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了继海的爷爷的爷爷……
想起了继海的爷爷的爷爷……

作者:明月彩云 提交日期:2007-3-29 22:47:00
想起了继海的爷爷的爷爷…… 这是大兵和奇志两个人相声之中的一句台词,好像是编排中国国家足球队的。当时我听了就有一种乐不可支的感觉。奇志大着舌头的表演确是非常有意思。笑过了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太是滋味。中国国家男足成为笑料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在上一周中国男足热身输给了澳大利亚之后,据说足协南勇驴脸倒挂的喝斥邵佳一:“没有九十分钟的体能就不要回来。”邵佳一这孩子还算是足球圈子里比较中规中矩的,为人调子也不高,就因为体能支持不了九十分钟,输急了眼的南勇就呵斥人家,显然是有欠厚道。我要是邵佳一我就回答他:“不回来就不回来,省的爷一路飞行舟车劳顿。”中国人太喜欢给人家扣上一顶大帽子,如果敢不回来,那“不爱国”是一定的了,剩下的还有什么说法就不知道了。 不论我们试图怎么样给自己涂脂抹粉,都无法掩盖中国足球是个孙子的真实身份。顺着国际足联的技术排名一路跟头把式的向下跌,亚洲从二流到三流,至于什么时候下流,完全看他们自己的心情了,没有人能挡得住。 董方卓曾经参加了每一次的海归国家队集训以及比赛,但是,老朱给他的上场时间,永远是垃圾的时间。你能说小董能力不行,还是朱指导的思维出了问题。好在国家队最近的这两场热身总算给了小董足够的时间,实践也证明,董方卓至少现在在国家队力应当有一席之地的。 大兵和奇志够损,其实也不用想起“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中国足球每当关键的时候总是会出现那么多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东西,你能说是命运捉弄我们,还是我们自己不争气。 内讧,派系,内耗,自以为是,盲目让中国足球一直处在盲人瞎马夜半临池的境地。足协就像一个言而无信的人,朝令夕改,完全是长官意志和政治交易的产物。女足所以疯狂的一路下跌,从铿锵玫瑰到落寞的狗尾巴花,直接的黑手就是足协。元老马元安不行,新秀张海涛也不行,拉朗配的裴恩才不行,临危受命的马良行也不行,王海鸣在阿尔加夫杯赛上率队一塌糊涂,结果足协忙不迭的请来瑞典人当掌门,滑稽的让你眼花缭乱,用范伟的话说“哎呀,防不胜防啊”。你都不知道足协领导都会给你弄出什么妖蛾子来。明年女足世界杯就要在我们本土举办了,东道主怎么也要顾及一下颜面,看看瑞典人有没有什么办法。 去年还在爆炒前辽足守门员刘建生吸毒涉嫌管制刀具,今年又传来原国家队门将,上海申花球员,刘云飞因为涉毒被公安人员捕获,拘留多日。记得我曾经看过这个刘云飞的一本写真集,小伙子挺精神,也不胖也不瘦,满身都是疙瘩肉,很健美的。转会去了上海,怎么就喜欢上摇头丸了呢?不过去年一年才打了五六场比赛,闲着也是闲着,终于自己给自己整出点“花边新闻”了。从当年安琦嫖妓丑闻,到刘建生再到刘云飞,这些曾经的飞云人物,曾经的“国门”,做这些丑事情的时候,难道没想起“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 总有不同地区的球迷争论那个球员怎么怎么好,那个球员如何如何差,那一地的足球俱乐部如何财大气粗,那一地的足球俱乐部如何寒酸贫穷。说着说着,一语合不来就骂上了,骂得那个难听,骂的那个充满着仇恨和怨毒,骂的那个不堪入目,其实,这些家伙全部都属于忘记了“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算大兵和奇志有点嘴下留德,他们还没说“想起了他奶奶的奶奶的奶奶。”要不我们听了也觉得别扭。 昨天写完那个帖子,一个老友在QQ上涮我:“你还是那么爱和稀泥。”我无语,其实,足球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全部,就好比花开去了济南不仅仅见了山东网友,而且还喝了酒,并带回来了酒,虽然不多,是哪个意思。至于花开端起酒杯和放下酒杯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事情。 足球不应当有仇恨,真的,为足球而仇恨的人是可悲的,也是可怜的。尤其是中国足球,你就权当它是相声,是小品,是东北二人转,是山东吕剧,是河南豫剧,是河北梆子,是京韵大鼓,是柳子戏,是信天游,甚至是个屁,或者连屁都不是。但是,有一点,你千万不要把它当成足球。 写着就想起一个笑话:一个老兄,兴冲冲的拿着在文物市场上淘来的一个罐子上央视的《鉴宝》栏目,看着罐子喜爱之情于言表,一个劲儿夸耀自己的宝物“这可是西周的正宗货。”轮到专家鉴定了,专家看完笑着说:“你这那是西周的,你这是上周的。”中国足球和这个罐子有得一拼。 不由自主想起了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 2007-3-29
#日志日期:2007-3-29 星期四(Thur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明月天涯客,风尘多蹉跎;忍看风云起,却道无波折。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