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a and rong jie



博客信息
博主:容潔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713600 次
  • 今日访问:4次
  • 日志: 37篇
  • 评论: 324 个
  • 留言: 11 个
  • 建站时间: 2008-3-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papa and rong jie

首页 |留言板 |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来燕榭
作者:容潔 提交日期:2008-7-12 8:03: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14260

来燕榭

 父親的书斋, 名”来燕榭”, 一间起居, 写作兼读书的房间, 此间久居着我的母親, 小名“小燕”.

 母親是个有着高挑身材的江南美人. 据母親说, 自己十二, 三岁时已出落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了, 看上去有二十来岁. 父親认识母親时, 她才十五岁, 父親是等了多年才娶得母親归的. 母親是个护士, 能说一口不卷舌的国语, 爱跳舞, 爱逛街买时髦的衣服, 爱干净, 房间里的家俱擦得一尘不染, 对自己身上的衣着更是一丝不苟. 母親有空就打开收音机听严派说书, 手里打着毛衣; 或是一边手捧着父親的”锦帆集“, 说, “写的真好”, 一边对我说: “不要学我, 听说书, 读閒书, 我这辈子就这样子了. 侬要好好读书, 小不努力, 老来苦”. 她还每天检查我的功课, 考试得了100分有奖, 我可以买一件喜欢的东西; 考试得了90分以下, 就会受罚, 被反锁在房间里罚跪, 甚至挨揍, 气得不懂上海方言的祖母学着母親腰杆笔挺走路的样子, 说:“吧叽吧叽, 那么凶小孩子”.
 父親於母親的共同爱好不多. 母親特别爱看川戏. 父母親新婚到北京渡蜜月时, 梅兰芳先生为他们订了北京饭店的新楼, 当晚在吉祥戏院看川戏”卷帘术画”, 母親特欣赏女演员许倩雲的美丽, 即刻精神焕发, 一扫旅途疲劳. 父親对母親一如妻子, 半如女儿, 他们的感情很好. 母親花费买衣服, 做衣服, 父親从不说什么. 父親从四川旅行回家时给母親从拍卖行里买了一些很好的衣料, 母親欢喜地做了一套新衣服. 记得父親母親也有吵架吵得凶的时候, 十之九是为了父親买老书. 父親为了买老书, 卖掉了萊卡相机, 也卖掉手上的名表. 母親说, 只要旧书店老头来敲门, 一声”黄先生”, 家里的钱就不見了, 明朝有没有钱买菜也是不要紧的. 父親得到了心爱的老书, 将它们摊在大床上, 仔细欣赏那黑口, 白口, 无论母親如何说, 他都不再声响了. 偶尔, 父親也会说母親是个”关不掉的无线电”. 吵架过后不一会儿, 他们一起欣赏起版本来. 母親爱看那些明代木刻板画, 还特喜欢古代艺术品, 她有时拿起一本《艺苑掇樊》坐下欣赏半日.
 儿时的我只知道那饭桌上的故事都是从书里来的啊. 祖母做了一桌精致的小菜, 父親喝了几口烫好的黄酒后, 讲起了他肚子里的典故, 那是我一天中开心的时候. 我那一点点中国文史知识就是儿时在饭桌上得来的. 我是睡在父親的书堆中长大的. 我睡的房间是一家人吃饭的地方, 也是父親放书的房间. 房间里有三个门, 二个窗, 其中有二个门被父親的书橱堵上了. 我的衣柜也就是在父親的书橱中的一格, 挪去了书, 由我放衣物. 人说家徒四壁, 我家是四壁皆书, 一直堆至天花板. 文革中, 我睡在贴满封条的书橱中, 后来封条揭了, 书也搬空了, 我从同学那里借书, 一本书只能在手上停留几个小时, 方才怀念起家里有那多书的日子.
