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发(马蚤)不可以发飙(外2篇)
可以发(马蚤)不可以发飙(外2篇)

作者:钟亮 提交日期:2006-6-1 18:25:00
可以发(马蚤)不可以发飙 青年歌手大赛结束没有?我不知道。没怎么看这个节目了,每次看到余.秋雨在那边摇头晃脑搔首弄姿,就觉得这个人很烦,所以连这个比赛都没兴趣看了。按说这个比赛也没有什么好看的,本来唱的就是一些不可能流行的歌,更何况没有什么美女帅哥,那还有什么看头,再说我们有了超女,那个青年歌手大赛更没可看的了。 我本来是想看看那些歌手在综合素质那个比赛里面无知到什么程度。这有点看人出丑的意思,很不厚道。但是那些题目实在是容易,至少对我而言比唱歌容易多了,本来能回答对叶并不应该洋洋自得的。但是看到我们余秋雨老师那张老脸一到别人回答不出就得意洋洋的,似乎觉得这些题目还是很值得考一考的。或者呢,就是那个余老师太不厚道了。人家文化不行,你得意什么呢? 除了那个不知道国旗的原生态歌手,别的错误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中外文化浩如烟海,考那么沧海一粟的东西谁能保证一定知道?余秋雨不也是把“致仕”理解为当官嘛,俺们的学生都知道,那是退休的意思。有学问的人,就算是有再大的学问,也不能歧视没学问的人。你看人家徐沛东老师,就算歌手是猜对的答案,也说一句,能猜对也不错,绝不说什么“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余秋雨的散文我们是见识过的。一开始还是有点意思,越到后来就是酸得不行,整天搞些个“触景生情”“因事悟理”,也让人真想不通,一个老头子,怎么能(马蚤)到那个样子。按照韩寒同志的说法:“他们(余秋雨,陈凯歌,陈逸飞)身上有太多中国中年男人的无趣,不坦诚,精明狡猾,缺乏想象力和没有幽默感。他们都沉迷在自己弄出来的巨大概念里过家家。”这话说得多到位,青年歌手大赛本来是个准娱乐节目,难怪余秋雨也要“(马蚤)”(show)一下。 (马蚤)有不一样的(马蚤)法,余秋雨和白烨是一种,花儿和小四又是一种。余老师已经是明日黄花,但是花儿一定会花谢还会再开。因为花儿年轻而且还比较好看。我看我的学生,喜欢的龟梨和也和赤西仁之类的实在是长得漂亮,那个“加油好男儿”的选秀选的不正是好看的男孩子吗?这年头,(马蚤)也是要有资本的,中年男人,除了白岩松朱军,别人靠边站。 发(马蚤)可以,发飙就不行。窦唯那么有才华的人,被“拍拍垃圾”搞成那个样子,实在是很可怜。不知道“不一定”的演出什么时候恢复了。去年一直在想要不要去看“不一定”,现在变成遥遥无期了。窦唯发一次飙,大家都同情,但是看守所还是老老实实地蹲了几天,而那个娱记一点事情没有。玩-阴的人可以平安无事,“怒从心头起”就要惹官司,“英雄”两个在字被老谋子折腾成一个笑话,这世道,只可以发(马蚤)不可以发飙。 —————————————————— 看你个头呀 最近bt了据说是王菲1986年的一张专辑,号称是王菲的第一张专辑。86年啊,那时候王菲才17岁,从这个时候算起王菲出道也20年了。20年里风风雨雨,出了十几张专辑,生了两个娃娃。86年的歌,想也想得到是什么味道,现在王菲的音乐,早就是中文歌坛的坐标了。 不过王菲最近的新闻不是唱片,而是印着王菲李亚鹏出品的小baby。早在27号之前,就有传言说已经生了,今天呢,就流传着好事者ps出来的照片。想想北京协和医院的门口那些长枪短炮,记者搞得跟侦察兵似的,实在是相当地壮观。 当年王菲和窦唯闹离婚的时候,窦唯被香港记者堵着出不了门,惹急了把可乐泼在记者身上。我是不相信李亚鹏的修养要比窦唯好,估计下一个烧车的可能就是他。公众人物的隐私的确要小于普通群众,这是惯例,也是成为公众人物的代价,但是狗仔队的前呼后拥和无良娱记的见风是雨,的确让人恶心,戴安娜王妃不就是死于 “拍拍垃圾”的闪光灯下吗? 