍惚,在朋友书中研读了,这儿,也放着平均律,慢慢听吧,这样好。

还有几日就是节日,在节日里,我们又要忽略更多的东西,同时,是什么将来临呢?



 
# posted by biboga @ 2005-02-03 20:07 评论(0)

所在栏目:ga 页码:1/1  [1]




<< 2018 七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读书 (16)
ga (11)
bo (2)
bi (32)
记(2012-2-19)
莫干山三日(2010-8-22)
诗四首(2010-6-7)
诗三首(2008-8-1)
一篇文字(2008-6-25)
2007的几首诗(2008-6-25)
望月阁楼(2007-5-12)
影评:《潘神的迷宫》(2007-5-11)
  有些书对于个人有特别的意义。书的内容...(2014-3-20)
如果结尾做一个中国式的处理——奥非利亚的...(2009-2-27)
“低头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像一只只愤怒暴...(2009-1-27)
两首叙事都有特色。张典的隐秘开篇,最后在...(2008-12-28)
老师您好,这里是中国版协,诚挚的邀请您参...(2008-11-18)
小马
悄悄
摩丝
212462


biboga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