 父親是幸运的. 无论是反右时被划为右派, 或是文革中被戴上反革命帽子, 那离婚和破镜重圆的事, 从来没有在我家上演过. 文革一开始, 家里多次被抄, 父親被隔离审查, 我不常见面的外祖父来到了我家, 叮嘱年轻胆小的母親: 千万不能离婚, 说, 黄裳是个好人哪! 我看见语言不通的外祖父的手和祖母的手叠在一起, 微微颤抖並摇动着.
 今天想起来, 外祖父也是个黄迷. 住在苏州城的外祖父留着半尺白须, 能讲一口伦敦音, 认真地编了一本中华四角号码字典, 每天热衷于下围棋. 当他一谈到父親的一肚子的文墨和一口漂亮的英文, 总是反反复复地说, “好啊”, ”才子啊”. 讲到父親的人品, 外祖父更是颤动着他的白须, 点头道:”侬父親, 好人啊”. 我知道一件深深感动外祖父的事是父親瞻养母親的二老十多年, 在戴上右派帽子, 被降职降薪后也不曾中断…
 文革, 我们渡过了见不到父親, 一家人每天只有几毛钱吃饭的日子; 母親顶过了那一日日下车间劳动, 和写交代揭发父親材料的苦熬. 每天晚上睡前, 母親拉过那盏胡芦灯, 坐在我的小床边上, 和我反复推敲着她的揭发交代材料--不能对父親落井下石, 又要让母親交代过关; 我们还琢磨报社组织的要求, 苦苦揣测父親的近况.
 偶尔我也听得父親的消息, 那是他挨批斗的时候. 记得有一次邻居, 美术出版社的W叔叔告诉我, 在新闻出版系统的批斗大会上他见到了按低了头挨斗的父親. 当父親被批倒卖古书, 以假乱真, 投机倒把时, 父親抬起了头, 对着麦克风, 说, “我没有投机倒把”. W叔叔的言词中流露着敬佩. 我听到这事激动了. 父親是好争辩的, 但我没想到他在批斗大会上为自己争辩, 那是个没地儿讲理的年头啊. 我悄悄地将这事告诉了母親, 母親担心道, “唉, 他这个脾气, 又要吃苦头了. 吃了多少苦头都学不乖”. 可我觉得父親很勇敢.
 父親被隔离审查有一长段日子了, 需要家里送二件衬衣去. 那年头,我们买吃的都没钱, 更没钱添衣服, 我穿的是改过的母親的旧衣服, 妹妹穿的是我的旧衣服. 这会儿, 哪儿找钱给父親买衬衣呢? 母親犯愁了. 母親跑了几家布店, 买到了最便宜的宽门面的白胚粗布, 自己踩缝纫机为父親做了二件衬衫. 送衬衣去父親前, 我们决定在衬衫里夹一短信, 让关在小房间里的父親看到家人的字迹. 我在纸条的开头写上了”亲爱的爸爸”, 母親担心报社组织拿到了纸条对我这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不好, 考虑再三, 为了父親安心地知道我们都在等他回家, 还是保留了”亲爱的”, 也不知父親收到没有.
 父親的问题终于要结案了. 母親被通知去参加大会. 懮心的母親怕怕地去了奉贤, 参加了新闻出版系统的父親的结案大会. 父親被定为反革命. 让母親感到一线舒心的是, 午饭时, 她看见父親大口地吃着, 並没被那顶”反革命”帽子压扁.
 祖母在惊吓, 贫困, 煎熬和病痛中离开了. 父親从小房间里走出来了. 无论如何, 我们又见着父親平安地回来了. 当我们等待的父親出现在大门口, 我找了二只家里最大的锅, 烧了开水, 让父親洗了个热水澡; 桌上添加了二个有肉的菜, 烫好了做菜用的料酒代黄酒, 饭桌上父親的笑声感染了每一个人. 父親将去围海建房, 他说要报名去最艰苦的地儿, 母親要父親考虑自己的年龄和身体, 父親轻轻说:” 没关系”.
 父親被分配到尖刀连.
 父親对劳动在烈日下, 盐硷滩上, 夜宿在芦苇棚里的日子谈得不多. 我们看到的是每月一次父親回家, 他晒得漆黑, 用起水来格外小气, 洗臉时盆底的一点水仅夠湿润那块毛巾. 母親等父親洗完臉, 悄悄地将那块毛巾再搓洗一遍, 说:”墨黑”.
 … …
