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七月


米米七月
我的故乡堪称此星球上最美的地方:湘西。左凤凰,右张家界。它俩是故乡手臂上一双雕花手镯,熠熠生光。棉花糖一样粘稠的雾,琥珀一样的湖泊,藏龙卧虎的洞穴,诗歌一样的原始森林,眼神一样的动植物。
博客信息
博主:米米七月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383778 次
  • 日志: 7篇
  • 评论: 310 个
  • 留言: 65 个
  • 建站时间: 2007-3-21
博客成员



米店上新啦,只卖价廉物美心里有底的宝贝http://shop63247226.taobao.com/
蝴蝶若不飞沧海
作者:米米七月 提交日期:2009-4-15 16:07: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3448




img src="http://img16.tianya.cn/photo/2009/4/15/12574888_651750.jpg" alt="" onload="javascript: img_auto_size(this,500,true);" align="middle">


  
  扮演作家有一段时间了,总会接到一些外出的邀请,某个邀请灼灼其华又咄咄逼人,打开地图随手一指,都成行。大哥,不是度蜜月,跑那么远干吗,去威尼斯,说不定我会考虑哦。实际上威尼斯也不见得去,在井底看天习惯了,早已不知好歹,如横在巷子里的一袋肥料,你想过去,还得跨过去,别指望我挪。 可厦门,还是想去看看的,今生不去厦门,肯定更不会去其他地方。应该接受、习惯、然后爱上旅行,三部曲。二十四岁爱上,算不算晚,那么,让我们从最美丽的地方出发。
  
   倒退十年,家乡那个人满为患的旅游黄金周,在同学家开的小旅馆玩,来了一帮厦大的学生,永远记得他们打着地铺还引吭高歌的样子。我和同学就痴着,搭不上什么话,“厦”和“刹”让我们羞涩惊慌得百口莫辩。捎回的贺卡上,一座学府把头枕在海湾的膝盖上,不可言说的静谧之美。可以要求去厦大转转的,朋友看我霉,还要拉我去附近的南普陀上香,我不肯。个人觉得,向往从来不用通过到达来表达,心里面既然已百转千回,不去也罢。哼,这也可能是叶公的开脱之词哦。
  
   一个城市的绿化,很容易获得旅客的好感,可这不是三两天的覆盖。接天连叶无穷碧, 厦门号称一个月不擦鞋,呆不了一个月,完成不了此实践,但一天下来,两个鼻孔是通畅的,不沾灰,千真万确。不像其他城市,鼻毛越长越长,鼻孔越长越翕,每行几步,就要掏出小镜子照一照,担惊受怕,鼻孔有污物无。这小镜子原来是用来防牙缝塞辣椒的。厦门人热情,生怕有一丝不周,损耗了城市的名声。这来自富足,也来自天然的城市自尊心。好名声不争朝夕,它来自湖光山色,也来自人心手心。大街上单调得好象只有几种车,不是保时捷,就是奔驰宝马,要么就是凌志。此外严禁上路似的,亿万富豪往往都是70后,帅得像演员,吓死个人。总结了一下,这是一个鲍鱼鱼翅吃到你吐的城市,这个一个五星酒店住到你晕的城市。它看起来不大、并不奢华,可能过于洁净而显得收敛安详。
  
   无鱼不成宴,傍晚去海边又是吃海鲜,有朋自内陆来,就故意吃啊吃。我在广州吃的一次海鲜,拉了一个星期肚子,脸都拉绿了,险些拉成一只海鲜。那时候病得不成人形,总觉得自己是吃海草长大的,即将化作一滩污水、绝尘而去。斗胆上桌,害怕那些有嘴唇的鱼、它们让我想到人类,也绝不肯吃肉大片大片的鱼,因为二伯家临水库,每日有数鱼跃出送与我家,从我家院子路过的猫,也不稀罕吃鱼了。像什么佛跳墙,甜而粘稠,五花八门,都不知道自己吃了些什么。相传这边女子嫁过去要炫厨技,某女拙笨,把原料一锅煮一锅端,心想肯定被休定了,连夜收拾东西翻墙回家。婆婆清早一揭开锅,香气四溢,赶紧把此女用轿子接回,奉若上宾。佛祖保佑,他日嫁人,也要赐我这等运气,才通得过审核考验。
  
  这边的饮食太讲究,一道又一道,慢条斯理的、要品要漱的,我吃得天真烂漫,吃得一惊一乍,吃得浑圆多汁,多次从凳子上滑落下来。朋友哭笑不得,趁着买单王离席,告诉我,那些鱼,个个都是千儿八百的,你真是没口福。啊,你们贡献了最美好的食物,却令我掉头想跑。真该通过海鲜来反省人生,首先,命运曾向我呈现过诸多美好的东西,我却浑然不觉。再者,我收集了吃剩之后类似钢盔器皿之类的好几个壳做纪念,有劳服务员洗刷刷还喷了香水,结果因为前行嫌负累,丢弃在电梯间或者楼道里。可见,我真是一个缺乏品位的女人,一个不知所谓的女人,真的是一个不值得流连忘返的女人。那些海鲜,我惟有通过不拉肚子来向你们致敬。酒足饭饱之后,海风帮忙扶上车,路过白天没注意的跨海大桥,好几座,巨人啊巨人,海沧大桥。“沧海”二字,让人想起“沧海一声笑”,想起“沧海月明珠有泪”,友谊、际遇、身世、命运仿佛都跟这二字逃不了干系,灯辉投怀送抱,有一种繁华的落寞、璀璨的伤感。这些情绪都跟海有关,像什么“浪里飘萍”啊,什么“海上花”啊。
  
