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天一色 长空孤雁
水天一色 长空孤雁
个人原创,如需转载,请预先告知,并请注明作者与出处。★★★欢迎垂询:cl872884735@qq.com
博客信息
博主:不做二奶好多年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更多>>>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09059 次
  • 今日访问:216次
  • 日志: -127篇
  • 评论: 69 个
  • 留言: 34 个
  • 建站时间: 2007-1-2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首页 留言板 加为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好久没有打扫了,今天新装修了一下,累坏了,也乐坏了!
re 一个小散的操作日记
作者:不做二奶好多年 提交日期:2008-6-9 17:56:00 | 分类: | 访问量:2116

  2008-6-9,阴
  有网友不止一次地提醒我,日记有演变成月子的倾向,为此,我重复着两个籍口:一是大盘的持续低迷,在如此低迷的市道中操作,很难有赢余的机会,写在日记中的操作提示,不可避免地会误导为数不多的几个资深奶粉;二是本人天生乐观,文风作派乱弹取乐得令人作呕,这与当前的抗震救灾的大气候极不匹配,我还没有足够的勇气让自己成为人民的公敌,至少我没有足够的精力向网友解释这个时候为什么还要逗乐,尽管我一直强调,我的日记一直都试图演绎一个悲剧的故事,可又有谁会相信呢?
  但有一点朋友们应该相信,娱乐,冠上了抗震救灾的名义,就完全符合当前的氛围。这便是我为什么在上个月17号电信日那天极力鼓动师傅去参加那个只有在当地小报才有简单记载的赈灾晚会。
  师傅的头像其实很适合演小品或者诗朗诵,如果不是时间过于仓促的话,我会建议主办参与方市文联以抗震救灾为主题,创作一个小品或者情景剧本,让师傅演一个在灾区趁火打劫的歹徒甲或者地震发生时,至学生的安危而不顾,夺路而逃的教师F。这些不齿的情节,在当时也还只是我脑海中的臆想,但后来,还真跑出了一个闻名遐迩的“范跑跑”,据说有旁人证实,那天他的短跑速度如果能有效得到公证,将刷新百米世界记录。同时还有传闻,此人已被国外田径猎头公司相中,前途将不再黯淡。
  还是拢回话题谈谈师傅对参加那次义演的态度。师傅真的很爽,还没有等我把话说完,他便一口回绝了我。“这并不表示我不同情灾区的人民,在你演出的当下,我可以为你鼓掌、献花、捐钱!”师傅盯着我的表情,让善良向纵深发展。
  避开演技不谈,师傅在音乐上的天赋的确不是很高。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打听的我和然的爱情故事就是从粗浅的音乐开始的,他也先后到剧团找人学习了提琴管弦乐,但最后只掌握了口琴的一般演奏技巧。吹双音时还不时发出蓬布撕裂一样不合拍的音符。我听过他吹得最好的那首叫《情的霹雳》,一次夜阑人静时在我家阳台深情演绎,被张伯的妻子骂了个半死。特别是那次,我们送小林的女友远嫁他乡时,在火车站,一个买了杯豆浆蹲在门口喝的民工吹的口哨深深地吸引了我,他在过后的几天里,几乎整天都“嘘”个不停,我问过小献和阿树,她们也一致表示,在他练习口哨的时候,都会产生一种憋尿的感觉。
  没有专业的演员,更没有技高一筹的职业音乐人,可以说,这次的演出节目都是在一天之内凑合而成。剧团找来的报幕司仪,一口蹩脚的方言普通话;一帮在街道招集有街舞PK团,九个人有三个磨破了头皮;一个大学校园的吉他手,在为一个绝色女大学生伴奏《祝您平安》时,大横按压弦用劲不当,活生生扯断了一根E弦;文联一个书法高手用扫帚般大的毛笔写了两个字“祈福”,他的字写得很大很烂,其中还有一个错别字;移动公司那些漂亮服务小姐在诗歌朗诵时有一个带眼镜的极不严肃地在表演期间掏出手机打电话;电信公司请来的魔术师,表演一块空白的提板变成一张移动公司的捐赠支票更是漏洞百出,因为我们的舞台就在小区广场,不存在台前幕后,台后的上些失去监管的小朋友在台后对他所谓的魔术一览无遗,暴出一阵哄堂大笑,唯一值得称道的节目恐怕是少年宫请来的爵士鼓手,三个可能是刚脱奶的小朋友整齐划一地在音乐的伴奏下配鼓演奏了《蓝精灵之歌》《聪明的一休》,或许为了提高一点品位,最后还即兴演奏了一典《西班牙女郎》。