 那是一个休假日, 父親照例喝了温热的料酒, 晚饭的笑语后我们都休息了. 睡梦中听到母親大声叫喊, 我套上衣服跑去父母的房间,慌乱中的母親想帮我开门, 却连门也开不开. 我走入了房间, 见躺在床上的父親正”啊啊..”地讲什么, 但没人听得懂, 他的手脚却不能活动了. 父親中风了. 母親搓着父親的手脚, 我跑下去弄堂里找母親的同事和朋友L阿姨帮忙. L阿姨全家出动了, 她的二个中学生儿子将父親背下三楼, 她的丈夫准备好了自行车, 推父親进了淮海医院急诊室. 父親得的是脑血栓. 父親在急诊室吊了一瓶有丹参的盐水就出来了--那时急诊看病要填表, 其中一栏是政治面貌, 而父親顶着一顶”反革命”帽子. 母親让我去报社医务室为父親开病假和药, 幸运的我遇见了Y医生, 她问了父親的病状, 给了病假和药, 並开了转诊单, 让父親去仁济医院看病. 进医务室前我的种种担忧都消散了.
 在父親生病康复的日子里, 母親是妻子, 又是护士, 她一日日点着父親该服的药, 该擦搓的手脚, 该做的操, 开窗户透气 …, 父親一日日康复了, 他又下地走道了.
 … …
 一 九七六年的十月, 我们是在举杯庆贺中渡过的. 多少张熟悉的脸笑了.
 弄堂里扫地的邻居叔叔伯伯阿姨持着扫把谈笑着… …
 照例按时给父親送工资来的陳钦源伯伯在父親的书桌旁坐下笑谈… …
 王辛笛伯伯用他沙啞的声音指着我笑说:” 这小家伙会比你(指父親)有出息”.
 有家人在上海四人帮办案组的儿时好友Z告诉我, 父親的案子是上海四人帮案的一部分, 父親的问题就要平反了… …
 刚刚分配到农场的妹妹在开河之余, 晚上打着手电在帐子里复习高考; 我下班后晚上去毕乐中学补高中课程… …
 父親高兴地忙进忙出 –
 父親几乎每天去看望巴金老人… …
 父親又开始写作了…
 父親为谢蔚明伯伯平反和返回上海的事奔走, 找到了当年周公馆的人写材料, 正如陳凡伯伯诗曰:”有泪哭人不自哀”… …
 父親带我去了许源来伯伯的家, 黯然得知许伯伯去世了… …
 … …
 几年后, 父親又有新书出版了,还有部分父親的书归还了;我在大学夜校部上學, 后又走上了留學洋插队的路. 母親退休了. 妹妹大学毕业后留校当老师, 並又考上研究生, 随后她和儿子伴夫留學. 来燕榭里又安静了, 此時上了年纪的父親和母親相依为伴. 他们有很多次相伴出游, 富春江, 杭州, 南京, 千岛湖. 父親携着母親去了山东, 受到故乡的殷勤接待, 从大明湖, 泰山, 曲阜, 直至青岛. 他们访问了父親从未回去过的故乡, 青州. 父親和母親还出游了广东, 和新建中的特区深圳. 这是段快乐的日子.
 … …
 九七年春夏之际, 离家十余载的我带着丈夫儿子第一次回沪探亲, 見到头发全白, 走路已是慢步移动的父親, 感慨万分; 母親仍然是年轻, 漂亮, 看起来不到五十岁, 殊不知, 她已是恶病缠身. 几个月后, 母親因发热不退住进瑞金医院, 最后竟然查出是胃(贲门)癌, 且已转移到肺部. 母親在瑞金医院住了近十个月, 时而抽出肺中帶血的积液, 每日西医针药, 还有中药, 在那天天有人撒手人寰的病房里, 消磨着生命的最后时光. 回到沪上的妹妹每日数次奔波於家和医院之间, 尽了女儿的孝道. 父親每次探望母親, 在一个多人的大病房里, 坐在母親对面, 脸对脸, 眼对眼, 看着--
 “还好?”
 “还好.”
 “吃点吧.” 父親指着从家里带去的食物.
 “天热, 你不要每天来的”, 母親关照父親.
 … …
 母親每天有近千元的医疗费, 那时母親的单位已经倒闭, 大部份费用必须自理. 年近八十的父親没有对我和妹妹提半个钱字, 他卖掉了他的老书和收集了半辈子的名人字迹, 去换得母親一日又一日的生命和少一点儿病痛. 一直对父親花太多钱买老书大有意见的母親, 临终前对自己的挚友说:” 这辈子对我最好的是老头子(指父親)”. 父親知道后大哭.
 父親后来对我说起因为卖名人字迹遭人骂, 末了, 他对着我” 唉--”, 一脸无奈. 我即时竟然找不到词儿安慰父親. 此刻想起”我们不理睬他” 这句话, 真是名言.