  鼓浪屿没有以上词汇的凄厉,它心平气和的,嘴角有一抹微笑,永远只洗阳光浴。轮渡过来不要钱,回去才要钱,我们干脆坐快艇。又觉得这个岛朝你眨了眨眼,做了个鬼脸,逗你玩呢,它其实聪明着呢,什么都懂,没那么不识人间烟火。岛的体形很像岛上出售的那种乐器,像巴乌或者埙。如果它有小名儿,我应该叫拨浪鼓。有首歌叫《鼓浪屿之歌》,流传挺广的,不会唱,但是有印象,它的每个音符被嵌进地面,挺好玩的,就一个一个数,可惜自幼家贫没送去学五线谱。自恃离台湾近,很多卖A货的,包包和眼镜,看我气宇轩昂风度不凡,都来争夺。我脱口而出,“给我瞅瞅,我从来没拿过假的。”他们欣喜若狂。等我补充说,“换句话说,我也从来没拿过真的。”他们作鸟兽散。看来,我始终没有虚荣的天赋。
  
  厦门曾为殖民地,万国公馆都保留下来,那时候它是很夜上海很不夜城的,裙摆、追灯、黄包车、贵妇、绅士、钻石、烟土、火拼或者徇情、恩义与肝胆,枪林弹雨而又男欢女爱,生离死别而又难舍难分。渴望身逢乱世,有间谍特务涌动的烟雾缭绕、拨乱反正。有些无人造访,颓败成废墟或者公厕,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每个时代都会凋零,难免让人生出沮丧之情。这是最适合拍写真的地方,背景悠远辽阔,层出不穷,随处可见着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站在岔路口,或者倚靠着植物摆POSE,像一些没心没肺的翩翩彩蝶,她们才不屑去读懂这些风景的和感情和心事。鼓浪屿又称琴岛,据说岛上人手一台钢琴,拥有率是世界之最。博物馆没去看,可怜我的童年,父母没有远见,不去送我学,纤纤玉指只用来抓耳挠腮。还有人戏弄,推荐我去大街上当扒手,省了夹钳。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写的就是这时的这里吧,我惟有狂奔向海。“你怎么舍得,让我的泪流向海。”“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就像带走每一条河流。”大海像只音乐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像第一次,那么冲动。也许,一个人,只有面对大海,赤子之心才收放自如,踏沙逐浪,在海滩上划分、堆砌,这些行为,我们以为已经永远丧失,可是,它又重返。“海风吹起,浪花的手,恰似你的温柔。”静静蹲着,任浪花缠绕着双腿,什么也不想,什么也想不起来。海浪卷走了我的一双船袜,哎,终于知道,这种浅浅的袜子为什么叫船袜了,难怪它俩第一时间被海水拐跑。在一家店里面试外套,袖子太长,淹没了双手。店主不厌其烦地推荐:“小姐啊,这是今年最流行的,握心袖。”哦,听了几遍才听明白,还以为是“卧薪尝胆”的“卧薪”。岛上的东西还真不便宜,买的大部分是小玩意儿,都是在一家很素的店里买的,素得白纸黑字似的。给自己一份,朋友一分,不让朋友背负夺我心头爱的恶名。原木的相框、可爱的灯盏、新奇的打火机、挂件。商品并不多,也不集中,好象没那么市侩,要处心积虑做生意。抬头不语,走在一些并不出彩的巷子里,看排挡上懒懒散散蠕动的海鲜们,看红棉大片大片滑落,盖住大半个屋顶,好象在提醒,你是需要一只肩膀的,至少,是一块披肩。
  
  真的不适合写游记,总是写不到高潮。很难记得一个招牌、简介、地名、路线。觉得风景瞬息万变,更没有前生今世,它从不为谁咀嚼,也为谁哽咽。往往会沉溺一些自己的小情绪、小窘迫或者小可爱,像一个简陋的女王。可是,身在鼓浪屿,想不抒情都难,你必须拼了老命想出一些美好的句子,不然就是辜负了。向我心爱的词人求救吧,“给我一扇门,看你离开,给我一辈子,被你宠爱,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人能忍心责怪。”亲爱的蝴蝶姑娘,如果不打算飞过沧海,如果没有更好的去处,就请在这里停歇。
  
