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活来 8
死去活来 8

作者:yaoqingbook 提交日期:2006-10-12 15:17:00
农村最忙的时刻到了,一年一次艰苦的“双抢”开始了!
一大清早,天刚麻麻亮,村里的大人小孩出门了,有的几乎全家出动。趁着早晨太阳还没出来,天气凉快,多干点活。姚梦龙很早就被那些粗大嗓门的乡亲喊孩子起床下地的声音震醒了,“大炮”声此起彼伏,也是乡下生活的一道风景。
姚梦龙起了床,看父亲挑着一担箢箕准备出门,问道:“爹,你不是说我们家田少不着急,等谷子再熟几天吗?”“我们是不急,这点田几下就忙完了,我看婷婷家怪可怜的,想去帮帮忙。你在家呆着,自己煮饭吃,有空多看点书。”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
姚梦龙哪有心思看书,他一直在想,爹这次去帮忙会不会又给婷婷妈带来麻烦,每次帮忙都会听到风言风语,但爹好象一点都不在乎。他也知道爹做的是对的,而为什么总会有人说东道西呢?姚梦龙也一时想不明白,他只觉得平时人们对爹都还不错,可一扯到这些闲事,就会有人津津乐道,也许这就是乡里人的一种娱乐和消遣吧。但正是因为这样,姚梦龙感到很悲哀,可怜的乡亲们啦,你们到底怎么了?难道说了之后,你们心里就舒服了?
吃过早饭,姚梦龙不想看书,索性把书放好出了门,看到孟志刚在他家禾场上摆弄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便好奇地走过去一看,是“永久”牌的,与“凤凰”、“飞鸽”是三大名牌啊!他刚想开口问,孟志刚说话了:“我爹给我买的,以后读书路远,有它就方便了。今天我们骑车去兜风吧!我三姐毕业分配工作了,今天要到家接我到省城去玩,我们正好骑车去接她,怎么样?”
“去还好,回来的时候怎么驮人啊?还是你一个人去吧!我想帮婷婷家去栽秧。”
“栽秧,你知道我还从没有下过田呢!你多栽点,就算我也有一份,回来我给你带本书。”孟志刚开玩笑地说。
“去你的吧!我走了,等下天又热了。”姚梦龙走了,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那辆诱人的自行车。
再说许婷婷,清早起来,揉了揉睡眼,就带着两个年幼的妹妹兰兰和娟娟,迷迷糊糊地跟着母亲下田扯秧了。
许婷婷扯了两个钟头的秧,便回去煮早饭了,母亲和妹妹继续在秧田里扯秧。姚爹看到秧已扯了不少了,就开始用箢箕一担一担地把秧挑到水田里,然后一个一个均匀地打好,只等吃完早饭后来栽了。
早晨做事还好,可吃完早饭后,那火光四射的太阳,白花花照在水面,整个田野就似一个热气腾腾的开水锅,就连那活蹦乱跳的泥鳅也被汤死了不少,翻着肚皮浮在水面上。但就在这样的烈日之下,到处是忙着割稻和插秧的农民,他们的血汗几乎被毒辣的太阳蒸干了。
姚梦龙来到田间的时候,许婷婷姐妹三人都把裤筒卷得老高,正弓着腰不停地栽着秧。她母亲一边栽秧,一边催促她们快点快点,而自己的父亲在秧田里低头扯秧,嘴里衔着一支挂着半截烟灰的烟卷,冒着丝丝青烟……
姚梦龙脱了鞋子,卷起裤筒,准备着下田。许婷婷见姚梦龙来帮自己家插秧了,心里头一热,手脚也快了不少,好似有股无穷地力量在推着自己前进。她和母亲栽秧都很快,留下了一条条白晃晃的“巷子”让兰兰和娟娟栽,两个小家伙被那插得整整齐齐的绿色秧苗层层包围着,看样子是逃不出来了。姚梦龙在兰兰旁边的一条“巷子”里下了田,田里的水已被太阳晒得滚热,他禁不住抖了一下,身上的汗猛地冒出了许多。刚开始手脚还不协调,秧苗老是插在踩出的脚板眼里,不得不用手从旁边挖来一把稀泥把眼填好,再把秧苗插上去,这样折腾几下,不仅插得慢,而且不直,歪歪斜斜、弯弯曲曲,倒像一条碧绿的绸段在水面上随风飘舞。
插了几条“巷子”之后,姚梦龙的手脚活了,秧苗也插得整整齐齐了,笔直得像一条线,更像一排排列对齐整的士兵,等着首长的检阅。而这时,姚梦龙也累得够呛的了,他感觉腰酸背痛,两臂无力,只想站起来直一下腰。但一想到婷婷她们插了这么久了都没休息,而自己刚来就想偷懒,实在不应该,难道比兰兰和娟娟她们还不如吗?姚梦龙想着想着,只得硬撑着做同样的机械动作,把手中的秧苗一下一下地往水里插。