 … …
 母親走了. 母親的骨灰盒一直放在父親的卧房里. 父親在这儿抬腿操练, 在这儿弯腰剪趾甲, 在这儿读书, 在这儿写作, 记不清何时听得父親说过:”做老实人, 不吃亏的”, 他办事为人依然遵循着自己的信条. 十年了, 母親微笑着看着父親的一举一动, 一招一式. 我每次回沪, 都要在母親跟前换上更鲜美的花. 这是我做的最让父親高兴的一件事吧.


6/1/2008 First- completion

7/11/08 Second - done

#日志日期:2008-7-12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姜鹏 评论日期:2008-7-12 17:11
写的很好,很温馨,个人感觉黄老的《锦帆集》和《锦帆集外》都是不可多得的好散文集!
另外"她有时拿起一本《艺苑掇樊》“应该是《艺苑掇英》吧?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期刊。
希望您在闲暇的时候多写一些...

评论人:姜鹏 评论日期:2008-7-12 17:12
更正:是”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评论人:容潔 评论日期:2008-7-12 19:36
感谢您的更正. 谢谢.

评论人:文泉清 评论日期:2008-7-12 19:54
今天来迟了,拜读。
看后很感动,岁月有痕,人生有梦,黄老一生读书写作精神令人钦佩。
容女士文字平实而真切,笔下有真情,自是好文章。

评论人:容潔 评论日期:2008-7-12 22:52
谢谢.

此文枸思了数月, 写” 来燕榭” 是为父親柷寿.

深深感谢老天让父親得高寿,得平安,得健康, 得智慧


评论人:书瘾糊涂虫 评论日期:2008-7-13 9:37
黄老女儿的博客,收藏。美文拜读了,会常来向你学习!

评论人:容潔 评论日期:2008-7-13 10:19
谢谢.

更正:川戏”卷帘术画” 是”卷帘求画".


评论人:日晷 评论日期:2008-7-13 19:54
看到这儿:

母親, 临终前对自己的挚友说:” 这辈子对我最好的是老头子(指父親)”. 父親知道后大哭.

心酸啊,含泪中。


评论人:容潔 评论日期:2008-7-14 4:14
This is a very long and beautiful goodbye. Father talked to me about mother, while he looked mother’s picture on the wall, and he used the word “she”, made me feels mom is there, still there.

评论人:稗贩生 评论日期:2008-7-14 14:45
 仔细拜读了三遍,读到“一直对父親花太多钱买老书大有意见的母親, 临终前对自己的挚友说:” 这辈子对我最好的是老头子(指父親)”. 父親知道后大哭.”一句,不禁唏嘘!感谢容洁女士留下了这么情真意切的文字,衷心祝福黄老健康长寿!


评论人:默当 评论日期:2008-7-14 21:32
非常高兴能从您这里知道更多的容先生的信息,谢谢

这几天我正在逐篇地把《来燕榭书跋》和《书之归去来》在电脑上敲出来,已经有一部分放在博客上了,希望不会给容先生和你们家人带来不便。《来燕榭读书记》也已经穿插着开始往出打了。计划在前两部打完以后,把重复部分之外的部分也放上来。

评论人:容潔 评论日期:2008-7-15 10:42
每次我在电脑上找字敲打文章,人就不見了,饭也不吃了.儿子上上下下找我, 觉得我把他们给忘记了…

逐篇地把《来燕榭书跋》和《书之归去来》在电脑上敲出来, 得花多大功夫阿. 谢谢.


评论人:晚春的行旅 评论日期:2008-7-18 12:35
容女士,我是北京的时光,一直对您父亲有着极高的敬意.去年,一些人出于追逐报刊发行量的不良动机,攻击您父亲卖字画牟利.我坚决相信您父亲的伟大人格,并出于友情,发表文章进行反击,您父亲告诉我:"不必理睬他们".
我结交的朋友很多,比较起来,您父亲是我最尊重的.我很荣幸今生能结识您父亲.


