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剥开的伤口总是很残忍——评《王的男人》
要剥开的伤口总是很残忍——评《王的男人》

作者:钟亮 提交日期:2006-6-7 23:03:00

“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欧阳修在《伶官传序》中总结道。我觉得《王的男人》应该翻译成“伶官传”,翻译成“王的男人”只是让人把目光集中在孔吉身上,而“伶官”可以指孔吉和张生两人,而这个故事,就是这两个人和王的情感故事。 燕山君和中国很多皇帝一样,背负着先皇的遗训,身边是一大堆老臣和规矩,只能沉浸在女人的两腿之间寻求快乐。朝廷里一片祥和,只是官员们背地里按着规矩收受贿赂,卖官鬻爵;后宫为了争权夺利暗藏杀机。燕山君的神经早就麻木,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抬起嘴角。 孔吉和张生的表演让燕山君开怀大笑。于是,他们被留在了宫廷之中,作为娱乐君主的工具。伶人在中国历史上是有着悠久的传统的。司马迁在《史记·滑稽列传》中记载了优孟,优旃等优伶,欧阳修所写的《伶官传序》就是《五代史》的《伶官传》的序言,在这个传中也记载了敬新磨,景进、史彦琼、郭门高等人的言行。 优伶,倡伎原本就是这样的人。他们的任务是给君主取乐,同时,也用幽默滑稽的方式讽谏君主。同时,优伶们表演民间的生活给君王看,让君王能够知道民情。当孔吉和张生暴露官员收受贿赂的时候,的确起到的“讽谏”的作用。他们的演出提醒君主官员中有腐败行为,腐败的官员也受到的惩处。 但是,收受贿赂是当时的“潜规则”。虽然大家不明说,但是都知道朝廷中有这样的事情。孔吉和张生的演出打破了这种潜规则,给官员的切身利益带来的伤害。这样自然引起了官员的敌视。孔吉越来越得到君主的信任,并不是由于他们对于朝政的贡献,而是燕山君爱上了孔吉的男色。时常,孔吉在深夜被叫到内廷演出。 张生虽然不动声色,但他也喜欢孔吉。提出要离开宫廷。孔吉体味到燕山君虽为人君的不快,在演出中暗示燕山君的母亲因为后宫嫉妒而被害死,燕山君失去理智,杀死了害死他母亲的先王的妃子。原本平静的宫廷一下子血雨腥风。这一对伶人的出现揭露了朝廷和宫廷中的丑事,把大家心知肚明却不好说的那点事情都抖露出来。要剥开的伤口总是很残忍,于是,原本暗藏的阴谋开始浮出水面。优伶,成了燕山君的掘墓人。 燕山君沉溺于孔吉的男色和演出之中,混淆了戏剧和现实的区别,没有发现身边造反的阴谋。而张生为了孔吉遭到酷刑,他的一生都在演一个瞎子,现在不用演,自己就是瞎子了。孔吉在燕山君面前割脉自杀。当张生再次走上积满冰雪的绳索讽刺燕山君的时候,孔吉也承认他对于张生的感情。而这时,叛军已经冲进的皇宫。 ps。孔吉(李俊基)太美了,真是柔媚啊,连我都要迷惑了。
#日志日期:2006-6-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