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蒋碧薇:婚外情能拯救婚姻吗?
徐悲鸿蒋碧薇:婚外情能拯救婚姻吗?

水清阁主:矫翼 提交日期:2019-3-29 8:53:00

文|水清   图|网络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水清的八卦民国(shuiqing2018)

中国有句俗语“中年男人三大喜,升官发财死老婆”,相当恶毒地刻画出了中年男子内心底那点子蠢蠢欲动。但是,这样的“好事”并不能让每个男人都碰到,于是就有一些听起来叫人啼笑皆非的言论:

 

《海蒂性学报告》里说,外遇让男人恢复自信,让他觉得生活充满希望,自己充满魅力,有信心,更加积极地生活,不再有离婚的念头。

 

这样的言论是完全把女性当木偶,你阅尽千帆,你的老婆还在原地等你。哪有天下便宜都让男人占了的道理?毕竟不是每个女人都是“且行且珍惜”的马伊琍。蒋碧薇,是做不了马伊琍的。

 

 

 

蒋碧薇是大家闺秀,出生在宜兴第一书香世家里。遇到徐悲鸿的时候,他还是个20出头的鳏夫,在宜兴,他怪名远扬,怪得颇有些魏晋风骨。彼时穷途末路,才华横溢的画家试图用画笔打开新天地。

 

 

19岁的徐悲鸿,好会摆拍啊,文艺范的不要不要的

 

他爱她的美,她爱他的才,情火炽热中,徐悲鸿居然想到了私奔这一招。刚好,蒋碧薇对未婚夫不满,于是一拍即合,给父母留下一封遗书,表示对人生很失望,给人一种想去自杀的错觉。

 

两人一瞬间卓文君司马相如上身,兴高采烈地私奔了。

 

 

1923年的徐悲鸿与蒋碧薇

 

其实,他们当时所处的环境,未必需要走到私奔这一步,蒋父并没有偏见,他们完全可以堂堂正正地明媒正娶。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或许是觉得比较刺激吧。徐悲鸿行事素来出人意表,而蒋碧薇呢,骨子里也有冒险的因子。私奔这种事情,想想就刺激,岂能不干?

 

60年后,蒋碧薇回想往事,依然承认当时不顾一切的激情:

 

“每每我望着这个及其熟悉却又像是非常陌生的男人,我内心喜悦,但也有如梦似幻的感觉。”

 

人生有这么一次飞蛾扑火般的不顾一切,无论如何,也是心甘情愿的吧。

 

 

徐悲鸿蒋碧薇在巴黎

 

在巴黎,徐悲鸿废寝忘食地学画,蒋碧薇毫无怨言地操持家务。蒋碧薇是极其渴望爱的女人,只要有爱,她就能畅快地舒展,管他有钱没钱,前途暧昧不明。

 

这样的爱情,激发了画家的创作激情,他为蒋碧薇画了很多传世的肖像画。人们都说,徐悲鸿画蒋碧薇,“笔底有烟霞”。

 

 

在巴黎时,徐悲鸿为蒋碧薇画的《琴课》

 

彼时,两人感情甚笃,徐悲鸿卖了一幅画得了一千元,为蒋碧薇买下心仪已久的风衣;蒋碧薇省吃俭用,给他买了怀表。这样的相依相惜,若没有后来的风云变幻,也是一对令世人艳羡的神仙眷侣了。

 

年轻的蒋碧薇不会明白,男人在最穷时候的爱情并不靠谱。因为贫穷,两人更容易倾心相对。没有更多的诱惑,日子也比较简单。况且,彼时热恋,两人还处于“相看两不厌”的缠绵状态中。

 

 

著名的《萧声》

 

莫文蔚在《阴天》里唱:“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减。”再伟大再浪漫的爱情,一旦从了俗,安耽于婚姻中——即便这样听起来也很好,就会龃龉丛生,一地鸡毛。

 

再遇到几个心动的人,婚姻就岌岌可危。不来点儿事,简直就是不甘心。就如《红楼梦》里所说:“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两人在法国的时候,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初时并没有什么,有情饮水饱,日子一久,矛盾丛生。

 

在蒋碧薇为柴米油盐发愁的时候,徐悲鸿却我行我素地购买画作。对于蒋碧薇的操劳,他完全视而不见。对于生活细节,他缺乏体谅和理解。他完全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艺术家啊。

 

 

蒋碧薇像。2007年在北京以187万成交

 

此时,来了个挖墙脚的张道藩,他对蒋碧薇迷得五迷三道的,对她处处体贴温存,跟徐悲鸿完全是不同类型的。

 

廖一梅说,我们遇到性、遇到爱都不稀奇,我们要遇到了解。蒋碧薇感动于这样的了解,但当张道藩火辣辣地写信表白时,蒋碧薇还是坚决地拒绝了。

 

 

蒋碧薇与张道藩

 

之后,他们的生活日渐安逸稳定,感情却由当初细纹般的裂口渐渐张裂,最终面目全非。

 

1928年,徐悲鸿一家子搬到了南京,收入挺高。天性里讲究排场但前几年被贫穷的物质压抑着的蒋碧薇开始爆发了,她大手大脚地花钱,由着性子呼朋引伴地请客吃饭。

 

徐悲鸿是习惯了艰苦朴素的,根本接受不了蒋的挥霍。他只对古董古画和金石图章着魔,即便不吃饭也要买来。于是两人干上了,徐悲鸿买多少钱的古董字画,蒋碧薇就买多少钱的裘皮大衣。

 

徐悲鸿呢,是个画痴,不懂女人心;蒋碧薇呢,生性倔强绝不低头。互不了解,裂痕越来越深,隔阂越来越大。

 