评论人:容潔 评论日期:2008-7-18 19:29
父親有幸结交你们这些年轻(些)的朋友. 用他自己的话是: “我有很多小朋友”. 看得见父親那写在脸上的高兴和得意, 自知十个容潔也抵不上.

谢谢你们为父親带来的青春活力, 十二分谢谢你们为父親发表的友情文章.

谢谢.


评论人:晚春的行旅 评论日期:2008-7-19 22:44
您的中文书写非常流畅,喜欢您的文字。谢谢。

评论人:容潔 评论日期:2008-7-20 4:46
我的英文没学好, 又把没学好的中文给生疏了. 我的中文和英文都不好,只算通畅吧, 中学生水准. 我们这代人(五六十岁者)的悲哀是, 与我们的父辈比, 相去甚远.
我的好处是-- 能说一口流畅的北京话, 也能说一口地道的上海话, 我的文字就是如此. 有人喜欢, 真是谢谢.


评论人:无羽书天堂 评论日期:2008-7-21 9:43
黄老的新版书着实收藏了不少,旧版书可不容易觅得。
《爱黄裳》。

评论人:默当 评论日期:2008-7-26 22:22
前几天的一个午夜,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赶紧起床打开电脑告诉了文泉清兄:
我觉得现在应该有一个关于容先生的专题《杂志》,我的意思就叫《黄迷》。登载一些关于容先生的研究文章、行实的考论、访问记、回忆录、黄著版本研究、黄著书影加简介和考评,以及有并先生的新闻报道。

成立一个黄裳研究学会,把上面的刊物作为学会的机关刊物。建立一个完善的资料库,搜集黄著的各种版本,以及从先生那里流散出来的藏书,先生的题跋本,签名本,及有先生收藏印信的各种图书。丰富而完善的资料,有助于研究工作的顺利而深入地开展。

这当然是个极为大胆的想法,但完全可行。而最适合承担之人,非文泉清兄莫属。更重要的是离不开广大黄迷的支持与帮助。尤其日昝先生和无羽书天堂等收藏有大量黄著版本的人士鼎力相助。

希望朋友们能与文泉清兄积极接触。交流意见,提供信息,积累资料。这些基础工作是艰辛的,但是却有着决定性的意义。

评论人:默当 评论日期:2008-7-26 22:31
还有一个非常需要,而别人无法替代的就是,如果这一工作都够得到开展,还需要容洁女士提供许多的影相资料,及作为女儿的您眼中的父亲。希望您在百忙之中,能够多写一些这方面的东西,最好能有一个规划,搞成一个系列,每篇各有侧重,各有主题,但合而观之,又是一个完整的制作。这样,既便于连载,又便于结集出书。

这是一个容先生的爱好的无遮掩之词,希望您不会把这当做不情之请,更希望能得到您的充分考虑与支持。
这件事情,将来主要将偏劳文泉清兄来做,我觉得他最合适。

评论人:容潔 评论日期:2008-7-27 10:18
成立一个黄裳研究学会,把上面的刊物作为学会的机关刊物. 这真是个极为大胆的想法, 让我吃了一惊. I have following questions:
1) 这是个不定期杂志? OR 定期一年二册?
2) 编者可是非常辛劳的. No Pay?
3) 运作周转资金?
4) 稿件的Pen-Pay?
5) …
我能提供一些影相资料. Because remote processing, I would not have much.
我是个业余习作者.“最好能有一个规划,搞成一个系列,每篇各有侧重,各有主题,但合而观之,又是一个完整的制作” 对我是高要求. 我对父親很多书著是不大懂的.
我的博客上的文字你们认为可用, take it, sure for free.


