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霄鹤
   徐霄鹤
    我的新郎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56977367
 
  
首页 | 留言板 | 加为友情博客
 栏目分类
· 原创诗文 (5)
· 日志聊歌 (1)
· 评天论地 (2)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霞美路,一条长长的虚线(2008-9-1)
·《余秋雨漫画2008奥运驴》 文/六七八(2008-1-27)
·《二泉映月》(2007-2-25)
·《春晚,我和戴望舒走在江南雨巷》(2007-2-20)
·《我是萨达姆,别叫我诗人》(2007-1-5)
·云霄鹤舞的博客(2006-11-24)
·谷子熟了,我要收割一滩黄金(2006-11-7)
·[诗歌]等你(2006-10-9)
 最新评论
·搞了那么多私家园子 看你忙得过来不
·来望望....(2007-8-26)
·狡兔三窟:)...(2007-6-18)
·感恩杨荫浏,嘿嘿~~...(2007-4-5)
·每年春天,我都会去他的墓地
我念我...(2007-3-12)
·真是惭愧:
各位英雄美人,我不常来...(2007-2-20)
·想楼上各位兄弟姐妹们问好
新春快快...(2007-2-20)
·想不到还有一个窝儿在这里,呵呵
...(2007-2-15)
·刚才去你新浪家问候,再在你天涯别墅祝福:...(2007-1-31)
·排在孤风后面问云霄兄弟早安!...(2007-1-26)
 留言
 友情博客
没落鬼族的博客
夏华,带翅膀的女人2017-6-11
红袖酥手
四月,沂蒙山的桃花2013-5-30
兰质慧心的BLOG
我喜欢每一个此时此刻2012-5-7
日子几许,点滴记忆
无心之过2010-3-9
平淡高音
写在中秋2007-9-25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2008-9 ( 1 )
·2008-1 ( 1 )
·2007-2 ( 2 )
·2007-1 ( 1 )
·2006-11 ( 2 )
·2006-10 ( 5 )
·2006-9 ( 1 )
 友情链接
·没落贵族
 统计信息
访问: 21532 次
日志: -231篇
评论: 16 个
留言: 2 个
建站时间: 2006-9-30
 博客成员
陈没落 普通成员
云霄鹤舞 管 理 员


copyright 2006
blog.tianya.cn


<<上一篇 下一篇>>
《余秋雨漫画2008奥运驴》 文/六七八
作者:云霄鹤舞 提交日期:2008-1-27 3:42: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470
 
   《余秋雨漫画2008奥运驴》



文/六七八



2008年1月11日,某读书俱乐部寄来会员广告一册。册子的封面,好比“脸皮”,化了大红大绿的浓妆,满是中国特色,倒不讨厌。“脸皮”的醒目部位,涂画了“先睹为快、世界惊艳、俄罗斯奇幻、超震撼、快感、导演”等等刺激的字眼,矫揉造作、大肆喧哗、极力出位出彩,自然难免,目的一个——吸引眼球。我们被吸引了。

册子的扉页,就是第二层“脸皮”,是生物学上讲的撕开表皮揭露皮质对吗?

对!

“脸皮”顶上——正站着我们熟识的余先生。

“脸皮”左方——正翘着我们熟识的余先生。余先生领衔着中国本土最优秀最具专业水准的读书俱乐部。余先生粉嘟嘟地戴副“知识分子式”眼镜,显露惨淡的微笑,陷进一张两寸免冠彩照不能自拔。

“脸皮”下面——正贴着我们熟识的余先生。余先生领衔的顾问团成员名单:领衔、著名学者、作家余先生,北京大学某教授,清华大学某教授,复丹大学某教授,上海大学某教授,美国某教授,某出版家云云。可谓阵容强大、马力强劲,都是我们“文化的坐标、民族的脊梁、国家的顶梁、未来的希望。我们如果不接受这些某某们、自卖自夸们、单相思们、仿佛没了道理。

“脸皮”中央——正露着我们熟识的余先生。余先生领衔写了一篇《阅读的艰辛》之七,全文如下:

“十一月二十三日,国际大专精英辩论赛的总决赛在北京中央电视台举行,我照例担任总讲评,却由于堵车,没有及时赶到,让其他评委等我了。刚进门,台湾著名艺术家凌峰先生拦住了我,说一位山东来的读者等了我好久。于是,我见到了一位文雅的女士,在中央电视台熙熙攘攘的后台,她向我展示了一副长长的书法作品。是工整隽秀的小楷,很见功力,她说是她自己写的,我有点吃惊,不禁抬头看她一眼,因为现在社会上能写这么一笔书法的人,已经不多了。我想看看她写了什么,把目光移到最前面,这一看就更吃惊了,原来她抄写的居然是我写给九久读书人书友会的《阅读的艰辛》!那是我零篇散写的,她把它们整合在一起,变成了完整的一篇,又变成了一幅书法作品。我由于是零篇散写的,忘了到底写了些什么,怕写得过于草率辜负了她的这一番笔墨。但辩论赛即将开场,我来不及细看了。什么时候我自己搜集起来再修饰一遍吧。”