  来鼓浪屿,心中有你,缘分会在最薄弱的时候出手。还记得吗,漆黑早晨,母亲不知趣,谨慎地夹坐车中,一句话都来不及说,我以为就要失去你了。在机场漫不经心翻书,第一页就是你的名字。拍下来发给你看,你也大笑。世界那么大,这么容易就同名,天知道那个人是谁。却以为就是你,以这种离奇的方式陪同。应该都读过那个版本的课本,叫舒婷的女诗人,她出生在这里。不惊动,不寻找哪门哪户,就像我从不问个所以然。《致橡树》,也许我们都记不全那些句子了。在这里,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凌霄花,什么是木棉树,目睹、指使这些植物长大的女子,被这些植物反问、追问的女子,叫她如何不成诗呢。“我如果爱你,绝不学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对,她从小就看到过岩石和悬崖。
  
  那是爱了,可是,不爱呢。如果不爱,我就是秃头歌女、我就是寂寞庄园、就是那堵废墙那些残砖断瓦、就是被淘气孩子拿弹弓掷破的路灯、是被靴子匆匆绊倒在地的花儿给泥土擦伤了脸、是那个无人问津的算命妇人、是那面努力反射着一天的光线也没人肯买的紫水晶小镜、是被海浪打昏过去的海星尸体。请爱我,不计前嫌不厌其烦地爱我,不让我流离失所,永远在身边,像反手去捏一只风筝,用船只牵着我。

#日志日期:2009-4-15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恭小兵 评论日期:2009-4-15 20:37
这篇委实很酷
杀掉那批没趣的地头蛇,你可以去北青南都等地方写专栏的

评论人:世界第一流的作家 评论日期:2009-4-16 5:06
米米,比以前漂亮多了,我是秦冰

我秦博的小说代表作 长篇小说《性爱生活》又名《她们的丰乳肥臀》连载
  
   
   我写的长篇小说,中国最感人凄美的爱情长篇小说《性爱生活》(亦名《她们的丰乳肥臀》《初恋》)
  请提提意见:《初恋》(亦名《她们的丰乳肥臀》) 发表在中文网上,中国最大的文学网站上。网址: http://mbook.danqoo.com/chapter/c09020700001.html

 单篇作品在每自然月内,有效点击8000次以上(5分钟内同一篇文章,同一IP不重复记录点击)。
  
   《激烈地怀念永逝不返的青春与爱情》
  
   我一直认为,秦博先生的那种激烈的怀念永逝不返的青春与爱情的诗歌与随意写下的随感性文字是非常动人的。尽管其中夹杂着非常个人化的内容。我想这是允许存在的内容。也就是说,怀念里是有暴力的,暴力到极致,可能也是美到极致。
   我喜欢看看他的爱情诗篇。我深深理解诗内里的忧伤与无奈。这里的忧伤有酸涩,有美丽,有激情。文字无法将过去换回找回唤回,我们还是无奈。但我很喜欢这样的不断叙说的痛的优美的诗句。
  
   感谢你让我看到了了这么优美的文字,在舞文细读了你写给波波的情诗,常情不自禁地………流泪
    
  
  
  小说片断
  
  
  
  我们那个班上有一个音乐老师长着很秀美的一双大眼睛,很丰满,高大的让人想起了鹿,并且她的男友很色情,经常和她在一个屋里面鬼混,我们常常像看黄色录相带一样从窗子外向他们偷窥与倾听他们的叫床声浪荡骚媚之极,他们在一直亲热的时候,我承认,我当时是很冲动的………直到我上卫校时,我才开始变得英俊之至,一如长大盛开的一棵橡树






评论人:aqblue 评论日期:2009-4-17 15:15
波波开始下垂了!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4-17 17:29
你是不是我的那个小学同学黄菲啊,你是不是整容了啊,怎么这么漂亮,记得你以前实在不怎么样,只不过成绩很好而已,哎呀,时间真的很神奇,可以这么改变一个人的音容笑貌。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4-17 17:30
这篇游记写的真好,我看了两遍,一字一句的看了。在想一个奇怪的地方,为什么你长的和你的文字一样好看呢,如此并驾齐驱。希望你好好,永远写这么好的东西。

评论人:姚雅琼 评论日期:2009-4-19 2:20
向米米学习语言技巧,哈哈,我们用一样的模块。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4-24 11:27
好可爱啊@
开始听人说还不大相信
世界上无奇不有,也有这样的奇丽女子
太讨人喜欢啦
我要是有个这么乖的女儿或者老婆那该多好啊!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5-21 18:34
米米七月,你的咪咪太美了。我太喜欢了。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5-21 18:35
我想和你做爱。米米妹子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5-26 14:42
 要多历练,通俗地说,就是多做爱,那文字,就像叫床一样耐人寻味,以你的文字组织技巧,胜过琼瑶那是绝对有可能的,你要玩不同层次的男人,玩一个,写一本,主要是床上功夫的细节、招式,那些文字是永远叫卖的。

评论人:amanda1891 评论日期:2009-8-26 14:04
可见上哪里玩都是情趣先行的.
偶每天生活在鹭岛,都没有米米的介么多遥想。
可爱的米米有一对很诱人的咪咪。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米米七月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