评论人:默当 评论日期:2008-7-27 14:57
谢谢您的回复,这些问题都有考虑,但运作这个事情也得一个较长的时间。
因为不管是成立黄裳研究学会或黄迷协会,还有刊物,都是需要办理相关手续的,这得有个过程。加上文泉清兄这段儿时间有个变动,稳定下来也得一些日子。
这些事情都得经过精心地筹划,包括跑手续,包括刊物的设置,资金的筹措,办公地址的问题,稿源,跑印刷厂,发行,相当复杂。
文泉清兄有几个便利,一个是他是地地道道的黄迷,兴趣浓厚;二是他收集了大量的老先生的著作和许多研究资料,起步的条件比较好;三是从他的文章看,他的学力也胜任,他已经编撰了不少关于容先生的东西,其中包括已经有两万字的《黄裳年谱》;四是,他作了相当长时间的编辑,熟悉业务;另外就是他年轻,精力旺盛,也有承担这个任务的时间。
我真的实际上有些将他逼上梁山的意思,呵呵
这是一项光荣而伟大的事业,也是一项费神费力的艰辛的工作,值得有人去做,也必须有人去做。
我希望更多的黄迷及有研究兴趣的学者的加入

关于您对于父亲学问的了解程度,那不是问题,因为容先生不论是作为一个散文家,藏书家还是学者,需要许多不同专业的学者,从各方面去研究。作为一个自然人,一个可敬可爱的老人,他的对于朋友、对于亲戚、对于爱人、对于子女的友情、亲情、爱情、舔犊之情,都是构成他的丰富而完整的形象的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我觉得做为他的女儿,您有责任也有义务把您知道的父亲写下来。先写短章,想起什么写什么,不论长短。积累到一定程度,再按主题分成篇章。世上其实没有不难的事情,怕的是动手,只要动手去做,就一定能做成。另外,也请您做个家庭总动员,希望全家人都能写出或说出自己眼中的黄裳。
真诚地祝你们全家平安快乐,祝容老先生身体健康,心情愉快!!


评论人:容潔 评论日期:2008-7-27 21:38
“想起什么写什么,不论长短”, 这是我能做的, 也想做的. 能走多远, 自己也不知道.
家人中有教授和研究医学的, 有教外文的, 我们夫妇是设计电脑程序和工程的. 我们是非常Lucky的一群, 每人对自己的专业都非常喜爱和投入. 对父親的很多书著, 我们是不懂的. 而且我们中不乏视写作为苦/难事者. 我是例外.
几十年从父親那里学到的信条中有二条重要的:
一是” 人贵有自知之明”;
二是” 盛名之下, 其实难符”.
这是为什么先生这个极为大胆的想法, 让我大吃一惊.


评论人:容潔 评论日期:2008-7-29 10:17
刚才和父親通了话. 父親同意我的意见, 说, 不搞那么大.

” 盛名之下, 其实难符”.

谢谢. 谢谢默当先生.

评论人:默当 评论日期:2008-7-29 20:55
也好,尊重容先生的意见,且让我们慢慢做出些成绩来,准备得充分些,再搞也不迟.谢谢.
我一直为先生的笃定、真诚和谦逊所感动,这又是一例。向先生及你们全家问好,祝福。

评论人:容潔 评论日期:2008-7-30 19:21
谢谢默当先生

评论人:默当 评论日期:2008-7-31 21:37
今日读容先生书,以学识浅陋,少见寡闻,有一事不明,因此写短章一则,可否请您代向先生请教,以释此疑,谢谢!!



黄裳先生今年出一书,名《劫余古艳》,因为装潢古雅,印刷精美,书香四溢,使人惊艳,所收之书,皆为入“盗窟”而发还者,属“劫后余生”,所以觉得名字非常切当。
今日读先生《来燕榭书跋》至《凫藻集》,知先生所藏高启著周立学编辑《高太史凫藻集》正统刻本残卷后,有白文长方藏印一款,正曰“劫余古艳”。不知谁氏藏印。综“端履图书”、“十万卷楼藏书”两印而观之,则亦当为王端履藏印也。然则《文献家通考》王宗炎与王端履父子条下,皆未言有此藏印一方。莫可究诘,辜存此疑。
然无论如何,“劫余古艳”四字终有其来历,亦今日读书一得,可喜也。

一句话,请向容先生一问,“劫余古艳”为谁氏藏印。再致谢。默当

评论人:容潔 评论日期:2008-8-2 5:54
I will send a letter to ask about it. I takes about 4 weeks for the round trip. I will let you know.

