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晋如:二十世纪旧诗史(初稿)
徐晋如:二十世纪旧诗史(初稿)

作者:漠阳江郎 提交日期:2005-1-26 11:09:00

第一章 新世纪的曙光——诗界革命


就旧体诗词畛域而言,从20世纪初直至五四运动以前的创作应视作上半个世纪的延续。清代的学风、诗风都在深深地影响着当时的创作者。被梁启超认为是“志节学行思想为我中国二十世纪开幕第一人”的谭嗣同(《饮冰室诗话》第二则),虽在戊戌变法失败后不幸殉难,他的诗歌创作却使人看到了新世纪的曙光。他的诗集《莽莽苍苍斋诗集》中满是精卫填海般的勇决。“与其死于蜮,孰若死于虎”(鹦鹉洲吊弥正平)、“短衣长剑入秦去,乱峰汹涌森如戈”(秦岭),并具及汝偕亡之慨。正像他在思想著作《仁学》第二十章里所说,“乡愿贼德”,他的诗作和志行均在实践着这句话。


同在戊戌变法中遇难的“六君子”之一刘光第的诗歌创作也取得很大的成就。他的诗高洁芬芳,如绝代佳人,眉宇中却自蕴一股英气。《远心》:“远心无杂迹,随在得真还。阅世摩孤剑,围书坐万山。雪天生气出,人海寄身闲。愧少匡时略,梅花且闭关。”《百感》则云:“百感愁交集,群生劫始过。压云龙气郁,迷月雁行讹。变相逃殷鉴,雄心误鲁戈。东方非野烧,神王天火多。”又如《蕙沼》:“美人泣空谷,容华难久持。香草不见怀,憔悴薪刈之。灵根托幽绪,芳意结华池。凉薰度仁惠,微波扇离披。衰荣在靡常,人事同运期。愿纫君子佩,终朝奉光仪。苕年万自爱,勿为霜露萎。霜露无时至,高节难变衰。”


无论是谭嗣同,还是刘光第,他们的诗中都表现出对于历史与社会的关怀,都表现出为着拯救与改造而不惜牺牲的献身精神。这种关怀、这种精神成为二十世纪前期诗界革命派诗人与南社许多作家共同的抒情内容。


1900年2月,梁启超有鉴于有侪间在诗歌情感上的上述共同的倾向,在他的名文《夏威夷游记》中提出了“诗界革命”的口号,认为黄遵宪、夏曾佑、谭嗣同、丘逢甲等人的实践是在进行着诗歌领域的一场深刻的革命。梁启超主要是从语言方面着眼,针对当时的一些诗人善选新语句作出评论。梁启超提出来的诗界革命的三点主张“第一要新意境,第二要新语句,而又须以古人风格入之”没有涉及诗歌的本体问题,他所推崇的一些诗人也与他的意见多不尽合,因此诗界革命并没有形成新的诗歌传统,更与后来五四白话诗的兴起毫不相干。尽管如此,被梁启超点入诗界革命名簿的诗人仍是值得注意的。


黄遵宪(1848-1905),字公度,广东嘉应州人。清光绪二年中举,先后曾作为我国外交官员出使日本、美国、英国、新加坡等地。后因参与维新活动被斥归粤。自定《人境庐诗草》、《日本杂事诗》。全部诗作现有钱仲联校释本。黄遵宪很擅长吟咏新事物,往往旁征博引,表现出惊人的才力。同时,他善于援新语汇入诗,如“文章巨蟹横行日,世界群龙见首时”(《酬曾重伯编修》)、“争问三分鼎,横张十字旗”(《书愤》)、“孰能张网罗,尽杀革命徒”、“呜呼专制国,今既四千岁。岂谓及余身,竟能见国会”(《梦中纪梦述寄梁任父》)。《登巴黎铁塔》、《今别离》都是他的名篇。《今别离》第一首:“别肠转如轮,一刻即万周。眼见双轮驰,益增中心忧。古亦有山川,古亦有车舟。车舟载离别,行止犹自由。今日舟与车,并力生离愁。明知须臾景,不许稍绸缪。钟声一及时,顷刻不少留。虽有万钧柁,动如绕指柔。岂无打头风,亦不畏石尤。送者未及返,君在天尽头。望影倏不见,烟波杳悠悠。去矣一何速,归定留滞不?所愿君归时,快乘轻气球。”此类诗虽有佳处,总不免有刻意为之之嫌,并非出自生命的需要,因此也算不上特别的好诗,也就难以行之久远。


