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天一色 长空孤雁
水天一色 长空孤雁
个人原创,如需转载,请预先告知,并请注明作者与出处。★★★欢迎垂询:cl872884735@qq.com
博客信息
博主:不做二奶好多年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更多>>>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09672 次
  • 今日访问:16次
  • 日志: -127篇
  • 评论: 69 个
  • 留言: 34 个
  • 建站时间: 2007-1-2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首页 留言板 加为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好久没有打扫了,今天新装修了一下,累坏了,也乐坏了!
re 一个小散的操作日记
作者:不做二奶好多年 提交日期:2008-11-2 0:20:00 | 分类: | 访问量:1555

  2008-11-1晴
  一直以来,在好奇心极强的读者面前,我都尽可能避免谈到陆然,但我必须承认,与陆然在一起的那段粉红色的回忆,连同近一年来的灰色K线,经常杂乱无章地频频出现在我的梦境。
  在临近婚期的那段时间,我的心愈发忐忑不安。即便在无梦的清晨,我都会感到慕名的心悸。甚至有一天早上起来,发现枕巾布满泪渍,照看镜子,眼中依稀带泪,我哭了吗?我不知道。还是那个令人伤感的上午,看盘时,低开后又平走的盘面让我昏昏欲睡,无数张陆然的脸,一会儿痉挛变形,时而又似笑非笑地透过门缝窗隙飘进我的眼帘。惊醒后的我打开衣柜,胡乱地翻找起来,但许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翻找什么?信,那封信!那封一直没勇气拆的信,我将床垫翻了一个底朝天,一无所获,却再也没有力气让床垫复原,整个屋子看起来就像是遭了贼。
  终于在衣柜的顶底找到了一只用途不明的纸箱,里面有一件陆然曾经穿过的咖啡色的外套,和我手工编织的无数幸运星。我莫名地从垫脚的木凳上滑倒跌落下来,七彩的幸运星散落一地,沮丧的我从地上拾起外套披在身上,顿坐的地上鸣鸣地哭了起来。应该差不多两年了吧,为什么有的伤痛无法愈合,为什么有的记忆逐渐清晰?
  既然有人能在陕西找到华南虎,我也曾在人迹罕至的树林里看到过不属于秋季的啄木鸟,为什么不找到陆然问个明白?我发誓,一定要找到他,我一定要和他作一个了结,在我穿上嫁衣之前。那天的心情有如龙头股份,跌至低谷,直到跌停!
  需要读者们原谅的是老天又凑巧配合了我的心境,那天下起了秋雨,可以肯定的是我最先体会到了秋凉。如果我没有记错,那天是公元2008-10-10,距离我的婚期还有一个多星期时间,新居也让师傅差人贴上了双喜。
  真正导致婚期延后的原因是哥的回来。他对父亲说他要陪伴父亲直至康复,而实际的原因是他被公司裁员出来。
  哥提出新房的阳台可以改成厨房,而原来的厨房可以改成房间,这样,我们的新居就变成了三室两厅,他的提议得到了除师傅以外全家人的热烈响应。哥说“一家人住在一起,其乐融融!”父亲说“等待这一天很久了!”母亲说“婚事和乔迁分开办,又可以多一份礼钱,划算得很!”我则很不客气地对师傅下了逐客令“沙发我睡,你搬到公司去睡!”师傅追着哥问“哪我和你妹什么时候结婚啊?我帖都发了部分出去了……”那天,我笑了整整一天。我都不好意思告诉读者,那天的阳的光真的很明媚。
  哥的情况其实很严峻,如同当前的经济形势。
  锦江河畔,某个不起眼的大排档,我和师傅,哥三个坐在阴暗的角落,吃着夜宵。哥喝着闷酒吐着心中的不快:这老百姓的钱都去了哪?我们商场的营业额一个月锐减了三成?
