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物语
  四月物语  
记录生活和工作的痕迹。 工作信箱:hzaprilday@126.com

·心情 (34)
·阅读 (2)
·观点 (16)
·行走 (3)
·访谈 (6)
用户:
密码:
· 后花园的传奇(2011-7-24)
· 江南有雪(2011-3-14)
· 献给黑头发的勒夫(2010-7-14)
· 力挺中医养生(2010-6-8)
· 做人再认真,也未必有风格(2010-4-20)
· “富二代”和“蚁族”(2010-4-20)
· 他们并不是一个人(2010-4-13)
· 穷小子嫁得,混小子碰不得(2010-2-27)
·问好啊。写得好。...(2008-10-7)
·我个性中也有挑剔的DNA.也喜欢梁文道的...(2008-6-14)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这部电影我一直想看...(2008-5-23)
· http://shop33901879...(2008-3-19)
·嗯,美则美矣,缺乏灵魂...(2008-3-10)
·看了,最后几段文字字体太小了啊...(2007-9-24)
·怎么找到我的啊,其实我这里就是我自己一个...(2007-9-18)
·呵呵,找到你了...(2007-9-16)
·喜欢这篇
半夜我们登上保俶塔顶,夜...(2007-9-15)
·现有一女生想租这个房间,找一个合租者单身...(2007-8-29)
在这给我留言吧 >>
· 2011-7(1)
· 2011-3(1)
· 2010-7(1)
· 2010-6(1)
· 2010-4(3)
· 2010-2(1)
· 2010-1(1)
· 2009-12(1)
· 2009-4(4)
· 2009-2(1)
· 2008-12(1)
· 2008-11(1)
· 洁尘的私人版本
· 人生自守,枯荣勿念
· 听讼楼
· 水月郭梅
· 清醒纪
· 自由的生命是从容的
· 海南的夏景
· 灯灯桃花
· 倾城
· 行摄人生
· 青青李子
· 天河渔民
· 一周顾明
· 竹园子
· 梦听风
· 画化世界
· 红拂女
· 麦小麦新生活
访问:107794 次
日志: -18篇
评论: 11 个
留言: 0 个
建站时间: 2006-11-24
hzaprilday 管 理 员




<<上一篇 下一篇>>
江南有雪

作者:hzaprilday 提交日期:2011-3-14 15:37: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787

  
  雪,桥,入夜。2011年的普通一晚。
  很多户普通中国家庭,这一夜大人小孩都捧着饱饱的肚子上床,梦里孩子好像听到雪落下来的声音吧。
  第二天一早,一点窗帘缝隙透出的雪光,就映得满室发亮。爸爸就可能会念年普希金的诗“雪像一个迟归的旅人,敲打着我们家的门窗。”
  很多年前,我们都可能认识这样一个北方朋友。他身上有股雪的气息:坚凛,苍茫,忧愁和浪漫,那是从电影画面中得来的雪的印象,也是臆想中,未曾驻足的黑山白水的味道。
  南方的冬天很少有雪,南方的冬天于是总少了点姿色。
  下雪的第一天,世界静得像个裸体的婴儿,慢得像个夫子,是普鲁斯特的慢,还是中国士大夫的慢,我们心照不宣。雪来了,大人小孩都开始魂不守舍。
  白色布景下的天和地,没有任何旁白,大到了你狭窄的内心不能盛满。偶然前方的树木和楼顶露出它的灰灰本色,就好像这个公共空间打了个小小的迂回和折痕。一切都在半路休息,又好像随时可以出发。
  很快世界又开始忙碌了,车流,人流涌上前来,就好像谁突然按了快进键。
  路角那家流动的早餐点雪天还在,有人路过的时候,老板就嘴一开,要买啥早点?老板低低得伏身,然后滚烫的豆浆和粽子拿出来了。
  再走几步路,有对年纪轻的夫妻在买包子馒头。苏北口音,女得默默无声,眼光总瞧着男的,没客人的时候,带着痴憨的表情,就去拍拍男人身上沾到的雪花。说不出的家常和痴迷。
  马路上行走的男人女人,鼓鼓囊囊都像个馒头。但细细看,就能分清了:袅娜的少女,矜持的少妇,憨憨的楞青,一头白发的老人,这些人身上暗涌着多少故事。偶然还能看到几个穿黄袍子的出家人,一直跟在众人身后,非要送出开过光的观音像——假尼姑行骗,让空气又多了滑稽味。
  火车站,弯弯曲曲买票的人圈儿,半圈人在雪中,瑟缩着身体,背上披了层雪花,像旧棉袄露出了棉絮头。外地人和嘉兴人,都安静地站着,轻声说着话,偶然发笑。寒风浩荡,但只要我们还走在回家的路上。
  打工的人在小饭馆,吃了几口就叹气:今天老板说,厂子今年还是不景气,为了不减人员,年终奖不发了。几个人跟着都发了几声牢骚,然后就散了。发了牢骚,可该买的总要买,一年的剩余下的钱,说没也就没了。
  下班的父亲母亲们回到家,父亲拿起今天的报纸,母亲拿起围裙,钻到厨房里。等饭菜上桌了,这一家的父亲给自己烫壶西塘黄酒,说起刚看到的新闻:雪天路滑,今天车祸多了;昨晚隔壁小区有毛贼雪夜来偷盗,雪天路滑,小偷摔了大跟斗,被抓住了……
  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万家灯火里,路过一个老房子还传来戏曲声,:天上掉下来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我心里还想听下一句怎么接,却怎么也听不清了,但曲还在那里唱着,抵死缠绵。
  我总觉得这所有的气息里,都有我一份。
  给个北方朋友发了短信:这里也下雪了。对方回:是不是就下了点泡沫粒子?我没回短信,但心想,这个地方是雪少,可照样出豪杰,产才子。北方的城市大半个冬季都有雪也罢,怕次数多了,气氛淡了,什么故事也少了背景。 
  现在,我想自己身上也一定有雪的味道。
  但我自己是闻不到的。
  
  


#日志日期:2011-3-14 星期一(Mo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四月物语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