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情时代》(组诗20首)
《幽情时代》(组诗20首)

作者:雪衣人 提交日期:2009-11-8 13:36:00
《幽情时代》(组诗20首)


一、《晚餐过后》


所有高贵的,都聚集在
同一束拥挤的光里,在餐桌上方。
那光,咬住你的头发和白净着的手。


没有一丝声音,除了灯丝在说话。
索要与给予并非瞬间完成
温柔的血液却在瞬间,溺死所有不负责任的巧舌如簧。


一点点地冒出,一点点地流淌
在每一个瞬间,一点点用光所有非理性的河流。
要不,当衰老来临,身心通透又有何用处?


“没有生死,只有爱与不爱。”
身体是这个夜晚平滑的说明。
小小的精神顶着大大的嘲讽,归顺肉体的政府。


二、《落日说》


在一句古诗中,落日浑圆得无可挑剔。
而如今,落日下,马匹消失,车子驶上高速公路。
有什么传统值得抱残守缺?
那些守缺之人,
爱上道路,却无路可走。
落日下,他在虚无的凉亭里,围困于那浑圆里探出的针尖。


针尖刺不破落日——
那浑圆不是女性的
不是美丽的引诱,而是轻蔑的阻拒。



三、《迷人的灌木丛》


只需要一次,比如迷人的灌木丛。
倒退、抵抗。迷人的灌木。


只需要一次,容易着迷的灌木丛在黄昏飞起。
那受爱慕的针眼,有线穿过
缝补不可忽略的漏洞。


无人能懂那些隐喻,正如那些藏匿的手
无法修订风的无形。


有什么能被真正修订?旧情的残诟,青春的轻浮
还是现有的孟浪?生活在前行


生活在爱与名利的算记之中
慢慢老着,但尚无机会
看见从灌木丛中伸过来的鼹鼠的手。


四、《与时间算账》


最后来的总是最迷人的?
天空的寂寞挡住人间喧嚣。


重温过去就是煮一次心血。
删掉一些苦的,留下一些美的,最后到来的
总是简单易懂的剩余物。


再来一次?不必了。
紧张一次足够,萧条一次足够
穿过那面墙而落在似曾相识的地方,一次足够。


有多少已经失败的事实
就有多少内心的闪烁其词。
一个人不能看得过久。


在海市蜃楼中散步
在海市蜃楼中停住
在海市蜃楼中,醒来,翻身、对视,与时间默默算账。



五、《运动》


飞机被云朵娇惯,
火车被田野放纵。


薄而磨损的某个正午。
通过运动,一朵云找到它在地面上的阴影。


阴影如窗帘,拉起的轻而薄的印花窗帘。
轻薄的睡衣,坐在黄色的玻璃窗台上。


摄影师没来。驳杂的灯光
竖直地贴在雪白的墙上。


镀银的吊灯,浑圆的情绪。
温柔而动人的美和真实的袒露达成一致。


默不出声的表情
喋喋不休的内心。


深蓝色的呼吸。
坚硬的重获自身。


在某个薄而磨损的正午
通过运动,他到达她,并慢慢穿过古老的欢乐。


古老的欢乐人人持有
它软如蛋糕,软如棉质的肺。


通过运动,我们穿透我们看见的一切:
被爱喂养,这人间尚且健康。


六、《共谋》


共谋是一种叙述,
微微改变之前的历史,
这叙述拥有平坦的、柔软的表情


争论与不争论,这
表情都很像明天的纯粹。
抛开一切去做一切可能之事?
被插入的往事打断,耽搁了未来的生成。


那么,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才能和你一起
走进同一幕?


七、《血肉》


她的胸部流着他的血
一燃烧,它们就是他的。


他的嘴唇总有
触碰的冲动。但手为何如此迟钝?


微笑多汁。草绿色的吻。
太远了,这打捞,无处打捞。


骨肉分离,太阳为别人升起。
天使的心里堆满盐粒。


他的醒里流动着她的梦。
睡裙分开,音符和羽毛从塔尖上飘落。


歌声在偏斜,从他的耳朵流进她的耳朵。
两个落日慢慢合拢。


八、《经历》


车站里的枝叶
为什么没有被灯光改变?


车水马龙,
忍耐大于急躁,缓步转圈,道路
已经停止道路。


某个脆弱的东西
仍有机会
清晰而无形——刻花玻璃
记下最后的晚餐。


离开人行道
一步,那能有什么结果?


不是如何前进
而是继续存在:它将属于谁?