读者的热忱,常常成为我一次次修改的动力。”

“吁!”(停)

艰辛啊,让余先生照例站着,我们就照例坐着。演出开始——

余先生说了:“国际大专精英辩论赛的总决赛在北京中央电视台举行,我照例担任总讲评。”

“吁!”(停)

我们说,无须我们同意不同意,乐意不乐意,余先生完全可以照例去担任总讲评论。

中央电视台级别高吗?余先生没说。我们说,高!中国最高级别的电视台。国际是什么?余先生没说。似乎我们就没有懂。

余先生说了:“却由于堵车,没有及时赶到,让其他评委等我了。”

“吁!”(停)

我们说,余先生为什么没有及时赶到?余先生答:堵车。我们说,这个理由不可爱,有点讨厌!这样也好,余先生又可以对北京的自然风貌、地理环境、风土人情、交通气候进行总讲评。或者干脆说——因为警车没有给我开道!因为汽车没有给我让道!不会吧?汽车也该认识余先生了?汽车真是没文化!看来,下次我们还得邀请余先生给汽车们照例总讲评,好叫汽车们都认识余先生。

就是拉不出屎来,也是马桶没文化!

对不对?

余先生说了:“刚进门,台湾著名艺术家凌峰先生拦住了我,说一位山东来的读者等了我好久。”

“吁!”(停)

凌峰是谁?余先生答:台湾著名艺术家凌峰先生。我们说,凌峰是我们祖国宝岛的老艺人,少年时,吉他巡演风流倜傥;中年时,演说头昂几进班房;老年时,再娶少妻山东姑娘。台湾著名艺术家凌峰先生。乖乖,我们差点没认出来,我们没文化,我们不对。请余先生把凌峰的“著名艺术家”“帽子”摘下来——光头凌峰。聪明绝顶,果真可爱!

“台湾著名艺术家凌峰先生”拦“中国本土最优秀最具专业水准、领衔、著名学者、著名作家余先生”,能拦住吗?“台湾”拦“中国本土”?“著名艺术家”拦“最优秀最具专业水准、领衔、著名学者、著名作家”?就这样拦吗?余先生没说。那么,我们只能猜想。我们只能凭以往的经验来猜想。余先生或许会说,我余某人是被凌峰拦住,再被拉去见女粉丝的,要错也是凌峰的错,我用字造句讲究的很,你们这些人给我好好地看看,我了个“拦”字,我自有出处的,我有道理的,我不是乱来的,文化这东西啊来不得半点马虎的,上下五千年泱泱大国,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你们还有疑问的,还一知半解的,还没有懂我意思的,呜呼!好好读读我发表的文章,以我文章作证的!

余先生和凌峰哪个年老?凌峰。哪个瘦俏?凌峰。力气呢?不详。

义不容辞,我们会照例担任总讲评。按照公平、公开、公正、择优的原则,我们不妨让余先生和凌峰先生比一比力气,考题如下——

拔河。摔跤。拉磨。叫喉……

力气大小长短不详,两位先生尽管各叫女粉丝来,一起比比?

我们更会照例以读者的热忱与动力,鼓励余先生凌峰们——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换句话,我们就可以肯定地说——凌峰不是柳巷口的皮条客!

余先生也不会是夜游的西门大官人!

我们说,凌峰拦你干什么?余先生答:说一位山东来的读者等了我好久。

“吁!”(停)

中央电视台的后台(山东读者、文雅女士)能随便进吗?不能! “山东读者、文雅女士”是山东人?凌峰的贺少妻是山东人?

原来如此!

