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精卫:《双照楼诗词藁》(九)
汪精卫:《双照楼诗词藁》(九)

作者:漠阳江郎 提交日期:2005-1-26 10:58:00
高阳台冰如导游西湖赋此
风叶书窗,霜籐绣壁,萧疏近水人家。初日钩帘,遥青恰映檐牙。湖山已似曾相识,况旧游人倚平沙。最勾留、泉冷风篁,石醉烟霞。

湖光不被芳隄隔。但东西吹柳,远近浮花。水澹山柔,轻烟晕出清华。夷犹一棹凌波去,乱野凫、飞入蒹葭。夜如何?皓月当头,照澈天涯。


蝶恋花(以下十一年)
昔闻展堂诵其中表文芸阁所为词,有“一寸山河、一寸伤心地”之句,未尝不流连反覆,感不绝于心。近得《云起轩词》,读之则似已易为“寸寸关河、寸寸销魂地”。顾二语意境各殊,不能无割爱之憾。余冬日渡辽,所经行地刿目怵心,不忍殚述。爰就原句足成此阕,点金之诮,所不敢辞;掠美之愆,庶几知免云尔。

雪偃苍松如画里。一寸山河、一寸伤心地。
浪啮岩根危欲坠,海风吹水都成泪。

夜涉冰澌寻故垒。冷月荒荒、照出当年事。
蒿塚老狐魂亦死,髑髅奋击酸风起。


蝶恋花大连晓望
客里登楼惊信美。雪色连空,初日还相媚。
玉水含晖清见底,缟峰一一生霞绮。

水绕山横仍一例。昔日荒邱,今日鲛人市。
无限楼台朝霭里,风光不管人憔悴。


采桑子(以下十二年)
人生何苦催头白,知也无涯,忧也无涯,且趁新晴看落霞。

春光酿出湖山美,才见开花,又见飞花,潦草东风亦可嗟。


绮罗香冰如有美洲之行,赋此送之
月色轻黄,花阴淡墨,寂寂春深庭户。自下重帘,不放游丝飞去。博今宵、絮语西窗,拚明日、销魂南浦。最怜他、儿女灯前,依依也识别离苦。

苍茫烟水万里。好把他乡风物,自温情绪。柁尾低飞,空妒煞、闲鸥鹭。当海上、朝日生时,是江东、暮云低处。正愔愔梅子初黄,小楼听夜雨。 愔愔:音因,安详和悦貌。


齐天乐过鸦尔加松故居
蔚蓝不被纤云染,轻飚捲来秋爽。远岫如烟,平沙似雪,人与白鸥同放。渔歌晚唱,看一棹归来,钓丝微漾。残日犹明,盈盈新月已东上。

沧波澹然相向。似依依绘出,当日情状。草径全荒,松围尽长,只有青山无恙。临风怅惘,尽马策挝门,尘封蛛网。落叶萧萧,乱蝉空自响。
晋羊昙为谢安所器重,安居近西州门。安既殁,昙不敢过西州门。一日大醉,径诣城下,左右告曰:此西州门也。昙感动马策挝门大哭而去。余过鸦尔加松方氏姊君瑛故居,悲不自胜,故用此语。


行香子
皛皛平川,快雨初晴,掉扁舟一叶风轻。烟消穹碧,云歛遥青。看半江霞烘,素月作微赪。
皛:音小,明亮,洁白。 赪:音瞠,浅红色。

圆波如镜,疏林倒照,似蟾宫桂影纵横。冥然兀坐,风露泠泠。尽月摇心,波摇月,两无声。


探春慢
风惜残红,雨培新绿,又是一番天气。浅草鸣蛙,浮萍聚鸭,各有十分生意。谁道春归了,看满眼芳菲如此。空怜啼鴂多情,声声为春憔悴。

省识清和味好,况野色晚来,恰称新霁。薄霭收霏,流虹散彩,玉宇天然无滓。一点谿山月,曾照我杏花阴里。只愿清辉、湛然不令心起。



浣溪沙
远接青冥近画阑,鸥飞渺渺不知还。陵高弥觉碧波宽。
玉宇鲜澄新雨后,翠岚融冶夕阳间。果然人世有清安。


百字令蒙特尔山中作
苍崖四合,悄无人,惟见玉龙飞舞。万仞盘纡行渐上,却似凌虚微步。
众壑森森,连山簇簇,捲入云涛去。一峰未没,傫然如作孤注。

堪叹玉宇琼楼,清寒如此,留得何人住!纵使素娥能耐冷,脉脉此情谁诉?小梦醒来,残辉犹在,滴滴沾衣露。曙霞红映,霓裳应为君赋。
傫:音磊,疲惫,颓丧。



曾氏跋
尝读《南社诗话》,关于汪精卫先生之诗有一条如左:去岁冬日,余于坊间购得《汪精卫集》四册,第四册之末附诗百余首;又购得《汪精卫诗存》一小册,读之均多讹字,不可胜校。曾各买一部以寄示精卫,并附以书,问讯此等出版物曾得其允许否,何以讹谬如此?嗣得精卫覆书如下:“奉手书及刻本两种敬悉。弟文本以供革命宣传之用,不问刊行者为何人,对之惟有致谢。至于诗则作于小休,与革命宣传无涉,且无意于问世,仅留以为三五朋好偶然谈笑之资而已。数年以前,旅居上海,叶楚伧曾携弟诗稿去,既而弟赴广州,上海《民国日报》逐日登弟诗稿,弟致书楚伧止之,已刊布大半矣。大约此坊间本即搜辑当时报端所刊布者。刊布尚非弟意,况于印行专本乎!讹字之多,不必校对,置之可也。”
又有一条如左:余尝在广州东山陈树人寓得见精卫手录诗稿,签题为“小休集”,并有自序一首。以精卫之自序勘精卫之诗,觉其所言一一吻合,盖精卫在北京狱中始学为诗,当时虽锒铛被体,而负担已去其肩上,诚哉为小休矣!囚居一室,无事可为,无书可读,舍为诗外何以自遣?至于出狱之后,则纪游之作居其八九,盖十九年间偶得若干时日以作游息,而诗遂成于此时耳。革命党人不为物欲所蔽,惟天然风景则取之不伤廉,此苏轼所谓“惟江上之清风、山间之明月,取之无尽、用之不竭”者。精卫在民国纪元以前,尝为马小进作诗集序,最近为陈树人作画集序,皆引申此义,彼为《汪精卫诗存》作序者,殆未知精卫作诗之本诣也。
以上二条皆深知汪精卫先生者。顾先生之诗,虽自以为与革命宣传无涉,不欲出而问世,然其胸次之涵养与性情之流露,能令读者往往爱不忍释。而坊间刻本既多讹谬,即南社同人如胡朴安所为丛选,钞先生之词亦复羼入他人所作。然则苟得善本而精校之,刊布于世以供读者,使无鲁鱼虚虎之憾,固艺林之所乐闻,而亦先生所不以为忤者也。余从先生久,得见先生手所录诗稿,虽生平所作或不止此,然既为先生所手录,则其可深信不疑已无俟言。爰与二三同志誊录校勘,印成专本,以饷爱读先生之诗者,并纪其始末如右。

 民国十九年六月二十日 曾仲鸣谨跋

扫叶集序
《小休集》后,续有所作,稍加编次,复成一帙,中有《重九登扫叶楼》一首,颇道出数年来况味,因以“扫叶”名此集云。
 汪兆铭精卫自序


#日志日期:2005-1-26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古典的效颦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