  不是说金融危机么?大家都现金为王,舍不得花钱了!我抢答了哥的问题。
  靠!都知道抢答了,有进步!师傅掏出手机准备叫“爆脾气”、胖子和参谋一起过来喝酒,顺便夸奖了我一句。
  哪里哪里!我谦虚地和师傅握了握手,想趁机掏他的腰包。我身上只有不到三百元,我在哥面前拍过胸脯,这顿我请客,我不能让哥看出我经济上的窘况。当然也怪我自己,在师傅身上刨来的钱都扔进了股市,说出来不怕读者们笑话,有次帐户上仅剩下200元,我都忍不住进了一手梅雁水电,每股1.71元,靠,比萝卜还便宜。
  “少在这里不懂装懂!”师傅甩开我的手说百姓的财富被医疗教育商业化,股市、楼市,通胀以及重税转换到少数人手中,而那少数富人,应用尽有,没有消费潜力,而百姓又无钱或钱少不敢消费。
  哥说他所在的商场不得不萎缩经营,关闭了部分店面,而有刚毕业的重点高校生,愿领取2000元的薪酬顶替他的位置,哥所在商场的头说了,如果哥愿意薪酬从7000降到4000,也是可以留下的,但哥拒绝了。“现在的大学生也太贱了吧,在深圳,2000块也干,基本生活也难以保障啊?4000块还不够我的月供!”据哥说他和朋友合伙开的“绿营”快餐连锁的经营也不景气,关闭了,好在赔得不多。他在深圳购的二手房也转让了,说要供女友在英国留学。
  师傅将外套披在我身上,我知道他的用意,他的兜里有钱。当了老板的师傅尽显暴发户的恶俗,除了腰包里装钱,兜里也常放钱,还尽是连号新钞,让他过去银行的同事换的。身上的百元大钞一旦找零,就全部给我,称散钞太占空间,我一向乐于这种代管零钞的业务。
  师傅说有数据显示,今年全国有近10万家企业倒闭。珠三角部分台资、港资企业精减人数最多达到企业原先总人数半数以上。由于失业人口的急骤上升,今年冬将迎来工薪阶层的返乡潮。
  胖子和“爆脾气”是走路过来的,师傅问胖子为什么不开那辆破面包来?胖子说没钱加油,六块多一升的汽油比啤酒还贵。胖子一边自己打开一瓶啤酒往嘴里灌一边抱怨说原油都掉60多美元一桶了,为什么现在国内的汽油比美国的汽油按人民币折算还贵一块多钱?
  我丢!国内的石油储备都是在一百多美元每桶进的货,哪有掉价的空间?“爆脾气”说中国高层都是一些傻逼,被国际资本大鳄玩弄于股掌之间,“国际上商品价格看着中国,中国缺什么什么就贵,我们的油价粮价居高不下,就是那些傻逼给害的!” 说完,“爆脾气”、胖子在师傅的介绍下和我哥象征性地握手后,“爆脾气”用那种可以看电影的手机狂发信息,突然铃声大振,我注意到他那手机屏幕不知道从哪部毛片下的画面,看得我面红耳赤。
  一辆的士车“吱”地停在我们旁边,参谋下车来到大排档大哥档边的啤酒箱,拿了两瓶啤酒,左右开弓,拇指一弹,瓶盖如子弹般射向胖子,趁胖子躲闪之际,坐在了胖子的位置上,胖子拚了老命拽,就是拽不动正在吹两个瓶子开怀酣饮的参谋。
  “林子的前女友回国了,我让她过来坐!” “爆脾气”接了电话说她在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的中国军事基地开了一间中国菜饭店。
  “哇噻!中国在国外还有军事基地啊?”胖子在师傅公司学会的上网,整天就看军事网,看各类武器的图片,自称是个军迷,天天就盼着打仗。
  “蹲一边去,中国在南亚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孟加拉国的吉大港、缅甸的仰光都有军事基地,你这个土鳖,什么都不懂,亏你还敢在铁血军网上像一个老军迷一样发贴!”
  土鳖拽不动老侦察兵,又被奚落一番,很不是滋味,但也没办法,估计吃过参谋的老拳,自知不敌,搬了一张椅子靠着我哥坐下,问我哥有什么打算,建议我哥开个加油站,包赚!胖子这人就是这样,加不上油,就让人开加油站,如果娶不上老婆,没准会让我哥开婚姻介绍所。
  正当“爆脾气”吹嘘自己如何在小林的前女友外嫁之际,帮小林的前女友办理护照时,如何不能自持,做了一些很对不起巴勒斯坦友人,热情奔放的事时,一个女人站在了我们身后。让沉溺于八卦新闻的我们都大吃了一惊:脸上是夸张的烟熏妆有如尸绘,(上次“爆脾气”开车误闯殡仪馆,在门口我正好目睹了里面礼堂工人给一具交通事故的受害者化面妆。)一袭白袍就像一具包裹严实的尸体。
  如果不是白得碜人的裹尸布上还有一个晃动的麻织手袋,我一定会以为擅长行为艺术,数次出现在上海地铁二站的“木乃伊”将他的行为艺术展品推广到了我市。
  这个女子冲着“爆脾气”甩手就是一巴掌:“割了你的舌头,让你在这里飞短流长!”