余先生说了:“于是,我见到了一位文雅的女士,在中央电视台熙熙攘攘的后台,她向我展示了一副长长的书法作品。”

“吁!”(停)

“领衔、著名学者、作家”的余先生与“一位文雅女士” 见了如何?此类,古往今来,太多美谈与离奇,我们举司马相如与卓文君为例——那是一个犬子,生动琴声来挑逗一个寡妇的活泼场面,自然载入太史公的册子。古代男女的见面,无非舞文弄墨,琴棋书画之流,我们倒是热忱期盼“领衔、著名学者、作家”的余先生与“一位文雅女士”的见面,是一场中国本土最优秀最具专业水准最领衔最著名的见面。我们有足够的理由与信念——

“领衔、著名学者、作家”的余先生与“一位文雅女士”见面能在中央电视台的前台吗?不能!在中央电视台熙熙攘攘的后台怎么样?好啊!文雅女士的身份呢?余先生只说:“女士”。原来不是少女不是老太而是女士。女士体态如何?余先生说:“文雅。”当时两人的心跳与表情如何呢?余先生没说,或许余先生不久就会说。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余先生肚子里是藏不住什么东西的,余先生不是写出来,不是总讲评论出来,就是到处吼叫出来,反正总会从什么地方出来,因为余先生实在可爱!

一副长长的是什么?余先生说是书法。原来不是头发而是书法。我们说,书法小楷最伤时神,不可辜负文雅女士“一番笔墨”。

余先生说了“是工整隽秀的小楷,很见功力,她说是她自己写的,我有点吃惊,不禁抬头看她一眼,因为现在社会上能写这么一笔书法的人,已经不多了。”

“吁!”(停)

书法是什么?余先生没说。

《书法的最高境界》上有:“书法是中国人氏对世界文化艺术的一种特殊贡献,是一门超时代意义的精深高妙的道艺。什么是道?《易经》说:“生生不息之谓道。”《无名帖》说:“自然者,道也。”《道德经》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荀子说:“善学者尽其理,善行者究其难。”庄子说:“道,理也。” 韩非子说:“道者,万物之所然也,万理之所稽也。”朱熹说:“理也者,形而上之道也,生物之本也。”现代哲学说:“宇宙本体。” 佛说:“真如本性。”西洋宗教说:“上帝。”

上帝没说?

老子呢?老子说了:“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父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我们说,书法书法,一家一个陷阱,一法一条杀机,不知多少人断了胳膊与腿子,不知多少人误送了青春与性命。中国称文字的书写为书法、日本称为书道。古代说是心画,今人说是毛笔字。书法是什么?书法是文字的书写艺术,是通过文字的书写来表现各种意象的艺术种类,是一条人人可以拥有的,专门采集装载奇珍异宝的宝船。今人俗呼书法的种类为“正草篆隶”,正书又称楷书,楷模正格之义,楷书是隶书的延伸和再生。小楷即为小型的楷书。书法的优劣,是人艺法道统一的优劣。

一位文雅女士长长的书法小楷,难倒“领衔、著名学者、作家”的余先生没有?没有。我们的余先生,能够在中央电视台的后台;能够在与文雅女士第一次见面中;能够在“不长不短”的时间里(中央电视台的现场及全国电视观众及热忱的读者等待的时间“不短”,余先生与文雅女士见面时间“不长”);就能够对文雅女士长长的书法小楷作出了“工整隽秀的小楷,很见功力”的总讲评。为此,以往的经验又要告诉我们——

余先生或许又要出新书了,书名叫《总讲评文雅女士的书法》,或干脆叫《领衔、著名学者、作家余某人关于对一位文雅女士小楷书法艺术的照例总讲评》。

余先生有点吃惊,不禁抬头看了她(文雅女士)一眼,因为现在社会上能写一笔书法的人,已经不多了。我们说,原来我们的“领衔、著名学者、作家”的余先生“照例”也怕羞,“居然”也低了头见“一位文雅女士”,看过文雅女士

书法,总讲评文雅女士的书法“工整隽秀的小楷,很见功力,”文雅女士说出是自己写的,“领衔、著名学者、作家”的余先生“照例”也有些吃惊,不禁抬起头来看了文雅女士一眼。我们说,原来余先生之前一直是低了头,此刻才开始抬起头来,才看了文雅女士一眼。

余先生低头看什么?余先生答:文雅女士书法小楷。余先生还看了什么?余先生没说。

之后呢?

余先生说了:“我想看看她写了什么,把目光移到最前面,这一看就更吃惊了,原来她抄写的居然是我写给九久读书人书友会的《阅读的艰辛》!”

“吁!”(停)

我们说,余先生真是低头看得认真细致,在尚未看清文雅女士长长的书法小楷“内容”的情况下,就能够对文雅女士的书法小楷作出总讲评:“工整隽秀的小楷,很见功力。”我们不得不折服与惊讶!我们的余先生果真工整隽秀,很见功力!

