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天一色 长空孤雁
水天一色 长空孤雁
个人原创,如需转载,请预先告知,并请注明作者与出处。★★★欢迎垂询:cl872884735@qq.com
博客信息
博主:不做二奶好多年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更多>>>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03842 次
  • 今日访问:63次
  • 日志: -127篇
  • 评论: 69 个
  • 留言: 34 个
  • 建站时间: 2007-1-2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首页 留言板 加为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好久没有打扫了,今天新装修了一下,累坏了,也乐坏了!
re 一个小散的操作日记
作者:不做二奶好多年 提交日期:2008-10-8 1:08:00 | 分类: | 访问量:1568

  2008-9-17,晴
  去年有句话脍炙人口:你可以跑不赢刘翔,但一定要跑赢CPI!
  一年六个月前的一刀工作室,混浊的空气中,最经常弥漫“爆脾气”关于理财理念的CPI论述。那天电视上播放刘翔110米跨栏,“爆脾气”正在我家等蹭晚饭,刘翔在开赛前疯跑了几趟便说崴了脚退场了。“爆脾气”无不感慨道:如今能跑赢刘翔的人倒不少,但要跑赢CPI的恐怕没几个!续师傅退出股市,“爆脾气”紧随其后,离开了梦开始的地方――股市,对中国证券市场表达了他的深恶痛绝。
  前期传闻“股指期货救市”说忽悠了“爆脾气”一把,他在选择了中大股份后,“我满仓,我幸福”了一段时间,随后又被国际知名投行摩根大通一则“4000亿资金刺激经济”的报告以及巴菲特收购中信银行传闻忽悠了一把,短短半月,资金再次近乎腰斩。倒是他忽悠的另一个工作室原先的客户三凤婶捷报频传,据说“爆脾气”在电话中把中大股份说成了中达股份,“600740还是600704” “爆脾气”在电话中向远在交易厅的三凤婶下达了“扫单令”,让三凤婶前期着实赚了一笔。
  上周师傅拿了胖子的破面包车和我与“爆脾气”乘车外出,“爆脾气”开的车,见着三凤婶主动停车打招呼,独自享受着三凤婶的一阵猛夸,随即三凤婶反问 “你赚大了吧?” “爆脾气”如鲠在喉,吱吱唔唔。回到车上,“爆脾气”无不惊诧地嘀咕,“她怎么就能把中大股份听成是中达股份,难道就因为她死了孩子跑了老公就能得到上天的怜悯?” 凝神冥想着的“爆脾气”莫名其妙地把车开到了殡仪馆门口,师傅惊问,“你莫不是也想弄死你老婆还是想结果了你哪个兄弟吧?” “爆脾气”轰了一脚油门,差点撞上了一辆殡仪馆回来的车,然后就是一脚急刹“我他妈的再炒股恐怕就会躺在那种车上了,纹胸,我和你干上了!”
  “纹胸?胸罩?”我想不透他干嘛冒出这么一戏。前期我们厂区捉了一个小偷,一个中年男人,他啥也不要,就爱女人用品,从他家搜查出两大箱女人的内裤、胸罩,超短裙。他被捉时,还戴着一件乳白色的纹边胸罩,我说是我的,厂区保安要扯下他的,他像护着宝贝一样死活不肯,据扭送那个人去派出所回来的厂区保安说那家伙还喜欢晚上偷偷到医院太平间过夜,去扒女尸身上的衣物。 “难道爆脾气也有这种崇尚死亡和收集女人用品的怪异嗜好?”想着就恶心,“流氓!”我不经意护着胸,脱口骂了出来。
  “他的意思是和我一起干那个公司,我叫叶正文,比他稍大,所以他称我为文兄!”师傅赶紧解释。
  “拜托你的发音准一点好不好?”我终于长吁一口气。
  说出来不怕笑掉大牙,师傅为他的破公司物色一个财务主管颇费了一番力气。“爆脾气”毕业于师范哲学系,加减乘除比我好不到哪里去,关健是人家一直还看不上师傅开的这种破公司,将师傅的拆迁公司定位成“边缘企业”,如果不是政府对于房地产介入过深,近乎违法的拆迁手段不要说赢利,连存在的基础都不具备。师傅这段时间粘住人家就是不放,也不怕把别人烦死。我毛遂自荐了N次,师傅都以“公司不能搞成原始的股权结构,粗放的家族管理”为由将我拒之门外。我说这事好办,我不参股,咱不结婚不就成了?一说到这个问题,师傅又照例掏出手机去接那种并不存在的电话,我称之为“太空电话”。
  那天也是一行三人办了税务登记回来,看得出“爆脾气”有意要在我家蹭一顿晚饭,趁师傅买酒的当下,我问“爆脾气” 巴菲特收购中信银行的传闻是从哪听说的,是真的吗?他说他当时头被门挤过,怎么会相信网上那传言,人家巴菲特再傻也不会扎进大小非扎堆的中信银行,况且监管层哪会忍心让国际友人到血肉横飞的二级市场去蹓达。“爆脾气”问我手上还有什么股票,多少股?我扭抳了半天,很不情愿地告诉他。
  过去,听过一则故事,说有个无聊的试验者将四只饿得发慌的猴子关在一个笼子里,挂上一窜诱人的香蕉,每当猴子去取香蕉时都会触动一个机关,将热水烫到那个取香蕉的猴子身上,当所有的猴子都被烫过之后它们仅能“望蕉兴叹”。实验者又更换几只新猴子进去,被烫过的老猴子都会对新来者进行风险提示,实验者又更换几只新猴子进去替换掉所有被烫过的猴子,那窜诱人的香蕉还在那里。这个实验告诉我们,惯性的思维会抑制我们本能的创造性。
  古时有圣人云“行成于思而毁于随!”现代的哲人说“看似不合逻辑的事情其实最合逻辑!”有位投资大师说过,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我们应该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我们应该贪婪!纵观现在的股市,并没有显现我预期红九月的身影,倒是如师傅所言,重抬跌势。挂牌三日就破发的东方雨虹似乎并不孤单,今年上市的近半新股跌破发行价,“破净”股更是扎堆冒出,被誉为市场中坚的蓝筹指标股,完全抛弃了价值投资理念,在大小非疯狂套现的配合下,争相往跌停板上冲,沦为了砸盘的工具!
