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硕世家



博客信息
博主:和硕世家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留言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961982 次
  • 今日访问:31次
  • 日志: -161篇
  • 评论: 208 个
  • 留言: 6 个
  • 建站时间: 2006-10-2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和硕世家
用眼睛观察这个世界,用文字记录这个世界,用心感悟这个世界...

首页 |留言板 |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龙玲女士及其剪纸艺术
作者:和硕世家 提交日期:2006-10-31 23:17: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6708



在我看来,龙玲女士的剪纸在锦里老街上,绝对是一道最为亮丽,最为独特的风景(关于龙玲女士的个人资料,大家可以到网络上查找,都很详细的)。

与朋友的行进间,蓦然看到一个流动的小铺周围围观了众多的游人;出于本能的好奇,我也凑了上去。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一凑,却凑出来了下面的这些文字。

小铺不大,只有一个平米的样子,但是它所有能够利用的空间,也都已经利用了:铺面上摆满了各种样式的剪纸;四周除了坐人的那一侧,其余三面也都挂满了样式繁多的剪纸;就连小铺上面竖起的竹竿上也挂满了,有着一种旌旗摇动的感觉。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这是龙玲女士的作品;只是简单的认为那些剪纸都是从乡下的老妇们手中搜集而来的。后来,我等到人少了些的时候,上去与摊主攀谈了起来,才知道这些都是龙玲女士的作品。摊主很热情,也很健谈,是那种典型的川中汉子;下岗后没有再去按部就班,就琢磨着做起来了这个小生意,理由很简单:自在。之后,我向他要了龙玲女士的联系方式,他很是热情的把其所有的联系方式都给了我,包括手机、固定电话,小灵通——这种实诚,让我想起了家乡的那些上了年纪的耿直的人们。

与朋友到了一家茶水铺子,坐了下来。我计划着给龙玲女士打个电话,希望能够约个时间拜访她。等我拨通了她的手机后:事不凑巧,她回云南老家寻亲去了(龙玲女士是云南彝族人,这次回云南是为了寻根问祖)。看来这次是见不到她了,说心里话,我有点儿沮丧。就在我沮丧之余,我却意外的接到了龙玲女士从云南打来的电话,她告诉我,让我今晚的晚些时候给她再打个电话——有些事情,可以在电话中聊聊。刚刚低沉下去的心,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我就与朋友赶紧说,结账吧,我们去武侯祠。

说到了剪纸,就顺便提一下我的故乡。我的故乡在山东的潍坊,那里最为出名的是风筝,还有杨家埠的年画、高密的剪纸。

在我的记忆中,古诗中“儿童放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的画面是再熟悉不过的了,而且直到如今我也一直固执的认为,清人高鼎笔下的这幅画面描绘的就是我的家乡;

还有旧历年前贴在房间内墙壁上的色彩鲜艳、尽显喜庆与吉祥的年画,可以一直完好的等待着来年的重新张贴(我们小孩子,从小就被父母告知,年画是不可以随便撕扯的,所以家家户户的年画,一年中除了会落上灰尘外,一直都是完好无损的);

小的时候家中房间的所有窗子,都是木格的,每当冬季来临时,母亲或者我的奶奶,总是把窗格儿,先清扫擦洗干净,然后用白色的纸张裱糊好,最后再在上面贴上大红色的剪纸;这样的效果,往往使得进入房间的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红红的剪纸。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姥姥,我的奶奶,都是那些随手拿起剪刀,片刻之间就可以剪出让人赞叹不已的花色图案的普通妇女。可惜的是,到了我的母亲,就已经不再有如此的手艺了;当然了我的姐姐们,就更不用说了。

晚上如约拨通了龙玲女士的电话,我害怕冷场,就首先随意的问了几个问题;没有想到,龙玲女士简单的回答了我那几个问题后,她的话匣子却一下打开了。

从小说到大,从大又说到现在;其中的种种滋味或许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得以知晓。但是无论生活是如何的艰辛,从来都没有让她有过哪怕一丝一毫的放弃的打算;对于剪纸的痴迷及坚持,从她平静的叙述中,让我觉着是已经到了她的骨子里。她也有她的烦恼和忧愁,其中让她最为忧虑的是,担心后继无人。在她以前带过的徒弟中,现在只剩下一个日本的女孩子在坚持了。听到这里,我觉着是无比的心酸;我搜肠刮肚般的想着找到那么一句可以安慰他的话——或许也是为了安慰我自己——可是我却失败了。

我们的通话,大约持续了半个小时的样子。撇去龙玲女士个人的艰辛不说,我觉着有一点我一定要说,就是为什么这些民间艺人有着这么多的烦恼,这么多的挣扎呢!他们手中掌握的这些东西,也是艺术,也是我们这个民族灿烂文化宝库中的一块瑰宝!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够认识到这一切呢?整整一个夜晚,我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多么的希望我的无眠能够唤醒人们对于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停留于思考层面的所做!

对于龙玲女士及其剪纸,让我最难以释怀的是:一是后继无人;二是直到现在还留在她身边的那个日本徒弟。说心里话,我对于她收下日本的那位女徒弟,是绝对持有不赞同的态度。我觉着,这倒不是说明我的狭隘,而是我的内心有着一种强烈的惶恐:在这个和平的年代,日本人在不声不响中带走了我们太多的东西。

关于民间艺人及其手中的艺术,不只是剪纸,还有其他的,如编草鞋;在这里,我提一点个人的想法:希望蓉城的朋友们中的有识之士,能够抽点时间,好好的整理一下这方面的资料,并于社会中进行一下有效的呼吁。

#日志日期:2006-10-31 星期二(Tu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和硕世家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