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天一色 长空孤雁
水天一色 长空孤雁
个人原创,如需转载,请预先告知,并请注明作者与出处。★★★欢迎垂询:cl872884735@qq.com
博客信息
博主:不做二奶好多年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更多>>>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03550 次
  • 今日访问:62次
  • 日志: -127篇
  • 评论: 69 个
  • 留言: 34 个
  • 建站时间: 2007-1-2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首页 留言板 加为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好久没有打扫了,今天新装修了一下,累坏了,也乐坏了!
re 一个小散的操作日记
作者:不做二奶好多年 提交日期:2008-6-23 0:04:00 | 分类: | 访问量:2174

  2008-6-21,睛
  继汶川大地震之后,中国国内又发生了一场大地震,只是这场地震不是发生在自然界,而是发生在了证券市场。6月10日中国股市经历了2008年来最严重的一次股灾,原因是大脑一贯缺氧的监管层在CPI公布前,全然不顾诸多利空的影响,在小长假第一天傍晚,不合时宜的地在市场最关键位置推出了“大幅调高银行存款准备金率1%”的决策。
  对于越南兄弟的崩盘,国内的怜悯之声尚未来得及停顿,在证券市场也要讲政治的探讨声中,最为无耻的噩梦一周便悄然而至:12年最大周跌幅,十连阴的历史最高纪录,股指逼近10%的全球跌幅之最。
  最为气愤的莫过于师傅,作为他预言体系的一部分,类似的暴跌应该出现在体育盛会之后,他深信监管层不会让股指在众多国际友人的眼皮底下丢脸;他和许多对市场抱有幻想的人一样,认为2990点是政策底,是不会跌破的,如果跌破后,管理层是会出来维护甚至是捍卫的。但在连续下跌九天后,管理层对瞬间蒸发的数万亿市值置若罔闻。他错了,被忽悠了,领着一帮客户先后在中国联通和川投能源上阴沟翻船。
  一向被市场看作为短线高手的某重点私募席位,潜藏于东吴证券杭州湖墅路营业部的“涨停敢死队” 也难以抵御基金强力做空中国联通的压力,在联通涨停一役铩羽而归,当日杀入后悉数被套,账面亏损两亿多元。
  正如媒体老拿越南崩盘说事,对国内经济存在硬着陆的危险正在加大却三缄其口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一样,师傅多次在客户面前提到“涨停敢死队” 联通涨停一役这个战例,无非是为自己引导客户的操作失误寻找心灵安慰,同样是“涨停敢死队”,人家在广州冷机一役中却小有斩获和造成方正科技蹊跷涨停却只字不提。
  记得师傅对我说过,在后来跟随他投机短炒的客户中,其实大多数也是赔钱的,但他丝毫没有愧疚感,因为他并没有收取客户们的提成,客户们只是很不认真地跟随着他操作。之所以说很不认真,是大多数客户是不舍得割肉的。有时,师傅还会因那些不跟随他割肉造成巨亏的客户幸灾乐祸。
  记得十号那天收盘后,客户们照例小议一番,当然不能叫例会了,我打趣地当着客户的面问师傅,好像有人提到过在奥\运前指数有望到达8000点哟!师傅毫不忌讳地说,对,我是这样大胆设想过,但你们当时有没有问我说的是沪指还是深指。如果是网络语言,他的狡辩定会晕倒一大片听客。
  当然,我们也不能就此判断师傅毫无怜悯之心,因为也有例外。网友们,我有提到过那个凑钱为儿子做心瓣手术的三凤婶吗?她居然也加入了后期追涨杀跌的投机短炒中来,这曾让我一度感到疑惑。如果我没有记错,她当时还是客户们凑钱给她儿子做手术的,时隔半年,她又出现在股市里烧钱,这对得起给她凑钱的小散们吗?我当时逮住了一个机会和她交谈,从天气谈到菜价,从小吃谈到医保,最后正要谈到她儿子的现况时,我被师傅揪着脖子领拉到了走廊。师傅告诉我不要问太多,三凤婶的儿子死了,丈夫也弃她而去了!