  你喝了我的茶!“爆脾气”小心翼翼地指出我给他冲的茶全被我沙沙洋洋洒洒的长篇大论后一饮而尽。
  你想说什么?“爆脾气”说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加了仓?
  我只想告诉你市场已经从恐慌走向绝望,而绝望往往是行情的拐点!我,除了重仓的奶股,还战略建仓了龙头股份,上海本地股,创投、世博、迪斯尼概念,这股票棒得很!
  “战略建仓?8.17元,还小套当中?“爆脾气”惊愕道。我“吁”了一声:不要嚷得这么大声。如果你现在就退出股市,毫无疑问,你把筹码割在了低点,而且你放弃了回本的机会!。熊市末期,就怕是多头看空,空头顺势继续看空。最后自己踏空!
  我之所以详尽其词地阐述大盘有转机的可能并不是掩盖我此时加仓龙头股份是多么的失误,只是为了让“爆脾气”不要过早地离开股市,也好给我作个伴。
  说句实话,我有一种生活空间愈来愈小的压抑感。自从师傅着手他那间破公司之后,他每天和我促膝谈心的时间极少有过六十分钟;利萍这个丫头片子自结婚后基本上没有找我玩过,我打过几次电话给她都说忙,倒是她老公小唐来过两个电话,让我有时间到他们家里小叙;小树、阿献这段时间也挺忙,师傅在站前路找了一间破仓库改成公司,小树、阿献顺理成章便成了公司的职员,负责卫生茶水接待什么的,那天以夜宵诱惑才和我小叙了一会,把桌上的美食扫光便说要回公司值班,把我一个人扔在炎热绝望的夏夜里。我甚至有一次和父亲钓鱼后去打门球,傍晚和母亲到公园广场上去跳老人迪土高,更多的时间,我是一个人在家弹弹吉他,拉拉二胡,看遍了CCTV所有正在播放的电视。如果是陆然在我身边,他绝对不会让我的生活犹如一潭死水!
  哦?想不到你对股市还有如此见地,一直都没有发现?
  “爆脾气”果然在我的长篇大论的说辞下产生了动摇:说说还有哪只股票值得投资?
  伊利股份啊!我不假思索,如数家珍地列数国际知名品牌伊利股份产品在国际上的影响:早在参展俄罗斯中国年时,俄罗斯前总统普京,对伊利有机奶赞誉有加;上个月,奥运期间,国际奥委会终身名誉主席萨马兰奇来到北京展览馆,会见了奥运会唯一乳制品提供企业伊利集团的董事长,并接受了赠送的伊利金典有机奶,萨马兰奇断言伊利将成为世界上最好的乳制品企业之一……
  我就像是在湍流中捉住了一根稻草,眉飞色舞地企图说服“爆脾气”,哪怕就是买上几手,即便我和他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但至少说到股票的时候我不再会是孤掌难鸣。
  有一点需要说明,伊利在数天后被公布含有那种三聚氰胺有幸列入二十九种“毒奶”之一,否则凭我的良心,我绝对不会在“爆脾气”面前如做广告般吹嘘伊利。没准此刻上述的两位世界级名人,正在特别护理的陪同下到医院检查那可怜的肾脏。
  毒奶的问题或许留待以后再谈,还是继续忽悠举棋不定的“爆脾气”为那刻的要务。
  龙头股份也是不错的选择!我打开电脑,翻开一个机构对个股的评级,对“爆脾气”发动攻势,摇唇鼓舌。但我很快意识到我的这种举动极为愚蠢。
  机构的话你都信,相信猪都会爬树! “爆脾气”估计被机构忽悠多了,对这种近乎误导的研究报告甚为反感:牛市的时候,分析师无论给什么股票“增持”“买入”的评介都不会有错,但指数从从六千多点泻到了两千多一点,这些股票依旧是“增持”“买入”的评级,这就不厚道了!
  “爆脾气”说有一个资深基金经理揭开过这个迷底,只有看多才会给分析师带来利益,是个人都知道,如果分析师对某个股给出“中性”的评维,几乎就是卖出的意思了;如果给出“减持”的评级,你就休想再进入企业调研了。是这种不道德的评估体系造就了A股的分析师成了“死多头”
  不管怎么说,奥运股在奥运前的表现也还是有目共睹的吧,龙头股份创投、世博、迪斯尼概念也是真真切切的吧,每一样概念到兑现前涨一个百分之二十也不算过分的吧?碰上大盘走好不立即翻个倍,主力出个门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
  

#日志日期:2008-10-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水天一色 长空孤雁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