声音返回,摩擦着生活的那一面
低音喇叭淹没光的宁静。


抓住它,抱起它,但不能修饰它。
它躺在疼的周围。



九、《那些黄昏》



黑白骰子一滚,白银松驰
黄金全部告罄。


善恶的骰子一掷,人性倾斜
兽性出没


爱与不爱的骰子一掷,精神低徊
肉体耸峙


那些黄昏
收留了一些故事,它们仍在继续


那些黄昏,多少人到来
又陆续离开?其中的明亮与黑暗
又被后来者有效重复,包括你我。



十、《隐匿的激情》


打火机的火苗通过蓝色的网
将台灯的光蔑视——
在黑暗中,真实的热度慢慢销毁冷漠的敷衍。


有意开始,无意结束。
在有所浸透之前,春水在顿挫。
从未兑现的酬劳,浮在水面之上。


剃须刀在水面上滑行
倾听那滑行的无声无息
直到下巴恢复光明的轮廓


直到一个人在无人的床上醒来
直到无人洗漱的地方有一个人开始洗漱
直到在此之前,对折起四肢,
一个表面包庇了另一个表面,表面之上,空无一物。


十一、《出现》


保护黑暗,超越震惊。


最初的一次和最后一次被仔细收留。
中间的全被忽略


随着天气变灰
年龄在玻璃和茶杯后面消失。


出现些什么,出现了,但它是什么?
扯淡的,无中生有的
虚无。



十二、《幽情时代》


奔驰的风
没有影子
只是小树林被拖向远处。


每一次邀请
都可能导致在车站的会面。


为一个日子里烧制陶器。
两个垂直的软体,有机会合二为一。


在一个特殊的精神气候里
取消一个无穷大的船只,


楼梯甜蜜。沉入下午的微风。
兴旺生长的黄昏的书页。


旋梯在旋转。房间太小。
互相反射声音和声音的互相反射。


十三、《毒》


从呼吸中,
除了毒,他一无所获——
左边的月亮充满惰性。


恰当地横卧胜过
矜持地端坐。
叉起膝盖,粉碎白昼。


血液的潮汐,喘息的小腹。
竖直的欲望穿过
皱巴巴的裙布。


一枚指甲外跷,触及了尘埃的轻。
舌头和嘴唇的交叉点
就是今夜的十字路口。


黄色的坚果渗出白色奶汁。
这低垂
这囚于。


十四、《被无形奴役的人》


对着月亮,如果有月亮。
对着夜晚的寂静,如果有寂静。
对着眨眼之间就无影无踪的盗贼,如果有盗贼。
对着因感到迷惑而专注的双眼,如果有这样的双眼。


如果有这样的双眼,对着在树上脱身的蝙蝠。
如果蝙蝠已经回到悬崖,对着潜入的风。
如果风冲开无形束缚,
释放那些被无形束缚的人。


自由的未来总是迷人的,如果有这样的自由
它们在到来之前
应该会在树顶的陡峭之上,
挂上月亮的寂静的银色光。


十五、《房间》


缓慢的扇子在逐渐加速,
最后消失所有复发的痉挛。


房子在瞌睡,薄雾和梦境。
光亮和沉闷。


为什么要在此逗留?
风始终在盘旋。


永远没有完成
只有最初的设计。


而我向你涌来。



十六、《潜行》


他总是打算
在烟圈中见到自己的替身。
感官所有的意外收获都在退却。


受到邀请的人肯定还没有得到拒绝。
但如果等上片刻,
那拒绝必然成真。


灯光伸入房间。
天气和生与死的确定性如此牢固
除此之外,其余的都可选择。


选择记忆和联想的墙。
选择远处加速的火车的车窗。
选择一些影子的一闪而过。


“总有一天
他会写下他自己的真实的姓名
在荣耀和痛苦中高高举起。 ”


十七、《传记》


她曾经把自己缝一个轻信里。
如今,被往事的边缘收割,
她优美的内心已遭损毁。


爱的末梢站着
纸做的女巫。
辽阔的怀疑吹冷纤细的归宿。


拆毁旧的空中楼阁
她无声而歌,为了回到一首歌中。
爱与哭泣在互相追逐。


她的血液里,生活的锯屑无法燃烧。
我折断锯子,不是因为痛苦,不是因为欢愉
只是因为,用此时此刻爱她,并不徒劳。



十八、《午夜心爱的景致》


夜晚过于溺爱。
鼠的肚皮靠着虎的胸脯。


无限锦绣,但欠一次觉醒。
泡状物或片刻的运动过后——


这喇叭花多像唢呐
这蝴蝶多像抛弃的婴儿鞋。



十九、《微风的投资》


仅仅是坚硬的、无畏的还不够
仅仅是讽刺和反驳还不够:


正直的道路总是鉴定含蓄的程度
血统纯正才会真正生动。


狭隘也是一种忠诚,仍可以视为
不可拿掉的东西。


因推开谣传,树叶还活着。
不要让你的身体变老,包括里面的岩浆。


某种仍能
加以利用的东西,正在露出微笑。


慢摇音乐里的叹息。一个广阔的叹息
向光秃秃的黑暗敞开


正直的道路之间
充满无名的公开的快乐。



二十、《室内戏剧》


除了圆,月亮偶尔鲜红。
月亮是男的还是女的?


红亚当,白夏娃
偶数的爱和奇数的你我。


一场室内戏剧,总是缺少第五堵墙。
尚未实现的正和时间对峙。


那凝视,敏感、脆弱而执着,
不够克制,但那么有力。


在一个人的影子长过他的身子之前
什么都不知道的也可以梦见。


不和谐的,毫无秩序的
刀锋的或针尖的,模糊的与旋转的


夜晚拿出一张帐单
与白天对质。


满足的街车开在大街上。
每一棵树都一闪而过。


用轻率的词汇俘虏旅游的脚。
永远靠近不了的底牌。


一圈圈的围困和界限。
生活还年轻,她却在老去的途中。


失望而返的人,
伏在井边,用吸管吸尽生活的水分。


水分永远不计利息,而从我身上漏掉的血液
一滴不漏地都掉进你的血管里。


今夜,用心血收买苍白的旁观者。
今夜,月亮大惊失色。

#日志日期:2009-11-8 星期日(Su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傲慢之书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