  如果我没有记错,我曾跟读者这样描述过小林的女友,说她长得很抽象,主要是说她的脸,其实她的身材和发型无可挑剔。她的脸眉骨隆起,双眼深陷,鼻尖略勾,下唇突出。师傅根据他浅陋的审美观曾这样评价她:看背景急煞千军万马,转过头吓退百万雄师。如今化上了这种妆,配合他异域的装束,倒也看得顺眼。
  “是是是,我该死,我嘴贱,快坐快坐!” “爆脾气”腾出了自己的位置,还到档口的冰箱取饮料。
  林子的前女友就是那个炒股炒成精神病,原来在邮局上班的小林的前女友。她喝了一口柠檬汁,“哇呸!什么味啊?”然后又冲着“爆脾气”喊“你这个衰人,给我订五星级宾馆却让我吃大排档啊?还真够草根的!”人就是那样易变,她过去那种连医治男友都得找人融资怯弱无奈的性情在她身上不留一丝痕迹。
  我日,这里的口味不错的,师傅,拿菜谱来,我要点过几个好菜招待我们的国际友人!“爆脾气”冲着大排档的大哥喊。我认定这餐是“爆脾气”埋单,赶紧弱弱地跟了一句:来个酱烧猪蹄,牛肉丸子!作为嗜肉族,只要不是我出钱请客,什么时候我都反对在交际场合主张素食。
  在美食的期待中握住小林前女友的手嘘寒问暖了一番。她称在与“爆脾气”的通话中得知我与师傅的婚期,也想回家探个亲,顺便也看看小林。
  小林去了他哥那!我告诉她。
  “合肥?”小林的父亲和哥都在合肥。这点小林的前女友知道。
  小林的前女友幽幽地埋了头思索了一会,然后从他那个麻袋拿出一沓钱,来到师傅面前说:大哥,我和小林在一起的时候承蒙你的关照,现在我生活过得去了,你借的一万元钱也该还你了!
  不要!不要!师傅暴发户的俗态又显现出来:我从不借钱给人,我肯借出去的钱从来都是不指望还的,这钱你寄给小林治病好了,我给你他的地址…….
  靠!装什么阔?我心想。还好,小林的前女友把钱塞到了我手中说:我会亲自去合肥看他的,我现在家境不错,我会另外给他钱治病的。
  有钱的感觉真是好,我又开始掐着手指算可以补多少仓了。遗憾的是师傅看到了这一幕,问我,你的龙头安好?
  奶奶的胸,哪壶不开就提哪壶!我低着头,装着没有听到师傅的问话,掏出手机“喂,大声点,听不清,喂……”“爆脾气”让我忽悠进了股市,在6.36进了4000股龙头,真希望师傅不要提到股票的事情。
  果然,“爆脾气”伸手就来抢我的钱:这个臭丫头骗俺入了市,现在损失近万元了,刚发够赔!
  我几乎用牙咬着他的手腕这个笨蛋才松手,我赶紧把钱藏到牛仔裤的裤兜里,以策万全。
  “爆脾气”笑笑对我说:我不会怪你,我决定了,从哪里跌倒……“爆脾气”把半瓶子啤酒碰了碰我桌上的瓶子,然后一口干掉。
  我以为他会说“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去年12月22日重返股市时他说过这句话,那天他还有一句名言问世,就是他对师傅说:我讨厌你这个人,但我不讨厌钱!
  出乎意料的是他这次说出来的话真让人丧气,他说从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他还打算下周反弹出掉,再也不入这个破股市了,除非到了1400点,或者我找到了能打入主力的电脑系统的黑客高手,那时候再给他提个醒。我将拿起的瓶子放下,我才不跟这种中途变节的摇摆分子喝酒。
  NND,为什么在救市的密集火力下外围股市都有所反弹而A股却仍就一头裁倒?“爆脾气”问师傅下周有没有反弹?