余先生说了:“《阅读的艰辛》!那是我零篇散写的,她把它们整合在一起,变成了完整的一篇,又变成了一幅书法作品。我由于是零篇散写的,忘了到底写了些什么,怕写得过于草率辜负了她的这一番笔墨。”

“吁!”(停)

我们说,“领衔、著名学者、作家”的余先生真能零篇散写,写了六篇大作的自己竟然忘了到底写些什么?仿佛才子,实在糊涂。好象倾国倾城,简直祸国殃民!

余先生说了:“但辩论赛即将开场,我来不及细看了。什么时候我自己搜集起来再修饰一遍吧。”

“吁!”(停)

我们说,余先生终于想起自己到中央电视台来干什么了。

余先生说了:“读者的热忱,常常成为我一次次修改的动力。”

“吁!”(停)

我们说,“领衔、著名学者、作家”的余先生,放心吧,读者们照例会热忱地观看你精彩的演出!

我们按照时间前后顺序来观看,余先生自己“工整隽秀、很见功力”地边掌嘴边“昂…昂…”叫吼!大家看好。

“昂”一声

——余先生因堵车没有及时赶到中央电视台担任国际大专精英辩论赛总决赛的总讲评。

“昂”二声

——余先生赶到中央电视台,没去前台而先去了后台,与一位山东读者“文雅女士”相见。

“昂”三声

——余先生在没有看清“文雅女士”展示书法的书写“内容”(分析余先生发表《阅读的艰辛》一之六,六篇文章)之前即点评,完全是“闭塞眼睛捉麻雀”的台词。文雅女士展示了书法——弄墨,余先生散写了作文——舞文。如此,“犬子与寡妇”,毫无新意,不如古人!

“昂”四声

——余先生清楚“文雅女士”书写内容后,居然给自己的答案是,泱泱六篇发表的大作,竟然自己忘了到底写了些什么?好象演技绝杀,实在荒唐无比!

“吁!”(停)

我们说:“让余先生漱下口,再看他说,好不好呢?”大家是不是在担心余先生就此停止?放心!余先生肚子里是藏不住东西的。瞧——

余先生说:“但辩论赛即将开场,我来不及细看了。什么时候我自己搜集起来再修饰一遍吧。读者的热忱,常常成为我一次次修改的动力。”

“昂”五声六声七……

“吁!”六声七声八!STOP!英语岂能难倒我们的余先生?

余先生不“昂”了,停了,终于醒过来了。

  驴子可教,猛药可救!我们的余先生终于没有忘记他到中央电视台干什么来了,他终于没有像他写过的六篇作文那样忘记了。如果来得及的话,我们相信余先生是不会不细看下去的,也不会不“昂”下下去的。此时,余先生才实招了以前看的不细,也就是说,以前看得——粗了。

  北京一个光彩的舞台——中央电视台国际大专精英辩论赛总决赛现场。节目主持人或许在第一时间,先用中文这样介绍我们的余先生:“…国际…们…全国…们…现场…们…大家好!今天我们照例隆重地邀请到担任我们这次国际大专精英辩论赛总决赛的总讲评…领衔…著名学者、著名作家……余秋雨先生……”

紧接着,另一位主持人手握话筒,英语复述了一遍。

  余秋雨先生站在中央电视台国际大专精英辩论赛总决赛总讲评席上,或许惨淡地笑了下,即用中指戳了戳“知识分子式”眼镜,从右裤袋缓慢地掏出一块苏绣手绢,颜色白里透红,远看宛如一株桃花,顺手擦了擦“工整隽秀、很见功力”的嘴巴,为之后国际大专精英辩手们“昂……昂……”发挥总讲评,作好充分准备。

  中央电视台现场及全国电视观众的我们,在五湖四海热烈鼓掌。

国际友人们,在世界各地热烈鼓掌。

  后来呢?

  领衔、著名学者、著名作家余秋雨先生散写了篇《阅读的艰辛》之七,交给了上海99读书俱乐部……

  2008年1月11日,我仿佛吃透了这篇文章。老余同志总体感觉,本土优秀专业水准,演技精湛,幽默搞笑,我完全信任观众们美丽智慧的眼睛。

  此后三夜,我艰辛地创作了《余秋雨漫画2008奥运驴》剧本,向奥运敬礼。导演徐霄鹤审过剧本后,拍了拍我肩膀,对我只说了一个字:“行!”

我真的很高兴,当时就想到了“傻根”。

  导演:徐霄鹤。

美术太监:陈没落。

服装:江南梅。

动作太太:阿符。

剧务:寒季。铁定了。

“领衔“主演也有了不二人选。

音乐、摄影指导、视觉效果总监、其他男女演员等等,正在精心挑选中……



08-01-14


#日志日期:2008-1-27 星期日(Su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徐霄鹤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