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晓德
天晓德
——真诚 守信 感恩 宽容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下一篇>>
以法家思想看企业制度化管理
作者:天才晓德 提交日期:2013-2-1 23:37: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9639

  

有些大企业制度完善的不得了,随便拿出来就是一大本,可企业内部的管理依然是一塌糊涂,人员间的勾心斗角让庞大的制度体系形同虚设;有些小企业没有写出来的一条一款,可是企业内部的管理却井井有条,这是为什么?

讲一个在案例,我居住所在地的清洁管理,村里收了清洁管理费,请了清洁工,设了垃圾区,放置了垃圾桶。我后面那栋楼离放置的垃圾桶有点远,于是就有人就近处理——乱丢垃圾,有一个人丢马上就有第二个人丢,慢慢大家也认为这个地方是可以丢垃圾的,天天固定往这地方丢垃圾了。过了一段时间那里竖起了一块牌子——此处严禁乱丢垃圾,违者罚款100元,牌子是竖在那了,但情况却一点都没有改变。再过了段时间,这个牌子上被人电脑打的纸给贴上了,纸上写着——此处乱丢垃圾佛主保佑死全家,此咒一出立竿见影,从此不再有人在此处丢垃圾了。

曾经我把管理人的行为它分为三个方面,一是宗教,二是道德,三是制度。宗教创造了忌讳,有些事你最好去做了,做了可以上天堂,有些事最好别做,做了遭报应;道德创造公道人心,有些事做了可以赢得尊重,有些事做了则受到谴责;制度创造了奖惩,有些事做了可以获得奖励,有些事做了则受到惩罚。这里讲一下制度化管理。讲到制度化管理,放到国家来说就是法制化管理,也是通常所说的“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初看这几句话挺有道理的,细一想问题可多了。

讲一个案例,市场管理办公室在市场公告栏贴出了一张盖有公章的告示,其内容如下:为规范市场管理,给大家营造良好的经营环境,本市场已规范车辆停放区,从即日起所有车辆按画线区域指示停放,对于未按画线停放者罚款50~100元。有一摊主看着离自己摊位近的地方有空地就把车停那了,市场管理员把他的车锁了,说是要罚款80元,摊主一听来气了,以前都是这么放的,现在你们说罚就罚啊!管理办的人也不是好惹的,你硬我更硬,罚100元!此涨彼消,摊主一看不对,便递上烟,给上水,说上好话,见人一软管理员转口就说,那罚50吧。这边在交涉着,那边摊主的老婆给在工商局工作的亲戚打了电话,说是市场管理员找茬,亲戚一通电话打给市场办公室主任,主任打了个电话给管理员。管理员最后说了句,看你态度还算不错,下不为例。这事就这么了了。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最终成了一个笑话,市场的管理也在向各方权与利的妥协下又恢复了混乱不堪的原貌。这种事情很常见,感觉也挺乱的,可当我们好好读下中国的法家思想就会明白这件事情的原委。

法家的代表人物有四个,慎到、商鞅、申不害、韩非子。韩非子是法家最后的也是最大的理论家,在他以前,法家已经有以慎到、商秧、申不害为代表的三派,各有自己的思想路线。慎到与孟子同时,他以“势”为政治和治术的最重要的因素。申不害(死于公元前337年)强调“术”是最重要的因素。商鞅(死于公元前338年),商鞅又称商君,最重视“法”。“势”,指权力,权威;“法”,指法律,法制,制度。“术”,指办事、用人的方法和艺术,也就是政治手腕。韩非认为,这三者都是不可缺少的。他说:“明主之行制也天,其用人也鬼。天则不非,鬼则不困。势行教严逆而不违,……然后一行其法。”(《韩非子·八经》)明主像天,因为他依法行事,公正无私。明主又像鬼,因为他有用人之术,用了人,人还不知道是怎么用的。这是术的妙用。他还有权威、极力以加强他的命令的力量。这是势的作用。这三者“不可一无,皆帝王之具也。”(《韩非子·定法》)

 “循名而责实”(《韩非子·定法》),“实”,法家是指担任职务的人。“名”,是这些人的头衔,什么人担任了什么职务,其内容就是享有什么职权,行使什么职责,同时承担什么责任,就这叫“循名而责实”。有职位没有职权,权力被架空不叫“遁名而责实”,就象很多的花瓶部门与花瓶职位,听起来挺好,实际没有一点实际权力,这种人如果让他们来执行制度,那制度在他手中就是一个摆设,就象上述中的市场管理员,主任一通电话他就没辙了,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去留工资决定权在市场办公室主任那,这种情况就是有法而无势,市场的制度化管理肯定搞不好的。当然,没有职位有权力也不叫“遁名而责实”,曹操是一个有实力有权势的人,最终也是落个奸雄的名声。在企业管理中,有一个常用的文件叫《职务说明书》,说明某一职务需要什么样素质的人,应知什么,应会什么,做什么事,有什么权,上报什么职位,下管什么岗位,享受什么待遇等等。把企业运作过程中方方面面的一个整体分解为不同的部门,分解到不同的岗位,建立岗位规范,然后选好人填进去,用企业运作的流程把各个岗位串起来,各个岗们做好了整个企业也就好了,这个过程也可称之为“总分总”管理决策。给人职位来完成职务,就必须有相应的职权——这就是势。