  粗心的我其实应该发现,三凤婶没有了从前那爽朗的笑声,每次都只是机械地跟随师傅进股,之后就茫然地坐在一角发呆,而往往是师傅帮她止赢或者割肉。
  对于那些亏损的老客户,师傅是心怀愧疚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上周日傍晚,师傅领着我去了看刚出狱的参谋,对了,参谋只是过去式的称呼,现在应该叫他强奸未遂犯。
  本来我对参谋就不抱好感,仅仅因为他那在电台工作的老婆向他提出了离婚就要去探望他,我宁愿到农村的朋友家去看一头猪。谁不知道,现在离婚的比结婚的人还多,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我一口回绝了师傅:要去你一个人去!
  那行!以后我不陪你老爸去钓鱼了!师傅的话是赤裸裸的要挟。众所周知,爸的时日不多,除了门球,钓鱼是他新兴的爱好,用他的话说,看杨柳拂岸,听渔歌轻唱,是人生的一大乐趣。师傅为父亲置了一套价值不菲的渔具,并经常陪伴父亲于绵江河畔,这一度让我感激不已。
  在师傅无耻的威逼利诱下,我明知地选择了妥协。但他似乎有得寸进尺的猖獗,他为我外出的穿着无耻地进行了一番设计,并扬言要一改我浪女的形象。
  谁浪女了?我问。玛勒隔壁,这个烂人想怎么样?我想。
  没什么,他现在有了一个年轻貌美的未婚妻了,我不想领着你在他们面前显得寒碜罢了!
  是谁?
  就是那个告她强奸未遂的那个女孩子!
  啊!我惊愕得颌骨差点脱臼。
  今年的六月格外闷热,晚风挟带着粘糊糊的热浪。参谋的家位于武装部大院的小平房里,两边也搞着房产开发,被拆下的预制板和变形的钢筋堆得满地都是,原本就象征性摆设的两个花铺也杂乱地堆上了木棉瓦,给人以凌乱的感觉,一如我那刻的心情。
  近期我发现,师傅很经常带我出入他的社交场合。从一本老掉牙的杂志上我看到过这种情况就是男人认同了对方准新娘的地位,并且大多数情况不会超过半年就结婚。端阳晚饭的时候,师傅就婚期和我父母进行了热议,我因为电脑上的一场游戏而错过了旁听。婚姻对于我来说,似乎没有了选择,随着同学和好友的相继成婚,我发现我的空间越来越小,我仅需要珍惜的,就是时日不多的单身生活。
  很多网友对陆然的身影望眼欲穿,数次日记中提到他时我又都只是昙花一现、只言片语。如果单纯从小说的角度探讨,男一号在十数万字后才出现,这样的铺垫过于冗长,为此,我仅能诚心地告诉读者,为绝对没有吊人胃口而故意拖沓的陋行,只是有些回忆不仅需要时间,更需要的是勇气。
  我认为有必要提醒诸位,我的日记虽然变形成月结,但把它定义成小说未免过于牵强。有一读者说我的文章纯属一散民的乱侃,我发现他对我文章的定位把握得比较准确。我的文风之所以凌乱不堪,充斥着无聊的东拉西扯,也恰到好处地掩盖了我对文学的无知和对行文要素的满不在乎。
  为此,我又一次故伎重演,将话题拉回到对参谋的拜访中来。
  令人惊奇的是参谋家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还停了一辆110警车,车上的警灯忽闪着,给傍晚的晚色平添一分恐怖。难不成又发生了凶案?我的心不禁一紧,目光便开始搜寻四周的厕所。
  师傅急扒开人群,原来是两只狗在掐架。参谋叼着一支烟拉住一只狼狗的缰绳,另一个中年胖妇拉着另一只形如藏獒的犬只,参谋的未婚妻,那个漂亮的女孩子手里抓住一只空的塑料盆傻呆着,旁边还有两个年轻的警察脱了帽抓头发。虽说仅是狗打架,但我紧张的心境并没有为止放松,印象中的狗打架不外乎就两疯狗一般互相撕咬,然而此刻的情形并非如此。
