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城无处不飞花
春城无处不飞花

水清阁主:矫翼 提交日期:2005-4-19 15:01:00
九月的江南清水修竹般的诗意幽雅,就像现在,秋雨使黄昏的小镇更加静谧,微冷的雨线安静地穿过一户户的窗棂,偶尔有一两把泛黄的油纸伞在青石板上小心翼翼地移过,像两三朵陈旧的桃花开在雨中的老枝上。镇上有一条河,岸上有座朱漆红门的富宅,从敞开的有着巨型铜环的朱门经过的人不经意地抬首,便可望见厢房里的那个年轻时名叫苏婉清的女人。直到多年以后,人们提起她时,依然撩不开那神秘。这宅子是三十年前一个名叫柳恒的大官从北方迁来的,三十年里,人们几乎从未见她出过这朱门,她也几乎不跟任何人说话,就像鱼儿沉默的潜在水底。她总是守在厢房内,面前供着一尊三鼎小香炉,香炉内焚着一柱香,在一片氤氲中,手里拨弄着一串念珠,闭着周围已布满细纹的眼睛,聆听着那雨丝的落地无声,口里念念有词,心内一片超然的恬静。
就在这一片恬静中,几道重重的关门外,兀地响起一个男低音暗哑的哀乞声:“老爷少爷小姐夫人,多作善事,必有好报。赏我一口饭吃吧。老爷少爷小姐夫人……”苏婉清一怔,滑拨念珠的手猛然停住。整座大宅奇静,一片香樟叶从院落的树杈上悠悠地旋着落下来,打着地面的潮湿清冷,如一片薄木板落花流水在了水面上。
一个身穿粗布的老妇人“吱吱呀呀”地推开了一旁的小门,撑着一把黑色的竹布伞,拽着玄色长裙,颠簸着三十年前被打瘸的腿寂寂地穿过几重湿冷。“嘎嘎呀呀”几声,大门露出一条阴阴的缝隙,门外的几颗雨丝惊愕茫然地抽打在她的衣裙上,她看到一段逝去的时光如经世隔年的迷梦不可遏制地长驱直入,惊天动地地穿堂入室。
她惊叫起来:“小姐、小姐,快、快!”
耳边爆起一串响雷:“休去理那赖狗。乞丐日日来你们还日日拿我的衣食喂养他们不成?我堂堂柳府可不是那行善积德的佛院。你们若要……”
在一片嘈杂的纷乱中,婉清已湿湿地跑到了门口,一个憔悴苍老的额门砰砰地磕打在泥地里,抬起时凌乱肮脏如秋草的额发上就汪下一片泥水朝着眼里嘴里漫。她看清了那张在茫茫人海中寻觅了三十年的确凿的脸,禁不住尖叫一声,随即晕了过去。多年以后人们回忆起来,老人们还是坚持说当时城外几十里都能听到,河塘里的鲫鱼都惊得跳出了水面。一个叫王斌的小伙确实在那天因捕鱼发了一笔大财,狠狠地补贴了一下业已捉襟见肘的家用,继而开了一家旧书摊从此过上了丰衣足食的日子。他那爱吃清蒸鲫鱼的老婆水清也着实乐了好几个月。那自然是后话了。
在一片忙乱中,那段已登堂入室的逝去的时光如潺潺的河流,载着每张因三十年的时光而衰老的脸,逆水而上……

#日志日期:2005-4-19 星期二(Tuesday) 阴

我说:森语 嘿嘿嘿嘿,让我偷看下您说了虾米话:2005-4-22 19:10
个叫王斌的小伙确实在那天因捕鱼发了一笔大财,狠狠地补贴了一下业已捉襟见肘的家用,继而开了一家旧书摊从此过上了丰衣足食的日子。他那爱吃清蒸鲫鱼的老婆水清也着实乐了好几个月。那自然是后话了。

哈哈哈,我们的未来¥%%……丰衣足食…… :)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在山泉水清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