他们终于成了一对貌合神离的夫妻。可是,天底下大部分夫妻不都是如此吗?日子,还是得这样过下去。除非,被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婚外情所摧毁。

 

 

 

徐悲鸿笔下的孙多慈

 

1930年,徐悲鸿喜欢上了学生孙韵君(后给她改名孙多慈),逢人就对她赞不绝口,两人常常朝夕相处,徐悲鸿还常去孙的宿舍找她,具体详情不明。

 

蒋碧薇忍受不了了,常常同徐悲鸿吵架。这样的争吵只会让徐悲鸿更加厌弃蒋碧薇。

 

后来,徐家乔迁新居,孙多慈买了一百株枫树苗来祝贺。蒋碧薇妒火中烧,小妖精,竟敢欺负到家门口了?她吩咐仆人,把那些树苗全都折断,拿去生火!

 

徐悲鸿眼见着情人的枫树全都化作了一缕烟,他的心尖尖都在滴血。可是,又能怎样呢?他默默地给自己的画室起名叫“无枫堂”,给自己刻了一方“无枫堂”的印章。我就是喜欢孙多慈,怎么地?

 

这样的无招胜有招,完败蒋碧薇分寸大乱的抓狂。可是,又能怎样呢?

 

两人关系进一步变得冷漠。

 

1933年,徐蒋一同去欧洲办画展。1934年,他们结束了20个月的欧洲之旅,返回南京。

 

 

徐悲鸿笔下的孙多慈

 

本来嘛,蒋碧薇的如意算盘打得啪啪响,把他们分开,感情总会淡吧。哪料想,小别胜新欢,徐孙重新在一起后,恋情更加炽热如火。

 

在外地写生的时候,两人根本不在乎学生的眼光,明目张胆地亲昵万端。甚至,情难自控,在一个僻静处接吻。很不幸,被偷拍了。这样的流言和照片在学校里广为传播,蒋碧薇气得发飙了。

 

她怒不可遏地提着一把尖刀冲进了徐悲鸿的画室,用刀刺破了孙多慈的画作。然后一个转身,去找校长副校长大吵大闹。

 

蒋碧薇不理智的很,她这样做无疑使得徐悲鸿颜面尽失,也把所有的退路都阻断了,学校里也传播着大量的流言。自此,徐悲鸿对蒋碧薇只有无尽的嫌恶,对柔弱的孙多慈是更加的怜惜。

 

1936年,徐悲鸿决定送孙多慈去比利时留学。蒋碧薇动用自己的人脉,把她从名单上抹掉了。徐悲鸿与蒋碧薇彻底反目。蒋碧薇投入了一直关爱她的张道藩的怀抱。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徐悲鸿没有关心妻儿的安危,反而找到了孙多慈一家,把他们接来桂林。后来,徐悲鸿到《广西日报》上刊出了一则与蒋碧薇脱离“同居关系”的启事。

 

但当徐悲鸿的朋友拿着这份报纸去找孙多慈的父亲请他同意这门婚事时,孙父觉得徐悲鸿道德有问题,坚决不同意女人嫁给他。

 

1939年,孙多慈嫁给了许绍棣。

 

后来,失恋又失婚的徐悲鸿泪流满面地恳求蒋碧薇,想回归家庭,挽回跟蒋碧薇的关系。蒋碧薇绝情地决绝了。你曾那么狠狠地伤害过我,我可不会让你好过。

 

 

徐悲鸿与廖静文

 

1943年,年近50的徐悲鸿打算跟19岁的廖静文订婚的时候,与蒋碧薇商量离婚。蒋碧薇抓住机会,一洗雪耻,狮子大开口地要了一大笔赡养费和子女教育费——100万元和100幅画作。

 

可怜的徐悲鸿夜以继日地赶稿,一度因高血压与肾炎病危。还清蒋碧薇的债务后,1946年徐悲鸿和廖静文如愿结婚。9年之后,徐悲鸿去世。

 

蒋碧薇一直都没有原谅徐悲鸿。这就是爱吗?谁知道呢。不过即便是爱,爱得如此声嘶力竭,两败俱伤,旁人看来,也是一种悲伤。

 

 

 

徐悲鸿画中的徐悲鸿与蒋碧薇

 

不得不说,徐蒋两人的婚姻是失败的。

 

面对婚姻中出现的问题,他们试都没试,就轻易放弃了解决办法的渴望。他们试图用出轨来弥补在婚姻中受到的创伤,试图在婚外情中寻找婚姻中得不到的东西,徐要获得相濡以沫,蒋要获得温存了解。

 

他们从来没想过,在婚姻中试着调整自己的姿势,与爱人换一种方式去拥抱。他们轻易地对外在的诱惑动心,轻易地被外人攻城略地,“所有的溃败都是从内部开始的”,没错的。

 

生而为人,婚姻里,我们注定有得不到的东西。懂得,了解,温存,物质,性……这个世界上绝没有十全十美天衣无缝的完美婚姻。如果一直琢磨着要外人来填补这份欠缺,那么,危险和悲剧就会随之发生。

 

真正好的婚姻,是试图去了解对方,去改变自己,让双方关系更融洽。

 

是的,即便结了婚,依然会有让我们怦然心动的优秀异性,依旧会有隐秘难与人言的倾慕爱恋。

 

真正好的婚姻,并不是跟这样的心动绝缘,而是在面对这样的诱惑时,能隐忍而克制,能隔着一段距离,远远地注望。

 

这样也很美好,不是吗?

 

 

#日志日期:2019-3-29 星期五(Friday) 晴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在山泉水清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