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陌紅塵

紫陌紅塵
滾滾紅塵中,尋一方靜土;淡淡墨香裏,守一份陶然。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静想,默思……
<< 下一篇>>
我的乡邻系列之二——瞎大叔
作者:静默如月 提交日期:2011-2-28 7:54: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159677

 瞎大叔
  瞎大叔不是我的本家叔叔,是我的乡邻李二奶家的大儿子。听妈妈说,瞎大叔小时并不瞎,是个很漂亮很可爱的小男孩,他五岁那年,得了麻疹,后来就瞎了。据说是因李二奶奶与李二爷不节制给“扑”了。我不懂,小孩子有病就是生病了,当爹妈的怎么就会给“扑”了呢?
  李二奶奶爱骂人,在村里没个好人缘,但瞎大叔与李二奶奶却大不相同。瞎大叔虽看不见什么,但他敦厚善良,为人老实,并不讨人嫌。即使是成分论的年代里,他家被定为“坏分子”时,村里人也没有谁会去批斗或教育他。村里的孩子大人,或许是心生怜悯,从不见有谁骂他或欺负他。就连村里的狗,看到了他,也不咬不叫的,似乎,都把他当成了亲人或老朋友了。
  瞎大叔走路很有特点,永远是双手抄着袖笼,慢慢悠悠不慌不忙的,无论冬夏。别看这个瞎大叔什么也看不见,但小村的一切都在他的心中,他会记得村庄的每一条街,每一段路,每一棵树,甚至每一个水洼与坑沟。他的耳朵也好使着呢,乡邻中若是哪个熟悉的人路过他身边,他一准会知道你是谁,并主动与你打招呼。有时,遇到瞎大叔,没等我说话,他就会问:是二丫头吧?
  想来瞎大叔也该是有名字的。可是,我却不记得。村里人都是瞎子瞎子地叫着他,我也就这样地记着他了。
  也许是习以为常了吧,即使是晚辈的小孩子路过身边“瞎子”、“瞎子”地喊他,瞎大叔也大声地答应着,从不去计较什么。记得那会儿农闲时,乡里会派放映队下乡巡回放电影。晚饭后,村民们就会仨一伙俩一串地带着椅子凳子什么的去大队部的院里等着看电影了。这时,瞎大叔也会夹杂在行人中,慢慢地踱去。路遇时,有人会问:瞎子,也去看电影啊?瞎大叔就会一笑,说声是啊,继续往前走。也有那调皮捣蛋的,故意调侃他:瞎子不用看吧,你是去听电影呢。瞎大叔也不气恼,依然踱着小步,嘿嘿一笑走他的路。而到农忙时,村人们每天吃过饭就拿着镰刀锄头什么的去生产队等着分配活了。二奶奶家的李二叔,村人都叫他傻大个,是个干农活的好手,下地干活时他是“打头”的,每天,他都会第一个到生产队等着分配任务。有时,大个子叔叔在前边走,瞎大叔就在后面跟着,似乎也想跟着去干活,却总是被撵回去。是啊,一个盲人,怎么能去干活呢?不跟着捣乱就不错了。况且,那时生产队里干活,是要算工分的。谁肯要他啊?然后,瞎大叔就会在众人的大声喧哗中郁郁寡欢地回家或闲逛去了。
  就是这样的一个瞎子,有一天,却不声不响地成了全村人眼里的大英雄,着实让村人在敬佩的同时又啧啧称奇!
  在我的小村,村西头紧挨着村庄有两个河沟,最深处要达两、三米,是很多年前村里人盖房取土脱坯时留下的,两条河沟之间只有一条土坝塄子做为行人来回通行的路。北方的夏秋两季雨急。每每雨后,村西的小河沟里就会涨满了水,两河沟之间的那条小土坝塄子就会变成窄窄的一条小路,宽不盈尺,仅容一人通行。村里人每每走过这条小土坝时都要小心奕奕的,更何况一个看不到路的盲人呢。但瞎大叔总是来去从容,安然地走来走去。