  师傅说破1600点仅是时间问题。
  师傅喝了一口酒咂了咂嘴接着侃:主流媒体说是信心的问题,师傅说媒体这样说无异于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今年,是国家多灾多难的一年,国内民众的疾苦,国家却指望民众通过捐献捐赠自救互救,对外,却老往脸上抹彩,沾沾自喜于超级奢侈的奥运;自己都跌得溃不成军,却还要披上世界经济救世主的外衣,去维和,去考虑花2000亿去拯救美国大兵瑞恩。
  《拯救美国大兵瑞恩》 这部大片我看过,拯救一个大兵花了2000亿美元,不可能吧?胖子问。
  去你妈!你个鸟人就一文盲,蹲一边去!参谋又不失时机挤兑了一下胖子。
  我忍你很久了,你个死丘八!胖子拿出一盒软中华散烟,就是不给参谋。却惹火了参谋,一把抢了,连胖子嘴上叼着的那只也给拨了。
  别忍啊,把我雷倒啊!参谋挑衅地点燃烟。
  别吵!师傅把一只猪蹄塞进了胖子的口中。
  如果硬是要把中国股市的暴跌归咎于外部经济的恶化,那么,在“金融海啸”发生之前,我们的股市已经跌得面目全非又该如何解释呢?师傅还是坚持他的观点:中国股市的暴跌就是就是宏观经济预期向下的情况下,当年为了限制大小非流通,庄严的股改承诺被轻易修改,让不流通的股票突然流通,让产业资本冲击金融资本造成的。股改方案设计者不仅急功近利,而且弱智短见,让大小非所有者在付出了可怜的些许所谓对价后,换来了36个月后的可流通资格,在大小非将市场冲击得支离破碎的时候,又火上浇油放出了首发限售的黑熊,欲用休克疗法来应对本已绝望的A股市场。A股市场主要管理者证监会已经将自己的命运和所谓市场化改革必然失败的宿命连在了一起,证监会,作为政府的替死鬼,被政府推倒重来的日子不会遥远,但是民众的损失将如东流江水,一去无返。
  师傅要了一根牙签剔了剔牙接着说经济就是信用经济,信用是市场经济的基石,信用缺失对一国经济的影响是十分巨大的,甚至是灾难性的。美国的次货危机也是因美国国家信用泛滥造成的,只不过美国让世界各国为其过度消费埋单,而中国就让穷人的钱直接注入了富人的腰包。
  是哟,在国外,我听说国内出了好多事哟!小林的前女友说中国生产毒奶,还说矿难死了好多人,有这回事吗?
  师傅说别听国外媒体乱说,什么毒奶,就是检测出了问题。作为安全生产和食品安全的监管部门,这段时间可谓出尽了风头,矿难、三氯氰胺反反复复地刺激民众的眼球。今天的电视新闻,三鹿索赔案根据上级指示不予立案。上级是谁,如果是依法,就应该立案,银行柜员机出错多吐了个十几万,许霆就给判个无期,为什么涉及百姓利益的案件就这样不了了之,到底是权大还是法大?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如果连法律也沦为维护富人利益的工具,百姓的生命财产何以得到保障,赖以生存的基础逐渐丧失,人人都想移民的现状以及股市的暴跌,就是国民对管理层不作为,甚至背信弃义厌恶情结最直接的反映。
  “走过路过,机会不容错过!”生意清淡的大排档的大哥正用他的电喇叭招呼路人品尝他的新菜式的折价锅底料,打断了师傅的宏观叙事般的长篇大论。师傅过去扯掉了人家的电线插头,大排档的大哥正反复拍他手上的电喇叭,纳闷着怎么喊着喊着就不响了,师傅则继续着他的说教。
  呶!像街头小贩一样,明明宏观经济的预期向下,仍号召提高居民财产性收入,鼓燥分享中国经济发展,仍吆喝着让中小投资者接手大小非出逃的筹码,对这样的监管层,股民还有信心吗?对内挥挥手就注销四大银行天量不良贷款,对外巨资购买行将就木的美国金融资产,连个招呼都不打,这样的公共财政的框架国人还有信心吗?上市公司的所谓分红和除权,就是让你十元的钞票拆成两张五元的钞票,业绩上不去,假帐,假信息却横行,投资者能有信心吗?美国救市是靠注资,而中国是靠吆喝,仅有汇金公司的一点注资也猫腻多多,工,建行在9月16、17号已经连续二个跌停,18号却没停牌一小时,是让汇金吸筹吸个饱?汇金公司从2008年9月18日而不是从2008年9月19日开始相关市场操作,汇金公司是救市还是抢钱?说是信心的问题也没有错。
  “什么三率齐动,两降一免,什么监管层呵护股市的决心昭然若揭。不解决大小非,不解决限售股,所有救市的成果,都被大小非消耗贻尽。说什么现在A股已经具备价值投资,媒体一会儿说地产股铅华尽洗,一会儿又说金融股蓄势待发,一会儿又说题材股跌无可跌,可新低一个接着一个,其实主力就是拿这块人们认为低得不能再低的点位作为阵地,围点打援,吞噬着冒险者的财富!”
  正文哥说的好有道理耶,难怪网上都一直呼吁“求求政府,不要再出利好了!”
  现在的股市是什么状况,你知道吗?你过去不是跟哥说你不炒股吗?哥凑过脸问我:爸妈知道你炒股吗?