中国第一部有系统的封建地主阶级法典《法经》编撰者李悝在变法中提出了“为国之道,食有劳而禄有功,使有能而赏必行。罚必当”方针,并且在《法经》中演变为“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的“法治”原则。(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在中国封建社会法自始就是帝王手中的镇压工具,它几乎就是刑的同义词,法律制度为统治者服务。约翰·密尔(十九世纪英国哲学家)在《论自由》中的要义可概括为只要不涉及他人的利害,个人(成人)就有完全的行动自由;只有当自己的言行危害他人利益时,个人才应接受社会的强制性(法律制度)惩罚。在西方法律制度对公众负责,这有点象我们的“乡规民约”,对于个人有可能伤害到他人的言行进行规范与约定。制度对谁负责这是一个组织的伦理,对于企业来说有的人认为企业是股东的,制度是用来管员工的工具,谁不听话就修理谁;有的人则认为企业是大家的,是大家按不同的奉献与所得分配而组合在一起的共同体,制度是用来维持这个共同的利益,谁伤害了他人的利益谁就将受到处罚,无论是股东或者员工。不管制度是为谁服务,没有制度是肯定不行的,无规矩不成方圆——这就是法。

“术”是讲是如何控制下属,是驾驭属下的手腕、手法,也就是权术。正如刘泽华先生所说:“术不同于法,法的对象是全体臣民,术的对象是官吏臣属;法要君臣共守,术由国君独操;法要公开,术则藏于胸中;法是一种明确的规定,术则存于心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其核心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任免、监督、考核臣下之术,史称“阳术”,这就是《韩非子·定法》篇所说的:“因任而授官,循名而责实,操杀生之柄,课群臣之能。” 任命了下属,理所当然地要求下属忠于职守、严格遵守法令制度,并要防止下属结帮拉派篡权。因此下属是否真正胜任所担负的任务?工作业绩如何?其属下对其有何反映?有没有违法乱纪、以权谋私的现象?有没有人要搞阴谋诡计?所有这些都必须进行考查。这是保证工作效率的重要手段。二是驾驭属下、防范之术,人称“阴术”,常见的做法就是设一些耳目,及时了解、掌握下属的情况。时代在发展,术发展到今天不仅仅是上级对下属的考核,也包含了下级对上级的考核,君不见有戴个名表就被民众掀下台的,有乱搞个女人就被裸暴的,有吃顿天价大餐就被群起而攻之的……。

法家提出的治理之道,他们自以为是立于不败之地的。照他们所说,第一个必要的步骤是立法。韩非写道:“法者,编著之图籍,设之于官府,而布之于百姓者也。”(《韩非子·难三》)通过这些法,告诉百姓,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以前一讲到法往往就会想到暴政、酷刑,现在立法则要合乎理,象前段时间闯黄灯也重罚的闭着眼睛向民众开罚的恶法是行不通的。第二步就是势与术,需要有权势与公正的人运用各种术(方法)来推动实施。没有势,手里拿着制度也吓不到人,不讲方法也会起冲突。前段时间看了一段保监会的一个规定——除依照法律和行政法规规定,或者依据个人保险代理合同追究违约责任外,保险公司和保险中介机构不得对代理制保险营销员实施罚款、处分、开除等处罚。这样的一条规定,万一保险公司违规罚了代理人的款那又怎么样?文中没有规定如果保险公司或中价机构违规将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于是这时就是谁的势大谁说了算。公司有钱,钱可以摆平一些事,代理人有理,有理自然就有说处,俗话说上访不如上网总有一招有用。由此我们也看出谁掌握了势谁便可以让法产生作用,就象工兵怕司令,司令怕地雷,地雷又怕工兵,各有各的势,得势而得法。然后是术,在立法执法过程中必不可少的是术,对于目无法纪,知法犯法,执法犯法者要有东西能治它,要有监管,有考核,有罢免,要不然法就成了少数人的工具历史倒退到封建社会了。

历史上的法家的让国家强大,现代企业制度又何尚不能想让企业壮大?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进入了一个黄金时代,各种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全民所有制,集体所有制,承包责任制,股份制,合作制,个体制,法制化,人性化等等如何进行管理大家都在不断的摸索,这是一条有起点没有终点的路,在这条路上不妨也参考一下我们的先哲们留下的哲思。



#日志日期:2013-2-1 星期五(Fri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天晓德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清月之影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961569 次
    ·今日访问:20次
    ·日志: 268篇
    ·评论: 1084 个
    ·留言: 16 个
    ·建站时间: 2005-12-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