  那年秋天雨大。秋水上涨时,村西的两个泡子灌满了水。几个孩子上学路上,边走边闹着,有一个孩子一不小心就滑进了泡子里,吓得其他两个孩子连呼救命。刚巧这时,瞎大叔从旁边走过,他二话没说,衣服也没脱就连走再跑地跃进了水里,循着水中“扑腾、扑腾”的声响,摸索着奔向孩子而去,几经努力,终于抓到了孩子的衣服,他马上把孩子抱了起来,扛到了肩上,然后返身试探着向岸边走去……就这样,孩子得救了,瞎大叔也一下子就成了大英雄。一时间,大队的大喇叭里、学校的广播里,到处都宣讲着瞎大叔救人的光辉事迹,村人们路遇时口口相传的也是瞎大叔的壮举,但瞎大叔却仍然像个没事人似的。别人一提起这件事,他就会嘿嘿一笑了之。做为奖励,那个中秋节,生产队杀猪分肉时,在村民的提议下,队里特意给瞎大叔家多分了一份,而且是那个年代农户人眼中的最肥最好的。瞎大叔享受了一次村人们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过的荣耀。村人说:董存瑞舍身炸碉堡咱没见过,欧阳海勇拦惊马咱也只是听说过,年年的学习雷锋也不过是走个形式,但瞎子不顾生命危险去救孩子,这是咱身边经历的,这才是实实在在好人好事,这也才是实实在在的英雄呢。
  其实,瞎大叔令人称奇的事,岂止是这一件呢?
  土地承包到户后,每家都有那么几亩地。农家的地都是连片的,垄沟垄台一家挨着一家,瞎大叔竟然能摸索着找到自家的地,分毫不差,农忙时他还能摸索着薅草呢。瞎大叔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他的这件奇事,曾在几年的农忙里竟成了我妈数落我爸的话把儿了。记得那一次,正是农忙时节,家家户户都在忙着铲地,准备施肥。爸爸吃了中饭去铲地,直铲到太阳落山夕照如霞时才姗姗而归。第二天是个周末,妈不上班,就和爸爸带着我们去地里准备追化肥,却发现我家地里的野草依然茂盛,似卯着劲一样与玉米苗在比着长呢。妈一见,立刻明白了,气得大怒,骂爸自家的地都找不到,连个瞎子都不如!原来,爸爸竟然认错了地块,真真的是“铲了别人的地,荒了自家的苗”。爸听着妈的数落,一声不吭,我和姐姐捂着嘴忍不住地乐。直到现在,有时和妈妈闲话家常,妈妈还会提起这件事呢。
  听妈说,李二奶奶死后,瞎大叔就和李五叔兄弟俩过日子。李五叔做饭时,他就坐在灶坑前,摸索着一把一把地往灶里添柴。而地里的活,他多少也能插上手,帮着干些。春天时,他会帮着五叔往地里运肥、拉种子,秋收时,李五叔把玉米杆子放倒,堆放成一铺一铺的,他就坐在铺边扒苞米,干活质量一点不会比别人差,只是速度慢些。车拉玉米时,别人都要有人帮着扶到肩上,瞎大叔却能独自一人背起装着玉米的大麻袋,脚下顺着垄沟趟着路,安然地把袋子放在车上。只是,瞎大叔人也老了,似乎也怕了孤独,再不像以往那样自己村东村西地闲逛了。有时,李五子前脚去玩牌,他就后脚紧跟着,一步也不想离开。
  我常想:瞎大叔虽然是个瞎子,但他的心里明净着呢。而一个心明的人,他必是睿智的,聪明的,豁达的,想必他的灵魂也一定会是高贵而轻盈的,如云,令人仰首即望,举目常瞻。又何需多一双浊眼来看这个世界呢?我常常在尘俗琐事沉郁难解之时,想到我的小乡村,我的亲人,我的乡邻,也会常常想到瞎大叔,并在惊觉之时寻出自己内心深处的“狭隘”与“小”来。这时,我的心里就会豁然敞亮,心情也会渐渐地变得淡然而平和了。也许,这正是离家多年,我忘了很多乡邻,但我一直记得瞎大叔的原因。
  一晃多年没见到瞎大叔了。想来,他也该是六十出头的人了吧?他还会记得我吗?若是路上偶遇,他还会停下来,轻轻地问我一声:是二丫头吗?


#日志日期:2011-2-28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