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杂感
五月杂感

水清阁主:矫翼 提交日期:2012-5-22 22:11:00
  


  
  【壹】
  
  时近五月,天气却不曾炎热。
  整一个月来,日日二十度上下,最高不过三十二,到如今还是两件衣裳。
  凉爽些自是极好,只是,跟往年比,未免凉爽地不正常——往年可是早就短袖了的。
  
  原谅我开篇情不自禁的“甄嬛体”哈哈。
  
  


  
  【贰】
  
  今年春天意气风发,一气买了十来个花盆,将近二十株花草。
  总共三十来盆植物使得院子里自是欣欣向荣。
  每天傍晚回家,除了抱猪小头外,其次的事情便是院子里看花草。
  五月天,是雨水充沛、植物蓬勃的时令。
  往往一天不见,花就开了,植株长高了……
  
  目前最为欣喜的是那防盗窗前的喇叭花。
  正好的位置对着正好的阳光和雨露,扶摇直上,粗壮有力。
  叶子油碧油碧地发亮,每一片肥壮地有我一个手掌大。
  但是,背着墙面的那几株喇叭花呢,细弱黄瘦,煞是可怜。
  可见,发芽是本身的实力,能否长高长壮跟环境最为相关了。
  
  


  
  【叁】
  
  昨天读陶渊明的《与子俨等疏》,甚为悲酸。
  这篇疏文是陶渊明晚年重病时写给儿子的,里面有句子:“役于柴水之劳”、“念之在心,若何可言。”
  他是在叹息由于自己“不为五斗米折腰”、“守拙归园田”导致自己的子孙后辈没有过上丰衣足食——最起码是安稳宁静的生活。
  是的,自己的人格是得以保全了,自身的思想是自由了,但是自己的儿孙呢?
  他们跟着自己贫穷,在贫瘠的土地里艰难地刨食,为生活奔波劳碌却所得甚微。
  作为一个父亲,任何一个有责任感的父亲,怎会不感慨万千?
  
  陶渊明后悔了吗?后人无从得知。
  在这里,陶潜他不是一个行吟的、任性的诗人,他只是一个平凡的人。
  我只看到了一个有责任心的、看着儿孙劳苦而心酸而愧疚的平凡的男人、父亲。
  这样的陶潜怎能叫人不喜欢?
  
  是的,我更明确了这一点:
  世人很多时候的忙碌,很多时候违背自己内心的忙碌,甚至不过分的阿谀奉承,那不是肉麻,更不是阳奉阴违,那只是为了两个字:生存!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明晰晦暗,没有绝对的对错纠纷,没有非黑即白。
  这个世界,有许多无奈,许多悲酸,许多凄凉。而这些,都有一个凉凉的鼻尖。
  
  有时候,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生计二字,是多么艰难!
  
  善待每一个生存在这个美丽而凄凉的世界上的人吧!
  我们都应该彼此相爱的!
  
  


  
  【肆】
  
  上周猪小头感冒发烧,挂了盐水。他使劲全力挣扎,叫喊……
  想起妈妈曾说,我跟妹妹小时候也经常感冒发烧,半夜跑去医院。很多时候她只是一个人带着去。
  我还能说什么呢?养儿方知父母恩啊!
  
  
#日志日期:2012-5-22 星期二(Tuesday) 晴

我说:Sunny漫 嘿嘿嘿嘿,让我偷看下您说了虾米话:2012-5-23 10:04
  娇翼,我在想像,你那个欣欣向荣的院子,每天都有花开的院子,该是有多美好。(*^__^*)
  祝猪小头早日康复。

我说:淡淡清辉 嘿嘿嘿嘿,让我偷看下您说了虾米话:2012-5-23 16:37
  有院子的房子,有满院落的花草,真是美好。。
  

我说:弱智老太 嘿嘿嘿嘿,让我偷看下您说了虾米话:2012-5-24 22:00
  好耳熟甄缳体哦^_^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在山泉水清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