我在大学的时候做过文化人类学的研究,是关于“偷.窥”和一些特殊的禁.忌的关系。大量的传说和文献表明,在早期的人类社会里,生产是一种相当严重的“禁.忌”,一方面,“生产”是人类延续必须的手段;另一方面,“生.产”是不受欢迎的,是带着灾难和不幸的。有的部落规定,凡是“生.产”的妇女不得在部落里居住,要到部落外住,免得把不幸带给整个部落。 这正好和现在协和医院相反。当然,我并不认为人类是善于记忆的动物,更何况那些禁忌是人类蒙昧时期的事情了。生孩子并不是件恶心和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们学校以前的心理老师曾经专门给孩子们放过生孩子的纪录片,每个孩子看过之后都深受感动,生命的诞生实在是非凡的事情。 如果我是李亚鹏,既然老婆生孩子已经搞得那么受关注了,不如让摄影师摄录王菲生产的全过程。让大家看看高龄产妇生孩子是多么不容易,王菲是多么了不起,剖腹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既普及了知识,又饿可以教育孩子。唯一的问题是,等到孩子长大之后,会有很多人说,我们是看着你生出来的哟。小孩说,看你个头啊。大家说,我们看的就是你的头呀。 ———————————————————— 可以发嗲不可以发傻 当崔永元重新走上了2万5千里的长.征之路,曲向东准备踏上了唐代高僧玄奘曾经走过的道路。当然,小崔不用吃草根煮皮带,飞夺泸定桥,用的可能是Zippo而不是七根火柴;曲向东的团队要40个人,其中一半是明星,另一半是媒体,跋山涉水的是四轮驱动的越野车,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轮子下。 探险是相当man的一项活动,因为特别危险。比如著名的上海籍的探险家余纯顺就在罗布泊意外丧身。而小崔和老曲这样的探险,前呼后拥,跟乾隆皇帝下江南一样,还要嚷嚷着多么艰苦,不是冲着广大人民群众发嗲嘛。 混媒体的动物知道这水有多深水有多黑,cctv自然最清楚这一点。伍思凯在博客中写道“梦想中国”未能做到公平、公开、透明,自己不得不拍案离开。cctv 是天生办不好娱乐节目的,甚至访谈节目也弄不好。比如曲向东主持的《大家》,采访过许多不得了的人物,但是没有一期节目看了让人舒心的。因为曲向东习惯性地引导被采访者,而不是适应采访对象。当被访问者的回答偏离他的意图时,他就反复问自己的问题。而另一位和文艺界人士做访谈朱军差不多也是这个毛病。 我似乎不怀疑cctv的主持人的学历,但是我怀疑他们的见识。在全国最厉害的电视台待久了,他们都自以为是天之骄子,真的成了“无冕之王”了。我以前很喜欢举《大史记》和《分家在十月》来说明cctv那些人不是愚钝木讷的蠢材,相反,是具有相当的幽默感的。其实,这两个片子也证明他们的自鸣得意和目空一切。 如果真的目空一切,那么请向华莱士学习。美国CBS王牌电视新闻栏目《60分钟》的主持人,这个今年88岁的老头子,主持这个节目38年,采访过无数的政.要和社会精.英,放过不少狠话。比如问普京,“为什么俄罗斯腐-败盛行?所有问题都得靠这个解决?”——他做了个点钞票的动作。普京当场被问蒙了。 我们的主持人,不够放胆和政.要权.贵一搏,因为他们的饭碗是从政府那来的,所以他们也就为难一下没什么力道的科学家和小老百姓,说一句什么看到你跳舞我会做噩梦的。吴宗宪虽然乱说话,但是调笑的永远是阿雅的飞机场,你见过他嘲笑嘉宾和观众的短处吗? 《我猜》、《康熙来了》和《国光帮帮忙》那些节目,大陆一个都搞不出来,就是那些仿制品,也还差一口气。因为中-宣部只允许你发嗲,不许你发傻。 吴宗宪可不是真傻。《外滩画报》问他,会不会再生活中积累一些段子?他随口回答:我不会刻意地区积累,俯拾之间皆禅意。
#日志日期:2006-6-1 星期四(Thurs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