黄遵宪的创作成就主要表现在他的史诗作品中。


黄遵宪生活的时代,正是亚洲风云变幻的时代。每有时事,公度常诉诸诗。戊戌变法失败以后,黄遵宪更是重新补作了许多指涉早年时务的诗作,大都称得上鸿篇巨制。这些都是史诗,而不是像杜甫的作品那样,仅被看成是诗史。《流求歌》有感于曾为中国附庸的琉球国为日本所灭:“一旦维新时事异,二百余藩齐改制。覆巢岂有完卵心,顾器略存投鼠忌。公堂才锡藩臣宴,锋车竟走降王传。刚闻守约比交邻,忽尔废藩夷九县。”他借琉球亡国之臣的口吻,寄托自身的感慨:“白头老臣倚墙哭,颓髻斜簪衣惨绿。自嗟流荡作波臣,细诉兴亡溯天蹴。”在诗中,他往往作为历史的观察者出现,因之总难以到达最沉痛的境界。


《锡兰岛卧佛》是黄遵宪作品中最具光彩的一篇,代表了他的史诗创作的巅峰。这首诗借他人史实,感慨自己的父母之邦的命运:“吁嗟古名国,兴废殊无常。罗马善法律,希腊工文章。开化首埃及,今亦归沦亡。念我亚细亚,大国居中央,尧舜四千年,圣贤代相望。大哉孔子道,上继皇哉唐,血气悉尊亲,声名被八荒。到今四夷侵,尽撤诸边防。”作者希望见到“海无烈风作,地降甘露祥,人人仰震旦,谁侮黄种黄”的局面,针对无情的现实,他发出“弱供万国役,治则天下强”的理性的声音。然而最终“明王久不作,四顾心茫茫”,理想总敌不过无情的现实,这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出他戊戌变法后郁愤悲凉的心境。在这首长达数千言的长篇五古当中,黄遵宪大量运用排比铺陈的手法,使得诗句如庐山飞瀑,直泻而下:“我闻舒五指,化作狮子雄,能令众醉象,败窜头笼东。何不敕兽王,俾当敌人冲?我闻觕大力,手张祖王弓,射过七铁猪,入地千万重。何不矢一发,再张力士锋?我闻四海水,悉纳毛孔中,蛟龙与鱼鳖,众生无不容。何不口一吸,令化诸毛虫?我闻大千界,一击成虚空,譬掷陶家轮,极远到无穷。何不气一喷,散为鞞蓝风?我闻三昧火,烧身光熊熊,千眼金刚杵,头出烟焰红。何不呼阿奴,一用天火攻?我闻安息香,力能敕毒龙,尾击须弥山,波涛声汹汹。何不呼小婢,悉遣河神从?我闻阿修罗,横攻善见宫,流尽赤蚌血,藕丝遁无踪。何不取天仗,压制群魔凶?我闻毗琉璃,素守南天封,薜荔鸠盘荼,万鬼声喁喁。何不饬鬼兵,力助天王功?惟佛大法王,兼综诸神通,声闻诸弟子,递传术犹工。如何敛手退,一任敌横纵,竟使清净土,概变腥膻戎?五方万天祠,一齐鸣鼓钟。遥望西王母,虎齿发蓬蓬,合上皇帝号,万宝朝河宗。佛力遂扫地,感叹摧肝胸。”


黄遵宪另有《番客篇》、《悲平壤》、《哭威海》、《台湾行》等史诗,都很出色。
《梦中纪梦述寄梁任父》是黄遵宪五古大篇中最缠绵悱恻的一首。“人言廿世纪,无复容帝制。举世趋大同,度势有必至。怀刺久磨灭,惜哉我老矣。日去不可追,河清究难俟。倘见德化成,愿缓须臾死。”就中哀愤,令人不忍卒读。篇尾云:“我惭嘉富洱,子慕玛志尼。与子平生愿,终难偿所期。何时睡君榻,同话梦境迷?即今不识路,梦亦徒相思。”更有阆风高处,不胜凄凉寂寞之慨。作此诗次年,黄遵宪即与世长辞,终年58岁。
丘逢甲(1864-1912),亦名秉渊,字仙根,又字吉甫,号蛰庵、仲閼、华严子。后改名仓海,世称仓海先生。他是自屈原以后作品最富生命张力的诗人。他的伟大人格同他在诗歌创作上所取得的成就都是历代诗人中所罕见的。


丘逢甲1864年出生在台湾苗栗县,14岁应童子试冠于全台。在他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他就开始留意时务,比较主动地去接受西方文化。后中己丑科进士,殿试点工部虞衡司主事。但其时朝廷积弱,清政府面对资本主义列强的侵略节节败退,丘逢甲很希望能为国家作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于是,不久他就以亲老归养为由回到台湾,先后主讲于台中宏文书院、台南罗山书院、嘉义崇文书院等处。他鼓吹维新,在讲学过程中很重视时务新学,赢得台湾士民的广泛尊重。


#日志日期:2005-1-2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古典的效颦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