  我很清楚朋友们一定会问我在整个演出中充当什么角色,我用二胡演奏了两曲歌《让世界充满爱》《让泪化作相思雨》,把自己感动得不行,泪眼模糊得几乎看不到观众的反应,只是后来师傅告诉我,当时他旁边有一个少不更事的女童,在我演奏期间用双指塞住耳朵,令人欣慰的是每到曲终,她都会礼貌地鼓掌。
  那天的节目虽说质量不是很高,但大家的热忱都很高,结束时据民政部门统计,那个晚会共筹得赈灾款项四万多元。师傅说他捐了500元,他带领的团队共捐赠了一千多元。他所说的“团队”无非就是指胖子一伙人。那天他还带了胖子一伙人前去为我捧场,“嘟嘟”当即表示要跟我学习演奏二胡,并认为传统乐器中最动听的就要数二胡。
  一段时间来,我的注意力仍就集中在那每天定时公布的那堆令人惊愕的死亡数字上面,后来又一度浸溺在对为富不仁的商界代表王十、跑得比狗还快的“范跑跑”以及那个臭名昭著自称辽、宁女孩的炮轰中去,每天调拨千余汉字在网上、博上与上述若干时代先锋的支持者打口水仗,乐此不疲地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直升机掉入了山谷里一直没有找到,股指也沉入了堰塞湖没有了起色思绪才又重新陷入了混沌。
  据说武汉大学用上千万元的仪器将坠落的直升机锁定在了四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但股指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底。
  师傅说近期利空密集出现:大小非在印花税的掩护下一如既往地变相出货;前期那些披着爱国救市外衣的机构又重新露出了奸商的本色,又在乐不可支地砸盘;亲美精英仍旧一如既往地卖国,以低于国内市场数倍的价格溅卖建行的股份,让境外投行一天就纯赚上百亿人民币,比这次赈灾款的总数还要多;低能的监管层也一如既往地上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中建股份IPO过会发行从股市抽血400个亿,给市场制造恐怖,投行在监管层的配合下,借三G打了股民一个措手不及。
  外围经济环境更是不容乐观,越南的金融危机有望成为推倒亚洲经济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石油,黄金等大宗商品的疯涨,全球火烧连营式的通胀造成中国为次贷买单上千亿美元之巨,而普通投资者又要为资本市场买单……
  中国联通停牌开市之日,师傅带着客户义无反顾地冲了进去,先是涨停,然后又是跌停,喜怒就在一瞬间。次天又赶紧带着客户灰头土脸地跑了出来,平常习惯了登高一呼应者云集的师傅那天没有出头给大家顶缸,而是无奈地唱起了《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农历五月五,也就是昨天,母亲让师傅到家里来吃饭,说装修好了的新房再通透一个月就可以搬进去了,我们的婚期不能无限制地搁置起来,得有一个确切的日期。
  一个早起来,把我从床上扯起来就念叨着我的婚事,直到得到了我的授权答应让她去找人看日子她才去准备雄黄酒,挂艾蒿。
  多年来,端午节的棕子都是买的,这次,父亲一定要母亲亲自做。他和母亲一起准备好了糯米、绿豆、盐蛋、肥肉、香菇,父亲让我到集市上去买一些上好的棕叶,说今年不仅要包三角棕,还要做一些裹蒸棕分给同住多年的邻里。一但搬进新房,和邻里见面的机会就不会多了。
  年少时,绵江河上曾有一座铁丝桥,有一年,划龙舟比赛,船撞上了桥敦,船翻了,桥也断了,那时的我,和年少的正文哥受父母之命去对面河集市上买棕叶,连同数十人一同翻落水中,正文哥死死捉住一根桥柱,拉住我的手。那天,父亲在河堤上找我未果,竟然当街大哭,但幸运的是那次事故无一人死伤。此后,父亲再也不许我到铁丝桥上玩耍了,家里从此也不再自己包棕子,那熟悉的青黛棕叶,包裹着不仅仅是美食,更包裹着童年的许多回忆,以及亲人对我的爱……
  

#日志日期:2008-6-9 星期一(Monday) 晴

评论人:谢仕玉 评论日期:2008-6-9 20:40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沙发?

评论人:还没开始赚 评论日期:2008-6-9 21:06
等得花儿都谢了!

评论人:翠园的冬妮亚 评论日期:2008-6-20 12:04
问好~~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水天一色 长空孤雁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