姚梦龙实在坚持不了了,他终于直起了腰杆,吹一吹火热的南风也舒服好多!他望着四周广阔的田野,到处是一派繁忙丰收的景象。人们有的在金灿灿的海洋里收割稻谷,挥汗如雨;有的在绿油油的秧田里插秧比赛,你追我赶。整个大地就像铺上了金黄和碧绿的地毯,人们在地毯上干得热火朝天!姚梦龙又抬头望了望天,阳光刺眼眩目,只得放眼远望,天空瓦蓝瓦蓝,偶尔有几朵白云在游荡,寻找着自己的家。不远处,机房屋里抽水机和柴油机隆隆地轰鸣着,不知是唱着欢乐的劳动歌,还是在不住喘着粗气,或者是在大声感叹着:“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姚梦龙正想着,突然感到腿上一阵奇痒,忙把脚抽出水面,洗掉污黑的稀泥,一条吃得胀鼓鼓的蚂蝗赫然出现在眼前,肚子里的血清晰可见,整个蚂蝗已经变得通红,还在腿上贪婪地吸血。姚梦龙对着蚂蝗猛地就是一巴掌,拍得它肚里的血全喷了出来,从腿上滚落下来,掉进了水里。姚梦龙擦着腿上的血,心里头在想,这一包血要吃好几碗饭才能补回来呢,其实他也只是经常听大人们这样说,没放在心上。他重新把脚放在水里,继续插起秧来,心想也不知蚂蝗还来不来叮自己。但他知道,一天被蚂蝗咬好几次也是常见的,何况自己还是个男子汉,如果连蚂蝗都怕,岂不被人笑话?姚梦龙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埋着头干着。
太阳越来越厉害了,估计已到了正午,村里的高音喇叭突然叫了起来,先转播了一段容城新闻,接着就唱起了歌,一曲《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在沉闷燥热的田野上荡漾开来,多少给正在劳作的人们加了一把劲。姚梦龙被晒得头昏眼花,满脸通红,汗水从额头流到眉毛,从面颊流到下巴,再滴到水里,砸起一圈圈涟漪。身上更是湿透了,被太阳烤干了,又湿透了,也不知来回了多少次。他多想说该吃饭了,好歇口气,但他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那样的话,自己多没面子啊!终于等到婷婷妈说:“梦龙啊,你累了吧!你们先回去吃饭了,我还栽会儿,扯了的秧苗被太阳晒恹了。”姚梦龙伸直了腰,先舒服了一下,再上了田埂洗手洗脚,他看见父亲也上了岸,正做着一件永远都忘不了的事——卷纸烟。姚梦龙招呼着兰兰和娟娟回去,却不见许婷婷,原来她已回去准备中饭了。姚梦龙累得对身边的事一点都不知晓,也可能是头脑被热气熏得一直不清醒,该死的太阳。走在田间的小路上,感觉身子轻飘飘的,很舒服。而田里,还有人在头顶烈日面朝热土。
到了许婷婷家,姚梦龙拿起水瓢,咕咚咕咚喝了两瓢井水才算解渴。午饭差不多要熟了,许婷婷打了盆水给姚梦龙和他爹洗脸。姚梦龙肚子里装了两瓢水,感觉饱了,根本就不想吃饭,只想好好地睡一觉,而兰兰和娟娟早已在椅子睡着了。这时,婷婷妈还没回来。
午饭过后,又要出工了。下午的日子比上午更加难过了,姚梦龙简直是咬着牙挺过来的。太阳下山的时候,总算凉快了一点,但讨厌的蚊子又叮人了。密密麻麻的蚊子在头顶上盘旋,在脸上、臂上、腿上咬个不停,难受极了。它们像成群结队的轰炸机在四周嗡嗡地叫着,寻找着目标。
暮色降临的时候,犁好的田已经插完了,只等明天再割完几亩稻子,耕好以后插田。农忙“双抢”就是这样边收割,边耕种,也许是因此而得名的吧!
完成了一天的劳动,上田回家的时候是最惬意的,虽然已是腰酸腿疼、疲惫不堪,但那习习晚风吹来,全身都舒畅了。晚归的人们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急切地朝家走去,就连前面的老牛听到牛儿的呼叫声,也加快了脚步。姚梦龙望着暮色中陆续亮起昏黄油灯的土砖瓦屋,还不如遥远的天空中那点点繁星亮堂……
姚梦龙没有去许婷婷家吃饭,而是直接回了自己的家。他迫不急待地回到屋里,拿了条毛巾,跑到屋前池塘的码头边,脱下满是泥巴和汗臭的衣服,尽情而痛快地洗了个澡,真是舒服得要命。洗完之后,换好衣服,人都精神多了。这时,他爹回来了,第一件事也是和他一样,痛痛快快地洗完澡,然后才拿出烟袋抽烟。姚梦龙在禾场上歇凉,等下要去许婷婷家吃晚饭。乡里人有个习惯,给人家帮忙,就得要吃饭。否则,主人家就会不高兴。
月亮出来了,好像一下子从树后蹿出来的,把禾场照得留下了人影。成堆的蚊子在耳边嗡嗡乱叫,姚梦龙用手在空中随便一拍,就打死了好几只,感觉心里似乎出了一口恶气,恨不得把世上所有蚊子一个不留、通通消灭干净!姚梦龙正漫无边际地想着,看到月光下走来一个人影,他知道是许婷婷来叫他吃饭了。他转头对屋里喊了声:“爹,去吃饭了。”说完便朝许婷婷走去。
随后的十来天,大家都这样熬过来了。特别是农村的孩子,吃的苦是城里人难以想象的。有的是父母实在没有办法,让孩子帮忙。因为“双抢”是抢收抢种,不能误了季节。有的是父母想让孩子们受点罪,让他们知道艰难辛苦,以后放肆读书,考大学“跳农门”。

#日志日期:2006-10-12 星期四(Thur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姚清博客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