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酒的夜晚
一个有酒的夜晚

水清阁主:矫翼 提交日期:2005-2-22 19:40:00
一个娥眉月在幽暗中羞涩低垂的夜晚。
音乐楼内,有人在弹练舒伯特的《小夜曲》。时断时续,无甚宁静温馨之意,倒叫人听了好不厌烦。
我一边喝酒,一边唱歌。初始是潘美辰的《我想有个家》、《我曾用心爱过你》,后来是王杰的《为了爱梦一生》、《一场游戏一场梦》、再后来是郑智化的《星星点灯》、《水手》,最后用心细细吟唱丹尼的《一生何求》、《偏偏喜欢你》、《眼泪为你流》、《恋爱预告》……唱完就背诗,能记得的想起就背。
酒在没有食物积淀的胃里翻腾,扎得难受。
我自信自己有着喝酒的天赋。生平第一次喝酒是在男友的同学聚餐上。我一气喝下半杯黄酒,接着便雄赳赳气昂昂地搀着高一脚低一脚的男友回去。我如宝玉酷爱吃胭脂一样酷爱闻酒香。从小开始闻,但一直不敢尝。今晚,平生第一次买了瓶酒。不敢喝太高的,只九度。
第一次喝就喜欢上了酒这尤物。今晚这酒是琥珀色的,在清冷的月光下泛着寒光。这寒光,这液体,这夜色,这静谧,让我顿生思古之幽情。想起阮籍一醉累月轻王侯,想起李白月下独酌对影成三;想起湘云醉卧芍药丛;想起辛弃疾醉里挑灯啸成的剑气……
刚才男友是跟我一起的,是我叫他走的。他傻乎乎地骑着自行车转了一圈,问我回不回去。我说不回。他说那我走了,真的走了。我笑笑,好。
之前我跟他说:你不要在我身上费太多时间、精力,你应该去找比我开朗活泼、讨人喜欢的好女孩。你现在应该为自己的前途奔命,不要把时间花在我身上。不值!终有一天你要后悔的!
再之前逛街归来途中,我坐在他后座上,高声放歌,他配合着我在人群中横冲直撞、险象环生。
现在,只剩我一人在石凳上。裸露的脚旁无数蚊子在觊觎。
酒,吾爱!喝吧、喝吧,一醉可以解千愁;喝吧、喝吧,酒泪相和流;喝吧、喝吧,把一切都抛在脑后。
让我这身躯在酒液中糜烂吧,生蛆吧,让毒蛇来盘吧,让恶狗来啃吧!我再不想在这世上活了,多早晚都是要死的,何须在意几十载亦或片刻须臾?生亦何欢,死亦何惧。熊熊烈火,焚我残躯!让我死吧,死了清净,死了安心!
正悲戚不能自胜,忽闻一阵大笑声。随着这惊云出岫般的笑声,对面出现两位气质轩轩若霞举的古人,皆袒衣散发,言谈自若。但见一人身长约七尺八寸,虽脏布乱服也难掩其龙章凤姿,天资自然,爽朗清举,见之忘俗。另一人资质观之略差,但其超迈的拔俗之韵亦非常人可比。
前面那人手执酒盏,已颇有几分醉意,状若玉山之将崩,甚为好看。酒珠如清晨珠网上的露珠一般在他乱蓬蓬的髭须中闪闪发光。他“呵呵”笑道:“小丫头有经历过多少世事啊?还未尝到一丁点社会生活的酸甜苦辣就死啊活啊的。若依此推论下去,我和阿秀不是死过千回百回啦?哈哈……“
我惊异地张大着口。他又说道:“这样突兀地出现也难免见你吃惊。我是嵇康。他”自称嵇康的人用右手食指戳戳另一人的鼻子:“是向秀。你应该知道我们吧?今儿我和阿秀正饮酒清谈,见你独自一人生愁发闷,心中不忍,故借着酒力穿过时空隧道陪你聊聊。”
他扇了扇耳朵,回身瞅了音乐楼一眼,嘟囔着:“这音乐可真难听!”
一旁向秀时不时地仰头灌入一盏酒,频频点头,微笑着,嘴角边竟有两枚不可思议的酒窝!他说:“想不到一向乖巧酒不沾唇的你也来加入我们的行列了。这使不得,酒对身体不好,对灵魂也无益处。”
我愣愣地盯着向秀的酒窝,尚未从突如其来的惊异中清醒过来。
唯听得珠玉之声从嵇康口中徐徐流出:“你经历的世事太少太少了,你的生活空间太狭隘,你是关在自设的笼子里出不来。你的思想缺乏与人群必要的交流终有一天会迟滞闭塞木讷,最终被社会淘汰!我不是唬你。”
向秀频频点头,补充道:“康康是我们的老大,他的话错不了。你尽可相信他。他经历的事情比你多上百倍,苦痛也比你重千倍,何尝想过轻生?你是生活地太好了,什么都不用忧愁,精神有点醉生梦死了。你正逐渐由一个乖孩子走向颓废消沉的失意者。无论是谁,包括你自己,也不愿意这样。是不是?”
