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楼主
作者:糊涂阿猪 提交日期:2008-1-25 14:25:00 星期五(Friday) 晴



满目耀眼的洁白,令这个世界干净而单纯。
是这样如荼的一片静谧,让整个村庄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我就着炉火,对着电脑发呆。
身子已经笨拙到采取任何坐姿都让人感觉极度不舒服的程度,可我还是想坐着;肚子里隐隐有动作,不知道是不是宝宝在表示抗议。

母亲的病总也不见好转,心里担心得不行,还得在她面前装做轻松。
和老公中断联系已经一天多了,感觉很沮丧!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到底还是不习惯没有他的电话。
扫过书桌上前两天买的还没来得及看的一本杂志,一个标题瞬间吸引了我:啊呀娃娃走过轻狂!
啊呀娃娃不就是小天女么?作为一个资深八卦女人的八卦精神顷刻被激发起来。赶紧翻开看了个大概。是说小天女如今幡然悔悟,誓要将曾经脱掉的衣服一件件再穿起来。
不由冷笑,穿起来又如何?试问有多少人能忘记那具曾经张扬跋扈、不着寸缕的肉体?

心绪烦乱,无法安宁。
开门走出去,站在雪地里。漫天纷扬的雪花顿时笼罩了我,扑面的清冷带给我渗进心底的一丝沁凉,感觉很舒服。
我张开双臂,在飞雪的夜空下旋转、旋转,浑然忘我!但愿一切烦恼和困扰都被转入雪野,堆积、融化!
慢慢安静、慢慢安宁、慢慢安详!

重新回到电脑前,就那么静静对着液晶屏,不想动。
电话在手中反复把玩,终于还是决定给老公发一个短信,不管能不能收到。
“大雪封山,没米没钱,东家,我好可怜啊!”
央视12套大家看法在播JY自杀的事,粗略瞄了一下,心里激不起一丝同情。
傻女人啊,纵你冤深似海、仇重如山,在那冲动的纵身一 跃之后,人鬼殊途,又能奈他如何?不过是白赔了卿卿性命及父母多年的辛苦养育而已!

昨晚敲字到此,突然停电,幸好此前有过保存!
躺在床上,反复无眠 烦躁加郁闷。
很想骚扰一下谁谁或被谁谁骚扰一下,终是在面对天花板的黑暗中天马行空的胡乱冥想,没骚扰,也没被骚扰!
静谧中突然犬声大作,狗狗们在院子里狂乱的叫.
心一下子紧张:莫不是有小偷?万一是强盗呢!天啊,怎么会忘了把多吉放在外面呢......一瞬间翻转了千百个念头,到底还是没敢起床去巡视一下.

早起,雪堆得愈加厚了.在积雪的院坝里走了一圈,留下一串黑脚印分外扎眼.想着拍几张照片留念,才发现相机前些天拿回德阳了.几许遗憾.
问母亲感觉好些了没有,她说好些了,但看面容仍是病态不减,担忧又涌上眉头.伺候老人家吃过早饭和药,我说:今天这么冷干脆就不去医院挂针了,你就躺在床上不要起来,暖和些!
许是吊针吊怕了,母亲竟然一迭连声的应好,并异常听话的躺入被窝.

10点左右,电话响起,是老公,一下子惊喜不已.
刚按下接听键,就听老公在嘶喊:喂!喂!听得到不?听得到不?我也开始大喊:听到听到!老公说:电话刚刚才有信号!你身上没钱了哇?天哪,这实心人儿!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又紧接着吼:让你哥先给你送点回去.下雪天泥泞水滑的,你不准出去乱走,看摔到哪里,听到没!我使劲点头,幸福得没力气答腔.早知道怀孕这么受宠,早干嘛去了,多怀几次才好呢!又听他"喂!喂!"的乱吼,我赶紧吼回去:我听到的,你说!他问:老妈身体恢复些了没有?我说还那样.好厚的雪啊,我给你念诗!他愣了一下:啥?哦,好,好嘛!我清了清嗓子,面对茫茫雪野,用普通话字正腔圆的念:今冬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
静默之后,他突然笑得山摇地动,并骂"你个瓜......"
电话中断,打过去,已是自动应答!




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