评论人:晚春的行旅 评论日期:2008-8-2 21:24
容女士在美国多年,对文言文有隔膜,默当先生不妨把话说的通俗一些。

评论人:默当 评论日期:2008-8-3 15:57
To晚春的行旅先生:谢谢您的说明.那是我的一则读书笔记,想知道“劫余古艳”一印的来历,偷了一下懒。呵呵,希望没有对容女士产生什么障碍。
向您问好

评论人:默当 评论日期:2008-8-3 16:03
谢谢容女士对我的这一小问题的在心,谢谢。
容老游踪很广,他的健康长寿与他平和无争的心态和喜好旅游分不开。
想来您的旅游也是舒心愉快的,祝好。

评论人:容潔 评论日期:2008-8-4 4:47
和父親通话问“劫余古艳”为谁氏藏印会有兩个问题.
一是父親耳朵背, 听不清问题; 二是我听不懂父親的答話, then bring you a wrong answer. 所以把先生的 original 问题寄给父親是稳妥的办法.

父親没给我《来燕榭书跋》, 就是因为我看不懂.


评论人:默当 评论日期:2008-8-4 6:56
您继承了容老的细心与认真,他做起学问来真是一丝不苟。向你们学习。
祝好!!

评论人:容潔 评论日期:2008-8-5 9:42
刚才和父親通了话, 问了“劫余古艳”为谁氏藏印, 父親说他也不知道.

先生的 original 问题也寄给父親了.


评论人:默当 评论日期:2008-8-6 22:43
谢谢,向你们致以由衷的敬意,问容先生好!!

评论人:oldchenxg 评论日期:2008-10-30 16:15
黄裳老是我最喜欢的当代散文作家之一,而我只是千千万万喜爱黄老的最普通的读者之一,今日能有机会在此拜读容女士回忆来燕榭书斋和父母亲的生活细节的文章,也就算近距离认识黄老及他的家人了,这也是网络带给我的荣幸吧。
“我的英文没学好, 又把没学好的中文给生疏了. 我的中文和英文都不好,只算通畅吧, 中学生水准. 我们这代人(五六十岁者)的悲哀是, 与我们的父辈比, 相去甚远. ”容女士这段话最令我有同感。容女士学有所成(不管是在哪个领域)尚需如此说,何况我等蹉跎岁月一事无成之人,惭愧呀,也感慨呀。
本文连同默当先生及其他人与容女士的对话一并收藏了。



评论人:烟湖渔隐 评论日期:2008-11-24 21:20
非常喜欢黄先生的文章,是因为我自己也是个古书收藏爱好者.六年前又与黄夫人"小燕"成了同乡,而今在学校读书的我又意外地在学校所在地发现了黄先生的好几本亲笔题跋的古书.我以前也耳闻黄先生曾大量出售自己的藏书,不知是什么原因,也曾一时对黄先生有过误解.今天拜读容先生此文,更加让我对黄先生敬仰不已.读黄先生卖书为黄夫人治病一节,让我想起了几年前我的一段类似的酸楚经历......
谢谢容先生,祝愿黄先生健康长寿,有空可来外家走动走动.常喜欢黄先生的文章,是因为我自己也是个古书收藏爱好者.六年前又与黄夫人"小燕"成了同乡,而今在学校读书的我又意外地在学校所在地发现了黄先生的好几本亲笔题跋的古书.我以前也耳闻黄先生曾大量出售自己的藏书,不知是什么原因,也曾一时对黄先生有过误解.今天拜读容先生此文,更加让我对黄先生敬仰不已.读黄先生卖书为黄夫人治病一节,让我想起了几年前我的一段类似的酸楚经历......
谢谢容先生,祝愿黄先生健康长寿,有空可来外家走动走动.

评论人:容潔 评论日期:2008-11-27 2:45
谢谢.

评论人:正阑干 评论日期:2010-2-9 13:12
好文 读 问黄裳先生好

评论人:空心斋主 评论日期:2010-2-9 21:51
拜读+感动,在下应算黄迷吧,先生著作收藏近百部,其中《锦帆集》、《锦帆集外》(毛边本)、《旧戏新谈》、《数学与你》存焉,与吕浩相比差距大哉,问黄裳先生好!


评论人:容潔 评论日期:2010-2-12 12:31
谢谢正阑干, 空心斋主.

Happy New Year!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papa and rong jie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