我默然,点了下头。
嵇康接着说道:“性格的极度内向一直是你内心深处的隐痛。你所有的忧郁颓废消沉皆由它起。因为内向你过分沉溺于自己的主观世界,见不到外界的生机,于是只觉得生活的乏味与无趣。因为生活的乏味无趣,你就凭借超强的想象力主观臆造了一个完美之极的世界。这个世界除你之外别人都进不去。你终日留连于这个完美的世界,跟外界的交流就愈加少了。于是变得自卑软弱、敏感多虑,过于计较个人的喜怒哀乐。你凭你的聪慧也领悟到了这一点,于是你想尽办法去改。但你骨子里又是一个清高自许、胆小怯弱的人,只会思想,不会行动。于是,你经常从有高度自信心的高峰瞬间跌向极度敏感自卑多虑的深渊。你的痛苦是一个死循环,很难解脱。”
我瞪大眼睛,惊诧不已:“我很惊异于你对我灵魂剖析的准确性。是啊,这一直是我的隐痛。别人见我神色忧郁问我为何事我只浅浅说是心情不好。这根源在哪我自己也寻觅不到。这隐痛我极少向人倾诉。不是我不愿倾诉,而是无法倾诉。男友常怪我不跟他说清楚我经常心情不好的原因,可是我真的无法说明白。”
向秀接过话茬:“隐痛本来就拒绝表达。假如强要去说,那么说的同时就已变质;而听的人呢,误解将比理解更多。这一点我们体会得比你深刻。”
嵇康点着头,“咕嘟咕嘟”喝着酒,喟然长叹:“今无青紫、金银之求,但愿守陋巷,教养子孙,时与亲叙离阔,浊酒一杯,弹琴一曲,志愿毕矣!可恨司马昭那奸贼偏不容我如此。叫人好不郁闷!”言罢一扬酒盏,酒盏应声而碎。
向秀用食指不停地敲击着酒盏,对嵇康说:“你刚肠疾恶太甚。养身我承认你有道,养志你却不行。你过于信奉“循性而动”,个人自由是有了,个人生命也会过早结束的——我内心里实在是不忍你离我而去。你还是学山涛兄入仕吧。对此,你别无选择的。”说到这里向秀已流露出忧惧的神色。
我说:“是啊。其实人有两种活法,一为松而为柳。松刚直不阿但也易受风暴摧残。柳柔韧易变,依风而倒,在风过之后又能挺立起来。你应该学着去做柳:外表柔顺,内则坚韧。”
嵇康摇着头,微皱的眉头使他看上去更显俊美。“我的本性是为松,本志在于守朴,上天的旨意岂可改变?儒道岂可调和?我坚持要非汤武而薄周礼、越名教而任自然又如何?儒教中的教义实在是阻碍中精神自由的束缚!我只是想做我自己,如此而已。这年头活着是不易,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想作一个人。我岂会学山涛那小子去作奸贼的走狗?那里断不是美的所在,不如交给丑恶去开垦!至于死,我何尝怕它?虽尝学道士之饵术黄精,外人看来是为长寿,实不为此。人固有一死,我从不奢念肉体的长存。相反,我却坚信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会使我百世流芳!”
一时三人默然,只听见时间流动的声音。
嵇康取出一新酒盏,注入酒液,一仰脖液体进了肚。过了一会儿,他努力睁着红醉的星眼,徐徐说道:“小丫头,以后不要饮酒了,莫学我们。我的话你要记得,你要学着过一种积极向上、快乐逍遥的生活。你要打开心门,并努力把所想的付诸实际行动。要知道,思想的追求者从来就不是画饼充饥、望梅止渴的空想者。”
我感激地点点头。
向秀微笑着,嘴边依旧两枚酒窝。“以后不要动不动就心情不好。你男友爱你至甚,你真忍心与之断绝来往?只要你改了你忧虑的性儿,两人在一起会很快乐的。”
嵇康点着头:“阿秀此言甚是。一个人长期身形沉溺于声色滋味,精神涣散于喜怒哀乐。生命是断不能长久的。你要学着恬淡无欲。”
向秀蚕眉微皱:“康康,这次我倒不同意你了。喜怒哀乐、声色情欲、美味佳肴、荣华富贵都是人本性所需的,符合天性自然;若禁之,则违背人本性,会使性气不通,情志郁结的。”
嵇康暂停酒杯,回道:“我不反对随性,但这随性也要有节制。举个树上之虫的例子。树上有虫也是树之本性,难道让虫泛滥,让树死朽?”
正颇有趣味地听他们清谈,我的手机响起来,是室友打来的。她叫我早点回去,过了十二点,明天就要被通报了。我说通报就通报。她说下达最高军令要我回去。我说你不是将军我不是兵。她说她好歹也是一个寝室长,管你绰绰有余。她说管你是将军还是兵,今天必须在十二点以前回来。回来再跟你发短信,否则以后就不理你了。我说好吧我回来。
待我抬头,嵇康、向秀已失去了踪影。唯听得清风拂过背后那片小竹园的声音,凤尾森森,龙吟细细,心中顿时被一种明媚的感觉充溢。
我收拾完地上酒盏的碎片,提着酒瓶回了正在酣睡中的宿舍。


2004年5月
#日志日期:2005-2-22 星期二(Tuesday) 晴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在山泉水清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