  两只狗都怒目圆瞪,上颚和下颚咬在了一起,血从嘴角缓缓流出,却都没有退让的意思,都在闷不作声地拼命地往后拉,场景陷入了僵持胶着状态。两个狗和狗的主人,都挥汗如雨。
  傻B,狗没有汗腺,是不会出汗的!狗身上湿漉漉的是因为用水泼的。师傅及时纠正我常识上的错误。
  据参谋介绍,对方是部长夫人,以前两个狗东西是好朋友,不知道现在为什么会势不两立,一见面就掐架,而且掐架的方式一次比一次变态。110不知道是谁招来的,用水泼也是警察想出来的法子,但根本不管用。警察又想出了一个法子,说用他们随身携带的的辣椒水喷雾器喷一下狗的眼睛或许管用,但遭遇双方的反对。我可以明显地看出,部长夫人很焦急,但参谋如果不出汗的话,却胜似闲庭信步,他弹掉了口中叼着的烟,又点上了一支。
  师傅前去和参谋耳语了一番,参谋很隐秘地朝他的狼狗打了一个手势,狼狗后腿一蹬,松口跑脱,剩下那条类似藏獒的“四不像”哐哐乱叫以及部长夫人的咒骂。
  参谋赶紧进到屋内,拿了两瓶矿泉水给警察解渴:真不好意思,狗打架也害您们出警,我真的不知道是那个丧尽天良的人报的警!这句话很明显是说给部长夫人听的。
  参谋叫小姐上茶,自己埋头仔细检查的狼狗的伤势,下颌和牙床都有两个血窟窿,还在向外渗血,参谋立即给狗上了药,然后脱了它的缰绳,拍了拍它的屁股,这狗东西便蹲在风扇下小憩,用一双忧郁的眼神打量着我们。
  晚上到外面买点流质的东西给狗进补一下!参谋吩咐小姐说。
  这一个微小的细节我忽然有点感动,不争气的我不知道为什么眼泪会夺眶而出。记得陆然和父母的隔阂也是因为一条狗引起的。据陆然说他认识我以前就喜欢拿了吉他在绵江河畔弹唱,粉丝只有一个,就是一只双耳奇大的罗宾狗。那只罗宾狗特别凶,咬过四个人,都是在邻居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窜上去,咬着大腿不松口,还来两个类似于鳄鱼翻滚撕咬的动作,被袭者往往被剜去一块肉。在众多邻居的严正抗议下,陆然的父亲将狗送到了乡下的亲戚,后来这条狗在某月某日的凌晨,被一辆睡眼朦胧的大货车辗死,他家亲戚原打算弄点佐料将它葬在胃里,遭到陆然的激烈反对,我陪陆然到了乡下其亲戚家取了狗将狗葬在了一个寸草不长的山坡上。为此,陆然的父亲在亲戚面前大失脸面,而陆然对父亲却大失所望,双方曾一个多月互不搭理,也为我俩数月的离家远游打下基础。
  之所以说在某月某日的凌晨,那条狗被一辆睡眼朦胧的大货车辗死。其实我对这个日子铭记在心,只是不愿想起。因为那晚,绵江河畔,银杏树下,愚蠢的我,用身体安慰了一个失去爱犬的男人,不想过多的描述,只知道那晚,树影摇曳,宿鸟纷飞……
  或许正是因为陆然对一只狗都能珍惜有加,才点燃了我对他的爱意。他第一次让我见识了因为失去一只狗而泣不成声的男人,可他为什么会对我如此绝情呢?罢了,又扯远了。
  总之,我对参谋的印象因此而有所改观。
  

#日志日期:2008-6-23 星期一(Monday) 晴

评论人:长翅的牛 评论日期:2008-7-11 19:18
新家真漂亮!

评论人:达摩3998 评论日期:2008-9-17 13:12
喜欢你的文字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水天一色 长空孤雁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