  我瞅了瞅“爆脾气”,指望还在股海中沉浮的他能给我解个围,可他却装着给我哥和小林的前女友挟菜没有迎合我的眼神。
  根本原因是生态平衡被破坏了,大灰狼吃光了所有的羊,现在只能是狼吃狼了,情况惨烈啊。股市上善良的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是一群骗子和一群冒险贪婪的人!哥对股市知之甚少,这种比喻像幼儿园老师给中班小朋友打的比方。
  嗯!这两个就是冒险贪婪的人!亏你跟了我一年半载,我发现最没进步的人就是你!师傅的手几乎戳到我的额头,我尽量地躲着。有什么办法呢,胜者为王,败者如寇,我的资金缩水了80%,他却获利颇丰。
  网友们不妨翻到我1月21号的手记,师傅从尚主席在“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提到今年将推动已上市公司扩大实际进入流通的股份比重这个消息就敏感地发现了产业资本冲击金融资本将带来的恶果,判断出A股暴跌已初显雏形,牛市将一去无返,并果断地发出了斩仓令,清空帐户上的所有股票;再看我3月23号的手记,师傅说作为扩容的一部分,大小非的解禁压力不可忽视,未来三年,都不再是股市和春天,没必要将资金投放到昙花一现的反弹中去;4月24日手记里,师傅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降低印花税、叫停再融资的措施只是为了掩护大小非出货;5月11日手记里,师傅就敢断言奥运之后经济政策、市场监管机制如果不发生转变,崩盘将难以避免,说2500点是说得保守,其实就是下到2000点以下都不为过……
  如果说师傅只是一个偶尔蒙对A股颓势的人,那他及时变换投资方向就足见他作为财经专业的功底了。我们又不妨翻到3月15的手记。师傅果断关闭工作室后他的上百万元资产投入到了债券基金、货币基金、保险和外汇上,如今全部浮赢。特别是外汇,在美元贬值速度如脱缰野马的三月,他准确地抄到了美元资产的大底,美元指数从70到现在的差不多90,收益接近20%。即便是手头上那几十万投机短炒资金,在投资实业开办拆迁公司之前,在股市急挫下偶尔士兵突击一下,也收获颇丰。这些,都不是普通专业人士所能做到的,像那种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中投公司不把师傅这样的人才从我身边挖走,实在是浪费人才。
  现在主力的操作迷惑性极大,有点像慢牛行情的操作手法,基本上都是缓拉急挫,让冒险贪婪的人一跟进去就套,跌到什么位置,你还完全没办法预测,熊市中唯一的操作手法就是逢高减磅,就是这么简单的答案,却引出了许多高深莫测的说教。什么踏浪理论,什么双轨线,什么时间之窗,什么神奇数字,甚至于把二十四个节气都粘上了。你倒好,什么操作都没有,除了增持便是死捂,一条血路走到黑,有用吗?师傅又拿他的牛眼瞪着我:抬起你的头来,别像一个患风湿病的老妇!
  靠,我发现师傅有点得寸进尺,我得反击。
  好像有人说过:用极大的风险去博微弱的利润,这不是理性投机者所为,连赌徒都算不上,如果有200%的利润,赌徒才会铤而走险,为了20%的利润就冒险的人简直给赌徒丢脸!我问“爆脾气”地震那会儿是谁在加仓国元证券,又是谁说锁仓救灾啊结果挨了一个跌停?
  师傅说那次还不是被机构锁仓救灾忽悠了吗,否则我绝对不会让资金在市场上停驻超过一天。就算在下跌途中,我也不是一样用40万元炒到了63万吗?
  你是怎么办到的,对于炒过股的小林的前女友,师傅的战绩她很感兴趣。
  “最主要是节奏,以少量的资金在市场上停驻尽可能短的时间,捉住每月为数不多的一两次机会!”师傅又开始夸夸其谈他过去那听得我耳朵早已经起茧的股票投机短炒经验。
  那现在为什么不继续这样投机短炒呢?小林的前女友追问。
  经济危机,风险太大,况且有更稳妥的投资可供选择!
  师傅还没说完,“爆脾气”拉着小林前女友的手说:罢了,不谈这个,两点钟了,你可不要浪费我花了700元给你订的房。“爆脾气”打了一辆的,师傅拉住结完帐想走的“爆脾气”:你不要像一只一年四季思春的猫一样,还是陪我们喝酒聊天吧。
  

#日志日期:2008-11-2 星期日(Sunday) 晴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水天一色 长空孤雁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